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三十八章 紅橙黃綠藍靛紫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驟雨初歇,小顏師妹躺倒在我的懷里,精致的臉上一片酡紅,我瞧著懷中玉人,越看越是喜歡,感覺一切都宛若做夢,我居然跟小顏師妹結成了夫妻,行這魚水之歡。如此靈肉交融,讓我在突然間有一股氣息從丹田之內升騰而起,仿佛如那種子破出了土地,生根發芽,茁壯成長了起來,所以到了后面,我變被動為主動,一展雄性之威,成就了一番好事。
  
  感覺宛如天上仙女一般的小顏師妹現在被我緊緊相擁著,這種讓人欣喜和滿足的真實感,恐怕是我這輩子永遠都難以忘懷的事情,刻骨銘心,她從沒有如今日一般,讓我感覺到無比的親近,感覺她不再是我心中的一個夢想,而是一個切切實實的、伸手可及的愛人。
  
  這種感覺。真的實在是太好了。
  
  這是小顏師妹的第一次,望著鋪滿厚葉的地上那血跡,她嬌羞不已,將頭所在我懷中,如同鴕鳥一般,不過我倒是看得挺開,安慰她道:“小顏,今朝即便是我倆身死魂消。能夠與你共結連理,我也覺得此生無悔了——你放心,不到最后時刻。我絕對不會放棄對于生的希望,不過即便死去,我也會笑著離開,而不會再恐懼與你在一起,恐懼會牽連到你……”
  
  小顏師妹用發燙的臉頰貼著我的胸口,輕聲說道:“大師兄。你知道么,我等待這一天,已經很久很久了,我希望與你在一起,無論生老病死,旦夕禍福,我就是想要分享你的歡樂,承擔你的痛苦,與你過著這真實的生活,而不是你活在我的夢中,我活在你的希望里,你懂么?”
  
  我認真地點了點頭,突然想起一事,對她說道:“小顏,今日你我結為夫妻,就不用叫我大師兄了吧?”
  
  小顏師妹突然調皮一笑,沖著我噘嘴說道:“就不,我就喜歡叫你大師兄,大師兄,大師兄……”
  
  能夠聽到小顏師妹這調皮的話語,我就感覺好像喝到了一口陳年佳釀,整個人都有些沉醉了,望著頭頂上被封得死死的洞口,不由得生出了幾分“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的想法,于是嘻嘻笑著說道:“不知道那死老頭什么時候回來,既如此,不如我們再來一次吧?我剛才有些手生,實際上不會這么遜的,這回一定好好表現……”
  
  我這話兒逗得小顏師妹咯咯直笑,一把推開我的胸口,想要躲開,我當下也是厚著臉皮抱了上去,兩人半推半就,正準備再行好事之時,卻突然聽到旁邊有一個清脆的女聲說道:“哦,原來人類繁衍后代,是這樣子的啊,感覺好痛苦的樣子……”
  
  “對呀,對呀,看著真的好難過啊,還好我們只用傳點花粉就好了。”
  
  “嗯,好恐怖……”
  
  陡然之間,我的耳邊傳來嘰嘰喳喳的聲音,嚇了我一大跳,而小顏師妹也驚得趕緊將散落一地的衣服給拿起,將自己的嬌軀給遮住,我左右一看,卻并沒有發現這聲音從哪兒出來的,就在我和小顏師妹一陣疑惑之時,頭頂上垂落下了七朵臉盤一般巨大的花朵來,每一朵鮮花盛開,花蕊處出現了一個如同芭比娃娃的女孩子來,最前面的一個穿著粉紅色的花瓣長裙,沖著我嚷道:“看什么呢,我們在這兒!”
  
  這些女孩子就是我先前迷迷糊糊之時所見到的那七個,不過比起昨夜吸收月華之力時,此刻的她們又都小上一號,穿著紅、橙、黃、綠、藍、靛、紫等彩虹七色花瓣長裙,臉上也沒有太多的嫵媚之氣,反而是多出了幾分小孩子的童真和好奇。
  
  小顏師妹瞧見這七個小人兒,不由得一聲驚呼道:“天啊,這些是草木之精么?”
  
  那紅裙小姑娘得意地說道:“算你有見識,不錯,我們七姐妹正是那集天地之造化,奪日月之光華的草木之精,也是掌控這片林子的主人,剛才將你們給放下來的,也是我們,怎么樣,厲害吧?”
  
  盡管這些都是些草木之精,不過她們外表都是些女孩兒模樣,我也頗有些不好意思,將小顏師妹的外衣遮住自己,然后疑惑地說道:“你們就是木靈尊者俞千八培育優曇婆羅花化形而成的妖精吧,為什么要將我們給放了,你們不是應該聽俞千八的話,將我們給看牢么?”
  
  紅裙小姑娘回頭一望,旁邊六個小姐妹你推我、我推你,嘰嘰喳喳,最終還是推舉了她來代表大家說話,而她也是咳了咳,那花瓣便垂落到了我的跟前,她叉著腰,故作成熟地說道:“那個啥,你叫陳志程,對吧?”
  
