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四十章 跌跌撞撞出毒谷

  陡然聽到這樣一句話,無論是我,還是小顏師妹。處于高度緊張狀態之中的我們都嚇了一大跳,循聲望去,卻見說話的正是我都以為死掉的江洋大盜孫劼,他這幾日一言不發,就仿佛一件擺飾一般,然而卻將所有的事情都目睹在了眼里,著實讓人想不到。
  
  將我們都轉頭望了過來,那孫劼伸出了自己唯一的左手,朝著我們這邊抓來,威脅道:“姓陳的,你若是不將我一起帶走。我就向俞千八告發你——實話告訴你,他能夠通過這里的植物了解一切,而我是除了優曇婆羅之外唯一能夠溝通到他的人,如果你小子放棄我單獨逃離。不要怪我不義了!”
  
  我看著腰間以下都已經被吸血藤給蠶食成了血漿的孫劼,苦笑著說道:“老孫,你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即便是活著,還有什么樂趣?不如早死早投胎,我來幫你,如何?”
  
  “不!我不要死!”
  
  這個家伙歇斯底里地搖頭說道:“我不可以死的。我不要死,我不要……”
  
  這個手底下人命無數、血債累累的家伙此刻卻表現得無比的驚恐,對于死亡的恐懼讓他有些瘋狂了起來。桀桀地陰笑著說道:“不管你用什么辦法,總之就是要將我給帶出這個鬼地方去,我不想成為花泥,不想自己的靈魂被那食人藤給活生生地吞噬了。——要么一起逃,要么一起死,你自己選一條吧……”
  
  他一雙眼睛怨毒無比,而我則搖了搖頭,嘆聲道:“既然如此怕死,為何當初不選擇做一個好人呢?而既然你走上了這么一條不歸之路,死或者生,哪里還能由了你?”
  
  我這邊說著話,頭頂上突然垂落下十數根藤條來,有的絞在了他的脖子上,有的則直接插入了孫劼的胸腹之間,瘋狂地翻騰著。
  
  “啊!”
  
  這個縱橫江湖數十年、窮兇極惡的特級通緝犯在在一瞬間,便魂消命隕了去,沒有留下任何話語來。
  
  這些藤條想來也是藏身于種子之間的七朵小仙子所為,這些表面上漂亮可愛的小花仙子可都是俞千八用人的血肉給喂養出來的,真正兇狠之時,卻比人類要無情得多。
  
  瞧見那些吸血藤在一瞬間將孫劼吸成了一具干尸,我心中凜然,而當它們朝著我這邊游動過來的時候,忍不住地向后退開。
  
  我蒙此大難,此刻的丹田氣海之內一片干涸,除了這一副身體還算是比較健壯之外,與一個普通人并無區別,好在小顏師妹此刻的迷藥效用已然消散得差不多了,擋在了我的前面,將手平平一推,竟然抓住了那詭異的吸血藤,然后回頭對我說道:“大師兄,抓住我,這些藤條好像還是受小紅她們控制,這是在送我們離開地下呢。”
  
  小顏師妹的手與我緊緊相牽,緊接著我腳下也有東西將我托起,兩人騰云駕霧一般,被那藤條給托著往上面升了去,足足拉了半分鐘,終于再次回到了樹屋里,左右一看,卻沒有見著人,我滿心歡喜,正要找著出口溜走,這是小顏師妹卻伸手攔住了我,對我說道:“先等等,有法陣拘束!”
  
  我有些詫異,說你怎么知道的,小顏師妹指了指腰間的八寶囊,對我說道:“我跟小紅她們能夠交流。”
  
  我急忙問道:“那你問問她們,說怎么出去呢?”
  
  小顏師妹搖頭苦笑道:“她們說這個法陣是另外一位草木之精控制的,叫做老樹,那家伙對俞千八忠心耿耿,是最兇惡的一條狗,只要被發現,它就能夠釋放出大量的毒氣,以及無數的刺藤來,而且還能夠迷惑誤入其中的惡人,俞千八就是憑著這老鬼,才能夠得以隱居此處,而不被人發現的,因為所有闖入其中的人,都已經變成了地下的花肥……”
  
  說完這些,小顏師妹有些緊張地問我道:“大師兄,怎么辦?”
  
  此刻的我連一個最普通的修行者都弄不過,不過聽到愛人的詢問,整個人卻像打了雞血一般,大腦飛速運轉,突然喜形于色,打了一個響指道:“我竟然忘記了它,真的不應該啊,出來吧,百陣無敵王木匠!”
  
  大頭王木匠從八寶囊中爬了出來,雖然身材跟俞千八差不多,不過作為我的金牌助手,這一位的出現還是蠻讓人驚喜的,牛氣轟轟的他出現之后,我三言兩語將情況給他作了說明,然后表示,我此刻修為大減,無法催發血勁,也用不了臨仙遣策,所以破陣一事,只有勞累它老人家了。
  
  王木匠這個家伙平日里最愛討價還價,不過瞧見小顏師妹在我身旁,倒也懂得給我留面子,沖我指了一下,然后朝著小顏師妹拱手說道:“能為簫仙子指路,義不容辭,且跟小老兒走著!”
  
