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四十五章 千軍萬馬來相見

  聽到小紅的通報,所有人都嚇了一跳,要曉得我們這一路可算是小心翼翼。先是用那遁世環隱匿氣息,防止被對方用某種秘法追蹤,隨后又是有優曇婆羅七仙子為處理痕跡,按理說對方基本上不會意識到我們在朝北邊深山挺進,現在更大的可能,還是在毒谷附近徘徊呢。
  
  我讓大家不要驚慌,小心地藏匿身形,然后弄清楚這伙人到底是什么來路,不要將李逵認成了李鬼,虛驚一場。
  
  對方來的速度很快,我和小顏師妹藏在了林中茂密的樹上。先后有兩伙人從腳下路過,到了第三伙的時候,他們卻在我們附近停下了腳步。這一伙人總共四個,我一開始還以為他們發現了什么情況。結果沒想到紅光一起,接著一陣煙霧飄來,卻是幾個煙鬼忍不住癮,躲在背風處這兒抽煙呢。
  
  這幾個人抽著煙,就開始扯淡,其中一個家伙滿肚子的怨言,一邊抖著腿。一邊說道:“曾老大,咱老鼠會好端端地在豫南待著,干嘛急吼吼地跑到這兒來搜什么人啊。兄弟我剛剛探過了一個地方,那兒有一個前清墓,至少是乾隆時期的,要是妥當。說不定能弄點好貨色呢?”
  
  他這話兒一說出口,旁邊兩個人就出言附和,而被質問的頭兒則沉聲說道:“你說的那個前清墓,老子又不是不了解,之前別人盜過了,未必還有干貨留給你,倒是這兒,太行武家開出了價碼,五百萬,真金白銀!懂不懂,這個才叫做發財呢,你說我這么火急火燎地,是為了什么?”
  
  旁邊一人撇嘴說道:“五百萬而已,至于這么大的陣仗么,我瞧見這河東河西的諸般豪雄,走狼道的,走鼠道的,殺人越貨的,敲花子的,搞白小姐的……這些人都上桿子扎堆而來,咱未必能夠湊得了這個熱鬧呢……”
  
  曾老大狠狠吸了兩口煙,嘿然笑道:“其實這花紅呢,只是一方面;大家之所以過來,也是看著武老板的面子,你也曉得,武老板黑白通吃,生意遍布太行諸省,要是能夠給他結下善緣,將那個弄死金花公子的小子抓到,你說說,以后這太行一路,還不是由著咱們橫著走,所以呢,這事兒大家一定要辦好了,非得辦踏實了,不求花紅,只求能夠給武老板留下一個好印象!”
  
  最先出聲的那個人抽盡最后一口煙,然后將煙屁股狠狠地丟在了地上,碾熄,然后有些疑惑的說道:“這個陳志程,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夠將金花公子都給弄死,要曉得,金花公子得了武老板的真傳,可不是一個好惹的角色,咱們就算是撞上了,也未必是人家的對手呢?”
  
  一人說道:“曾老大,你別說,我覺得這個名字有點耳熟,上次咱京都分會覆滅,蒼天鼠和錦毛鼠好像就是被這個人給弄倒的,對不對?”
  
  曾老大搖頭說道:“胡說,京都會是跟日本人合作,后來被宗教總局給下手查辦的,那人叫做趙承風,怎么可能是這人?再說了,武老板做事情還是有分寸的,他再牛逼,也不可能對一個宗教總局的人發出懸賞令,一定是同名同姓,你別亂說,驚擾軍心……”
  
  四人抽完了煙,那曾老大便催趕他們道:“前面傳來消息,說抓到了那小子的同伙了,咱們趕緊過去,看看能不能套出些線索來,要是這次弄成了,老子給上面說,讓你們自己帶隊伍,利潤跟會里面五五分成,你看如何?”
  
  這激勵讓三人頓時就是渾身一震,趕忙將煙屁股給丟了,興沖沖地朝著前方跑去,我側耳傾聽,果然那邊傳來一陣嘈雜和歡呼聲,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這四人離開之后,這人數超過百人的一大伙人也算是過完了,我們滑下樹冠,聚攏到一塊兒來,楊劫問我下面如何走,我卻擔憂地問起,說除了他,還有沒有誰想要出來找我們的?
  
  小顏師妹聽到了我的話語,曉得我是擔憂張勵耘一行人里面,有人放心不下,也如楊劫一般重新返回山中,過來尋找我們,此刻被人給抓了,而聽到了我的擔憂,楊劫搖頭說道:“我跟他們分別的時候,沒有人提起此事,不過我看到林齊鳴和董仲明,還有白合那丫頭三人聚在一起嘀嘀咕咕的,不知道會不會是他們?”
  
