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三十四章 陰雷渡劫劫未消

  追命陰雷!
  
  作為背后支持邪靈教的大財東,晉西武家也是極為厲害的門閥,武少爺本事說不上有多厲害。但是給這傍身的法器卻是頂尖的恐怖,瞧見這一片泛著銀光的陰雷沖天而落,并且還帶著滾滾落石砸了下來,在那一瞬間,我心頭泛起了絕望的情緒,然而我終究不是一個軟弱之人,當下也是一個箭步飛奔,朝著旁邊躲開了去。
  
  我這一躍,躲的是那滾滾落石,不要讓自己給砸成了肉餅。至于那一道恐怖符箓引發而來的追命陰雷,我則實在是沒有辦法,只有將魔氣結于全身,將自己包裹成一個“繭”,然后施展魔威,看看能不能挨過這一下轟擊。
  
  此時此刻,唯有聽天由命。
  
  陰雷填填天欲怒,靈飈吹旗紫壇暮,所謂陰雷,其實就是傳聞中那陰間的雷,尋常的雷乃至陽至剛之物,然而陰雷則走的是另外一個極端,極其陰穢,一旦出現,周遭必然陰風陣陣,四處生寒。我將自己全身蜷縮在一起,形如龜背,咬牙硬頂,卻感覺一處壓力自天而落,重重砸在了我的脊背之上,一開始并無感覺,仿佛羽毛輕落,隨后我便覺得自己整個靈魂都從識海之中陡然而出。直接離體崩潰。
  
  要死了么?
  
  在那一瞬間,我突然感覺到了死亡是那么的臨近,仿佛下一秒便是魂飛魄散的時刻來臨。然而就在我陷入絕望的時候,突然從胸口中冒出了一縷金光,將我渾身都給包裹了住。
  
  我的意識在當時幾乎就已經崩潰了,不過卻下意識地曉得,那道紅光,卻是從小顏師妹當初送給我的香囊里面發出來的。
  
  這香囊是小顏師妹親手縫制的。里面放著一張她從符王李道子那兒求來的祈福符箓,此物雖說并無具體功用,但是卻能夠影響一個人的運勢,營造因果,廣結善緣,是挺特別的符箓,卻不曾想就在我即將面臨死亡之際,卻是這張符箓救了我的性命。
  
  紅光護體,將我的神魂包裹,護住了第一波的轟擊,然而它終究不過是一層屏障,卻并不能護得我周全,一擊不成,又有一股陰雷化火,從我足下涌泉穴下燒起,直透泥垣宮,直欲將我的五臟化灰,四肢皆朽,我整個人仿佛死去了一般,然而所幸又有一股精血從氣海之中升騰而出,將我命脈護住,生生扛過了一道洶涌陰火。
  
  如此許久,陰火泯滅,我周身僵直,連一根手指頭都難以動彈,然而就在此時,那剩余的一股銀光霧氣,又從囟門中吹入六腑,過丹田,穿九竅,骨肉消疏,我腦海一炸,感覺千世萬世,都沒有今日這般痛苦,世界都是一片最深沉的黑暗,整個人的意志就壓縮成了一個點,如風中燭火,隨時熄滅。
  
  然而就在我即將被這陰雷轟殺之時,卻有一聲狂吼從無邊黑暗中蔓延開來,我無法聽懂這言語,不過卻能夠感受到這種憤怒。
  
  我被這種憤怒給刺激得最終留有了一絲神志,堅持到最后的最后,所有苦痛都消失了,整個人仿佛都能飄了起來,無比輕快,然而意識卻越發的模糊,就在此時,我瞧見一個無比蒼老的侏儒出現在了我的面前,瞇著一雙閃爍不定的眼珠子打量著我,一口大黃牙,一張嘴,便有黃津津的口涎流出來,腥臭無比。
  
  我此刻已然快要意識模糊了,卻聽到那人咧嘴一笑,開懷說道:“這么年輕,居然就敢渡天劫,成就地仙,而且還沒死?我俞千八到底是走了什么運,竟然能夠撞到這樣的好事,這娃兒竟然不是禽獸化形,而是真正的人類?太好了,太好了,倘若是練就成鼎爐,只怕我就用不著先前的許多布置了,桀、桀、桀……”
  
  那人似乎還說了些什么,又粗又短的手指往著我的額頭一揮,我整個人的意識就此湮滅了過去。
  
  ……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的意識終于凝聚起來,下意識地捏了捏拳頭,感覺到無比的乏力,整個人就好像魂魄被抽空了一般,過了好久,方才回憶起了之前的事情來,想到我給一眾學生斷后,然后伺機擊殺追兵頭目,卻不曾曉得此人卻是鼎鼎有名的邪靈四大公子之一,修為手段不錯且不講,關鍵是長輩留個他的那個傍身法寶實在是太過于逆天了,說是追命,當真就是追命,我遭受雷擊,昏死了過去……
  
  啊,我沒死,我想起來了,我沒死,不過好像是被一個侏儒老頭給遇見了,是他救了我么?
  
