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十二章 背影

  我猛地一睜開眼,起身把車門推開,走下來,對著在旁邊忐忑等待的老米和鐘大姐急迫地問道:“上次督辦這件案子的警官,他的電話號碼還記不記得?”老米說記得,我便讓他趕緊打電話報警,讓警察立即過來一趟。老米眼睛一睜,說真是那個狗日的?你怎么知道的?

  我說讓你打你就打,費那話干嘛?

  老米不敢再問,匆匆拿起手機打電話,而我則快步走到這棟樓的門口。

  這類出租屋,一般房東或者管理員都在一樓,我拍門,拍了幾下都沒有人開,我回頭看老米他們沒注意,便喚出朵朵來。小丫頭不用我的招呼,直接飄進里面去把鐵門給弄開來。我順著樓梯往上跑,這時一樓的第一個房間門口才出現一個老頭,睡眼朦朧地朝著我大罵,說哪個撲街仔,大晚上不睡覺,鬧什么門?

  我心中急躁,既然那個小鬼已經發現了金蠶蠱,那么房間里面的人定然是知曉了的。要萬一這些家伙察覺逃跑了,我豈不是前功盡廢?所以,我一定要把門給堵住。我三步并作兩步走,飛快地來到了四樓,然后來到了那房間的門口。剛剛跑上來,我有些氣喘,樓道的感應燈熄滅了,我一敲墻,又亮了起來。

  凝視著眼前這道綠色的鐵門,我在猶豫是要讓朵朵進去開門,還是等待著警察的到來。

  朵朵嘟著嘴,烏黑明亮的眼睛看著我,在等我的決定。

  這時候,門口傳來了一聲輕微的響聲,是鎖在響。我手一招,讓朵朵讓開,小心地往后面退了好幾步,身體繃得僵直,蓄勢待發。門突然一下子被推開,狹長的走廊上,一道刀光閃現。我連退兩步,只見一個光著膀子的男人提著菜刀,出現在我面前。一擊不成,他反而沒有再進攻,而是小聲地問我是誰?

  這個人就是老吊,見他在神像前面跪拜祈禱,想來就是那個養鬼之人。

  我裝著詫異的樣子,說我路過,你這是干嘛呢?

  他冷笑著,手中的菜刀輕輕擺動。一股陰涼的氣旋從他的腳下面朝我襲來,老吊表情似笑非笑,以為我根本沒有察覺。那氣旋滑過我的腳根,然后從我的身后飄浮而起。我躬身往后面退了兩步,只見一個頭顱超大的恐怖鬼娃娃正雙手胡亂掙扎,超過20厘米的大嘴翻起。里面一片交錯的牙齒。它被抓住了,朵朵從虛無的空間里,一點一點地浮出身形來,緊緊地掐著這個小鬼娃娃的脖子。

  這個鬼娃娃的臉目,依稀還有著我記憶中那個朝我吐口水的小孩的影子。

  這小孩奮力掙扎,然而朵朵畢竟比它厲害許多,唯有嚶嚶地哭著,和別的小鬼一樣,這哭聲是從人的心靈之中,憑空生起,讓人心煩意亂。老吊陰著臉看我,說想不到你也是一個養鬼人,還以為是警察呢,半夜三更的,你到底要干什么?放開我的小鬼!

  見到自己精心炮制的作品如此不力,他有些意外,看向我的時候,多少也有了一絲尊敬。

  我沒有說話,靜靜地看著這個男人。

  空中的鬼娃娃突然尖厲地一叫,竟然掙脫開朵朵的手,奔向了房間里去,而老吊則毫不猶豫地提著菜刀朝我沖了過來。我雖然意外這小鬼的厲害,但是對于揮來的刀子卻并不敢掉以輕心,先避開這一刀,然后一把抓住他的手,緊緊控著,將他按倒在地,死死壓著。旁邊有一個門開了半條縫,看見我和老吊在地上搏斗,立刻把門關上,一陣鎖鏈聲。

  我聽到樓道里有腳步聲響起,叫朵朵隱匿了身形,然后把老吊手中的菜刀甩到一邊去,哐啷一聲響,結果從房間里又沖出一個女人,抬手就是一棍,朝我招呼過來。我沒注意,用背部肌肉生生抗住了這一棍。靠,居然是工地的那種螺紋鋼筋。我疼得咂舌,滾落一邊,老吊爬起來,抬腿朝我踹來。我往旁邊一滾,只見一道黑影狠狠地撞在了老吊的身上,兩人齊齊跌倒,接著傳來了一個男人壓抑不住的怒吼:“老吊你這個狗日的,老子平日里對你這么好,你居然敢害我兒子!”