  如此一談,心中懷疑更甚,我仔細想了一下,從剛才過去的那一幫人看來,雖然人數略多,但是來路頗雜,而且并沒有壓軸的高手,只要不被人團團圍住,悄悄靠近,倒也沒有太多的危險,只是怕暴露了行蹤,不過這點危險,跟那幾個小鬼頭的安全不起來,倒也算不得什么。
  
  如此一合計,我們決定跟著這一大幫子人,尾隨而去,一路翻過了兩個山包,前面果然燈火通明,數十根火把舉起來,將那一片草地照得透亮,而透過人群,我瞧見一張白白胖胖的小臉,果然就是林齊鳴那個家伙。
  
  除了林齊鳴,還有董仲明這個小家伙,兩人被綁在草地旁邊的樹上,被人審問著。
  
  因為離得比較遠,所以聽不仔細,而跟前一堆的篝火,周圍聚集了六七十號人,而與他們一起的白合卻不見了蹤影。
  
  瞧見這兩人,我頓時一陣無奈,我自然曉得他們是擔憂我的安全,方才會出現在這里,不過這兩個還未出師的小家伙在這危機四伏的叢林里,真的就只是兩粒小蝦米,只有挨吃的份。事到如今,也沒有辦法,只有想折,將他們給救出來最好。
  
  不過如何解救?
  
  我有些發愁,這時楊劫卻對我說道:“大師兄,他們這里來的人,頗為復雜,未必人人相識,我們要不然改頭換面混進去,或許有機會。”
  
  楊劫的話語啟發了我,不過這些家伙既然過來搜尋我,自然是了解我的長相,甚至連我的衣著都清楚,所以得裝扮一番。
  
  我八寶囊中有一套換洗衣物,這個倒也難不倒我,不過這臉,有些犯難,總不能抹兩把泥土吧?好在楊劫早有準備,他從懷里掏出一個盒子,走到我跟前來說道:“大師兄,易容之術,我也懂一些,你且不要動,我來給你弄上!”
  
  楊劫掏出一點石膏和油彩,在我的臉上又涂又抹,然后還將我頭發打整了一下,雖然我瞧不見自己,但是從小顏師妹那驚訝的表情上來看,感覺還是有效果的,至于他自己,戴著影子面具,隨便一弄,倒也變了模樣,至于小顏師妹,她因為性別的原因,就不跟我們一起了,而是在這外面做接應。
  
  兩人裝扮結束,然后開始走出林中,朝著前方湊了過去,沒想到剛剛出去,便碰到兩人,沖著我們喝問道:“你們哪兒的?”
  
  楊劫到底經驗尚淺,愣了一下,朝我望來,而我則沉穩許多,淡定自若地說道:“豫南老鼠會,我跟曾老大的,剛剛得到消息,這不就火急火燎地跑過來了么?”
  
  那人愣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問我道:“是不是老鼠會曾憲威的人?”
  
  我當然是一陣點頭,對方這才收起戒備的神情,對我笑道:“曾憲威在前面,你們過去吧,不過不是我說,這次過來抓人,你們這些地老鼠過來湊什么趣,小心被人順手給弄死了……”
  
  我嘿嘿賠笑道:“話不是這么說,給武老板做事,還分什么高低貴賤,大家都是過來搭把手不是?”
  
  那人被我逗笑了,揮揮手讓我離開:“行了,知道你們老鼠會想要巴結武老板,過去吧,不過那兩小子嘴硬得很,套不出什么話兒來的。”
  
  我低頭哈腰,轉身往里走,并且不動聲色地擦了一下汗水,感覺真的有些驚險。
  
  兩人來到篝火前面,卻見一個光著胳膊、渾身橫肉的家伙正揚著一柳條鞭,惡狠狠地罵道:“你們兩個小鬼,再不趕快說出那陳志程在哪兒,老子就當著這眾人的面,將你們給打死!”
  
  林齊鳴和董仲明被剝成光豬,一胖一瘦,身上盡是觸目驚心的鞭痕,然而面對著這一幫窮兇極惡的家伙,卻表現出了不凡的氣概來,小胖子瞇著眼睛,盯著自己的小雞雞不說話,好像能夠看出什么天地玄奧來一般,而董仲明則沖著著壯漢厲聲罵道:“有本事你他媽的就弄死老子,反正我老師會幫我報仇的!”
  
  那壯漢一咧嘴,得意洋洋地說道:“我冀北蒼狼橫行燕趙之地二十年,還真的沒有瞧見過比你小子更硬氣的小朋友,小弟弟,你那什么陳老師,知道他得罪了誰不?現在他都自身難保了,還幫你報個幾把仇啊?”
  
  董仲明一臉正氣凜然,咬著牙說道:“會,就會,冀北蒼狼,你這名字不錯,不過若是碰到我老師黑手雙城,哼哼,保管你變成一條土狗!”
  
  “嘴硬?看老子不打死你!”
  
  壯漢揮鞭又打,那鞭子在空中不斷炸響,抽在兩人身上,林齊鳴宛如石佛入定,而董仲明咬牙不言,就是不叫一聲,而就在我心焦欲裂的時候,旁邊突然伸出一只手來,將我抓住,低聲叫道:“陳老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