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五十章 窮追不舍武穆王

  這一百多號豪雄之中,未必個個都是壞人,或許他們有的只不過是因為家中拮據。奔著那賞金而來,然而無雷霆手段,怎懷菩薩之心,我之所以表現得這般悍勇兇戾,也是希望能夠將這一場生死較量,限定在我和太行武家單獨之間,而不會變成一場戰線漫長的戰爭。

  然而剛才這般反復沖殺,倒也真的耗盡了我好不容易存起來的勁氣,如此一陣搖晃,小顏師妹過來攙扶我,問我如何。我擺手,說無妨。

  話說完,我又吃了一顆廣陵金丹。

  之所以將這珍稀的丹藥當做花生豆一般地嚼裹,是因為我曉得這些順驢下坡的人里面。必將有一部分人貪戀錢財和太行武家的權勢,打不過,通風報信總是可以的,這使得我們的行蹤暴露了,接下來,即將面臨的,則是武穆王手下那成群結黨的精銳手下。

  服過丹藥之后。我將王木匠和八卦異獸旗給收將起來,接著趕回了林子中,瞧見陰暗的角落里。楊劫正在給兩個學生在敷藥。

  我上前檢查了一下,發現都是些皮外傷,倒也沒有傷到內里,詢問一番。兩人都告訴我沒事,這會兒歇了一下,感覺好多了,不用人攙扶,自己也能走。

  林齊鳴摸著腦袋,憨厚地笑出聲來,而我則沒好氣地拍了他的頭一下,批評道:“學藝不精,還未出師,就想著拯救世界,你們真的當自己是天才啊?現在好了吧,弄成這個樣子,若不是我們及時趕到,你們的小命沒有了,我怎么跟你的父母交代?”

  林齊鳴垂頭喪氣地說道:“原本倒不曉得外面壞人這么多,這回瞧見了,算是漲了教訓——不過陳老師,你真的好厲害啊,萬軍叢中,七進七出,你比趙子龍還要厲害呢,我什么時候能夠有你這么厲害啊?”

  我一腳踹在了他的屁股上,沒好氣地說道:“想和我一樣,平日里那就多勤快、用功一點,那就什么都有了。”

  敵人隨時都會追蹤而來,我們不能在此停留,也不多言,朝著北邊的深山繼續走,沒走多遠,卻瞧見白合這小鬼也出現了,原來她跟林齊鳴、董仲明分散之后,走偏了方向,后來曉得兩人被拿住了,又放心不下,一直在附近徘徊,剛才聽到有拼斗聲,匆匆趕來,正好與我們撞到一起。

  路上的時候,我了解到三人并沒有跟著張勵耘往南,去部隊里面庇護,而是中途走脫了,此中原因,也多半是心憂我的安危,故而我在將后果給他們講清楚了之后,倒也沒有太多責備,大棒子高高抬起,輕輕落下,準備回去之后再說此事。

  隊伍擴展,一行六人,再加上七個草木成精的花仙子,我們一路往北走,終于來到了一處頗高的山峰。

  繞著旁邊走了兩個多小時,我才曉得如果不翻越而過,如果繞路的話,只怕不知道走到什么時候,于是帶著大家翻山越嶺,半路的時候還發生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負責收尾的小紫發現有人在跟著我們,結果我反蹲一回,抓到兩個賊眉鼠眼的家伙,可不就是先前樹下吸煙的老鼠會,其中一個還被我拿來當做擋箭牌,叫做曾憲威。

  這兩人當真是不怕死,我表現得如此強悍,他們竟然還敢跟上來,還潛行了這么久而不被人發現,也算是本事,此刻的我兇性已減,自然不會在小顏師妹面前胡亂殺人,只是將這兩人給剝光了綁在樹上,至于兩人何時得以解脫,這個就看造化了。

  雖然我知道這是一件很蠢的事情,要曉得這兩人跟了這么久,自然知道我們的目的地和隊伍情況,但是為了彌補剛才那種歇斯底里的瘋狂,留給小顏師妹的壞印象,我也只有無奈為之。

  不過在特勤組待了這么久,我自然也曉得兵不厭詐的道理,當著兩人的視線,我們走的,是一個完全相反的方向。

  甩開了老鼠會的人之后,我們換了一個方向,開始爬山,往上而走,一路上新加入進來的三位學生也終于適應了這七個草木成精的花仙子,沒有再用一種看待怪物一般的眼神去打量了,一直走到了天蒙蒙亮,我們來到了半山腰的一處樹林背后,小紅姐妹找到了一處地底溶洞,這兒是一個狹長的通道,足有二十多米,而且還是兩邊相通的,是個不錯的棲身之地。