  不對,不對,我還記得他當時所說的話——鼎爐,對,他想拿我當鼎爐。
  
  經歷過楊二丑的事情,我對于這兩個字自然是敏感無比,何為鼎爐,其一可作道家煉丹所用的鼎與爐火,其二則是男女雙修之時耗損過大的那一方,而另外還有一個說法,就是將其身體作為一個容器,然后意志厲害的修行者便能夠將自己即將腐朽的身體給摒棄,提煉出自己的神魂而出,然后奪舍,鳩占鵲巢,并且能夠達到完美的契合度,而不會有太多的排異反應,那么被奪舍之人,就叫做鼎爐。
  
  我之所以出生之日起便有十八劫,那邊是我被心海之中的那魔頭當做了鼎爐,時刻想要占據我的身體,而后來楊二丑渡引我真正修道,洗精伐髓,便也是打著這個想法,至如今,那侏儒老頭也有此意——我這輩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差點就比得上唐三藏那香餑餑了。
  
  我明了此事之后,緩緩地睜開眼睛來,卻見自己身處于一處綠意盎然的居所之中,渾身赤裸,身子被一根根堅韌的藤條給纏繞在正中心,一點兒都動彈不得,有陽光從頭頂上面落下來,是經過無數枝葉過濾的那一種,而除此之外,我瞧見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這人并不是我先前所以為的侏儒老頭,而是被我打落山崖之下的孫劼,這位五虎斷門刀的大叛徒,全國寥寥的特級通緝犯之一,我本以為他已然摔死,卻沒想到一身傷痕、斷了一只手的他依舊還活著,并且惡狠狠地瞪著我。
  
  他心懷仇恨,不過卻拿我也沒有什么辦法,因為與我一般,他也是這兒的階下之囚,所不同的是我被人脫得光光,綁在了一根柱子上,而他則是被“栽”進了一個布滿符文鎖鏈的巨大泥盆里,露出自腰身以上的部位,而在他的周圍,則是花團錦簇,七朵呈現出玫瑰粉紅的花兒將他圍繞,唯一讓人覺得有些古怪的是,這些花朵個個都大如臉盤,看著實在是有些心驚膽戰。
  
  不但如此,那花朵的花蕊部分,居然如同八爪章魚的觸角一般,不停地蠕動著,而這些花蕊觸摸到了孫劼的皮膚時,他的臉上就露出了又似歡笑、又似痛苦的表情來,跟見到了鬼一樣,讓人不寒而栗。
  
  我只是掀開了一絲眼簾,并不想讓人知道我醒了過來,然而那孫劼的感覺卻無比的靈敏,出言說道:“既然醒過來,就別裝了!”
  
  話兒都說到了這個份上,我也沒有再繼續閉上眼睛,而是睜開來,望著他說道:“我們這是在哪兒?”
  
  我這邊問著話,那孫劼又被花蕊拂到,表情變得無比的怪異起來,不過卻還是咬牙說道:“谷底的某一處洞府之中,我在這太行深山里面呆了快二十年,卻沒想到近在身側,居然還隱藏著這么恐怖的一尊大拿,命該如此啊……不過呢,陳志程,能夠與你一起,同赴黃泉,不知道為什么,我突然感覺到有一種莫名的欣慰來……”
  
  他露出了怪異的笑容,我反倒是有一些不太理解,對他追問道:“是那個侏儒老頭么,既然好不容易活了下來,你為何還會有這種必死的覺悟呢?”
  
  我表現得一副茫然,這讓孫劼格外的暢意,人倒霉了,自然希望別人比自己更加倒霉,于是倒是忘卻了自己身上的痛苦,而是對我說道:“木靈尊者俞千八,此家伙天生缺陷,然而人卻是無比的聰穎,來歷不得知,聽說跟消失已久的苗疆萬毒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有著一手操縱樹木的好手段,也是培育奇草異藥的農學大拿,不過他卻并沒有將這種天賦用于良途,反而熱衷于拿人獸的血肉,來培養恐怖的草木……”
  
  木靈尊者?
  
  聽到這個詞眼,我感覺無比的陌生,瞧見我一臉茫然的模樣,孫劼露出了高深莫測的表情,對我嘿嘿笑道:“小子,你別以為自己手段了得,就能夠看得透這個世界,告訴你,這世間很復雜,你還嫩著呢……啊!”
  
  這般洋洋得意的炫耀在一聲慘嚎中結束,而我瞧見這孫劼陡然站了起來,嚇了一跳,然而再仔細一看,卻見他的雙腿已然不見,化作了十數根泛著血腥紅光的藤條,插入他血肉模糊的下體處,像蚯蚓一般的翻轉,痛苦的他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
  
  而就在這時,我感覺前面的黑影一陣浮動,那個侏儒老頭陡然出現在了我的跟前,打量了一下孫劼,然后點了點頭道:“不錯的養料,夠撐幾天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