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五十七章 總有底限需堅持

  我心中自然是不肯善罷甘休的,不過在總局行走這么多年,我也已經差不多足夠的成熟了。懂得此刻倘若一直糾纏下去,以武穆王在朝中的勢力,和江湖上的影響力,不但我這邊會沒完沒了,而且還會耽誤別人的節奏,特別是現在困在部隊營地的那一班同學,如果談不妥,他們的生命安全也恐怕收到威脅。
  
  不過即便如此,我也曉得我與武穆王這里的仇怨是結成了,這個是死結,不是一兩句話就能夠了解清楚的。
  
  武穆王與我。現如今已是生死仇敵,雖說他為了避嫌,此刻是不會殺我的,不過等到風聲一過去了。兩人必將又是不死不休的情況,而對于我來說,不在其位不謀其政,不過有的事情,我終究還是看不過眼,背地里的調查,一定是會繼續的。
  
  別的不說。就算是給我那小舅哥出口氣,也是應該的。
  
  雙方達成協議,擊掌為誓。那武穆王含笑說道:“我很久沒有這么欣賞一個年輕人了,雖說你誤殺了我兒,但我卻并不怪你,甚至很期待看到你以后的成就。到底有多高呢。”
  
  他表現得像一個寬容的長者,我自然不會給人瞧笑話,于是淡然說道:“承蒙前輩高抬一眼,志程魯鈍,別的沒有,就是脾氣有點兒硬罷了。”
  
  黃養神過來做和事佬,嘻嘻笑道:“武家主大人有大量,不做計較,而陳兄則是少年英杰,風發意氣,大家先前都是誤會,現在能夠待在一起,彼此認識,都是緣分,日后定然不會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了–我此番前來的時候,總局的幾個大佬都交代過了,和平穩定,是一切發展的基礎,希望大家的日子能夠過得越來越好……”
  
  既然達成協議,大家就分道揚鑣了,武穆生跟著他的兄長一起,而我則在茅山刑堂長老的護送下,前往南邊的部隊營地,黃養神也需要過去辦些手續,故而與我們一塊兒同行。
  
  大家連夜趕路,倒也不覺疲憊,我落在了隊伍最后,找到了刑堂劉長老,對他說起此事另有深意,我們看到過的一切,應該都是武氏兄弟精心布置的。
  
  劉長老麻將般的臉上擠出了一絲冷笑,然后對我說道:“你當真以為我看不出來?”
  
  他的反問讓我當時就愣住了,接著聽到劉長老對我說起:“武穆王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竟然能夠在幾天之內將人都給清走了,而且還弄出這般灰塵撲撲的感覺來,不過他唯獨沒有辦法掩蓋一件事情,那就是人的氣息!一個封存多年的礦場和一個有著幾百人活動的場所,終究還是不一樣的,我們當做看不到,只不過是彼此給一個臺階而已。”
  
  我訝異地說道:“劉師叔你既然看穿了一切,為何還同意了武氏兄弟的提議呢?”
  
  劉學道搖頭說道:“你到底還是太年輕了,我不妥協,難道還跟他們干起來不成?志程,你要曉得,我茅山宗雖然屹立于世間,但畢竟跳脫不得那滾滾紅塵,如果此番與武氏兄弟交惡,那作惡者必然不會被拿住,而一旦讓他游離起來,只怕造成的危害會更大,你可能不知道,這太行武家的勢力已經蔓延到了八百里的長度,與這樣的土豪為敵,終究不附和你師父目前秉承的低調原則。”
  
  我這也只是點到為止,不再多言,畢竟處于劉長老的立場,現在的結果才是他最希望能夠看到的事情,而不是別的窮追不舍,生死交流。
  
  我們一路奔忙,沿著山道一直往南,終于來到了學生們暫居的部隊營地,這是一個隸屬于二炮的師級警備部隊,也不知道張勵耘走的什么路子,竟然能夠讓別人將我的這些學生們收留。
  
  部隊里面有好多設備和儀器都是高精尖的東西,具有一定的保密級別,故而學生們被安排在最靠外的營地,英華真人等已經提前接到了我們即將到來的消息,讓幾個徒弟帶著學生們在營房處一直觀望,而當我們出現在了大家的視線中時,立刻傳來了一陣歡欣鼓舞的呼聲來。
  
