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四十六章 燕趙群雄戰黑手

  這聲音沙啞而滄桑,透著一股子陌生,然而在這敵營之中。被認出了身份來,即便是我,也由不得一腦門的汗水冒了出來,低頭一看,卻是一個滿臉麻子的陌生人,正緊緊地抓著我的胳膊呢。
  
  我下意識地就要反手制住他,結果他卻低聲對我說道:“老大,我是小豪!”
  
  “林豪,陳子豪?”我不確定地低聲說道,他左右輕輕一瞥,不動聲色地點了一下頭。
  
  得到了確認。我看著這個滿臉麻子的丑漢,不由得一陣心酸。
  
  當初陳子豪跟著我的時候,當真是帥氣小哥來著,然而經歷過毀容事件。后來特勤一組解散之后他又前去接受臥底特訓,繼而悄無聲息,消失在我們的世界之中后,我實在沒有想到,我們的重逢,居然是在這么一個地方,而且他已然變成了這么一個麻臉丑漢。
  
  到底是什么。讓當初老鼠會的掮客,幡然悔悟,改邪歸正。變成現如今的這副模樣呢?
  
  這個答案我無從得知,不過能夠再次見到他,這讓我沒由來的一陣高興,與陳子豪走到旁邊人少的地方。然后問道:“你現在什么情況?”
  
  陳子豪搖頭說道:“陳老大,我的事情,先別說,先說你——是不是你殺了武穆王的兒子?”
  
  我點頭,他又問:“那兩個小孩,真的是你的學生?”
  
  我再次點頭,他表示明了,對我說道:“那好,我找機會制造混亂,引人離開,你就趁機救人,如此可好?”
  
  此刻的陳子豪與當初跟著我的時候,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至少決斷得非常干脆,反倒是我有些瞻前顧后,擔憂地問他道:“這么做,會不會對你的任務有所影響?”
  
  陳子豪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咧嘴笑了:“陳老大,一聲老大,就是一輩子的老大,我至今還記得當初你收下我時的場景;我這任務跟你的事情比起來,算個吊事?好了,別多想,我知道保護自己的,不用為我擔心。”
  
  這話兒說完,他毅然轉身離去,讓我有些措手不及,而隨后不到兩分鐘,人群中便傳來一陣騷動,一開始還不覺得,但是感覺周圍的人都朝著南面涌去,就有人耐不住性子了,朝著旁邊問怎么回事,一開始有人還不曉得,后來消息傳過來了,說在南邊的林子里,有人遭遇到目標了,那家伙正朝著小河邊逃去,想要從水中遁走,趕緊過去,說不定能夠截住那家伙呢。
  
  一聽到這栩栩如生的消息,周圍頓時就轟動了,大家不遠千里地跑到這個山窩窩里面來,可不就是為了殺害武公子的那個家伙么,既然正主出現了,誰還有空理會這兩個毛都沒有的小豆芽兒呢?
  
  如此一陣鬧,這一大堆人立刻就走了大半,留下二十來人,望著那冀北蒼狼道:“狼老大,咋辦,要不要跟過去?”
  
  那渾身肌肉成塊的壯漢露出了得意的微笑道:“去,干嘛不去,不過那家伙既然能夠干掉金花公子,還惹得武穆王那老家伙發下江湖通殺令,必然是個極有手段的家伙,這兩小子說得不錯,黑手雙城的名字,我也的確有聽說過,是個響當當的人物,先讓那幫家伙消耗一番,老子在帶人過去,撿個現便宜,這樣豈不是更好?”
  
  有人問道:“那這兩個兔崽子怎么辦?”
  
  冀北蒼狼殘忍地笑道:“媽的,讓老子在這么多人面前丟臉,還想有啥好下場?我冀北蒼狼這一輩子,最愛的就是一個面子,怎能輕易饒了他們?來人,去找兩個尖棍子來,老子要拿這棍子,從兩個小兔崽子的下面一直穿到腦袋,晾個人干出來,讓那些家伙,曉得我冀北蒼狼的厲害!”
  
  有人應聲離去,而那壯漢則左右一打量,瞧見了我,詫異地問道:“你這龜孫是從哪里冒出來的,跟哪個老大,干嘛不離開?”
  
  我笑嘻嘻地上前拱手說道:“狼老大,小弟姓姚,姚尼明是也,久聞老大的威名,一直未得一見,正好今天碰上了,就想跟您搭個話,也好回去炫耀。”
  
  冀北蒼狼摸著腦袋,笑著說道:“唉喲,原來老子還有崇拜者了啊,你娃叫啥來著,姚尼明?”
  
  我走到他跟前,不動聲色地拔出小寶劍,帶著微笑的臉陡然一變,惡狠狠地朝前刺去:“你是要我命,是要你這狗日的命!”
  
  我這一劍刺得又快又疾,如此陡然而出,那冀北蒼狼有些措手不及,不過他倒也是一方高手,在這千鈞一發之機,倒是能夠伸手過來擋住我刺向他心臟要害的那一劍。
  
  冀北蒼狼擋住了我的這一劍,不過左手卻被我絞得光禿禿,手掌化作了紛飛血肉,他厲聲嚎叫著,一邊后退,一邊咬牙大罵道:“你是誰?”
  
