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四十七章 三棍朝天陳發瘋

  左右周遭,接近有二十四五個豪雄之人,將我給死死圍住。洶涌而來,然而我卻如同尋常比武一般,還講究著那鐵打的規矩,淡然豎棍,這樣的情形將這些家伙給氣瘋了,特別是那個為首的冀北蒼狼,他雖說左手的手掌給我絞斷,但是到底是亡命之徒,見到了血之后,居然又興奮了起來,草草將斷掌給包裹了之后。從旁邊抓來一物,卻是一根首尾滿是倒刺的狼牙棒,悍然罵道:“小子猖狂,諸位手足。隨我斬殺此獠,揚我燕趙名聲啊!”
  
  我剛才的手段,一經施展,已有三人或死或傷,若是旁日,說不定也能夠唬住一時,然而此刻前有那花紅誘惑。后又有地域尊嚴作祟,周圍諸人倒也生出了許多血勇來,紛紛揮舞著手中的家伙。朝著我撲來。
  
  眾人洶涌,當頭一人便是那提著狼牙棒的冀北滄瀾。
  
  我揚起手中的鑌鐵宣花棍,不甘示弱地與他對拼一記,空中一聲炸響——鐺!
  
  嗡嗡聲四處傳揚。而我們兩人都往后退了兩步,我這才曉得此人之所以如此傲氣,能夠被此處眾人稱之為“狼老大”,倒也不是白來的,不但兇悍,而且手段倒也十分犀利,那根狼牙棒勢大力沉,端的是有些不凡。
  
  冀北蒼狼一擊得手,嘿然一笑,卻是再次沖將上來,先是一劈,接著砸、蓋、沖、截,一氣呵成,顯示出了一整套的骨朵手段,我曉得此人是強行壓下疼痛,而且也是此中豪雄,也不硬拼,而是與他周旋,手中長棍不斷地攔、撩、帶、挑,將他的手段給死死地控制住,接著倒是能夠對周遭見縫插針而來的攻擊給予壓制住,不讓他們占得許多便宜。
  
  如此一交手,雙方都有些震驚,對方是覺得就我這么一人,居然能夠頂得住這么多人如狼似虎的攻擊,著實有些本事,而我則曉得一件事情,那就是即便是再有本事,想要以一人之力,對付這么多并不算弱者的豪雄,到底還是有些勉力。
  
  我心中一算,想著不能這般僵持下去,因為我余光之處,已經瞧見有人朝著南邊跑去,顯然是去通知眾人了,而我若是被這些人纏住,只怕是插翅難飛。
  
  不想僵持,就必須打開局面,不過這冀北蒼狼當真是條好漢子,十指連心,他越是痛得哇哇大叫,越是勇猛不已,步步上前,非要將我身上砸出幾個窟窿不可,而我又被左右周遭的人給牽制著,一時之間倒也施展不開來,于是一邊戰,一邊朝著旁邊的小樹林靠近,而進入其中之后,我終于有機會依托樹林的分割,和自己身法的敏捷,來與敵手交戰了。
  
  所謂“苗巫十二路棍法”,我自然沒有跟努爾學過,不過這些年來我們兩人并肩作戰無數,彼此都已經熟悉,所謂“一事通、百事通”,萬物之間都有聯系,所以我倒也能夠學得有模有樣,此刻梢把兼用,身棍合一,力透棍梢,陡然使出之后,在這騰挪轉移的片刻時間里,倒也有人不斷地倒在了我的長棍之下。
  
  然而即便如此,那冀北蒼狼依舊還是死死地咬著我,不讓我有將其甩脫的機會,瞧見這狀況,我咧嘴笑了,露出一口白牙道:“小狗兒,你真的不怕死?”
  
  雙方一交手,冀北蒼狼自然曉得了我的厲害,不過他也是悍勇之人,一雙眼睛憋得通紅,單手抓著狼牙棒,一棒子將我旁邊的小樹砸斷,接著嘿然笑道:“我怕死,更怕窮,宰了你這個龜兒子,老子就有五百萬的鈔票花,到時候一定要找四五個小娘皮子,狠狠地消一下火才是!對不對,兄弟們?”
  
  “是、是、是!宰了他,我們都有肉吃,有酒喝!”
  
  他倒也是個十分具有煽動力的人,一聲呼喊,周遭眾人都齊聲應了起來,踏步飛奔,朝著我這邊沖殺而來,瞧見這么多因為金錢而紅了眼睛的家伙,我的心中在那一刻,突然間沒有感受到一絲害怕,反而渾身的血液都開始燃燒了起來,豪氣喝道:“好,好一幫燕趙群雄,老子黑手雙城揚名于廟堂之上,卻在江湖中籍籍無名,不過今時今日,就讓老子讓你們曉得,天下間,還有我這么一號人物……”
  