  眾人一夜奔忙,又連番大戰,走到此刻已經是精疲力竭了,不找一個地方歇會兒,恐怕不要等追兵趕來,我們就得累死在路上了,所以在考慮了一下,我決定就在此扎營,而那裸露在外的洞穴口,則被小紅、小橙等姐妹用那青木乙罡之法,將其遮擋住,勉強難以發現。

  溶洞并不大,呈現出狹長的游魚型,我們在最中間的巖石上安歇,大家匆忙之間都沒有什么補給,好在我這兒的辟谷丹倒也不少,每人吃了一點,然后各自盤腿而坐,至于小紅七姐妹,則負責幫我們放哨。

  作為老師,即便是此刻極度疲倦,我也不得不安頓好這里的每一個人,董仲明和林齊鳴兩人身上都有鞭傷,這傷痕其實還是蠻重的,躺在地上,翻來覆去地睡不著,我將兩人叫起來,給他們念了一段清心咒,這才感覺好了一下,而林齊鳴則有些不解地問我道:“老師,那個武穆王為什么這么霸道,不但能夠拉那么多的智障過來幫他挖礦,而且還有這么多人幫他賣命呢?”

  聽到他的提問,我一陣苦笑,雖然有些不忍心,不過還是將這里面的瓜葛給他們講清楚,讓孩子們曉得這個社會的殘酷。

  當聽到我說起那武穆王說不定有將黑化作白的手段之后,林齊鳴使勁地捏了一下手,然后鄭重其事地對我說道:“老師,我以后若是有你這樣的本事,一定不會讓這些家伙猖狂得意,逍遙法外的!”

  少年人從來不知道圓滑,我也不好多說什么,拍了拍他的肩膀,勉勵一番,這才讓他們早些睡去。

  當所有的孩子們都陷入了寧靜之中的時候,我瞧見黑暗中有一點光芒,卻是小顏師妹在認真地盯著我,我笑著走過去,拉著她的手一直來到了榮洞口,指著外面的植株說道:“她們幾個,都還聽話吧?”

  小顏師妹搖頭說道:“到底是吃人肉長大的,雖說重塑法身,不過性子卻一時半會難以更改,我對她們,也只有壓制,若是想要能夠如臂使指,還需要一些時間。”

  我點了點頭,抬頭仰望,瞧見夜色褪去,山里面濕氣重,一片霧靄,林子里有鳥叫、有蟲鳴,顯得生機勃勃,然而沒有人想到,在這樣安詳的環境中,卻潛藏著巨大的危機,說句實話,那武穆王顯得實在是太過神秘了,我在此之前甚至都沒有聽過這么一個人,但是從昨日瞧見的氣勢,以及能夠成為邪靈教的幕后金主之一,此人必然是不凡之人。

  我感覺此時此刻的自己,還不是他的對手,甚至有可能真的讓他報了這仇。

  果然,我真的就是一個吸收仇恨的家伙啊。

  這種掃興的話兒,我自然不會再多說,而是埋藏在心里,與小顏師妹閑聊幾句,溫情脈脈,所有的疲憊和勞苦都一消而散,不過此番時間緊迫,倒也沒有多說什么,兩人雙手一握即分,又折回了洞中,我閉目打坐,開始行運周天,將廣陵金丹的藥力朝著百骸之中發散而去,將受損的身體給徐徐滋養。

  打坐是一件極為玄妙的事情,如此一分一分地推進,時間不知不覺就飛逝而走,那人便在玄之又玄間感受力量,只可惜一天能行周天的時間是有限的,我此刻擴展經脈,也只不過多行了十幾回,迷迷糊糊之間,我聽到旁邊有人緊張地小聲說著話,眼睛陡然睜開,朝著旁邊問道:“跟來了?”

  小顏師妹出現在我面前,點頭說道:“小紅剛才來報,說發現有大批黑衣人在這山峰附近徘徊,似乎篤定我們就藏身在這里,離我們最近的隊伍,就在幾百米開外的小樹林了。”

  我似乎想到了什么,霍然站了起來,在地上來回踱步,幾下之后,我扭過頭來,看向了林齊鳴和董仲明。

  他們兩人先前被剝了個干凈,后來隨意撿了別人的衣服套上,不過身上的傷痕雖然敷了藥,但是隱隱之間,還是能夠有血腥味飄散而出,這味道極淡,不過如果找到合適的獸類或者天賦異稟的人,其實還是能夠循跡而來的,或者說他們之所以現在才找上門來,有可能就是去尋找有這種嗅覺天賦的人去了。

  我將這個情況給眾人說起,告訴大家,我們在這溶洞中躲藏的方案,恐怕是無法實施了,趕緊離開。

  然而就在我下令的時候,洞口處卻傳來了一個幽幽的聲音:“現在才想起來,陳黑手,你不覺得有點晚了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