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四十九章 黑手一語退群敵

  練武者和修行者之間的區別在于,武者憑的是力氣,力氣沒有了。人便不行了,然而修行者憑的卻是一口氣,作為容器的身體里,即便是勁力消耗干涸,也能夠通過炁場獲得一部分的力量,從而完成不可思議的諸般事情。
  
  所以到了某些時候,這就變成了意志之間的較量。
  
  當然,有著廣陵金丹在,我丹田之中的氣息不但沒有消失,反而逐步累積開來,當下也是憑著一把重劍。以及多年來累積而成的臨戰之法,硬生生地在人群中闖出一條通道來,在斬殺了五個攔在我跟前的家伙之后,我與小顏師妹終于匯合到了一起來。
  
  作為英華真人的得意弟子。小顏師妹除了花凝真露之法外,本事和手段其實學得挺多,此刻豁出性命地過來與我相會,卻是拔出了一把赤紅色的鐵劍,舞弄出萬般劍光來。
  
  這是秀女峰上的落花劍法,綿里藏針,繽紛落花之后藏著冰冷殺招。不過在小顏師妹手中使出來,卻仿佛一場絢麗的舞蹈。
  
  即便是舞蹈,也將那些圍上來、想要占得便宜的家伙給一劍劍地逼開。可惜的事情是,小顏師妹出手極有分寸,輕易不傷人要害,點到即止。而對方瞧見這是個嬌滴滴的美人兒,又不是主要目標,倒也沒有使出全力來為難她。
  
  雙方都打得并不激烈,反而有一種比武場上,相互禮讓的又好氣氛。
  
  這是戰場上格外奇怪的一幕,然而在我的周遭,那腥風血雨卻顯得格外濃烈,所有兩人匯合之時,場面上顯得格外古怪,當我一劍斬飛了一個對小顏師妹污言穢語的家伙時,那些人才終于反應過來,自己此刻所面對的,是一場生死搏斗,而不是一場討女孩子歡心的手段展示。
  
  我身后有一幫殺紅了眼的家伙,蜂擁而上,小顏師妹瞧見,心中焦急,大聲喊道:“小紅,你們還不出現?”
  
  此言方罷,地上突然冒出了無數藤蔓,將我周遭的這些人腳踝纏住,不讓他們能夠沖將上來,而就在我準備出劍收割頭顱之時,卻有人冷聲哼道:“比術法,你以為俺們會怕你么?”
  
  那人說完,突然一股黑氣彌漫,死氣陡然而生,從左邊的方向傳來一股死氣,我轉頭一看,卻見這些藤蔓紛紛縮回地下去,而在不遠的方向,卻傳來四個不斷彈跳的身子,正朝著我這邊蹦跳而來,我心中一跳,攔在了小顏師妹的跟前,厲聲喊道:“是僵尸,小顏你讓開,我來對付這玩意……”
  
  剛才說話的那人桀桀笑道:“曉得害怕了吧,你龜兒子真的以為自己能夠以一當百,幼稚!”
  
  那僵尸別看著行動緩慢,然而實際上卻快速無比,轉眼之間就沖到了我的跟前來,卻是四個渾身白毛的白僵,尖銳利爪,倒生刺牙,一臉青黛,身上綁著無數符文秘錄,一股讓人熏臭欲嘔的氣息撲面而來。
  
  我剛才心驚,是因為知道這僵尸的等級若高,在這樣的場景中殺傷力絕對恐怖,不過在瞧清楚了這僵尸的級別之后,卻終于安下了心來。
  
  何解?
  
  老子十來歲就已經開始在楊二丑的壓制下,給僵尸刷油了,而后師出茅山,這點小把戲未必能夠鎮得住我,它的出現,不過就是調味料而已,倒也不能真的讓人退卻,反倒是這東西的靠前,使得旁人有些畏懼,不敢沖將上來。
  
  眼看著這些僵尸一步一步地沖上前來,小顏師妹也不放在心上,對我焦急地喊道:“大師兄,我們走吧,不要在這里待著了!”
  
  我渾不在意地說道:“不急,我想弄怕了這一伙人,實在乏力了,還有王木匠在,有它的八卦異獸陣做屏障,未必有人能夠傷得了我們。”
  
  八卦異獸陣是我最后的屏障,有著它和王木匠,才是我膽敢沖將而返的底牌,我的想法就是將這些游兵散勇給打怕了,方才能夠阻止更多的亡命徒如見血的鯊魚尾隨而來。我真正的對手,是那個家財萬貫、黑白通吃的武穆王,而不是這一幫子人,我不想與天下間的所有人為敵,就必須拿出自己的態度和實力來,讓人尊重,讓人畏懼,讓人止步不前,即便心動,也曉得過來,不過一死,反而不如置身事外。
  
  所以,此番危險,然而卻不得不戰。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的想法無法跟小顏師妹解釋清楚,而她則有些難過地望著我說道:“大師兄,我們今天能不能不殺人了?”
  
