第十卷 第三十一章 金花公子展威能

  且不談近年來所經歷過的硬仗,我十六歲就曾經參加過了南疆戰役,漫天炮火之中來回。倒也沒有膽怯過,此番在這太行山中的遭遇,不過只是小風浪而已,之所以要逃,并非是因為我有所畏懼,而是因為夏令營中的學生命貴,他們每一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經歷過了陳雨愛的故去之后,我不能容忍他們任何一個人,在校期間消失在我的眼前。

  說得粗俗一點。農民伯伯種地,莫不希望秋天有個好收成,而當老師的也一樣,就想著這些生瓜蛋子能夠安安穩穩地畢業,出人頭地。

  何況這里面還有我最心愛的小顏師妹,以及我那受傷了的小舅哥,這些都是我最為關心的人,心頭肉一樣的存在,他們若是出現了任何閃失,這樣的責任我承擔不起,也無法原諒自己。

  不過小顏師妹既然已經帶著人離去,盡管身邊只有三個人,而且還有兩個從來沒有參加過實戰的小把戲,但是我的心中卻是一片安寧。

  吸著夜里清冷的空氣,滿布在這林間崎嶇的道路上,我發現自己的心中莫名地興奮起來。感覺好像自己就屬于這黑夜,屬于即將到來的這場殺戮之中,擁抱黑夜,方才是我最好的歸宿,它也讓大半年來沒有經歷過兇險的我那血液沸騰起來,低伏著身子,像獵豹一般地在林中不斷徘徊,于追兵的外圍盤旋著。嘗試著找到一個不錯的突破口,然后給這些惡賊一個今生難忘的教訓。

  當然,對于殺戮的合理性。我倒是沒有想得太多,送走小顏師妹的時候,我已經跟那三個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倒霉蛋兒交流過了,方才曉得黑煤窯中,應該有著數百名弱智在那兒過著行尸走肉的生活,稍有不如意。便是一頓鞭打,慘叫連連,弄得那兒便如同地獄一般。

  他們還特意提到了那個叫做瀟楠的女記者,二十四歲,名校畢業,花一樣的年紀,富有正義感,以及金子一般的純真和商量,結果就這樣,活生生地被那幫畜生給糟蹋了,而且是以最讓女人難以接受的方式,蹂躪至死。

  對這樣的一幫畜生,他們無能為力,只能掙扎著跪倒在地,求我給那與我素未蒙面的女孩子報仇。

  對于這樣的請求,我實在是無從拒絕。

  從陳雨愛被馬海角一幫人殺害開始,我心中就一直憋著一團怒火,一直就憤怒著,為何著世間會有這么多不知道敬畏生死的混蛋,為何他們會以為只要自己掌握了一些力量,便能夠恣意妄為,為非作歹,為何他們就覺得自己可以這般猖狂下去,不懂得一點點的收斂?

  我想起了自己在課堂和課外教給學生們的道理,倘若這個世界崩壞了,沒有規矩,那么不如讓我們化作韁繩,來約束這個失控的社會。

  我們是刀,我們是劍,我們是讓敵人心驚膽戰的恐懼。

  林中的戰斗在突如其來中陡然發生,不過并非是從我這兒開始,而是楊劫消失的方向,我聽到先是一陣激烈的槍聲,緊接著槍聲減弱,數人被人引著朝東邊的山崖那邊跑去,追兵速度飛快,而楊劫卻宛如鬼魅,雙方一追一趕,消失在了林中,只留下了幾具殘破的尸體在原地停留。

  我聽到槍聲響起的那一刻,不但沒有驚恐,而且還有一種莫名的興奮,緩慢地滑下樹冠,開啟遁世環,朝著旁邊悄聲游走。

  對于楊劫這個毛孩兒,我自然也是格外的擔心,畢竟他年紀并不答,終究還是一個孩子,而他身后的追兵,則個個兇狠彪悍,但是我卻曉得一個男人,倘若不經歷過生死,很難在臨場戰斗中有所突破,所以他要么死,要么變得強大,一旦進入狀態的我摒棄了所有的雜念,而是一門心思地潛行著,緩步走了十余米,突然感覺前方有動靜,連忙停住腳步,并且將自己的身子給隱藏了起來。

  我這邊剛剛藏好,便瞧見先前于我對話的那黑塔胖子帶著孫供奉,和十來個身手矯健的隨從順著學生們留下的腳印,朝著前方追趕而走,這些人十分警惕,不過有著遁世環這般的神秘法器,對方倒也不能夠感知我的存在,于是我聽到那武少爺對旁人說道:“王二,通知我爹了沒?”

  旁邊有人應和道:“打電話到煤城了,不過老爺在閉關修行,旁人不敢打擾,得等天明了才見得到他!”

