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五十一章 眾叛親離走絕路

  “警戒!”
  
  這聲音響起的那一剎那,我朝著周圍吩咐道,小顏和楊劫立刻將三個學生給護住。而我循聲望去,卻見東邊的那個出口處,出現了一個身材高大的白發老者。
  
  這人穿著一身灰白色的練功服,就這么簡簡單單地往洞口一站,立刻將場面給鎮壓住,我心中凜然,對那人拱手問道:“閣下是?”
  
  我自然知道這個家伙,就是一直在我后面窮追不舍的武穆王,我對于他來說,那是殺子之仇,不共戴天。然而陡然出現在我跟前時,他卻沒有第一時間動手,而是站在黑暗中,靜靜地盯著我瞧。這讓我有些意外。
  
  我的問話起了作用,這人單薄的嘴唇微微一抿,接著那狹長的三角眼瞇了起來,朝著我陰冷地笑了起來:“我?太行武穆王!”
  
  我一本正經地拱手說道:“哦,閣下原來是武穆王,失敬失敬,不知道您此番前來。有何指教?”
  
  瞧見我一臉不相干的表情,這體型高大的老頭氣不打一處來,指著我的鼻子憤然說道:“好你個陳志程。你小子殺了我兒也就罷了,還想將我當傻瓜?你以為你這般南轅北轍,我就找不到你?實話告訴你,莽莽太行山。只要你還在這里,就算是鉆到了地底下去,我也能夠將你給翻出來,信不信?”
  
  我咧嘴笑道:“信,自然是信的,能夠弄出這么大的陣仗的武穆王,我也未必想要逃開你的追殺,只不過我想說一點,你知道自己兒子到底死在什么上面么?”
  
  武穆王臉色古怪地問道:“我兒身上,有我祖傳的追命陰雷符,你殺了他,卻能夠躲得開雷符的轟擊,當真厲害得很,死在你的手上,我不覺得冤。”
  
  我搖頭說道:“不,我說的不是這個,我說的是你兒子,是死在了自己的恐懼和作死之中!要曉得,我當初只不過是跟他討要一個誤入礦場的朋友性命,他竟然驕狂到一點行內規矩都不懂,直接拿火槍掃我們,而后更是要趕盡殺絕,非要置我于死地——你說一下,若你是我,你該如何做?”
  
  武穆王淡定自若地說道:“我若是你,自然宰了他沒商量;不過可惜的事情是,我不是你,而是他爹,你宰了我兒子,讓我武家絕后這件事情,我必須要跟你算一下,不然天下間,誰還會再服我?”
  
  我曉得這家伙是有著絕對的信心,故而才會如此心平氣和地跟我敘著話,不過他越是如此,我心中的斗志卻越發的強烈起來。
  
  此人固然是神秘的江湖前輩,世家大豪,不過我未必會怕他,至多——不過一死!
  
  想到這里,我從懷中掏出了小寶劍,擺了一個迎戰的架勢,認真地說道:“那好,茅山宗陳志程,領教前輩高招。”
  
  武穆王明明就是一個挖煤的出身,沒想到他手朝著腰間一抹,竟然“刷”的一下,掏出一把金光閃閃的折扇來,陡然展開,我瞧見那折扇卻是整體金屬之物,感覺不像是黃金,不過金燦燦的,扇面上描繪著猛虎下山圖,骨架之上全都是鏤空符文,顯示出此物必定是一件極有名氣的法器。
  
  我這邊施禮,左手卻藏在了身后,示意小顏師妹帶著學生們趕緊從另外一個出口轉移。
  
  不過是小顏師妹,還是別人,對于我的命令似乎都是毫無異議地執行,帶著人朝后移動,而武穆王卻仿佛看不到一般,平靜地說道:“好一個茅山宗,陶晉鴻收了一個好徒弟,我聽說你中了陰雷,渾身乏力,而后又在俞千八的老鼠洞里面待了幾天,丹田之中一點氣息都沒有,結果竟然又給你逃走了,不錯,真的不錯,現在的年輕人,真的讓人有種刮目相看的感覺呢,不過……”
  
  他前面對我倒是一陣夸獎,不過說道最后,手中的扇子猛然一抖,竟然將扇面之上的那一頭滄瀾猛虎給直接抖落下來。
  
  巨虎落地,身長足有四米,十足兇猛地張嘴一嚎,將整個溶洞都給震得抖了三斗,而這大塊頭一旦出現,卻是將整個溶洞都給擠得滿滿當當,弄得我連一點躲閃的空間都沒有,我不太明白武穆王這到底是想做什么,當下也是沖著那個朝我探爪的猛虎一揚左手,虎口微張,做的是那煉妖壺觀術。
  
  我覺得這巨虎是頭靈類之物,卻沒想到這煉妖壺觀術激發,那猛虎根本就沒有受到一點兒影響,反而是更加狂暴地朝著我撲了過來。
  
  許是瞧見了我剛才的烏龍,那武穆王桀桀怪笑道:“你以為我會無聊到跟你玩假的?小子,你這可就錯了啊!”
  
