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五十二章 實力懸殊即將亡

  此身一入井眼之中,我立刻感受到了一股向上承托的力量,心中駭然。曉得這掩藏在溶洞地下的井眼并非尋常之物,而是有著某一種力量或者陣法在其中。
  
  然而既然已經落下,我倒也沒有什么別的選擇,雙手抱膝,不斷旋轉,過了好幾秒中,被人七手八腳地托住了,我落地之后,瞧見這兒竟然是一處十分潔凈的石室,有光線不知道是從哪兒滲出來的,將此間照亮。與俞千八關押我們的那種洞穴差不多,不過在我們的腳下,卻是有一種極為復雜花紋的石刻雕版,擺出法陣模樣。
  
  我來不及仔細研究此處。趕忙將王木匠給喚出來參謀,現在我們算是被逼到了死胡同里,若是沒有變故,恐怕就得困死在這里了。
  
  出來之后的王木匠懸空而立,皺眉打量著這兒的狀況,一臉疑惑地說道:“這個地方,應該是某位隱士在此參悟至道的臨終之地。如果仔細找一找,說不定能夠找到遺物呢……”
  
  我讓它趕緊研究法陣,然后問小顏師妹他們剛才是否有事。才被告知白合的左臂被子彈擦傷了,不過她們倒也警戒,沒有被伏擊成功。
  
  幾人正說著,頭頂上面一陣獸吼。我抬頭一看,卻感覺一股腥風撲面,卻是那頭惡虎從上面一躍而下,朝著這兒撲將過來。
  
  這惡虎將我們所有的心思都拉回了現實來,瞧見這惡虎下落的時候,兩肋之間竟然有一股薄膜展出,如虎添翼,我心中駭然,曉得這個武穆王當真不是凡人,竟然會有這般的手段,將這從未有所聽聞的惡虎封印在了扇面之上,竟然并非獸靈,而是實物,恐怕不比我在天山神池宮中所遇到的那福靈豹差上多少。
  
  不過即便如此,我也是穩住了心思,人是這世間最有智慧的生物,同時也是最惡的生物,人怎么可能會被一頭畜生給嚇到,當下也是讓眾人退后,而我一個箭步,朝著那墻壁上一步飛蹬,緊接著又一個轉身,騎在了這頭惡虎的背上。
  
  這惡虎連著虎尾,身長足有五米,我正好落在了它的脖頸之間,一手抓著它腦袋后面的虎毛,感覺它發怒的時候,硬得宛如鋼刺一般。
  
  惡虎被人騎住,哪里能夠安生,四腳一落地,便側著背上,朝著墻上一陣猛沖,想要將我給擠到巖壁上去。
  
  這畜生用力,讓我有一種即將死去的戰栗,不過好在我見識過的場面不少,此刻也能夠靈活地晃動身體,一個閃身,滑到了它的腹間,緊接著一手揪住它的毛發,一手則將鋒利無比的小寶劍給掏了出來,一劍刺向了它最柔軟的脖頸之處。
  
  這一劍,簡簡單單,然而卻用盡了我畢生的修為,以及習劍以來所能夠感受到的所有劍意。
  
  這一劍,有死無生,不成功,便成仁。
  
  劍刃入體,雖然十分艱難,但是最終還是刺入了對方的脖頸之中去,而且還割破了大動脈。
  
  切破的那一剎那,我感覺就好像是水龍頭爆了一般,大量的鮮血噴濺而出,灑落在了我的臉上、手上以及身體上,這些血液似乎還帶著某些腐蝕的性質,弄得我渾身黏黏癢癢的,而且還有無數怨力朝著我的身體里鉆,結果被我魔威一經施展,立刻被碾壓出去。
  
  借著那微弱的光線一瞧,我發現這血,卻是藍色的。
  
  那惡虎被我刺入了脖頸,割斷了大動脈,劇烈的疼痛和急速的失血讓它變得無比的暴躁起來,嗷嗷亂叫,接著又是滿地亂棍,試圖想將我給碾碎。
  
  我卻如同一只蹦到頭發里面的跳蚤,不管它如何翻滾,就是不從它的身體里面下來。
  
  武穆王秉承著“千金之軀坐不垂堂”的態度,剛才并沒有從那黑黝黝的井眼中跳下來,然而此刻聽到自己的愛虎嗷嗷亂叫,仿佛即刻就要死去,頓時就待不住了,從上面一躍而下,大聲吼道:“休傷我虎!”
  
  此人從上方一落而下,宛如重磅炸彈一般,將整個石室都砸得一陣轟鳴,而他在落地的一瞬間,又猛然一晃,卻是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抬手就是一拳。
  
  我舉劍相迎,武穆王則橫扇來擋。
  
  咚!
  
