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十三章 神像

  我看到在床對面的柜子上,有一尊黑色金邊的木質小雕像,三頭六臂,面目青黑色,口中吐火,忿怒裸體相,座下有黑蓮十二瓣。花開,跌坐其間。一面“喜”,一面“怒”,一面“癡”,栩栩如生。這雕像我原本不熟悉,但是至此,我已經見過了三次——第一次是在阿根的新居里,第二次是在鎮寧蝎子蠱的老歪家中,而這里,是第三次。

  我不知道這黑佛神雕到底是什么東西,但是我卻想起來那個騎摩托車的女人是誰了。

  王珊情,那個養著情蠱的女人。

  我對于這個女人的記憶并不算十分的深刻,只記得她在我手下當店員的時候,長相甜美,是一個十分爽利圓滑的女孩子,與小美并列為飾品店的美麗雙姝,業績經常是第一名。而后被男友拖下海,再無消息。我當時也僅僅在心中嘆息一聲,也沒有再追究什么,然而我的兄弟阿根卻對這個女孩念念不忘。至今年春節年后,我才發現這女人已經回到阿根的身邊,還對他下了吸食生命的情蠱。

  當時我便按捺不住,將這女人的真面目一舉揭穿,要不是顧及阿根的面子,早就將她給扭送派出所了。

  最后一次聽到這個女人的名字,是月初在酒吧聽阿根說她被一個男人給抱上了酒吧二樓。阿根這個家伙似乎還有些余情未了,想去仗義一番,被我罵了個狗血噴頭,再也沒有提起來。

  沒想到,我們會再一次見面,而且是以這種形式。

  看著這神秘的黑佛神像,想起這些人煉制小鬼那殘忍的手段,我越發地覺得王珊情這個女人,果真不簡單。一想到這里,我就心生懊悔,當初要是把這女人扭送進局子里去,也省了許多事。我暗下決心,下次再碰到這個女人,定然沒有好果子給她吃!

  我站在門口看了一下,有警察在屋子里面找到了鬧鬧生前的衣服、毛巾和小牙刷,都是用一個黃色的符文紙袋給包裹著,鐘大姐一眼就看到了,抹著眼淚給予了指正。然后又在床底下、柜子里搜出了作案用的生銹鐵釘、裝著幾節骨頭和一些血肉的小玻璃瓶、顆粒狀的鹽結晶、畫有符文的紅布、紙娃娃、老米原來住地的照片以及一些零碎的東西。這些東西,將變成鐵的證據,出現在法庭上。

  這些警察領頭的姓劉,叫劉能,是一個身體發福的中年男人。

  他來到我的面前,緊緊地握著我的手,激動地說謝謝你,陸左同志,我已經聽說了,要不是你的幫助,他們根本找不到這里來。謝謝你!我說不客氣,舉手之勞。劉警官指著已經戴上手銬的老吊,問我是怎么知道這個家伙就是兇手的?我說我也不知道,聽鐘琳說那個史雪倩有問題,我便去幼兒園查問了一番,然后得到了她男朋友的信息,便一路查過來了……

  劉警官一副吞了蒼蠅的表情,笑了笑,轉頭問手下的人搞完沒有?有個年輕警察說搜集完證據了。他問我能不能去局里面協助一下調查?

  我說可以,并告訴他,有一個女人騎摩特車逃走了,那個女人有可能是主謀,叫做王珊情。

  我和劉警官一同走出了房門,見到有警察在,這棟樓的住客約好一般,紛紛醒轉過來,推開房門過來湊熱鬧,交頭接耳,紛紛猜測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房東是跟著警察一起上來的,一直還在納悶,我們到底是怎么進來的。得知自家可愛的兒子就是面前這對狗男女害死的,鐘大姐剛才一下子就發了瘋,沖著老吊和史雪倩又是抓又是撓,警察都攔不住,最后老米把她給勸住了。

  走出出租樓,金蠶蠱偷偷摸摸溜進我的衣袖——那個狡猾的女人太快了,它沒追上。

  乘車直接到了區局刑警隊,劉警官親自給我做了筆錄。

  我自然不會將全部的實情告知他們,只是說我略懂一些玄門之術,所以之前就留了一個電話給老鄉鐘琳,接到電話之后便過來探訪,沒想到還真的就把兇手抓出來了。至于逃逸的王珊情,我把我知道的一切資料都給劉警官講起,甚至連身份證號碼,我都打電話去東官把古偉半夜吵醒,讓他把之前的記錄給我傳真一份過來。對于我的合作,劉警官拍著我的肩膀,樂開了花。