  猛虎撲面而來,我避無可避,只有選擇硬著頭皮干上去,給小顏師妹他們爭取一點時間,卻不料我那削鐵如泥的小寶劍,在這頭巨虎的腹部之下,竟然只能劃拉出一道深刻的白印子,根本就無法開膛破肚,一掃前辱。
  
  這畜生自然是老虎,不過老虎與老虎之間,多少還是有些區別的,我仔細一看,它的腹下并不是軟肉,而是帶著黑色鱗甲的角質層,想來必然也非凡物。
  
  對于這樣的東西,養精蓄銳之后的我自然不會有多少擔憂,當下也是一邊退,一邊伺機反攻,卻不曾想另外的洞口處卻傳來了一陣激烈的槍響,而等我回過頭去的時候,小顏師妹他們怎么出去的,又這么回來的,而且顯得格外狼狽,這情況讓我一陣心驚,外面不是有優曇婆羅七仙女在把握著么,怎么這么容易就給人前后給堵住了呢?
  
  我心中奇怪,這時卻聽到小顏師妹驚聲叫道:“不好,是小紅她們引人過來的!”
  
  被人出賣了?
  
  我心中一涼,瞧見前面這頭斑斕巨虎撲面而來,當下也是憤慨地一掌劈了回去。
  
  我用的是深淵三法的土盾,那猛虎就算是再厲害,也抵不過深淵魔王阿普陀的通天手段,卻也是一身哀嚎,朝著后面跌落而來,這時我才發現那武穆王的身邊,居然浮動著紅、橙、黃、綠、藍、靛、紫七種顏色不一的短裙小女孩,如眾星捧月一般的,將這白發老者烘托在了前面。
  
  小顏師妹瞧見這幅場景,臉上頓時就浮現出了一抹難以置信到了極點的表情,顫抖地指向了領頭的小紅,一字一句地問道:“你們,這到底是為了什么?”
  
  小紅十分孤傲地說了一句話:“自由!”
  
  我瞧見小顏師妹有點兒搖搖欲墜了,顯然是被這七個天使面容、蛇蝎心腸的小妖精給氣得不輕,畢竟投入了那么多的心血和情感,并不是一時半會能夠接受得了的,而我也不想讓她多想,而是沖著那小紅喊道:“你們已經收到了小顏師妹的掌控,如果不聽話,隨時都讓你們消失!”
  
  那小紅嘻嘻地笑了起來,手掌拍在了白發老者的肩膀上,然后說道:“既然改換了門庭,該有的威脅,我自然是辦法解決的,有本事你念咒啊,看老娘理不理你們?”
  
  我瞧見了優曇婆羅七姐妹一眼,曉得她們能夠為之依仗的,恐怕就是面前的這一位武穆王了,當下也是再次堅決地問道:“到底為了什么?”
  
  小紅沒有在說話,反而是最小的小紫忍不住急躁的性子,沖著小顏師妹懷里的八寶囊指道:“看到沒有,那里面有俞千八窮盡畢生之力所收集而來的珍貴藥材,而經過這東西的配藥凝煮,化作的青木精華液都是我們的,而他答應了我們,一旦宰掉你們,這里面所有的青木精華液都是我們的了,你說我們這是為了什么?”
  
  這話是實話,我終于相信了,不過卻越發感覺到棘手起來,余光處,見到小顏師妹口中念念有詞,恐怕是翻閱俞千八筆記中的咒文,試圖控制她們。
  
  然而我卻發現武穆王身邊的炁場竟然像是那黑洞一般,任何感知延伸過去,都消亡不見了去。
  
  高人!
  
  別的不說,武穆王這家伙能夠有這樣的炁場反應,真的就是一個無論是修為,還是心境,都是頂級的強者。
  
  小顏師妹的舉動惹惱了那優曇婆羅七仙女,她們漂浮于半空,手中的青光不停地在手指尖滑落,流淌在地上,而這時那原本光禿禿的巖地之上,卻是突然將冒出了無數的藤條來,似乎將我們給束縛住。
  
  這手段當初是我們來纏住別人的,此刻卻是也藏到了這樣的味道,不過我倒也不是沒有辦法,當下也是魔威施展,那些藤條卻都像見到鬼一般,遠遠地避開了去。
  
  不過暫時擋住了這些藤條,那頭滄瀾猛虎卻已經再次撲到了我的跟前。
  
  我若是竭盡全力,根本不怕這頭畜生,然而因為要時刻留意著旁邊的武穆王,于是一時間倒也形成了膠著,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卻突然聽到楊劫一聲低吼道:“這里有個洞,里面很奇怪——不管這么多,先進去吧!”
  
  楊劫帶頭落下,而我則且戰且退,來到了他們找到的地方,卻見到竟然是一口枯竭的井眼,豎直朝下,我感到的時候,他們已經全部滑落其中去了。
  
  我看著遠處臉色詭異的武穆王,沒有再多二話,直接縱身一躍,也跳了下去。

5條評論 to“第十卷 第五十一章 眾叛親離走絕路”

  1. 回復 2015/02/01

    劉正楓

    青木乙罡可是小妖朵朵的前輩?

  2. 回復 2015/02/03

    我第一

    媽的等等來了廣告

  3. 回復 2015/02/04

    發個壞哥哥v

    神麼輕狂…玩什么補梗新…………

  4. 回復 2015/02/04

    發個壞哥哥v

    神麼輕狂…玩什么補梗新…………玩什么啊

  5. 回復 2015/02/05

    匿名

    怎么不更新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