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四十三章 岷山老母楊小懶

  我聽著這聲音雖說有些蒼老,但是卻十分熟悉,仿佛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我是在這樣的聲音陪伴下成長的,當下也是望了過去,卻見這人就是先前與俞千八起沖突的那個黑袍女子,此刻的她居然懸浮在了崖前的半空中,腳下被幾朵游離不定的黑蓮給托舉著,整個人朦朦朧朧,看不清臉面,不過卻給個人一種似曾相識的錯覺。
  
  我立刻站了起來,將小顏師妹和楊劫給遮擋在了身后,然后沉聲說道:“你是誰?”
  
  這簡簡單單的一句問話,卻讓那黑袍女人生出幾番悲涼來。用蒼老的聲音悲傷地說道:“這世間,從來只見新人笑,有誰記得舊人哭,陳二蛋。想當年你我同居一室,青梅竹馬;至如今,竟然對面相逢而不識,說起來,當真是悲哀啊……”
  
  這話兒說得曖昧,我卻陡然想起來了,指著黑袍女人失聲叫道:“你。你是楊小懶?”
  
  那黑袍女人將套在腦袋上的帽子往后一挽,露出了一張垂垂老矣的臉孔來,恨聲說道:“不錯。我就是楊小懶,曾經給你伐經洗髓、引你入門的邪符王是我父親,他傳你道心種魔、穴位初解,兢兢業業。竭盡所能,結果最后卻被你給害死,而我也蒙你所賜,變成現如今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而你陳二蛋,卻扶搖直上,踩著我們的腦袋成為了茅山宗的大弟子,舉世聞名的黑手雙城——陳二蛋,我無數次午夜夢回,覺得人生的意義,就是要殺掉你啊……”
  
  當年只比我大個四五歲的妙齡少女,現如今已經衰老得仿佛七老八十,那滿是黑色老人斑的臉上無數皺紋,比這太行山的溝壑還深,讓人噓唏不已。
  
  不過她所說的這些指控,卻顯得有些太過于自我,當初楊二丑若不是要如俞千八一般謀害我,哪里可能會死去?
  
  既然選擇了作惡,那就必須懂得承擔后果,又想侵犯別人的利益,又不準被害者反抗,天下哪有這樣的道理?
  
  不過楊小懶這些年來,身受惡鬼糾纏,心性早已是怨毒頗深,此刻與她講道理,實在是對牛彈琴,我也不打算與她在這里多加糾纏,更不想給小顏師妹和楊劫解釋過往,而是平淡地笑著對她說道:“往事已成云煙,現如今我們重逢,你又有什么貴干呢?”
  
  楊小懶雙腳豎直,如跳芭蕾舞一般地踩在那幾朵幽浮不定的黑色蓮花之上,桀桀怪笑起來:“好一個往事已成云煙,算起來,沒有這些年吃過的苦頭,我未必能有現在這般的成就,陳志程,你倒是什么人都敢惹啊,連武穆王這樣的一方霸主,太行土豪,你都敢惹,而且還將人家獨生子給殺了,你知道他現在有多么憤怒么?”
  
  我淡定自若地沉聲說道:“不過就是一挖煤的,能有多么厲害?”
  
  楊小懶嘿然笑道:“挖煤的?哼,太行武家上承大唐武士彟一脈,武則天當年創建大周,曾召集天下修士聚集長安,編撰了三冊仙書,后來周朝覆滅,武家潰散,太行武家之祖,武元爽次子得了一部仙書遺策,在此繁衍生息,一直至今,如此的世家,是不輸于荊門黃家的豪門,底蘊深厚,倘若不是黃家除了兩個妖孽,卻也有資格爭一爭這天下第一世家的寶座,而他們朝中也并非無人,武穆王之弟武穆生,便是黃天望手下十三太保之首……”
  
  聽到楊小懶如數家珍地說出了我此次對手的實力,我的心中不由得往下沉了去。
  
  我本以為此番我只要突圍出了這太行山的包圍圈,聯絡到了宗教局的力量,到時候直接帶著大部隊殺一個回馬槍,便能夠將黑煤窯的那幾百名宛如奴隸一般的苦工給解救,并且一舉蕩平這個盤踞在太行山的毒瘤,卻不曾想這武家根深蒂固,不但在當地爪牙極多,而且于朝中也有庇護,到時候指鹿為馬,然后背地里下手,我未必能夠玩得過對方呢。
  
  要曉得,民顧委十三太保之名,那可比我這黑手雙城要早成名二十年,即使不能比肩總局許老、茍老,但是勢力之雄厚,卻也絕對比我強大許多。
  
  瞧見我不再說話,那楊小懶得意地說道:“你不用想那么長遠,光說此刻,你便已經逃不過武穆王的追捕,多少也是熟人,那五百萬與其給了別人,不如便宜了老娘,拿下你之后,我要好好地玩弄一下你身后的那個賤人,讓你曉得這世間,到底有多么的可怕,哈、哈、哈……”
  
  楊小懶這些年來不知道又獲得了多少奇遇,一副能夠拿捏于我們在手的感覺,聽到她這么刺耳的話,特別是對于小顏師妹的侮辱,我當下也是按捺不住心頭的憤恨,手掌一拍,朝著她當頭罩去:“茅山掌心雷!”
  
