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五十四章 急公好義一字劍

  叫我名字的人,是一字劍黃晨曲君,他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值得信任的人里面。為數不多的幾個,因為我與他相交與青萍之間,他無數次地救過我,而我也幫過他許多,兩人是過命的朋友,對于我來說,一字劍無論是人品還是手段,都是值得我所信任的,在這樣的絕境之中,聽到他的聲音,拋開他那一張丑陋的麻子臉。無疑是一件絕對美妙的事情。
  
  只不過,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呢?
  
  我有些不確定地朝上應道:“是我,黃大哥,你怎么會在這兒呢?”
  
  出現在井眼處的一字劍聽到了我的回答。頓時就輕呼,接著對我說道:“太好了,你果真沒事,不愧是江湖傳聞的陳老魔啊,這命格真的是太硬了——外面沒人了,你要不要上來瞧一下?”
  
  一字劍對我邀約,而我猶豫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該信他的話語,畢竟有著楊小懶在身邊,武穆王就算不對我了如指掌。也曉得個大概,自然也知道一字劍于我之間的關系,他倘若是找一個口技者來,只怕我就上當。給誆出去了。然而就在我心中思忖的時候,那一字劍似乎也意識到了我的擔憂,對我說道:“還是我下來吧,不過你可悠著點,我聽說你這里可是逼走了武穆王,弄死過青面雙雄,端的厲害!”
  
  說話間,一個身影從井眼處落了下來,輕松地落在了地面上,我定睛一看,果然真的就是一字劍。
  
  一字劍腳尖點著碧綠石中劍,一副輕盈的姿態,顯然這些年他的進步十分顯著,比往日更上了一層樓,而我瞧見那碧綠石中劍上還有些許鮮血印染,顯然是在上面也有過一場拼斗。
  
  我激動地上前,與這位忘年老兄擁抱,他一把推開我,皺眉說道:“得了,兩男人抱在一塊兒,多惡心啊。”
  
  我笑了笑,把我身后的小顏師妹和幾個學生介紹給他,一字劍先是瞇眼瞧了小顏師妹一眼,點頭說“不錯”,丑臉之上,硬是擠出了曖昧的笑容,而當他瞧見楊劫、白合、林齊鳴和董仲明的時候,卻情不自禁地嘆聲說道:“小陳,你別的本事我倒也不佩服你,但是選才這方面,當真是讓人嘆息,這四個孩子,個頂個都是不錯的好材料,仔細雕琢一番,定成大器啊!”
  
  我摸頭一笑,然后回過頭來,對著學生們說道:“這位伯伯,就是當今天下正道十大高手之一的一字劍黃晨曲君,還不叫人?”
  
  “黃劍尊好!”
  
  天下十大,這個名號對于身處于這個行當中的年輕人來說,實在是一件耳熟能詳的事情,而瞧見這傳說中的人物出現在自己面前,個個都興奮不已,叫著一字劍近年來的尊號,而被這些孩子們如此叫著,一字劍也頗有些享受,平日里總是冷冰冰的臉上,多少也有了一些笑容,對孩子們說道:“不錯,都是好孩子!”
  
  寒暄過后,一字劍這才告訴了他為何出現在這里。
  
  原來一字劍近年來浪跡江湖,對于天下間的諸多情況了如指掌,而他此番在附近的慈元閣分部辦事,聽到了有人出重金懸賞我人頭的消息。
  
  他覺得不妥,便一路打聽,趕了過來,怕天妒英才,若是我一個不小心,著了人家的道,以后就見不著面了。
  
  一字劍說起一路尋來的事情時,告訴我他在這太行山附近碰到了幾個退回去的有散兵游勇,才得知要弄死我的,卻是這太行武家的掌事人武穆王,而我前日在太行山北麓力戰群雄之事,他也曾知曉了,對我的表現交口稱贊,對我說道:“真正的男人,就是應該這樣,要有蔑視天下的霸氣,而你那天的表現,當真能和古代時候的張飛怒吼長坂坡有得一拼了。”
  
  他說得夸張,不過能夠得到這位面冷心熱的高手稱贊,也著實是一件讓人欣喜的事情,我撫掌而笑,又接著謙虛幾句。
  
  一字劍倒是不吝贊美之詞,對我說道:“小陳,你可能沒有怎么聽過太行武家的名號,不過據我所知,江湖傳聞已久的大魔頭血影手,便是這個武穆王,而他的弟弟武穆生,則供職于民顧委之中,是劉老三那廝的同事,據他所講,被人以訛傳訛,稱之為十三太保的那些家伙,個個都是本事非凡之輩,而武穆生,則是十三太保的第一位,目前供職于行動調查處的處長一職,最是厲害不過!”
  
