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三十九章 武穆王助攻一城

  瞧見侏儒老頭俞千八不斷地聳動著鼻子,仿佛在空中聞到什么不該出現的味道,躺在地上的我變得無比緊張。剛剛經歷過一場人生大事,我自然曉得這味道來自于哪里,不過倘若是讓這侏儒老頭知道了剛才在這里發生的事情,以及他親手孕育而出的草木之精居然生出了背叛他的心思,那我所有的驚喜,恐怕就要化成了泡沫,一戳即破。
  
  這是我覺得不會容許發生的事情,當下也是出言轉移他的注意力道:“俞千八,那武穆王怎么沒將你給弄死呢?”
  
  聽到我這般挑釁的話語,俞千八不怒反笑,嘿嘿說道:“小伙子。我知道你心中有氣,不過這也難怪,你年紀輕輕的,便有了這般的修為和成就。還有一個愿意為你而身赴險境的漂亮美人兒,結果這些都化作烏有,所有的一切都歸了別人,是我也郁悶;不過你放心,奪舍之后,我會好好照顧這大美妞,以及你的家人和朋友的。保證不會讓他們看出任何破綻來……”
  
  俞千八個子還不到我的腰間,一張老臉笑得如同菊花,十分丑陋。我強忍著心中的不適,冷聲哼道:“想奪我的身軀,恐怕沒有那么容易吧,且不說武穆王和他的走狗在外面虎視眈眈。便是這奪舍的手段,你以為就有那么容易?”
  
  我這是在試探對方的底細,誰曾想這老家伙居然哈哈一笑,一揮手,立刻有一根藤條從頭頂上垂落下來,將我給提起,然后隨著他來到了一處一丈高的巨大石鼎處停下。
  
  俞千八帶著炫耀的表情,指著這石鼎,對我說道:“瞧見這個沒有,十方鎮畝鼎,這玩意能夠有聚天地造化之能事,下方無窮深處,便是這太行山的地煞支脈,懂不懂?等武穆王那家伙被我放的假風箏給吸引走了,我便開爐生火,將我這些年收集的青木精華放置于里面,再將你丟到里面去,接著將地煞打開,讓那地煞上接天罡之術,洗刷身軀,結合用青木乙罡之法,壓抑住你的魂魄,繼而奪之,而等我將你的記憶吸收完畢之后,世間便再無又丑又老的俞千八,而只有風流瀟灑的陳志程了!”
  
  他這般坦誠,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被他所說的方法給驚到的我半天沒有說話,而這時卻瞧見俞千八將我丟到了一旁,接著又過去對著那七朵鮮花喃喃自語去了。
  
  此人性格扭曲,然而對待這些花草倒是十分用心,就像哄小孩兒一般,“小乖乖”、“小寶貝”地一通叫,而當那些花蕊落下來,撫摸他油綠綠的皮膚時,他臉上才露出了孩子一般的童真,伸展身子,卻是躺在了一方厚葉之上,打著呼嚕睡了過去。
  
  俞千八這兩日與那武穆王周旋,想來也是十分的疲憊,呼嚕聲震天響,聽得人好不煩躁,而沒一會兒,懸在半空中的小顏師妹突然睜開了眼睛來,沖著我眨了眨。
  
  因為害怕驚擾到俞千八這個厲害的家伙,我們都不敢言語,甚至都無法做出太多動作了,就只是這般脈脈含情地對望,不過一想起面前的這個女人,此刻已經是我的妻子,兩人靈肉交融,卻是定下了此生不棄的盟約,我的心中就再也沒有感到恐懼,而是一種對于未來無限的期望,也沒有了決死的想法,就等待著時機,好逃脫生天,再與小顏師妹一起做些羞羞的事情。
  
  等到那一次,我一定保證自己絕對不會表現得如第一次那般生澀。
  
  戀人之間的相處,即便是不說話,彼此對望,心中也是十分甜蜜的,時間不知不覺地就過去了,而等到俞千八醒過來的時候,又去了樹屋,將奄奄一息的孫劼給帶了下來,當再次瞧見這個曾經的江洋大盜之時,我心中不由得又生出了強烈的危機感,知道自己倘若不能逃脫,下場恐怕不會比他好多少。
  
  這想法使得我無比地期待著俞千八的離開,然而這侏儒老頭卻并沒有再走的意思,而是馬不停蹄地準備起了換魂奪舍的諸般準備工作來,首先就是調制一種極為黏稠的綠色溶液。
  
  這種液體被俞千八稱之為青木精華,這是一種用無數藥草提煉而成的菁華之物,為了這東西,侏儒老頭也是拿出了破釜沉舟的氣勢,將自己培育多年的藥草都給從藥田里面刨了出來,一包又一包地運到了這地洞里,盡管有著無數藤條幫助,但是看著這個身材不高的老頭兒忙上躥下,我都有些不忍了,對他說要不然放我下來,我過來給他搭把手。
  
