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四十四章 南北兩擇奪命路

  楊小懶在與我相距十幾米的地方陡然消失又出現,一把將我的脖子給掐住,這樣的手段簡直就超乎了人類的身體極限。讓我心中震撼,感覺此刻的她,或許已經不能夠再稱之為人類了,而當下她也是手指冰冷,宛如尸體一般,將我死死掐住,然后沖著身后瘋狂追來的小顏師妹和陷身重圍之中的楊劫厲聲喝道:“你們都給我停下來,不然我就掐死他!”
  
  我莫名其妙就落入了楊小懶的手中,這情況讓小顏師妹和楊劫都有些觸不及防,被這婆娘一聲喝令,楊劫拖著一具尸體。氣喘吁吁地閃開一邊,而小顏師妹則在紅橙黃綠藍靛紫七位優曇婆羅的拱衛下走到跟前來,指著楊小懶狠聲說道:“楊小懶,你要是敢傷我大師兄。我讓你這輩子都后悔!”
  
  楊小懶尖銳的指甲死死掐著我的脖子,讓我有些眩暈,而她則故意伸出了舌頭,輕輕舔在了我的臉頰上,得意洋洋地說道:“我殺了他又如何,你咬我啊?”
  
  小顏師妹的臉上一片冰冷,一字一句地說道:“別以為我不清楚你的底細。你的親生兒子黃鵬飛還在茅山呢,信不信我回去,就將那小色鬼給宰了?”
  
  盡管楊小懶太過于執念。投身魔道,然而她終究還是一個母親,當聽到別人用她的兒子來威脅自己之時,那母性頓時就勃發了起來。沖著小顏師妹厲聲嚷道:“你這個小賤人,當真不是個好東西,想要殺了我兒子,那也要看自己能不能逃出這莽莽太行山?我的目標是陳二蛋,是那五百萬,本來不想與你多做糾纏的,不過你既然如此不識相,就讓你知道我的厲害——李洪均,發信號,告訴穆王人我抓到了,還有幾個余孽……”
  
  剛才與楊劫拼斗的其中一個方臉男人應了一聲,從懷中掏出了一個令箭,朝著天空一擲,立刻有一道焰火沖天而起,劃亮了黑蒙蒙的天空。
  
  瞧見這令箭一出,楊小懶得意地說道:“一支穿云箭,千軍萬馬來相見,小賤人,你還想威脅我?哼,一會兒將你給捉住了,老娘讓你知道十幾個男人一起伺候你的那種感覺,到底有多么舒爽!我一定要……”
  
  她喋喋不休地說著,而被她制住的我卻冷然說道:“楊小懶,對我的妻子,你要客氣一點!”
  
  我這般強硬的語氣讓楊小懶一陣差異,她掐著我的脖子,將我從她的懷里轉到面前來,一臉陰戾地說道:“階下之囚,居然還敢提出這么多的要求,你真的以為我不會立刻殺了你么?”
  
  面對著楊小懶的死亡威脅,我微微一笑,淡然說道:“你自然敢殺我,事實上這不是你很久以來的目標和人生意義嗎?不過你確定是我殺了你父親么?雖說當日我在場,但是殺死他的,卻另有他人,這個你不會不知道,而他之所以死,卻是死在自己的執念,死在他想要殺死我,而你之所以如此,一生的悲劇,則不是因為我,而是你爹,若不是你爹非要進那南明古墓,你何至于被惡鬼纏身?”
  
  我將事實給清楚地闡述出來,這讓楊小懶變得無比暴躁,沖著我怒吼道:“你不要說了,再說我就殺了你!”
  
  我卻毫無顧忌地繼續說道:“害了你們的,不是我,而是你們心中的欲望——至于我,你爹要殺我,結果他死了;你要殺我,你覺得你能活?的確,你現在是岷山老母了,一身手段,但是你卻不曉得,這些年來,我到底是在和什么窮兇極惡之徒在戰斗;你也不曉得,我剛才之所以一直不出手,就是在琢磨此刻的你,到底是人是鬼……”
  
  楊小懶終于忍不住了,手上的勁道猛然一增,就想要將我給直接掐死當場,然而我卻依舊有條不紊地說道:“直到此刻,我才終于曉得,你就是傳說已久的鬼妖,罕見之物啊,只可惜……”
  
  我將雷勁遍布于全身,最后集中在了脖子之上,接著抬起手來,抓住了楊小懶被那雷意轟得渾身發麻的胳膊,淡然地說道:“鬼妖之體,確實舉世罕見,不知道你為了將自己弄成這個樣子,到底花費了多少心血,只是這樣的玩意,對于出身茅山的我來說,還算是個事兒?”
  
