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五十六章 強顏歡笑已調解

  “沒有!”
  
  被茅山刑堂長老劉學道這般注視著,那武穆生憋了半天,從牙縫之間好不容易蹦出了這么一句話。結果整個人的臉色都變得鐵青。
  
  這武穆生當真是個十分厲害且跋扈的家伙,剛才即使有一字劍、我和黃養神所帶領的特勤二組在,他也是二話不說,就是想要硬干,然而當劉長老的出現,終于使得他心中的天平傾斜了,他的確厲害,但是天下間能夠同時與這么多強者正面對決的人并不是沒有,但絕對不是他,他可以跋扈,可以囂張。可以目無一切,但是不可以沒有腦子。
  
  誰也不是傻子,當這么多人出現之后,武穆生便曉得。即便是自己強行出手,只怕最后吃虧的,還是自己。
  
  在場的所有人里面,沒有幾個會因為他此刻的職位,而不敢下狠手,正如他知道我的身份,也同樣膽敢悍然出手一般。
  
  業內的規矩很多。但是最根本的一條,那就是成王敗寇。
  
  死了,一切皆空!
  
  然而聽到武穆生這般頹然退卻。那劉長老卻有些不依不饒地說道:“沒有,沒有你還準備弄死我茅山的弟子?很好,我這個人最講道理,你先給我說一說。到底是因為什么問題,你放心,我是茅山刑堂長老,倘若門下弟子犯了錯,絕對不會手軟的!”
  
  黑面太保武穆生盯著他,咬牙說道:“貴宗弟子陳志程,無故殺我兄長獨子,手段殘忍,情節惡劣,我辦事經過此處,順手拿下他去伏法,這可有錯?”
  
  劉長老認真地點頭說道:“的確該辦,不過我多嘴問一句,陳志程為何要殺你那大侄子呢?”
  
  黑面太保凜然說道:“嫉妒,再加上捕風捉影,一語不合就殺了人,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必將是個魔頭人物,我若是不為民除害,豈不是枉費了我領取的這份俸祿?”
  
  劉長老整個人的臉都黑了,十分配合地朝著后面厲聲喊道:“刑堂弟子在哪里,還不趕緊幫我拿下這逆徒?”
  
  他身后沖出四人,朝著我這邊走來,而我則不慌不忙地說道:“劉長老,兼聽則明,偏信則暗,這世間講道理,哪里有只聽一面之詞的事情?”
  
  劉長老一愣,摸著胡子說道:“你說的倒也有些道理,那么你說一說,你為何殺人?”
  
  我在宗教局特勤組的時候,可沒有少寫報告,自然曉得如何講一件事情給有條理地說出來,并且有詳有略,一一言明,除此之外,我還有一眾證人可以幫我舉證,如此說出,我這才沖著那武穆生說道:“閣下身為公門中人,不問是非,公器私用,必然也參與此事,而此刻更是想要殺人滅口,所以我想要告訴你,該上法庭的并不是我,而是你自己!”
  
  “不可能!”
  
  武穆生斷然否定了我的話語,冷聲哼道:“果然是傳聞中的黑手雙城,茅山果真找了一個好徒弟,不但修魔功,而且舌燦蓮花,極盡顛倒黑白之能事,而你茅山若是如此偏袒他的話,武某人倒也無話可說了……”
  
  這人說不過,便直接耍蠻,而劉學道長老則冷然說道:“我茅山收什么樣的弟子,由不得你來管,若是不服,且與老夫對一掌!”
  
  劉長老倒也是個火爆脾氣,這話兒說完,騰出一掌,朝著武穆生拍了過來。
  
  武穆生原本以為人這么多,怎么都不可能再打起來,沒想到對方說動手就動手,著實有些驚訝,不過他也是個頂尖厲害的高手,當下手掌一翻,卻也是血氣凜然,朝著劉長老轟然印去。
  
  兩人的肉掌緊貼一起,接著一陣雷鳴一般的炸響轟然而出,朝著四周擴散而去。
  
  這是兩人畢生勁力的對拼,如此一出,也是竭盡全力。
  
  然而那武穆生終究不如劉長老功力精純老道,結果一頓之后,身子晃了晃,朝著后面連退了三步,這才穩住了身形,結果臉色一陣暗紅,顯然是憋了一口血在喉嚨里。
  
  武穆生吃了暗虧,反倒是劉長老雖說臉色有些難堪,不過迅速就緩過了氣來,沖著對方微微一笑道:“你這口血,噴出來就沒有內傷,若是硬憋著,三個月之內,別想跟人動手……”
  