  這么一個案件的告破,自然有他的一份功勞在。

  警察連夜突審,到了下半夜的時候,老吊沒招,反倒是他女朋友招了,說起了這一切都是老吊去年剛剛加入的一個神秘組織所引起的。這個組織是一個傳播巫術和末日理念的教派,叫做厄勒德。老吊通過一個偶然的機會,加入這個協會。在此之后,他十分興奮,還專門辦了半年多的病休假,去某個地方集中培訓。過了大半年,又被派回鵬市來蟄伏。而他煉制小鬼的方法,也是那段時間學到的。一個偶然的機會,老吊知道了老米的兒子米鬧鬧是一個出生于陰節的天生陰陽眼,便籌謀著將這個小孩子煉制成小鬼。

  老吊告訴史雪倩,如果將鬧鬧煉制成小鬼,以后他兩個就會一帆風順、財源滾滾,做什么事情都無往而不利,魅力大增……因為史雪倩就是鬧鬧幼兒園的老師,他纏著史雪倩去核實鬧鬧的生辰,以及老米所說的異常是否是真的。當得知了確有其事的時候,老吊就準備著下手了。

  為了萬一起見,老吊還通過組織,請了他的上線來指導工作。

  他的上線,就是逃脫的那個代號叫做“黃鱔”的女人。史雪倩提供了情報和信息,而整個計劃的實施,全部都是老吊和黃鱔完成的。黃鱔在指導老吊完成了煉制小鬼的過程之后,離開了大半個月,就在前天,又返回了鵬市,說要等過三天之后,要把這小鬼拿給上頭的人鑒定,如果有價值的話,說不定會給老吊提供更多的資源,更好的待遇以及更高的職位。

  為什么說還要三天呢?這里面有一個說法,此小鬼煉制不易,需要三十六周天之后,方能夠完工。

  黃鱔這個女人在這里已經待了兩天,葷素不忌,天天與老吊逼著她一起做羞人的事情,日夜不間隔,說是什么密宗雙修大法。而今晚夜里,小鬼突然示警,說有人窺探。那個叫做黃鱔的女人便穿了衣服,拿著裝有鬼娃娃生前尸油和秘制物的瓷罐子,就往樓上跑去……

  史雪倩所知不多,而劉警官也并不避諱我,將所有的審訊記錄都告知與我。雖然這樣子并不符合程序,但是我已經答應了把這次的功勞全部都算在他的頭上,這讓他對我放下了心防,還征求了我的意見。我知道他們上面,肯定會有一個級別的人知道趙中華他們那種有關部門,所以讓他上報就好。

  他翻翻白眼,然后喜滋滋地離去。

  我抽空打了一個電話給趙中華的同事曹彥君,把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都講給了他聽。厄勒德,這東西不就是邪靈教么?曹彥君說他知道了,多謝我打電話給他報信,他會找人過來接手這個案件的。

  我在局子里面熬到了天亮,困得要死,早上的時候老米和鐘大姐約我去茶樓吃早茶,在桌子上遞了一個紅包給我。我沒收,一番推辭之后,只是讓他們把早點的錢付了。兩口子不斷地感謝,然后流著眼淚,傷感地懷念著死去的那個孩子。我默默不語,說反正也有我的電話,以后有什么事情,案件有什么進展,都可以隨時聯絡我。是老鄉,所以不用客氣,山不綠水綠,親不親家鄉人。

  吃完早點,我便離開了這里,去找阿培和孔陽他們商談他們創業的事情。

  這件事情便這樣結束了,兩個月后鐘大姐打電話給我,說有朋友從泰國的寺廟中帶古曼童回來,問我可不可以請一個,慰籍一下心靈。我說可以,不過那種從佛家寺廟中請回來的東西,心誠則靈,或有,也是做做善事而已。最好的辦法莫過于重新養育新的小孩,忘記過去的傷痛。后來我都差一點忘記了這回事,去年的秋天,鐘大姐打電話給我,說她又生了一個女孩子,七斤六兩,為了紀念鬧鬧,決定取名字叫做陌陌(默默?)。

  談起這件事情的時候,鐘大姐的心情一直不錯,也沒有了以前的感傷。

  忘記一件悲痛的事情,莫過于重新一段新的開始。

  然而我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叫做鬧鬧的小鬼娃娃,后來會成為怎么樣的麻煩。

  當然,這是后話。

  阿培和孔陽的自助火鍋店是小事情,我把阿東介紹給他們,具體的事情,我便不再參與,只是到時候湊錢開業便是。我返回了洪山,大概在八月中旬的時候,接到了顧老板的電話,他跟我說起一件事情,說8月23日在緬甸仰光有一場玉石交易會,聽傳聞交易會里有一塊神奇的玉石原礦,半夜能發出娃娃的哭聲,還有人看到那石頭在夜里面有野獸的形狀浮現。他問我要不要去看看,說不定就是我一直想要尋找的麒麟胎。

  如果來,先過香港,他叫秦立幫我辦理相關手續。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十三章 神像”

  1. 回復 2015/03/21

    陌陌

    我不是死了么?脖子都斷了半邊,還被鬼上身了。怎么又轉世生了出來?各種約炮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