  我拱手說是,然后等待著她說話,然而過了半天,她詫異地問我道:“你這人好沒有禮貌啊,怎么也不問一下我們的名字?”
  
  小妖精的思路果真是讓人摸不著頭腦,不過我此刻有意討好她們,當下也是從善如流,裝著很正式地拱手問道:“敢問七位小仙子尊諱?”
  
  那紅裙小姑娘一步跨前,傲然說道:“我叫小紅!”
  
  “我叫小橙!”
  
  “我叫小黃!”
  
  “我叫小綠!”
  
  “我叫小藍!”
  
  “我叫小靛!”
  
  “我叫小紫!”
  
  七姐妹異口同聲地通報了性命,聽到她們的自我介紹,我心中頓時就生出一陣壓抑不住的笑意,這樣的名字估計就是俞千八這個家伙隨意取的,當真是敷衍之極,只可惜這七朵鮮花根本沒有意識到這一點,還有些沾沾自喜,覺得頗為優雅動聽。
  
  不過這名字雖說敷衍,倒也朗朗上口,而且也好區分,我與小顏師妹對視一眼,強忍住了笑意,然后問道:“不知道七位小仙子有何請教?”
  
  小紅很滿意我的態度,對我說道:“請教倒不敢說,不過我想和你們做一個交易。”
  
  我再次拱手,對她說道:“請講!”
  
  小紅說道:“事情是這樣的,我們可以幫助你們逃離這里,不讓你們落入俞千八的手上,不過你們也得幫我們一個忙,那就是帶著我們一起離開,你覺得怎么樣?”
  
  我一陣訝異,問道:“這是為何,你們在這里待著不是好好的么,為什么要逃離這里?”
  
  后面的小紫沖著我一樂,出言插嘴道:“因為你長得帥啊,這位姐姐也好漂亮,整天看著你,總比看著那個老東西心情好得多……”
  
  她小眼睛一眨一眨,而小紅則頗有大姐風范,揮手打斷了她,然后回頭問我道:“怎么樣,這條件你答應不?”
  
  我與小顏師妹對視一眼,然后點頭說道:“能夠逃脫生天,這事兒我自然是求之不得,不過在答應你之前,我總得問清楚原因不是,我得確認你的誠意,弄清楚這所有的一切,到底是為了什么,方才能夠擬定好計劃,不至于失敗收場,你說對么?”
  
  小紅看了我一眼,然后回頭與六個小姐妹商議一番,然后回過頭來,與我說道:“其實也不怕告訴你,我們之所以想離開這里,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俞千八想用我們融練成唯一的一個花靈,然后將自己的意識轉移過來,這事兒他已經籌備了許久,不過一直沒有告訴過我們,還是小藍翻看他的筆記時發現的,他不知道我們懂事了,已經不再是隨他玩弄的小精靈了,而我們并不想自己死去,意識消亡,就得要反抗……”
  
  我有些奇怪,對她們說道:“俞千八既然準備用我當做鼎爐,那么你們就不會再有危險了啊?”
  
  小紅搖頭,說道:“不管有你沒你,在俞千八這個死變態的手里,我們都不會有好下場的,所以我們必須要反抗,不過我們的主體被種在這里,沒有辦法逃脫他的掌控,就只有求助于你了,你就說你愿不愿意吧?”
  
  得知了這個原因,我認真地點頭說道:“好,我可以帶著你們出去,逃離俞千八的魔掌,不過你能告訴我,該怎么幫你們么?”
  
  小紅指著自己腳下的巨大花瓣,然后說道:“我們這些日子以來,一直在秘密地籌備此事,一旦時機到來,我們便能夠各自結成一粒種子,將自己的意識和身體存在種子里面,你們離開之時,只需要將種子帶走,等到了外界的時候,將我們栽到地上,澆上水,我們就可以自由了!”
  
  我雖然不是很明白,不過卻也理解了,點頭說好,而這時小紅要我立下血誓,免得我出爾反爾,對于這事兒,我基本上沒有選擇,當下也是與她擊掌為誓,咬破手指,發下誓言,而就在我們剛剛完成這一切的時候,小綠姑娘突然驚慌地說道:“俞千八來了!”
  
  這一聲話語,驚得一陣雞飛狗跳,隨后無數藤條垂落下來,將我給再次扒光,緊緊捆束起來,而小顏師妹則被重新懸掛在了半空。
  
  剛剛弄完這一切,俞千八就順著一根繩索滑落下來,剛剛一落地,他吸了吸鼻子,出言說道:“嗯,這什么味道,怎么感覺怪怪的?”

3條評論 to“第十卷 第三十八章 紅橙黃綠藍靛紫”

  1. 回復 2015/01/27

    我第一

    吹的好

  2. 回復 2015/01/27

    陶陶

    太慢了,心急,一天一章了速度可不行吖

  3. 回復 2015/03/23

    小妖

    陳志程和小顏妹子有點太放蕩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