  武少爺頓時就火了,沖著王二嚷嚷道:“你沒告訴傳話的人,十萬火急,懂不懂?我們礦場一年的收成,都給那幫狗日的給偷走了,沒了這些東西,拿什么來跟蓬萊島那幫貪婪的狗東西換丹藥,還有,若是被陳志程將消息傳了出去,到時候誰都吃不了兜著走,別想有一個好下場……”

  他罵得這手下狗頭淋血,旁邊的孫供奉勸解道:“武少爺,別著急,那袋子里的東西是跑不了的,至于陳志程,他也走不脫……”

  他這般說,武少爺卻毫不留情面地譏諷道:“對啊,是跑不了,人家根本就不用跑!老孫,你平日里看著也十分厲害,就連我爹也總是對你贊不絕口,但是你今天的表現著實讓人大跌眼鏡呢,縱橫江湖幾十年的你,居然就這樣,被一個后輩給撂翻了,要不是我當機立斷,下令開了槍,您老人家現在是不是已經躺在地上了?”

  這武少爺許是打小就被人給慣壞了,連對孫供奉這般的高手說話,都不客氣,暗中帶刺,不過好在孫供奉并不與他當真,而是解釋道:“那陳志程此刻正是年輕一輩的高手中最頂尖的角色,我不敵他,也是正常,不過有您和楊娘娘在……”

  我側耳傾聽,沒想到正聽到最關鍵的時刻,幾人卻是已然走得有些遠了,正好漏了一段,心中遺憾不已,不知道這些家伙到底還藏著什么樣的手段,竟然不懼于我。

  不過即便如此,我也沒有多少遺憾的,所謂擒賊先擒王,既然這武少爺肯出來,我就變得輕松許多,只要將他給拿住了,我還怕甚?

  如此想著,我銜尾而追,走了大概兩百米,突然東北方向又傳來了槍聲,前面的隊伍一陣喧鬧,武少爺問怎么回事,有人過來回稟,說在那邊有一個使佛珠的白衣少女,十分難纏,已經撂倒了咱好幾個弟兄,許三爺已經帶人追過去了。

  “白衣少女?盤兒長得靚不靚?”

  武少爺最為關心的就是這個,這問題說出來,可把報信的人給難住了,好在旁邊有一個人觀察仔細,告訴武少爺,說遠遠瞥了一眼,模樣沒瞧清,不過長得英姿勃勃的,好像還不錯,只不過是個貧胸,少了些滋味。武少爺嘿然笑了,對著旁邊的人說道:“那更是要抓活的,本少爺別的愛好沒有,就喜歡搓衣板一樣身材的妹子了……”

  眾人一陣轟笑,摩拳擦掌地準備追過去,而這時我感覺身后有動靜,猛然扭頭一看,卻見張勵耘悄然摸了過來,于是出聲叫住了他。

  楊劫和白合分別出手,牽制了追兵近三分之一的力量,此刻張勵耘查探完地形回來,告訴我,說前方有一處狹長的山道,有一夫當關,萬夫莫摧的氣勢,如果能夠將這些家伙引入其中,再將重要人物堵在前面,應該就不怕被人亂槍掃射了。

  我點頭,表示明白,一揮手,張勵耘便俯身而走,前去做事了。

  張勵耘走了沒多久,前面的大部隊便突然一陣喧鬧,那些家伙就像見到了血一般的鯊魚,紛紛朝著前面涌了過去,我曉得這是小七挑釁成功了,不過仔細一看,卻見武少爺和孫供奉都處在隊伍的后半段,隊伍的前面則都是些彪悍漢子,嗷嗷而沖。

  張勵耘的計劃只成功了一半,不過我并不驚慌,而是繞了一個圈子,提前到達了他所說的狹道處,縱身攀上了側邊山崖,沒有等幾分鐘,便見小七已然帶著人從腳下沖過,敵方的隊伍被拉長成了兩截,不過終究還是追了上來,我讓自己像一只壁虎,靜靜趴著,耐心等待,終于沒多久,那武少爺等人也趕過了來。

  眾人紛紛從我腳下的山道走過,而就在武少爺經過的時候,我放開了抓在山壁之上的手,自由落體而下,手中的小寶劍便朝著此人的脖子劃去。

  我這一招宛若鬼魅,誰也沒有想到我會這般陡然出現,一直到快接近武少爺的時候,他方才發現。

  然而這武少爺卻并非只有一肚子肥膘的草包,但感知到了我的突襲之后,突然一聲獰笑,揚起了雙拳,舉手轟天,大聲厲喝道:“媽了個巴子的,你這狗日的家伙,居然把我堂堂金花公子,當做了啥本事也沒有的弱鳥兒?”

  他手上居然帶著那螳螂指,看不清是什么金屬材質,不過我這削鐵如泥的小寶劍與其交鋒,既然受到巨大的反震力,蕩開了去。

  而我在一個翻身之后,落地一看,自己卻被前后一大幫子的人給夾擊在了一起。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