  當小顏師妹說出這一句話來的時候,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一直在茅山修行的小顏師妹,她的想法與常年徘徊于生死之間的我相比,根本就不是一個維度,在她看來,此刻的我多少有些可怕了,渾身沾滿鮮血的我與溫文爾雅、風度翩翩的大師兄有著太多的區別,而這樣的我,則是她所不能夠接受,或者說是不太喜歡的。
  
  我心中一痛,然而還未等我解釋,那四頭僵尸就發出了沙啞的嚎叫聲,沖到了我們的跟前來。
  
  僵尸聲帶已壞,故而發不出尖利的叫聲,只不過為了表達憤怒,氣流在胸腔與喉結之間摩擦,發出來的這聲音也著實可怖,小顏師妹沒有見過茅山外門的手段,瞧見這般丑陋的東西,臉上有著難以抑制的害怕,而我也來不及與她多作交流,將手中的長劍一挽,便朝著第一頭的脖頸上面斬去。
  
  劍落,然而鋒刃卻卡在了堅韌得如同牛皮一般的角質層上,那僵尸吃痛,一聲嘶啞的咆哮,揮著尖銳的利爪來抓我的手腕,而我則行云流水地拍出了一掌。
  
  茅山掌心雷!
  
  轟!
  
  雷聲轟鳴,那僵尸渾身宛如雷轟,朝著后面跌倒而去,而另外一頭撲向小顏師妹的僵尸,則被憑空出現的小紅、小綠這些花仙子給攔住了,這些小家伙從地上抓出那游動不已的藤條,將這丑陋的家伙給捆住,不讓它動彈。
  
  兩頭僵尸瞬間被制,而我則馬不停蹄地拍出另外兩記掌心雷,將剩余的兩頭給直接轟殺,完結了之后,我折轉身來,重劍紛飛,又取了兩人頭顱,接著對剛才弄出僵尸的那人一陣窮追不舍,終于在人群之中將他的左臂卸下,那人被我兇猛的沖勢給嚇得一陣驚恐,歇斯底里地驚聲尖叫道:“陳老魔,陳老魔,這家伙是魔鬼,天啊,我不敢了,饒了我吧!”
  
  他已然崩潰了,而我在卸下了他的左臂之后,倒也沒有斬盡殺絕,而是將重劍一舉,指著他厲聲喝道:“給我滾,不要給我看到你!”
  
  那人倒也聽話,顧不得還在噴血的傷口,連滾帶爬地朝著遠處的空地逃開,凄厲地哭嚎道:“陳老魔、他不是人……”
  
  隨著這一人的逃離,原本瘋狂的氣氛終于被重重一創,特別是那操尸者這一聲“陳老魔”喊出了口的時候,清醒過來的諸人終于發現,自己面對的這一位或許真的不是一位凡人,未必會比傳說中的十二魔星差什么,而自己此刻扮演的角色,則成為了人家成名路上的墊腳石,仔細回憶一下,自己獲得了什么,除了恐懼和死亡,還有什么?
  
  如此一想,諸人心中彷徨,而就在此刻,即便是渾身血液沸騰、殺戮欲望強烈的我,也被自己剛才的猜測所嚇到了,生怕小顏師妹誤解我是個嗜殺之人,于是便直接將底牌給擺了出來,當下也是從八寶囊中掏出八卦異獸旗,往四周一擲,王木匠出,獅子、鹿、馬、龍、麒麟、咬錢蟾蜍、貅、鰲八種異獸也逐一浮現,震撼人心。
  
  此陣一出,便讓眾人更加絕望,而我則站在累累尸體之上,揚劍于手,高聲喝道:“我陳志程,今時今日也算是領教了燕趙群雄的手段,不過此番諸事,都是我與武穆王之間的私人恩怨,還有誰想要摻和進來的,上前一步,老子和你單論——誰來?”
  
  我環顧一圈,厲聲喝問道,而周遭這六七十人里面,寒蟬噤聲,竟然沒有一個膽敢再多言的。
  
  這并非是說這些人膽怯,膽敢來這里撈花紅的,個個都是膽大包天之輩,不過那些多嘴的、自信的家伙,都已經倒在了地上,大家發現少說話,隨大流,反而不那么容易死一點,故而都不敢再言,只是面面相覷,莫名有些迷惘起來。
  
  我看見所有人都不敢發聲,狂吼一聲,將那重劍朝著泥土里面猛然擲去,劍入過半,而我則指著眾人厲聲吼道:“還有誰,要與我一戰?”
  
  無人應答,黑夜里面,人們帶著驚恐的表情,望著面前這個殺人無數的家伙,心中又驚又疑,情緒復雜到了極點。
  
  我望著這一堆沉默的人,嘆了一口氣道:“既如此,那還不離開?”
  
  我這一句話說罷,那些人竟然如釋重負一般,如潮水一般離去,即便有幾人不服,也被相熟的人連拖帶拽地給拉走了,望著這些離開的家伙,我曉得自己之前的搏命,總算是獲得了成效,想必后面,我就不用再面對這一幫家伙了吧?
  
  我心中寬慰,身子卻止不住一陣搖晃,往后倒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