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三十六章 小顏師妹也入甕

  這侏儒老頭先前的時候精神煥發,然而此刻回來,卻是渾身血淋淋的。萎靡不振,我下意識地出言問道:“俞前輩,你這是怎么了?”
  
  俞千八憤然罵道:“你到底是做了什么事,竟然惹上了武穆王那個老東西?”
  
  我愕然說道:“武穆王,我不認識啊?”
  
  俞千八走到我跟前來,伸出小短腿踢了我膝蓋一腳,巨大的疼痛讓我快要暈厥過去,接著他立刻后悔了,搖頭說道:“呃,可不行。踢壞了算你的還是我的?小子,你說你不認識他,可人家對你卻是天大的仇怨,說你殺了他的獨子,正滿世界的通緝你呢,說你的人頭,值五百萬!”
  
  他這般一說,我就明白了,原來那武穆王卻是太行武家的家主,金花公子的父親,竟然是他到了,而且還打傷了這侏儒老頭。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心中生出了一股強烈的愿望,那就是讓武穆王找上門來,兩虎相爭,因為比起被人報仇弄死。我更加不能忍受變作花泥,或者成為別人的鼎爐。不過這也僅僅只是想想而已,我將我與武穆王之間的仇怨與俞千八說清楚,他咕噥一句,說你小子倒是真能折騰,還沒有怎么著,就給老子拉仇恨。
  
  話兒是這般說,不過他卻并沒有再打我。而是走到了栽著孫劼的花盆旁邊,腳踏斗罡,立刻有一道裂縫出現。無數細軟而鮮艷的花蕊從里面伸了出來,纏繞在了這侏儒老頭身上的傷口處,那些花蕊就宛如嗜血的游魚,不停地舔舐著散發著濃重血腥的傷口,然后分泌出一種墨綠色的漿液來,將他的全身涂滿。
  
  當侏儒老頭渾身都涂滿那種惡臭味的墨綠色漿液之后。卻聽那家伙一聲高喊:“青木乙罡,疾!”
  
  此言一出,那七朵粉嫩嬌艷的巨大鮮花便從中吐出一道道青色的光華來,洗刷到了俞千八的身上,緊接著一個巨大的花苞猛然綻放,又將他給一口包裹在其中,縮成了一個繭子。
  
  侏儒老頭蜷縮在里面,宛如嬰兒一般,旁邊的花朵搖曳,似乎有微微的風聲和著韻律而動,場面是如此的美好,然而我瞧見那花冠之下的黑暗角落無,堆積著數十個骷髏頭,心中便是一陣又一陣的發涼,想著這個邪靈的老東西,他怎么沒有被那所謂的武穆王給弄死呢?
  
  侏儒老頭縮在了花苞之中養傷,而我則被綁在樹干上,渾身赤裸,根本就動彈不得,心中一陣晦暗,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頭頂上出現了漫天的星光,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竟然感覺到前面一陣迷蒙,七朵鮮花之上,卻是出現了七個嬌艷狐媚的女子,個個都只有半人高,穿著七種顏色的修身漢服,在那花朵之上翩翩起舞,雙手舉天,迎接著那月華之力。
  
  我朦朦朧朧,卻感覺其中一位身穿紅色長袍的小女子從花瓣之上躍下,來到我的跟前,不停地旋轉著,曼妙的舞姿讓人覺得無一不美,而后她輕解羅裳,露出了內里的肚兜,和肉光致致的嬌軀來,瞧見那比例夸張的胸脯和雪白的大長腿,我終于不敢再看了,閉上眼睛,默念起了一陣靜心咒。
  
  這樣的畫面,實在是太火爆了,我不知道這是不是那侏儒老頭計劃中的一部分,但是我卻也曉得,在此危急時刻,我若是被這樣的色相給誘惑了,只怕結局會無比的悲慘。
  
  我的反應迎來了一陣銀鈴一般的清脆笑聲,接著我感覺到周身充滿了花香,那七位精靈一般的小女子在我身邊不斷地跳躍著,活力無限,足足跳了大半夜,還時不時地過來給我捏捏肩、敲敲腿,或者輕撫一下那啥,得我精神都有些崩潰了,一直到了后半夜,這般熱鬧的場面才開始收斂,沉浸了一刻鐘,我突然聽到那侏儒老頭一聲惱怒的吼叫,睜開眼睛來,卻見到他化作了一道黑影,再次沖出門去。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盡量控制住自己的呼吸,讓自己全身異常的地方恢復原樣,思考著剛才發生的所有事情,然而不到一刻鐘,我卻見到侏儒老頭提著一個渾身被藤條緊束的年輕女子走回了屋子來。
  
  我這一看不要緊,整個人完全就呆住了,這人竟然是小顏師妹?
  