  對于我的好意,俞千八婉言拒絕,一邊摸著額頭上面的汗水,一邊對我表示,說多年夙愿一朝得償,他感覺身子里好像裝上了一個發動機,怎么都停不下來呢。
  
  俞千八矮小的身體里裝了一個發動機,而我則是倒計時的炸彈,隨時都有殞命的可能,心中自然有些急躁,看著這侏儒老頭弄了一個大鍋,將無數草藥按照比例和種類混合,那一鍋散發著古怪草藥味道的綠色液體越來越黏稠,曉得自己的死期恐怕是不遠了,不由得一陣絕望。
  
  地洞之中無歲月,不知晝夜,不知道過了多久,俞千八終于大功告成,將那青木精華給調配成功了,弄了一桶清水,拿著大刷子將我從頭到腳弄得干干凈凈之后,就準備將我扔進那十方鎮畝鼎中,開始了他的奪舍大計來。
  
  被藤條緊緊捆束著的我絕望地看了小顏師妹一眼,又望向了那七朵嬌艷欲滴的鮮花,知道當著俞千八的面,小紅姐妹們絕對是不敢露頭的,知道此時此刻,也許就是我人生的最后一段時間了。
  
  就在我陷入絕望之時,那俞千八突然眉頭一皺,從墻壁上拔出一顆喇叭花一般的白色花朵來,右手結了一個印法,抵在了花瓣上,卻聽到有一個陰沉的男聲從里面傳了出來:“俞千八,我知道殺害我兒的陳志程在你手上,你趕快將那個畜生交出來,要是不然,信不信我一把火燒了你這個裝神弄鬼的老窩,看你還怎么過!”
  
  這聲音經過那喇叭花兒的傳導,略微有些失真,不過俞千八卻是大驚失色,沖著那花朵吼道:“武老賊,你這個狗日的要敢燒了我的毒谷,我就跑到你老家,將你們武家一大幫子人全部都給毒死,看你娘的還囂不囂張!”
  
  說話的這一位,原來就是那位神秘莫測的晉西金主武穆王,聽到侏儒老頭的這威脅,他卻不慌不忙地說道:“俞千八,你有本事就去,我等著你!”
  
  俞千八憤怒地將這喇叭花兒給一把拽著,扯成了兩截,口中喋喋不休地一陣亂罵,顯然是煩躁之極,我在旁邊看著欣喜,而他瞥見了我嘴角的笑容,沖著我狂吼道:“都是你,你沒事惹武穆王那個大麻煩干嘛,搞得老子現在頭疼得要死?”
  
  我并不妥協,而是冷聲哼道:“我若是不惹武穆王,你有機會拿住我么?既然覺得斗不過武穆王,你不如將我交給他,一了百了,如何?”
  
  我說話一針見血,那侏儒老頭終于恢復了情形,臉色數變,最后將怒火給收斂了起來,沖著頭頂上的七朵花朵說道:“小紅,你帶著妹妹們看好這小子,不要讓他們跑了,我去會會那個家伙就回來!”
  
  這七朵變異的優曇婆羅花點了點頭,俞千八不疑有它,順著藤條離開了地下,上到了樹洞去,而就在那隧道關閉的一剎那,小紅便從花朵里面一躍而出,先是放開了小顏師妹,然后又來到了我的跟前,焦急地說道:“時間緊急,不能再等你,我們現在立刻就結果,而過一會兒,你們則帶著我們離開這里,懂么?”
  
  我點頭答應,讓她將我的衣服和八寶囊還給我,小紅手一招,便將這些都給了我,也將從小顏師妹身上搜走的八寶囊還給了她。
  
  得到衣服,我趕緊給自己穿上,這才感覺到通體舒適,然后檢查了一下八寶囊中的東西,發現除了那飲血寒光劍被我留在了懸崖山壁之上外,其余的東西都還在,就連張勵耘從黑煤窯中順出來的黑色碳晶,也都整整齊齊地碼在那兒,小紅準備開始將本體轉移到種子之中去了,臨了的時候,對我說道:“那青木精華液是俞千八這輩子的老本,你走的時候帶上,到時候用這個灌溉我們,會更快一些。”
  
  我點頭,小顏師妹從角落里找出了一個容量巨大的空葫蘆來,將這些還有余溫的青木精華液全部裝入里面去,而我則在等待著七個草木之精轉移之時,在這地洞里面翻了一圈,憑著在宗教局所學到的專業,找出了一堆包裹嚴密的種子和兩本書來。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那七朵優曇婆羅花瓣之下終于結出了七顆拳頭大的種子來,自動瓜熟蒂落,小顏師妹將其撿起來,放入八寶囊中,然后牽著我的手,激動地說道:“大師兄,我們走!”
  
  我們兩個正準備離開,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身后卻傳來了一個未落的聲音:“你們不能丟下我,不能……”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