  一記掌心雷,蘊含著無比灼熱的雷意,拍在這虛無縹緲的女人跟前,她卻宛如沒有實質一般地往后一飄,避開了這一掌,飛到了離崖壁四五米之外的地方,讓我鞭長莫及,而后她桀桀怪笑道:“你真的當我還是當初那個愚蠢的楊小懶么?錯了,現如今,人人見到我,都會尊稱我為——岷山老母!”
  
  她歇斯底里地吶喊出了自己最為驕傲的外號來,而我則感受到無邊黑氣,從這女人的身軀之中滾滾而出,織成一張密密麻麻的大網,將整個空間都給籠罩住,瞧見她這般的模樣,我陡然一驚,曉得當初我將岷山老母給斬殺于三峽之后,應該是她繼承了前輩衣缽,并且發揚光大,方才如此兇悍。
  
  楊小懶性子古怪,很難捉摸,而且我也不知道外面是否出了她,還有別人在虎視眈眈,當下也是朝著身后大叫道:“此地不宜久留,各位快走!”
  
  我這話兒剛剛一說完,旁邊便傳來一聲嬌喝:“大師兄,讓我來會會這女人!”
  
  說話的卻正是小顏師妹,此刻的她一反先前的嬌柔,整個人顯得無比的英氣,一步跨出,居然也跳出了崖間去,這讓我整個人的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卻見到她的足尖落在半空中,立刻出現了一個優曇婆羅花仙子在腳下,將她給托舉著,憑著這點借力,她竟然也能夠憑空懸浮,與楊小懶斗將起來。
  
  楊小懶剛才有意誤導,將我與她之間的過往講得情意綿綿,就是想要惡意地刺激一下我旁邊的小顏師妹,盡管不知道她是出于什么樣的居心,但是她卻不曉得,當年桃花林下,我與小顏師妹定情,卻是將自己的所有過往,都事無巨細地告知了她,哪里會受她這般的挑撥離間呢?
  
  小顏師妹出手,纏住了楊小懶,而我們則趁機逃出洞穴,翻上了懸崖上去,再次之前,盡管十分危險,但我還是吞服了一顆廣陵金丹,以備不測。
  
  一丹入喉,藥效立刻狂涌而出,所幸我先前已經通過周天行氣,滋養了干涸的經脈與氣海丹田,使得多少也有些承受力,不過我依舊還是有些扛不住這藥效,手腳發麻,要不是楊劫七手八腳地過來幫助,我未必能夠爬上懸崖。
  
  然而就在我剛剛一上來,卻見小顏師妹朝著我這邊飄來,我定睛一看,卻見楊小懶揮舞著長鞭,在空中炸響,而鞭子所過之處,那些優曇婆羅花仙子則惶惶散開,不敢與之相觸。
  
  我曉得并非是這些小東西不敢應戰,而是因為楊小懶手中的這長鞭,可是茅山十寶之一的牧神鞭,此物能夠驅散亡靈惡鬼,趕遍天下間的陰靈之物,盡管這些草木之精化形而成的花仙子并非亡靈,但是她們畢竟是生食亡魂過,盡管轉換了體態,但多少也是沾染了一些陰氣,故而才會不敵。
  
  不過即便如此,小顏師妹還是能夠與這個老娘們力敵,一邊掩護著我們,一邊往后退卻。
  
  小顏師妹與楊小懶斗成一團,而爬上了懸崖上面的我們卻遭遇到了另外一幫人,卻是先前在懸崖上面交談的那一伙,他們應該是楊小懶所領導的搜索隊,此刻三五成群,洶涌而來,一副窮兇極惡的模樣,不過面對這些人,楊劫卻夷然不懼,穩了穩面具,最后地望向了一眼西邊那抹沉入遠山的夕陽,將手中一把狹長的刺刀緊緊握著,快步朝著對方沖了過去。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楊劫與人正面作戰,當瞧見他以一種絕對干凈利落的手段,極限避開對手的揮刀,從縫隙之中突出一記,刺在了那人的心臟部位,為了保險,他在一瞬間出了三刀,接著以那人噴血的尸體作為屏障,與旁邊高手周旋之時,我便曉得這一位是天生屬于戰場的強者,幾乎不用太多的時間,就能夠成為一個絕對的殺手。
  
  英華真人,當真教了一個好徒弟。
  
  我原本想要多累積一些,再服用廣陵金丹,然而此刻情形危急,無奈為之,不過此刻卻有些像是喝醉了一般,腳步蹣跚,就在此刻,楊小懶突然一扭身,竟然出現在了我的跟前,鷹爪一般手掌緊緊抓住了我的脖子,桀桀怪笑道:“你真的以為這樣,就能夠逃脫我的手掌心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