  這家伙一聲吩咐,然后從東北方向走出,我和小顏師妹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一走出這樹屋,發現屋外大片大片規整的藥田,濃郁的青草氣息撲面而來,不過百米以外,卻是一片霧氣蒙蒙,王木匠瞇著眼睛四處打量了一番,然而對著我說道:“我感受到了那鬼東西的存在,你將遁世環給簫仙子,將我們三人籠罩起來,免得被人給抓住了陣腳!”
  
  此刻全由王木匠做主,我不敢耽誤,趕緊將遁世環遞給小顏師妹,簡單講解一番之后,她開啟此物,立刻有一道朦朧之氣將我們三人給罩住,接著王木匠則領頭,沿著那藥田的田埂,朝著前方行走。
  
  我們穿過了一大片藥田,即將抵臨那霧氣蒙蒙的區域時,前方居然是茂密的叢林,到處都是荊棘,還有一片一片的沼澤地,瞧見這般的模樣,領頭的王木匠雙手一劃,口中念念有詞,結果前面的荊棘一陣蠕動,竟然讓出了一條小道來,王木匠讓我們緊緊跟著,不要掉隊了,繼續往前走,如此走了半里地,前方突然一清,我瞧見我們居然來到了一處懸崖的半空處,還好王木匠解陣及時,使得我們沒有一腳踏空,跌落山崖之下去。
  
  站在這懸崖之間,一陣山風吹來,整個人的腦海豁然一清,沒有了剛才在陣中的迷惘之色,小顏師妹輕聲歡呼,沖過來抱住了我,激動地流出了眼淚來:“大師兄,我們逃出來了,我們自由了!”
  
  我摟著小顏師妹,顧不得王木匠在旁,忍不住地輕輕啄了一下她的紅唇,欣喜地說道:“對啊,我們自由了,太好了!”
  
  兩人歡欣鼓舞,然而冷眼旁觀的王木匠卻出言說道:“逃是逃出來了,不過脫險還為時尚早,你們先別出聲,朝著左下方瞧過去,看看都有什么?”
  
  聽到王木匠的警告,我趕緊噤聲,然后低頭望去,卻見到崖下不遠的一條河道前,卻見到剛才離開地洞的俞千八正高居在一塊巨大石頭之上,他的前方則有十來個人,領頭的是一個身材高大的白發老者,他穿著簡單的西褲夾克,氣勢莊重,不怒自威,而在他旁邊的那些人,則個個都是不錯的修行高手,他們一律黑色西裝,帶著墨鏡,只有一個女人佝僂著身子,將自己藏在長袍之下,不過看這架勢,也是一位神秘高手。
  
  瞧見那個白發老者的第一眼,我就曉得了他的身份,應該就是那金花公子的父親,暗地里支持邪靈教的大財東武穆王,也是晉西的大富豪。
  
  此人果真如我想象的一般神秘而厲害,就這般站在那兒,就給人予一種極為強大的感覺,至少在我看來,他并不如我所見過的那幾個邪靈教十二魔星差半分,甚至有一種隱隱并肩于最強者閔魔的感覺。
  
  這樣的家伙,我若是在全盛時期,或許還能夠與其硬拼一回,而此時此刻,我似乎掉頭離開,有多遠逃多遠,方才是最好的選擇。
  
  武穆王似乎正在與俞千八在僵持,雖說俞千八并不如武穆王厲害,而且也沒有對方那般人多勢眾,不過這毒谷畢竟是在他的地頭,諸般限制和法陣在手,他倒也不會太過于示弱,反而十分強硬,對著武穆王指指點點,面目扭曲而猙獰,大有一言不合就動手的架勢。
  
  我離得比較遠,沒聽到雙方到底在交談什么,不過卻也大概能夠估計得到內容基本上都是關乎于我,心想著趕緊打起來吧,反正狗咬狗,一嘴毛。
  
  沒想到我剛剛這么一想,雙方就開始動起了手來,武穆王屹然不動,最先出手的竟然是那個將自己全身蒙在黑袍之中的女人,但見她陡然一跨步,手中長鞭揚起,朝著俞千八卷去,而那侏儒老頭也不示弱,一聲怪叫,雙手揮舞著旗子,無數吸血藤條從地上狂涌而出,朝著對面這一幫人給卷來。
  
  雙方開打,我還想看個仔細,卻不料王木匠緊張地催促我道:“趕緊走,我感覺有意識朝著我們這邊游過來了……”
  
  聽到這話兒,我和小顏師妹也不敢再多停留,匆忙而走,如此一陣疾奔,跑出了半個多山頭,這時卻聽到整個山谷一陣劇動,俞千八用一種近乎于悲痛欲絕的語調,憤怒地吼道:“陳志程,你個龜兒子……”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