  我抹去臉上的偽裝,露出一口白牙,凜然笑道:“你看我是誰?”
  
  冀北蒼狼劇痛之下,哪里分辨得出我的模樣,然而奄奄一息的林齊鳴和董仲明卻是瞧了出來,不由得驚喜地喊道:“陳老師?”
  
  他們兩個本以為必死,沒想到我卻如天神降臨一般出現在兩人眼前,頓時就激動得熱淚盈眶,而楊劫則在我發動之時,他已然如同一道黑影般地滑到了捆綁兩人的跟前,那刺刀先是將旁邊一個看守的家伙心臟挑破,接著揮手一劃,卻是將林、董二人給解救了下來。
  
  “陳志程?”
  
  這時冀北蒼狼終于想清楚了我到底是誰,激動地高聲大叫道:“諸位,這個就是我們要找的目標,且隨我上,抓住他,領花紅啊!”
  
  他的一聲招呼,立刻引來了周圍還沒有離開的這二十多個豪雄,此刻的我在他們的眼中,并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大堆散發著油墨香味的鈔票,眾人帶著極度興奮的表情呼嘯而來,而我瞧見楊劫有要過來幫我的意思,一邊后退,一邊揮手叫道:“你帶著他們兩個,先退出去,我一會來找你們!”
  
  楊劫對于我的命令無條件的服從,應聲而走,而我則將小寶劍一翻轉,倒拿在了手上,低伏身子,咧嘴笑道:“來吧,孫子們,我今天要讓你們曉得一個道理,那就是錢難掙,屎難吃,想要從我身上占便宜,就要付出生命的代價!”
  
  我既然已經暴露,倒也不懼殺戮,此刻也是決定以最血腥的手段,來讓這幫過來渾水摸魚、打秋風的家伙知曉,做什么事情,都是要付出代價的,而這一場殺戮游戲,他們真的玩不起。
  
  首先沖到我跟前的,是一個極為厲害的北腿高手,當頭的一鞭腿,就好像是出膛的炮彈一般,風聲乍起,而我卻不慌不忙,手腕一轉,小寶劍貼著此人戳腿的方向劃過,到了底,微微一旋轉,便將他的著右腿給直接卸了下來,那人斷腿過后,哀嚎著朝前撲倒下去,接著我一刻也不停留,沾血的小寶劍再次朝前,與一個手持單刀的家伙對撞一起,那人的單刀從中斷開,然后脖子被我用小寶劍一抹,捂著傷口跪倒在地,腦袋貼地的時候,已然身死魂消。
  
  一瞬間兩人一傷一死,這手段讓人看得有些觸目驚心,旁邊有一個光頭和尚沖了出來,沖著周圍的人大喊道:“你們讓開,這人近身厲害,別讓他逞兇!”
  
  這光頭和尚沖將上來,使的卻是一根鑌鐵宣花棍,剛柔并濟,運轉圈點,倒是將我給隔離了出來。
  
  這人棍勢如長虹飲澗,拒敵若城壁,破敵若雷電,卻是用了那南少林派的緊羅那王棍,與人交手,分生死門,生門為圈,死門為戳,一時之間卻是將我的攻勢給攔截,而眾人則立刻將我給團團圍住,倒是扶著林齊鳴和董仲明逃走的楊劫,卻沒有幾人去理會。
  
  我瞧見楊劫帶著這兩人遁入樹林之中,心中稍安,倒是有心情對這個將棍子耍得虎虎生風的家伙大贊了一聲:“好棍法!”
  
  那光頭和尚頗為得意,自傲地說道:“那是,老子郭子川棍打河東,還沒見過比我更溜的棍法呢!”
  
  我冷然說道:“既如此,我倒是讓你瞧一瞧,這世間頂級的棍法,到底是什么模樣!”
  
  此話一落,我血勁上涌,臨仙遣策開啟,直接闖入了那家伙的棍網中去,小寶劍如密網游魚,準確地找到了對方的手腕,輕輕一挑,便將他的手指斬斷三根,接著左手一接,直接將他的那根鑌鐵宣花棍給搶了過來,稍微掂量一下,感覺略沉,十分滿意,將棍子朝天而舉,望著黑漆漆的天空,我似乎看到了有一個留著滄桑胡渣的苗家漢子,正沖著我微笑,頓時就感覺有一股淚水涌了出來。
  
  我虔誠地舉著棍子,認真說道:“努爾,我讓這幫井底之蛙見識一下,這世間頂厲害的棍法,到底是什么模樣的,你說好么?”
  
  問罷,我微微一抖棍身,撥開旁邊刺來的諸般兵刃,就像猿猴一般高高躍起,將棍子從天而落,重重地砸在了那光頭的腦袋上。
  
  這光溜溜的頭顱陡然炸開,腦漿飛射,如此干凈利落,毫無花哨,而我在將棍子緩緩抬起,淡然說道:“苗巫十二路棍法,領教燕趙群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