  我點了點頭,然后說道:“這個情況,我已經了解了,唉……”
  
  一字劍拍了拍我的肩膀,指著角落里那頭龐然大物說道:“能夠在這個家伙的手下逃脫性命,而且還將他兒子和心愛的猛虎給干掉,這事兒還真的是讓人驚訝。我一直在外圍潛伏,此刻武穆王去找破陣的高手去了,隨時會回來,我剛才雖然清理了一部分人,但不敢保證沒有人去報信,所以要離開這里,得趕緊走。”
  
  我時刻都準備好了,當下也是催促大家離開,不過一字劍倒是還有點事,問我角落里的這頭惡虎尸體,如何處理,你有什么意見?
  
  我這一天防備,已然心焦力瘁,哪里有時間管這畜生,自然是搖頭說不曉得,而一字劍則笑了,問我說他去處理一下可好,我自然不會有意見,讓他去處理,而我則叫了眾人準備,由楊劫先上去打探消息,確認安全了,而后丟下一根繩子來,讓大家爬上去。
  
  就這么一會兒的功夫,一字劍已然拿著碧綠石中劍將這頭惡虎給弄得不成模樣,先是從那畜生的顎下掏出一顆妖丹來,接著又將這家伙的腦髓掏出,嚼豆腐一般地刺溜喝凈,接著又將這猛虎最精華的幾節骨頭給取下來,插在自己的腰帶上,臨走的時候,還給我們每人分了一塊肝,告訴我們,這玩意滋補,我們這幾日疲憊,吃點這玩意,能夠頂住氣力。
  
  最后的最后,一字劍悄不作聲地塞給了我一個硬橛子一般的東西,輕聲告訴我,說這玩意對男人實在是可遇不可求的好東西,你正好有了女朋友,就拿著,總歸是有用的。
  
  我捏了捏,豁然想明白這是個啥。
  
  我雖然想告訴他自己龍精虎猛的,實在是用不著這玩意,不過看他一番好意,小顏師妹又在旁邊,便也沒有多作拒絕。
  
  一字劍速度飛快,而后我們重返那梭子型的溶洞之中,才發現地上倒了十多個人,全部都是喉口中劍。
  
  顯然,一字劍并沒有騙我們,要不然他也不會出手殺了這些家伙。
  
  一行人走出溶洞,發現外面還有一些人躺倒在地,這些家伙都帶著武器,不過卻被卸成了一堆零件,一字劍瞧見我盯著地上的這些鐵塊瞧,一臉鄙夷地說道:“武穆王這撈偏門的家伙就是不將規矩,明明是個修行中人,居然還玩槍,這樣的家伙,碰到一個,老子就弄死一個,絕不手軟。”
  
  在一字劍的護送之下,我們一路向北,一直從中午走到傍晚,才到達了附近的鄉鎮。
  
  到了鄉鎮,便在路邊的雜貨鋪里找到了電話,我立刻聯絡了華東神學院的英華真人,才得知她在曉得我們這夏令營出事之后,已經立刻帶人趕到了太行山,不過此刻的她現在恐怕待在部隊,校務辦給了我一個電話,讓我直接聯絡過去。
  
  我再次打,終于聯絡到了英華真人,她現在正在和那些學生們和張勵耘在一起,對我們的情況十分擔憂,也正在聯絡上面,爭取能夠早日解決。
  
  英華真人還告訴我,不用擔心,即使上面不派人過來,她也叫人回茅山請援兵了,那武穆王實在猖狂,那茅山宗倒也不吝出手。
  
  我將自己這邊的情況告訴了她,并表示會盡快過去,跟大部隊匯合的。
  
  我這邊聯絡妥當了,然而剛剛掛下電話,一字劍就走了過來,對我低聲喝道:“走,趕緊走,我們離開這里!”
  
  我一愣,覺得實在是有些奇怪,如果在深山里面,武穆王怎么出手,那都還好講,然而在這樣的鄉鎮里面,他若是也敢動手,只怕我殺不了他,國家機器都要將他給碾得粉碎了。然而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前方卻出現了一個兩鬢斑白、五十多歲的中年男子,帶著一群身穿唐裝的男人,正在市集之中四處相望,似乎在找尋著什么。
  
  這個中年男子一臉的正派,除了滿臉僵硬,倒不像是什么壞人,我心中一跳,對一字劍問道:“這個人,是武穆生?”
  
  我說話的時候,那個家伙卻是從混亂的人群之中發現了我,帶著旁邊的手下,朝著我這邊大步跨來,而一字劍則嘆了一口氣,苦笑著說道:“都叫你走了,惹了這幫家伙,可真的不是一件什么好事兒!”
  
  我不知道他這話是什么意思,卻瞧見那中年男人身邊的手下將我給遙遙圍住,接著掏出手中證件,高聲喊道:“政府辦事,捉拿殺人犯,大家讓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