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五十三章 精疲力竭希望生

  武穆王雙手平推,當空就浮現出了一對放大十倍的巨手,赤紅如血。朝著我兜頭罩來,我看著無法抵御,當下也是只有咬牙前沖,準備突進到此人的跟前,與其貼身纏斗,然而此刻王木匠卻是突然發聲,雙手招展,竟然憑空浮現出了一個額頭之上多出一只眼的金甲武將來。
  
  此人身高兩米,縷金靴襯盤龍襪,玉帶團花八寶妝,左手斬妖劍。右手三尖兩刃刀,面容高傲,不怒自威。
  
  除此之外,它旁邊卻是還帶著一條惡犬。明明是狗,卻只比剛才那頭惡虎小上一圈,仰頭一嘯,凄厲無比。
  
  此人一出現之后,額頭上面的眼睛陡然一睜,卻是金光乍現,四處掃量。但凡被他那目光掃到的人,莫不覺得如墜寒潭,而武穆王的那一對血魔掌。也化作烏有,唯有那王木匠哈哈大笑,叉著腰,沖著那金甲武將朗聲說道:“恭請清源妙道真君。此邪魔為非作歹,禍害一方,無惡不作,涂炭生靈,小靈無力,還請真君為民除害,了結此獠!”
  
  聽到王木匠充滿恭謹的話語,金甲武將看向了武穆王,而對方卻凜然一笑,惡聲吼道:“二郎神?哈哈哈,真當老子是弱智啊,不知道從哪兒弄來的法陣陰靈,還真的將自己當做了神邸?老子今天就要會一會,你是個什么東西!”
  
  此人乃一代梟雄,冷血無情,見識也極為多,曉得面前這一位并非什么道教神邸,不過是某位隱士留下來的杰作。
  
  她他當下也是惱怒,雙手一翻,卻是化作了鳳凰模樣,朝著攔在我們面前的這金甲武將毫無畏懼地殺去。
  
  武穆王信心滿滿,那雙手翻滾而出的鳳凰化作一道黑氣,朝著那金甲武將卷去,本以為能夠一戰而定,卻不料那武將并沒有與他正面交手,而是揮手一指。
  
  它一指,旁邊那頭比藏獒還要恐怖的惡狗就如離弦之箭,朝著對方撲面而去。
  
  先前武穆王有虎作倀,此刻卻被狗咬,當真是現世報,而他瞧見這猛犬來勢洶洶,也不得不將空中那一團黑氣朝著下面卷去,口中冷聲哼道:“我這迷毒罡氣,能破天下間所有的靈物,不管你是神是鬼,先給我現出原形來吧!”
  
  他敢于如此倨傲,自然有著足夠的手段,然而他再快,卻不如身處法陣之中的惡犬迅捷,卻見它猛然一扭身,避過黑氣,朝著武穆王胯下咬去。
  
  武穆王下身遭受威脅,趕忙護住周身,卻沒想到面前的那金甲武將一劍一刀,當頭就斬落下來。
  
  他一腳踹開了那惡犬,又連忙用那把金色扇子擋住這重重一擊,而即便如此,這武穆王卻還能夠用意識控制,將他的迷毒罡氣朝上而起,沾染到了這金甲武將的身上。
  
  我心中一慌,瞧見他的那迷毒罡氣果然厲害,那金甲武將一沾染到這玩意,立刻如沙塔一般潰散而落,化作虛無。
  
  一招得手,武穆王心中大悅,暢然喊道:“如何,老夫的迷毒罡氣不錯吧,小子,你以為你能擋得住我么?”
  
  王木匠此時卻嘿嘿一笑,說了一句話:“所謂‘諸天二郎陣’,你當真以為就只有一個?”
  
  此話說罷,那石壁之上竟然浮現出了十個、二十個、無數個的金甲武將來,額頭一律多出一只眼睛來,金甲雙刃,旁邊還帶著一只狗,目光掃量,最終集中在了武穆王的身上,而王木匠則又是一聲大吼:“恭請諸位清源妙道真君,還請誅殺此獠!”
  
  “諾!”
  
  這一回一大幫子的金甲武將居然齊聲大吼,帶著狗,朝著武穆王撲將過去,那武穆王用那黑霧繚繞的迷毒罡氣燒死周圍四五個,結果被無數金甲武將給淹沒了。
  
  他終于抵擋不住,一個縱云梯,帶著渾身的鮮血,狼狽地退回了井口之上去,厲聲吼道:“陳志程,你別以為你贏了,老子封住這井眼,難道你還能逃脫生天不成?”
  
  話是這么說,不過再說最后一個字眼的時候,我似乎還能聽到他抽痛的聲音。
  
  這一大堆的金甲武將一直沖到了頭頂的井眼處,又都化作了黃沙一般的靈物,紛紛落下了來,然后又融入了刻滿符文的雕版之中,化作烏有,而王木匠則毫不猶豫地將八卦異獸旗之中的陣靈招出來,頂在了井眼上,讓它們封住了此處。
  
  忙乎完了這一切,它方才抹去額頭的汗水,遺憾地嘆了一口氣。
  
  我這時才覺得胸口一陣悶堵,幾聲咳嗽,又是一口鮮血吐出,小顏師妹瞧得擔心,上前過來扶我道:“大師兄,你受傷了?”
  