  來人是老米,這個男人承受著喪子之痛,接著老婆又差一點成了神經病,壓抑了一個多月,現在終于爆發出來。我爬起來,避開那個長得雪白的女人手中的螺紋鋼筋,伸手緊緊握住這鋼筋,將那女人給拉過來,手上一使勁,啪啪兩個耳光便扇了上去,把這女人打得吐了血。

  望著她雪白的臉上浮現的兩個手掌印,我將她重重推倒在地。

  以前我總說我不打女人,然而這女人的心腸可毒得不行,這螺紋鋼要是插進了身體內,不死也只有半條命。那女人被我推倒,沒有再爬起來,而跟老吊廝打在一起的老米,卻已經被老吊翻身過來,飽以老拳。我沖上去,把老吊又是一陣好抽。

  樓上有人下來,看到這打斗場面,逃也似地朝樓下跑去。

  老吊和旁邊這個女人并不是什么練家子,而我這一年多來見慣生死,發狠起來也兇猛,三下兩下便將這兩人打趴下。老米在廝打的過程中眼鏡掉了,眼窩子給捶腫了,見這姓楊的倒在地上,抬腿便是一陣亂踩。他下手沒輕沒重的,盡往要害招呼,老吊被打得哭爹喊娘。我攔住老米,讓他不要打得興起,將這家伙弄死了,吃人命官司。老米呸了一口血沫子,說這狗日的,打死才好呢。

  說是這么說,他終究還是停住了手。

  我從門口擺放的鞋架子上拿出一雙球鞋(那出租屋的鞋架子是擺放在外面的),然后抽出鞋帶將地上這兩人給捆起來,老米幫忙捆,我則盯著半掩的房門看。那個鬼娃娃逃回去了,這可是有些奇怪。以這般鬼物的性子,它就是再懼怕朵朵,也要拚死一搏的,怎么就逃走了呢?而且里面還有一個女人,一直沒有露面,難不成是準備伏擊我?笑話,我家肥蟲子可是一直在旁邊盯著呢。

  把地上兩人捆好手,我叫老米盯著這兩人,推門而入。

  朵朵趴在我肩膀上,小心幫我揉著剛才被那女人打傷的地方。

  這是一個很普通的一房一廳,走到客廳里來,我仔細地打量四周,發現并沒有太多的異常。我快步走到臥室里,只見肥蟲子正在窗口處與那個大頭鬼娃娃正在作糾纏,而房間里面并沒有最后那個女人的身影。在窗口處,肥蟲子周身漾起一道淡金色的光芒,搖頭擺尾,將這鬼娃娃給擋在了這一邊;而鬼娃娃的周身都是黑色的霧氣,大大的頭顱出奇的恐怖,猛烈地朝金蠶蠱撞了又撞。

  它撞了一次又一次,肥蟲子巍然不動。

  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終于,它絕望了,朝著我這邊奔來。我揚著手,朝這鬼娃娃抓去。它機靈,并不與我硬碰,而是沉落到地上,化作一股氣流與我錯身而過。我急追而去,然而卻晚了一步,被它從客廳的窗戶處逃出。它浮在窗戶的玻璃外邊,一雙黑紅色的眼睛死死地盯著我,這眸子里面有著瘆人的冰涼,還有一種難以言及的情緒。它是厲害的,只不過是成形較晚,倘若給予時日,說不定就成了大害。

  “鬧鬧……”

  我后邊傳來一聲撕心裂肺的吶喊,轉頭看去,這才發現老米站在門口。原來這個鬼娃娃看的不是我,而是我身后的老米。只見它稍微一停頓,嘴如同怪獸一般大大地張起來,滿目的猙獰。而后,它箭矢一般,朝下面射去,我疾步跑到窗口,只見樓下面的道路上,有一個騎著摩托車的女人,手中高高舉著一個陶罐子,正往身后的儲物箱里面收回。接著,油門一轟,朝另外一個方向竄去。

  金蠶蠱如同一道金光,緊緊跟著過去。

  我看著那個戴頭盔女人的背影,總感覺到有一絲難以言敘的熟悉感,好像是一個熟人。而更遠的地方,遙遙駛來了兩輛警車,停靠在我的車子旁邊,走下來幾個警察,正在跟鐘大姐交談,并且頻頻地朝這邊看來。老米跑到我的旁邊,朝下看,然后問我鬧鬧呢?他兒子鬧鬧在哪里?

  我沒有回答他,而是閉上了眼睛,去聯系金蠶蠱。過了一會兒,我睜開了眼睛,說老米,你剛才沒有看仔細么?那個東西已經不是你兒子鬧鬧了,它只是一個被人煉制的工具,一個害人的玩意,是鬼,你懂么?老米淚眼朦朧,說那又怎么樣?他是我兒子啊!

  我搖搖頭,不說話。我可以理解一個失去兒子的父親的痛苦,但是那個鬧鬧的情況,跟朵朵不一樣。

  鬧鬧入邪了,這心里面只有害人,神魂不消,害人不止。

  門口處傳來了好幾個人的腳步聲,我將隱身的朵朵收回了槐木牌中。鐘大姐和警察一同來的,這也省去了一番解釋。我走到臥室的門口,接著窗外微弱的燈光看了一眼,心中一愣。

  我想起來那個熟悉的背影,是誰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