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三十二章 狹路相逢勇者勝

  我反手握劍,將這小寶劍從右手換到了左手,然后又將飲血寒光劍從懷中掏了出來。微微一抖,將朝著我逼來的后面一幫人給鎮住,瞧見我從懷中這須臾之間掏出了偌大長劍,武少爺臉上獰笑著說道:“真不錯啊,沒想到宗教局的待遇這般好,竟然給你配備了納須臾于芥子的法器,不過很快,這樣的寶貝,就屬于我了,想一想。真的讓人興奮啊……”
  
  他臉上有掩飾不住的貪婪,而我則冷然笑道:“武少爺,你真的覺得自己能夠吃得住我?”
  
  瞧見我低伏著身子,雙腳不丁不八地站著,一副隨時都有可能暴起反擊的模樣,那武少爺臉上流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來,淡然對我說道:“陳志程,我即便久居山中,卻也知曉你這黑手雙城的名字,曉得你在宗教總局也是一員悍將,戰功赫赫,了不得的人物,不過你若是因此而像那關公一般,小覷了天下英雄,那么我武陸棋今天就一定讓你嘗到敗走麥城的滋味!”
  
  我瞇著眼睛,看著這位黑胖子。越發覺得此人氣勢沉靜,淵渟岳峙,并非我所料想中那般的公子哥兒,不由地想起一事來,抬頭問道:“你說你是金花公子,據我所知,江湖上能夠闖出名頭的公子哥兒不多,若是論上高手。就不得不提邪靈四大公子,莫非你就是他們其中之一?”
  
  我這話兒一說,那黑胖子眉頭一揚。表現得格外得意,而旁邊則有一人捧哏道:“你曉得便好,我家少爺,正是那風頭堪比過往十二魔星的新派四大公子之一,你既然知道了,日后下了黃泉。也不算是個糊涂鬼!”
  
  我瞧見這黑胖子頗以能夠名列四大公子之中而得意,臉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淡然說道:“邪靈四大公子,與我交過手的便有依韻公子尚晴天,閻羅公子蘇劍飛,閔教公子閔鵠,如今再加上你這金花公子一個,人生倒也算是圓滿了,哈哈,不錯……”
  
  聽到我這般如數家珍地談及,那金花公子卻是一陣詫異,雙手一翻,那螳螂指鋒寒畢露,而他則難以置信地沖我嚷道:“你就吹牛吧!”
  
  我被眾人在狹窄的山道上面兩頭圍堵,明面上仿佛陷入了絕境,不過我卻并沒有表現出太多的擔憂來,而是背靠在山壁之上,忍著傷口處的麻癢,深深吸了一口夜里的冷風,感覺分外舒坦。
  
  我環顧左右,傲然說道:“閔教去年一舉覆滅,那閔鵠便是死在了我的長劍之下,而閻羅公子與我在三峽一戰,落荒而逃,惟獨那依韻公子,當年與我在蘇北一戰,卻是化敵為友,共御強敵,去年年末我與他在魯東故地重逢,談及四大公子之言,他卻表示這名頭只不過是虛號,身為寶島第一豪門之后,他根本就不屑與你們為伍……”
  
  尚晴天之父乃國府第一高手尚正桐,姑父則是邪靈教的無冕之王,天王左使王新鑒,出身豪門的他自然不會自降身份,與邪靈教這般人人喊打的家伙為伍,所以這四大公子之名,所到底還是其余三人攀了他的高枝,自抬身份,而聽到我說起依韻公子的態度,那黑胖子憤然罵道:“不就是一個倉惶逃到孤島去的狗賊之后么,竟然說出這般的話兒來,我他媽的還不愿意與他為伍呢!”
  
  我不理會他的這種仇恨,而是微笑著說道:“如此說來,你太行武家,卻也是邪靈教的人咯,那么敢問一句,你老爹又是那一頭魔星?”
  
  這個長得又黑有胖的金花公子冷然說道:“尚晴天那個孤芳自賞的家伙說自己不是邪靈教中人,而我又何嘗與他們有啥瓜葛呢,我武家與邪靈教不過是互為犄角的合作關系而已,他們需要錢財,而我晉西武家,則別的沒有,錢倒是大把……”
  
  我點頭明白,出言說道:“原來如此,幾十年前,邪靈教的背后財東,是那浙東豪門,而建國之后,孔宋兩家遠走美利堅,邪靈教由明轉暗,沒想到現在滋生蔓延,卻又有你們這些家伙冒了出來,不過你們可知,這邪靈教的本義就是毀滅一切,你們這般出錢出力地養著,小心最終玩火自焚,沒了性命啊?”
  
  金花公子揚起手中的螳螂指,這玩意是套在手上的一種奇門拳套,宛如螳螂刀鋒,十分犀利,而他口中則言道:“你對邪靈教所知,倒也甚多,不過這些事情,便不與你多說了,我們武家自有主張,至于你,先下黃泉吧,后事則與你無關了!”
  