  我的脖子上雷意縈繞,而手掌則使出了煉妖壺觀術,兩種手段一經施展,立刻將楊小懶給控制住,這般陡然的反轉,不但楊小懶一般人措手不及,就連小顏師妹都沒有想到,一時間愣在了當場,而楊小懶被我虎口的煉妖壺觀術緊緊吸引,整個人從實體化作虛無,開始扭曲了,一張怨毒的臉孔沖著我厲吼道:“想要殺我,哪有那么容易,讓我們同歸于盡吧……”
  
  她驚聲尖叫著,落在我的耳中,當真是刺激無比,緊接著我感覺到她的胸口生出了一股陰寒至極的氣息,這種氣息與那天金花公子的追命陰雷是一般起源,當下也是心中一驚,將煉妖壺觀術收斂,接著一掌擊出,將楊小懶推向了山崖之外。
  
  往后飄飛的楊小懶身形極為淡薄,不過在吐出一大口的鮮血之后,神情懨懨的她依舊怨毒地沖我說道:“陳二蛋,你傷得了我,但是未必能夠逃脫得了武穆王的追殺,到了那個時候,我會親自過來,看著你如何絕望的死去!”
  
  楊小懶身受重傷,不敢在此多做停留,在那黑蓮業火的托舉下,朝著山崖下方奪命而走,而就在我與楊小懶分離的那一剎那,在旁邊全神戒備的楊劫在此沖前,朝著她的隨從殺將而去。
  
  我逼走楊小懶,卻無法趕盡殺絕,只有將怒氣發泄在留下的這些家伙身上,當下也是與小顏師妹一同殺上前去,小顏師妹心地善良,手下留情許多,而我卻曉得這些禍患不能不除的道理,當下也是招招奪命,而楊劫更是從不考慮留下活口,三人各施手段,如此一陣風云殘云,倒是將他們給全部斬殺當場。
  
  當最后一個人在楊劫的刺刀之前倒下,小顏師妹興奮地沖到我面前,激動地說道:“大師兄,你功力恢復了么?”
  
  我搖頭苦笑道:“虛不受補,此刻到底還是有些勉力,估計要過兩個時辰,方才能夠重新回歸巔峰,小顏,楊劫,他們已經將信號發了出來,武穆王的手下必定如見了血的鯊魚一般紛紛撲來,我們得立刻走了——楊劫,你對這兒比較熟悉,你說我們應該如何逃出去?”
  
  楊劫指著南北兩個方向道:“南邊有人煙,四十里便有村莊,再往前走,便能夠到達張老師所說的軍事基地,我們能夠在那里獲得足夠的支援,不過這條道路一定是他們攔截得最堅決的,耳目眾多,也必定有無數的埋伏;而北邊是深山,人跡罕至,我們可以在山林中不斷地消耗對手,等待著張老師他們請來的援兵,并且伺機與幕后兇手一決雌雄……”
  
  楊劫指出了兩條路,不過卻并沒有作選擇,我知道他這是讓我來決定一切,而對于我來說,往南的風險小,而且安全,不過卻比較消極,而往北,則主觀能動性會強上很多,盡管會面臨著武穆王一脈、以及大量受懸賞花紅誘惑而尾隨而來的江湖殺手截殺,但是這個對于我來說,卻反而更能接受一代呢。
  
  我陳志程不是被人攆得滿地亂跑、惶惶不得終日的獵物,我是獵人,一身爪牙,任何想要置我于死地的家伙,都要付出沉重的代價。
  
  當我說出向北行進的決定時,楊劫下意識地捏了一下拳頭。
  
  很顯然,在他的潛意識里,也有著這么一個不屈的殺戮意志,故而在剛才的提議之中,也表達了鮮明的立場。
  
  小顏師妹嫁雞隨雞,一切隨我,三人既然商定了方向,便也不再多加耽誤,而是快速地下了懸崖,趁著夜色往北面深山繼續行走,而如此一走,我便立刻發現了將這優曇婆羅七仙子孕育而出的好處來,一路上七個小家伙有人負責在前面探路,有人則負責給我們掩藏蹤跡,因為她們能夠小范圍地操控植株草木,通過雜草將我們行進的痕跡給掩藏起來,這使得在山林中潛行的我們如虎添翼,來去自如。
  
  不過武穆王帶來的手下反應也極為迅速,就在我們剛剛下了山的時候,前面密林就傳來一陣飛速的腳步聲,我們趕忙伏在草叢中不敢妄動,一直等他們經過了之后,這才折轉往北,繼續前進。
  
  我們小心翼翼地行走了半個多鐘,一直翻過了好幾個山頭,感覺到周圍的暗哨少了許多,這才快步疾奔,越過了十幾個山嶺,經過一條羊腸小道,終于來到了一處茂密的叢林中,然而就在此時,在前方探路的小紅折返回來,焦急地沖著我們喊道:“前面有一百多人,正沖著我們這邊來了呢!”

1條評論 to“第十卷 第四十四章 南北兩擇奪命路”

  1. 回復 2015/02/02

    楊小懶

    十幾個男人,那感覺真是~~~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