  我搖頭說道:“沒有,這口血吐出就好多了。那武穆王太厲害,居然一掌就能逼我成如此模樣,應該是天下間有數的高手,今天要不是王木匠撐住,只怕我們就要死在這里了。”
  
  小顏師妹感激地瞧向了喘著粗氣的王木匠,說:“王師傅,多謝你!”
  
  王木匠平日里格外驕傲,而此刻卻是謙虛地說道:“哪里,那老頭實在厲害,要不是你們選在這個地方,我未必能夠擋得住他——不過現在也麻煩了,我剛才將這法陣全部的潛力都給逼出來了,恐怕這一次之后,就功效全失了,沒有辦法再用。”
  
  我疑惑地說道:“這些真的是二郎真君么?”
  
  王木匠搖頭笑道:“怎么可能,即便這世上真的有二郎真君,恐怕也不會在這里出現,不過這些法陣聚集的陣靈,的確是從心底里將自己認作了二郎神,我方才會如此客氣,不過藏陣于此的那位隱士,當年渡劫而走,不管是死是活,都是一位大拿,只可惜年代久遠,法陣氣息遺漏,我剛才又竭澤而漁,已經不能再用了!”
  
  經得它的提醒,我方才曉得堵在洞口的這八卦異獸旗,卻是擔憂那武穆王看透這一切,再次折返而回的結果。
  
  我點了點頭,突然瞧見剛才朝著小顏師妹她們掩殺而去的優曇婆羅七仙子不見蹤影,詫異地問道:“小紅、小橙她們呢?”
  
  小顏師妹聽到,咬著嘴唇,默默地張開了右手。
  
  我在她瑩白如玉的手掌之上,瞧見了七團燭光,顏色各異,宛如龍眼一般大小,拼命地想要逃出掌控,卻又都無一例外地失敗了,而小顏師妹則用一種極為悲傷的語調說道:“人心不足蛇吞象,我實在沒有想到她們會對青木精華液那么執著,也沒有想到竟然是她們透露了我們的行蹤,就在她們準備傷害白合、小床單和小胖的時候,我沒有辦法,只有將她們給歸本還原,化作了本靈……”
  
  小顏師妹是個極為善良的人,即便剛才面對那些窮兇極惡之徒,她也不會傷人性命,更何況是這些與她極為親熱的草木之精。
  
  在此之前,她還跟我商量過如何處置這些小妖精,她對于未來的暢想是,能夠將她們帶回茅山宗去,去秀女峰的那一片藥田,讓這些小妖精管理諸多藥草,而她,則像對待女兒一般的,好好教導這些蒙昧的小妖精們,好好做人,然而此時此刻,她卻不得不出手,將這些草木之精給奪取性命。
  
  什么是本靈,那就是即將離開這個世間的一種狀態,就如同人的三魂七魄一般,失去了本體的寄居,根本就待不了多久。
  
  小顏師妹悲傷地對我說道:“師兄,不管如何,我想給她們做一個超度,讓她們安詳地離開這個世界,畢竟這一路上,她們掩藏痕跡,也算是十分努力,即便是誤入歧途,我也得給她們一個交代。”
  
  我搖頭,拍著她的肩膀說道:“小顏,不要那么傷感,她們未必會離開這世間,由我來安排吧。”
  
  說罷,我拿出裝著光臨金丹的瓷瓶,這里面靈氣濃郁,倒是能夠裝下這七個本靈,置于如何安排,我心中也有一些數,總之,好東西來之不易,暴殄天物,這是不對的,是吧?
  
  兩人決定完此事之后,開始發動大家在這洞府之中搜尋,發現了一具已成白骨的尸骸,林齊鳴輕輕一碰,那玩意便化作了灰燼,除此之外,我們沒有任何發現。
  
  這兒唯一的通道,就是頭上的井眼。
  
  被困住了,我有些絕望,不過卻不能將這樣的情緒透露出來,而是鼓勵著大家,讓大家堅持住,我們的援軍,一定會趕過來的。
  
  我是這般說,然而援軍并沒有來,反而是武穆王一天來騷擾了三回,第一次是找了兩個身手高強的敢死隊,結果下來就被我們給弄死了,隨后他們開始往下面丟手雷,放炸彈,然而八卦異獸旗中的諸般陣靈倒也不是吃素的,都給頂了回去,反倒是讓外面炸得橫飛,砸落石塊無數,到了最后,武穆王弄來了毒氣,準備將我們給活活熏死。
  
  王木匠又立功了,它純熟地運用著八卦異獸旗,將這兒守得如同烏龜殼一般,刀槍不入,毒氣回流。
  
  如此過了一天一夜,所有人都已經疲憊不堪了,而離武穆王上一次出現,已經整整過了六個鐘頭了,我困倦欲死,這時頭頂突然傳來一個人的聲音:“小程,你在下面么?”
  
  我眼睛一亮,豁然站了起來。
  
  他怎么來了?

1條評論 to“第十卷 第五十三章 精疲力竭希望生”

  1. 回復 2015/03/08

    小紫

    所以我們是分別被封印在七劍里面作為劍靈了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