  這家伙殺心濃重,不想與我多談,顯然也是被我剛才所說的言論給氣得不輕,右手一揮,那惡名昭彰的孫供奉就立刻如惡狗一般,帶著眾人撲上前來。
  
  此人為了彌補先前敗在我手下丟去的面子,一上來就用了殺招,手中那把厚背刀宛如疾風而過,那刀背上面的金環叮鈴當啷,化作魔音而來,我曉得他是憋足了一口氣,倘若與他硬碰硬,我自忖不會怵他,但是只怕就顧不得后面的攻擊了,當下也是箭步連退,而后面的人卻也想要在這金主面前表現,當下也是表現得無比的英勇,一起吶喊,朝著我這邊突刺而來。
  
  這幫人許是有那五虎斷門中的叛徒孫供奉為教頭的緣故,二十來人里面有大半都用厚背大環刀,叮鈴鈴直響,而另外還有一部分,則是武家用重金網羅而來的亡命高手,各自都有一番手段,我此番切入金花公子未果,卻是將他身邊的人給分割了開來,此時卻是有一個缺點,那就是越靠近他的,身手越是厲害,在這只能容兩人并行的狹窄山道中,一邊是幾十丈的深淵,一邊是臨山絕壁,如此一沖突,還真的是有些難擋。
  
  我不與孫供奉交手,而身后這人卻是一個手握五六軍刺的馬臉大漢,他所表現出了的鐵血作態,讓我曉得他定是一個上過真正戰場的軍人,手中這把原型為“俄羅斯鋼刺”的鋒刃狹長,血跡斑斑,角度刁鉆歹毒,不過我卻是一劍擋了過去,手腕一用力,那人便朝著后面跌倒。
  
  孫供奉連連斬來,而我則不停地往后退,以那飲血寒光劍開道,將身后一幫家伙驅趕得連連向后,根本就發揮不出一半實力來,瞧見這般狀況,那金花公子不樂意了,怒聲吼道:“黎倩茗、馬國富,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你們就是他媽的這么報答我的?”
  
  金主一發話,那馬臉大漢和旁邊的幾個高手臉上就掛不住了,左右一看,一聲怒吼,不要命地沖將上來,瞧這架勢,就好像拼著被我傷到的危險,也要將我給穩在原地,好讓孫供奉得以發揮。
  
  狹路相逢勇者勝,在這根本就沒有騰挪跳躍空間的絕壁峽道上,我不怕對方拼命,就怕這般來回拖延,當下也是一聲冷笑,手中微微一抖,卻是將清池宮十三劍招的精髓融煉而出,也無招式,只不過卻宛若一道閃電,從那馬臉漢子的軍刺之中穿過,一劍捅進了對方的胸口處。
  
  飲血寒光劍一旦吸血,立刻有紅光泛出,煞氣畢露,而我則一點兒也不拖泥帶水,照著這沖勢,在一瞬間發力猛然向前,一連將后面這幾名高手給串成了糖葫蘆,這才猛然拔劍而出,那鮮血灑落在了我的臉上,我猛然扭臉過來,沖著那欲與我交鋒的孫供奉暢然大喝道:“老賊,你逃亡二十年,久居山中,焉能識得這天下英雄,早已一浪過一浪,而敗落在我手下的魔兵悍將一茬又一茬,就你,他媽的連前排都混不上!”
  
  此話一出,我不顧身后這一幫子“糖葫蘆兒”,陡然回轉,那紅光四溢的飲血寒光劍露出了猙獰的兇煞之氣,而我則大開大闔,完全就是一副拼命三郎的打法,與孫供奉直接硬碰硬,剛上了正面。
  
  孫供奉自覺刀比我快,力比我足,對于那刀式的感悟也多過我幾十年的時間,卻沒想到我這么猛然陡轉而來,那劍卻比他快,比他沉,劍光陡轉之間,卻比他參悟了大半輩子的境界更加玄奧,不由得驚聲叫道:“不可能,你這魔鬼,怎么可能比我還要厲害,不可能……”
  
  世間沒有不可能的事情,先前孫供奉還能與我纏戰良久,而此刻在這般的地形之下,我僅僅只是出了三劍,不過這三劍卻已然將我畢生的感悟都施展了出來,一時間漫天劍影如幕,籠蓋住了他眼中所有的景象,而當他清醒過來的時候,卻感覺到握刀的手已然被我一劍斬下,身子被我一腳踢飛,朝著懸崖下面跌落而去。
  
  “啊……”
  
  被依為屏障的孫供奉被我在陡然之間斬敗,跌落山崖,這變故讓眾人觸不及防,不過就在我一招得手之時,卻見到那金花公子手腕一翻,竟然掏出了一把瓦藍瓦藍的手槍,朝著我指了過來。我萬萬沒想到這家伙竟然不按江湖規矩辦,而是直接出槍,當下也是渾身一寒,身子朝著后面一仰,滑步向前。
  
  如此一沖而來,我猛然將他給抱住,聽到耳邊有槍聲響起,宛如驚雷,而扭打之間,卻是與其雙雙都墜落了山崖。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