  兩者一陣轟鳴,我感覺到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撲面而來,終于再也無法在虎背之上尋找平衡,一個翻身而落,站在了小顏師妹等人的跟前,雙手一張,護住眾人。
  
  武穆王并沒有立刻出擊,而是撫摸著惡虎那被我捅得稀巴爛的傷口,此時這兒已經沒有多少鮮血流出了,而那惡虎也在剛才一頓蹦跳之中流逝了太多的生命力,在主人的輕拂下,趴在地上,鼻子下的胡須微微一抖,一雙碩大的眼睛顯得空洞而無力,迷惘地望著自己的主人,所有的兇惡與暴戾都在此刻消失,嘴唇蠕動,伸出一條滿是倒刺的大舌頭,輕輕地舔了一下武穆王的手掌。
  
  它舔了幾下,武穆王的手上卻是出現了好幾道血痕來,不過他眉頭都沒有皺一下,到了最后,那惡虎腦袋一垂,卻是沒有了氣息。
  
  武穆王抬起血淋淋的手掌,覆蓋在了那惡虎的雙眼上,幫它輕輕地合上了眼,似乎還沉浸在悲傷之中,沒有起來,而是呢喃地說道:“虎兒是我從黃泉惡林之中帶來的,它陪伴了我二十多年的歲月,同生共死,比我那個不成器的犬子,還要親近,而如今,它死了——我唯一的兒子,被你殺了,而它,我在這個世界上最親密的生命,也被你殺了,陳志程,你真的是太讓我恨了……”
  
  我卓然而立,冷聲哼道:“你若是不想殺我,何來這么多事故?武穆王,你在抱怨這個世界的時候,有空多問問自己的得失,而不是一味的仇恨,懂么?”
  
  “哈、哈、哈……”
  
  武穆王一開始顯得很沉默,突然之間就開始瘋狂地笑出了聲來,抬頭狂笑一番,眼淚都嗆了出來,一直到笑斷氣之后,這才停下,接著緩緩抬起頭來,對我寒聲說道:“這么說,老子活了大半輩子,現在還得讓你來教我做人咯?”
  
  既然是生死決戰,此刻的我也是豁出了去,針鋒相對地說道:“聞道有先后,術業有專攻,你既然不會做人,我教一教你,那又何妨?”
  
  武穆王又沉默了,這時頭頂上又落下七般顏色的小精靈,為首的小紅沖著武穆王說道:“白胡子老頭,如果我們幫你,你會不會幫我們對付俞千八那個侏儒怪老頭?”
  
  武穆王沉默地點了點頭,那小紅得意地吹了一個口哨,然后露出了一口小白牙,大聲喊道:“姐妹們,為了青木精華液,沖啊!”
  
  七個千嬌百媚的小姑娘沖著我們圍將上來,她們自然不是主力,不過在旁邊如此一陣圍繞,倒是弄得我有些分心,而就在我朝著她們望過去的時候,心頭卻猛然一跳,下意識地將雙手往著胸口一擋,剛剛擺正位置,便感到一顆大拳頭砸在了上面,一股傾天之力砸落而來,即便是我用上了土盾,都抵不住這般的巨力,整個人向后騰空而起,重重地砸落在了石壁之上。
  
  轟!
  
  我耳邊一陣轟鳴,接著聽到了石壁碎裂的聲音,滑落下來的時候,余光處瞧見自己身后石壁,竟然以自己剛才的著力點為中心,朝著四周如同蛛網一般的碎裂開去。
  
  好恐怖的力量,我感覺自己就像被一尊大炮給轟中了一般,渾身的五臟六腑都移動了位置,喉頭一甜,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武穆王偷襲成功,并沒有乘勝追擊,而是智珠在握地站立在我跟前不遠的地方,略微贊賞地說道:“不愧是殺害我兒和愛虎的家伙,竟然能夠在我這一記奔雷手之后,還存活下來,當今的年輕一代,你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了,陶晉鴻果然教了一個好徒弟,所謂的‘茅山三杰’,也當真是名不虛傳,不過可惜啊,你居然惹到了我的頭上來,招惹這晦氣,那就只有怪你的命了!”
  
  他頗有一種埋沒英才的惋惜,不過此話說罷,滲血的手再次張開,朝著我拍來。
  
  我心中慚愧,此前這一路走得實在是太過于順利了,以至于我雖然遇到過很多頂級的高手,卻總有人來相幫,殊不知天下間最靠譜的,就是自己,如果一直將心思指望在別人的身上,終究還是會有這么一天。
  
  我能打得過這家伙么?
  
  捫心自問一下,我方才曉得這武穆王雖說此前一直籍籍無名,然而卻是頂尖的高手,這老家伙一旦施展開來,恐怕這地洞中的所有人,都不是他的對手,不過想著我身后的小顏師妹和學生,我又不得不迎戰,當下也是咬著牙齒,又一口鮮血噴出,緊接著一聲怒吼,朝前而沖。
  
  武穆王冷然笑道:“你給我——死!”
  
  然而就在兩人即將生死對決的時候,一直沒有出聲的王木匠卻怪異地笑了起來:“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我明白了,諸天二郎陣,起!”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