  然而武穆生最終還是沒有將這口血給噴出來。
  
  他終究丟不起這個人。
  
  斗不過武力,這家伙就開始講起了道理來,這人一多,我們這些人自然都不可能一意孤行,所以武穆生一口否定了我剛才說的一切,除了那煤礦的確在他兄長名下之外,其他的奴馭智障礦工、追殺學生等嚴重罪名,他一縷不認,并且信誓旦旦地說,若是有必要,可以到現場,當面對質。
  
  我聽到他說得這般理直氣壯,心中開始猜測起了兩個可能,第一感覺武穆王并沒有讓他知道實際的情形,這才使得他能夠“理直氣壯”,因為他的潛意識中,終究還是相信他的兄長比較多一些,而第二點,則有些可怕,那就是在這短短的幾天之內,意識到恐怕會出事,會鬧大,所以武穆王已經將所有的一切不利證據都給清除了,這才使得他智珠在握。
  
  不過不管是那一點,我都希望能夠當場驗證一番,也好給自己一個交代。
  
  所以在一番爭論過后,由五方決議,我們當夜奔赴礦場,查個究竟,并且當面與我所指控的武穆王對質一番,將此事給解決了。
  
  如此商定妥當之后,幾撥人都開拔,而我則走到劉長老面前,長躬倒地,認真地感謝道:“多謝劉師叔救命之恩。”
  
  劉長老執掌茅山刑堂,多年來一直都是一副黑臉,對我自然也不會例外,當下也只是淡然地說道:“這是你師父下的命令,你要謝也該謝他,不過看你的手段,即便我不出現,你也未必會有事。”
  
  我依舊恭謹地說道:“我有沒有事,這個還未知曉,但是我身邊的那些孩子,卻極有可能沒了性命,就算是為他們,我也得感謝劉師叔。”
  
  兩人寒暄幾句,劉長老便一臉高冷地帶著一列刑堂弟子,跟在了武穆生的后面離開,而我又去看了受傷的林齊鳴和董仲明,小顏師妹正在給他們包扎呢,結果旁邊卻圍著一個黃養神,對著小顏師妹噓寒問暖,一副熱情過度的表現,這讓我格外吃味,那手便示威性地擺在了小顏師妹柔軟的腰肢上去。
  
  雖然有了親密關系,不過小顏師妹還不習慣在外人面前與我表現得這么親熱,不過瞧見了黃養神那立刻變黑的臉色,以及我所表現出來的斗爭勁兒,她噗嗤一笑,卻也沒有將我的手打開,而是任我胡作非為。
  
  黃養神在瞧見自己的女神被別人摟住了腰而沒有反抗之后,就仿佛被打了一悶棍一樣,低聲說了一句告辭,便轉頭離開。
  
  諸位紛紛離開,而一字劍卻過來與我辭行了。
  
  他并不跟我們一起去那黑煤窯,而是準備離開此處,他告訴我,此番前來,本來是擔心我有危險,而現如今既然師門出面了,也就沒有他的事情了,他這個人,平日里最怕兩樣,一個是見官,一個是見那豪門大派,既然彼此見著都別扭,不如離去。
  
  我沒有挽留一字劍,他能夠趕過來,在我最危險的時候出現,已然是夠情誼了,我不能把他當做保姆,要求一直護佑著我。
  
  一字劍走了,臨走之前,告訴我恐怕這次過去對質的結果,并不會太好,所以提醒我有的事情,不要意氣用事,要懂得妥協,妥協并不是退讓,而是戰略性的轉移,我們收回拳頭,是為了更好的打倒對方。
  
  一字劍闖江湖,見過的世面的確不是我能夠比擬的,見識也廣,等我們連夜趕到了那礦場,果然發現如他所說的一般,此處盡是灰塵蛛網,仿佛廢棄了許多年一般,別說沒有那幾百號智障礦工,除了看場子的門衛老頭,別的幾乎都沒有什么人。
  
  在這個廢舊礦場里,我在一起見到了武穆王,明明兩人此前打生打死,但是此刻,他卻表現得第一次見到我一般。
  
  戲精!
  
  一切都是在做戲,這個是我最深切的感受,然而大家你說你有理,我說我有禮,講到了后來,還是由劉長老和武穆王兩人之間做了溝通,同意了這樣一個說法,那就是的確是武陸棋對我動手,我為了自保才誤殺了他,而我則放棄對武穆王其它的指控,雙方最終達成了和解。
  
  雙方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如果真的撕破了臉皮,姑且不論到最后誰勝誰敗,但是必定都會蒙受巨大的損失,還不如維持此刻的現狀為好。
  
  這就是最終妥協的方案,我心中即使有一萬個不愿意,但是在本門長老的壓制下,也不得不點頭認可了此事。
  
  如此一來,算是“皆大歡喜”,只是原來那些智障礦工,此時此刻,到底被轉移到了哪里,又或者,已經被心黑手狠的武穆王給全部滅口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