  她不是帶著孩子們撤離了么,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我滿腹的疑問難以解答,因為此刻的小顏師妹雙眼緊閉,嘴唇微開,顯然是被這俞千八用迷藥或者別的什么東西給弄住了,我連問都沒有辦法,而那侏儒老頭將小顏師妹的嬌軀平放在了花叢之下,那七朵粉嫩鮮花不斷地搖晃著,似乎很興奮,然而對這些花朵宛如孩子一般的侏儒老頭卻撥開了這些仿佛撒嬌的花朵,認真地說道:“小乖乖,別吵,她不能給你們當花肥……”
  
  不管那些花朵如何撒嬌,他都不理,而是蹲下身子來,垂涎欲滴地望著生得絕美的小顏師妹,吃吃地笑道:“我這幾日的運氣,簡直是好得讓人害怕,不但有那絕好的鼎爐送上門來,而且還有一位這般具有仙靈之氣的女子找來,我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運?啊,我已經有三十多年沒有生出這種欲望了,不過此刻,真的好想……”
  
  他呢喃著這話語,控制不住地伸出手,想去摸小顏師妹的臉蛋,我在旁邊看得睚眥欲裂,怒聲吼道:“俞千八,你他媽的要是敢動她一根手指頭,我就算是做了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我沉靜了許久,此刻一開口,倒是給俞千八嚇了一跳,才想起屋子里還有我這么一個人來,他縮回手,沖我罵道:“你娘咧,發什么神經呢?”
  
  我磨著牙,雙眼發出暴戾無比的兇光,寒聲說道:“俞千八,你無論對我做什么,宰了我也好,廢了我也好,我都不關心,但是地上這姑娘,是我這輩子最愛的人,你若是想要傷害她,我陳志程就算是做了鬼,也要詛咒你,讓你永世不得超生!”
  
  我發著咒言,無比惡毒,而聽在俞千八的耳朵里卻并沒有太多的感覺,他反而是確定了一件事情,點頭說道:“原來如此,我說怎么平白無故地冒出這么一個大美妞兒呢,原來是過來找你的。你先別急,你老婆也就是我老婆,這個沒差,老子已經開始在布置了,要不是外面有武老鬼在那兒游蕩,我早就動手了。放心,我有想法,不過也不著急這幾天,再說了,就算是我想怎么著,也沒有這個能力啊!”
  
  說著,他一掏褲襠,沖著笑道:“你看,老子這些年修煉妖花青木乙罡,早已退化了,有心而無力……”
  
  他說得坦誠,我的心終于落了地,然而隨后卻聽他說道:“不過你懂的,老子憋了三十多年的火氣,一直可沒有發呢,等到種鼎成功了,我會代你,好好安慰一下這小娘子的,哈哈……哎喲,你看看,這皮膚,這腰肢,這胸脯,沒人愛,豈不是太浪費了……”
  
  侏儒老頭放浪地笑著,宣泄著自己積累多年的郁氣,而聽得我心中一陣怒火升騰而出,將眼簾低垂,腦中飛快地思索著,看看如何才能夠自救。
  
  然而就在我想著主意的時候,卻見到那老東西走到我跟前來,先是彈了彈我赤裸在外的家伙兒,滿意地笑了笑,然后沖著我一咧嘴,說道:“小子,都是你惹的禍,搞得武穆王和他手下的那幫走狗們一直都在這里徘徊,為了防止再有個別老鼠跑進來,我得將你給轉移一下,來,閉氣,不要亂動啊……”
  
  他口中不停地念著咒訣,我聽得模模糊糊的,緊接著瞧見腳下一空,感覺自己陡然間就往下急速墜落,不知道過了幾秒,陡然一停,強烈的眩暈感襲擊了我的大腦,我站不住了,直接滾到在地,過了好久,方才清醒過來,發現自己卻是出現在了一個暗室之中,墻壁上面有兩盞油燈,發出微薄的黃光,我全身依舊被藤條綁得緊緊,躺倒在一種肉質很厚的植物上面,除了翻滾,什么都動不得,抬頭望天,卻是一個圓形的隧洞。
  
  我想必就是從那兒,從上跌落下來的。
  
  上面的樹屋,是一個據點,而這里方才是侏儒老頭真正的洞府,我望著周圍,發現這兒是一個還算寬闊的溶洞,被各種各樣的奇異植物給充斥著,中間還有兩尊大鼎,下面有紅光彌漫,顯然就是這家伙的煉丹爐。
  
  我被摔得七葷八素,腦子僵硬了許久,這才想嘗試著站起來,結果因為我被綁得太死了,無論如何動作,都沒有辦法完成。
  
  就在我毫無頭緒的時候,突然旁邊傳來了一聲輕輕的呼喊聲:“大師兄?”
  
  我整個人猛然一震,循聲望去,卻見剛才還昏迷不醒的小顏師妹竟然就在此間,盡管她是被數十根不斷搖晃的藤條給懸空捆束著,但是人卻是情形的,一雙清亮的眼睛,正朝著我這邊望了過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