  男兒當殺人,殺人不留情。千秋不朽業,盡在殺人中。
  
  長棍一出,便如努爾附身,而臨仙遣策就像是催化劑一般,將我整個人的境界給陡然拔高了一個層次,此刻在我面前的這些豪雄,他們猙獰扭曲的面目都已經在我的面前消失了,唯一讓我興奮的,是他們的心臟還在劇烈的跳動著,這是讓我所不能釋然的,當下也是一棍撥開旁邊的一把長劍,朝天一棍,從天而下,重重地敲在了冀北滄瀾的狼牙棒上。
  
  這漢子橫棒來擋,不過他單手哪里能有我雙手犀利,當下也是陡然一沉,向下壓去,不過他倒也悍勇,一聲厲喝,接著用左手手肘夾住棒棍,咬牙頂住了我的壓力。
  
  他頂住了我的這一傾天棍,不過我卻不想就此放過他,顧不得旁邊紛紛來救的旁人,再次騰空一躍,有一棍砸落下來。
  
  鐺!
  
  黑夜的樹林中響起了金屬之音,將每一個人的耳膜給震得嗡嗡直響,而這一回我卻是感覺丹田之中一股熱意騰然而起,一瞬間集中在了棍尖之上,那冀北蒼狼終究還是頂不住了這恐怖的一擊,直接跪倒在了滿是落葉的地上去,不過即便是如此,他依然咬著牙,硬生生地托住了那根狼牙棒!
  
  “好漢子!”
  
  “狼老大?”
  
  “不要!”
  
  我一聲厲喝,是在贊嘆這家伙的毅力,而后面幾聲雜亂的話語,卻是他的同伙在驚呼,就在薊北蒼狼跪倒的同時,我身前身后遞過來七八件兵刃,都是攻我必守之處,而冀北蒼狼的身邊,則多了四五人過來,想要將他給搶離此地,然而我雖說贊賞此人的悍勇,卻也對他生出了必殺的決心,于是先橫著一掄,棍掃一大片,接著使出了第三棍。
  
  在揮出那一棍的一瞬間,我能夠感覺到冥冥之中,某個一臉稀疏胡須的苗家漢子在注視著我。
  
  這一棍,承載著那個甘愿默默無名的苗家漢子所有的愿景。
  
  鐺!
  
  三棍,當第三棍砸落而下的時候,那冀北蒼狼依舊還是用自己的狼牙棒給生生地頂住了,然而將氣勁集聚于全身的他終究還是承載不了這泰山崩塌一般的力量,整個人竟然被我活生生地砸到了泥土之下,那地面居然都已經掩住了他的腰,而當泥土漫過了他的丹田位置的時候,他所有的力量終于潰散了,那根精鋼鑄就的狼牙棒從中斷開,被我一棍子砸在了左肩上。
  
  巨大的棍勁在砸落肩上的一剎那,立刻傳遞到了全身,諸般臟器移位,那冀北蒼狼一大口血就噴了出來,鬼使神差一般的,居然沖著我一笑:“好猛的棍法!”
  
  我一棍橫掃,將這大漢的腦袋給從脖子上面直接掃了下來,直到此刻,才沖著那具埋在土里的無頭尸體淡然說道:“多謝夸獎!”
  
  冀北蒼狼一死,周圍的那些人不但沒有退卻,反而同仇敵愾,生出了許多怒火來,紛紛沖著我高聲怒吼道:“殺了他,為狼老大報仇!”
  
  “殺了他,五百萬!”
  
  “對對,他沒有什么力氣了,兄弟們并肩子上,咬牙扛住,大部隊就要來了!”
  
  這些人到底并不是一伙進退有度的同黨,如此一擁而上,全部都是靠著一腔熱血,我斬殺了能夠鎮得住場面的冀北蒼狼之后,心中頓時一陣暢意,舞弄著手中長棍,一邊圍繞著樹林騰挪,一邊出棍對敵,因為敵我雙方到底還是有些懸殊,故而風格潑辣、節奏鮮明、呼呼生風,一點也不費力,不多時,圍著我的這一大幫子人里面便倒了十來人,還剩下的七八個終于明白了面前這人,并非自己所能力敵的,不由得心生恐懼,左右打量,不敢上前。
  
  我一番施展,丹田氣勁也有些枯竭,不過好在那廣陵金丹源源不斷,倒也能夠維持,而就在面前的攻勢稍微有些微弱的時候,旁邊卻又有人喊了:“大部隊來了,上!”
  
  我抬頭一看,卻見先前被小豪引走的那一大幫子人,居然回來得七七八八,呈烏云一般殺來,其中不乏有高手,箭步飛奔,騰空而來。
  
  我要跑么?
  
  我心中有些猶豫,然而突然感覺丹田之中一股火焰躥出,惡向膽邊生,便感覺無邊血海從周邊冉冉而出,竟然沒有回頭,而是發出了我自己都難以置信地殘忍笑聲,朝著前方的烏云沖了過去。
  
  一個人,與近百人的戰斗,就是瞎子都覺得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但是他偏偏就發生了。
  
  能贏么?
  
  當然不能贏,然而在沖將上前的時候,我的心中卻充斥著一種難以言敘的興奮,就好像多年以前,我就是這般瘋狂,就是這般魔性。
  
  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