  我返回營地,受到了英雄般的待遇,我一打聽才知曉這幾天我的名聲已經傳得很盛了,學生們都知道我是為了給大家爭取時間而只身赴險,而且還在極端不利的情況下,屢次將敵人給拿住,甚至還在無數人的包圍中絕地反擊,而后又逃脫生天,這樣的經歷讓他們感覺到無比的真實和親切,紛紛朝著我打招呼,一副極為崇拜的模樣。
  
  人群里面第一個沖出來的,是張勵耘,他沖過來將我給緊緊地抱住,一臉激動,而我則拍了拍他的肩膀,贊揚他這幾天的表現實在不錯,學生們能夠安然無恙,全都是他的功勞。
  
  與眾人一一寒暄,我叫人安排受傷了的林齊鳴和董仲明先去醫務室就診,而后就是與刑堂長老和英華真人的會談,前者過來,只不過是給我撐一個場面,此番既然人已經救下了,他們自然也沒有再多做停留的理由,當下也是告辭,準備著返回茅山宗去。
  
  英華真人跟自己的師兄聊了許久,完畢之后,才將我和小顏師妹給找到分配給她的營房里面去,驅散眾人,接著語重心長地說道:“你們兩個,在一起了?”
  
  她說得很隱晦,不過我卻能夠了解他所指的到底是什么,只不過沒想到她會當著我們的面說出這樣的話題來,頓時就有些尷尬,不過小顏師妹則大大方方地承認了下來。
  
  聽到了這肯定的答案,英華真人的眉頭突然一陣蹙起,對我說道:“倒不是方對你們在一起,只不過時間未到,實話告訴我,你們那啥了么?”
  
  這是再一次確定了,我老臉終于一紅了,點了點頭,英華真人渾身一震,又是一聲嘆息。
  
  小顏師妹還沉浸在幸福之中呢,瞧見師父這副模樣,頓時就慌了,忙問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我們兩個做錯了什么?英華真人沉默了好一會兒,這才搖頭說道:“沒有,男歡女愛,實屬正常,你們年紀都不小了,倒也沒有什么好害羞的……這樣吧,回去之后,也別通知別人,我們內部辦一場,也算是我給你們的一個交待吧!”
  
  她的語氣里有著高興,也有依依不舍,我當時心情頗有些激動,并沒有感受出來,只能表示感謝。
  
  英華真人又告訴我,說此事不能大操大辦,具體的事兒,回去再說。
  
  小顏師妹信任自家師父,一切依她,而我則是便宜占足,也不會說出什么不對來,如此算是交待完畢,我辭別了英華真人,留下小顏師妹在此,而我則出了房間,去探望每一個學生,盡量和他們每一個人都有過交談,問一問他們這些天來的收獲,到底有些什么。
  
  如此一直到了午飯過后,我方才有時間歇下,因為忙碌一天一夜,頗為疲倦,躺回營房中,頭沾枕頭,眼睛一閉,就直接睡了過去。
  
  這幾天來連日驚慌,彷徨無助,在這兒倒是安全感強了許多,故而一覺睡得頗為巴適,到了夜里方才醒來,盤腿行了一會兒周天之數,門突然被敲響,我問是誰,門外人應了一句:“陳兄,我養神,不知道你有空么,有幾句話想跟你聊一聊。”
  
  我睜開眼睛,簡單思考了一下,然后下床,將門給打開,發現特勤二組的組長黃養神此刻,卻是正站在門口處。
  
  我將黃養神引入房中,因為在軍中,倒也沒有什么好招待的,兩人坐在房間里,開門見山,結果聽到黃養神說的話題,我頓時就愣住了。
  
  我原本以為他想跟我談一談夢中女神小顏的事情,結果一開口,方才曉得他此刻居然是受了武穆王所托而來。
  
  因為黃養神問起了一個東西,就是白合她們從黑煤礦中偷出來的碳晶,是否還在我的手上,若在,他們愿意付出一些代價,過來與我等價交換。
  
  我沉默了好一會兒,然后淡然說道:“比如呢?”
  
  黃養神從懷里掏出了一張照片來,我接過來一看,卻見上面正是我遺落在山崖之間的飲血寒光劍,此刻的它沒有了劍鞘,正被一捆紅色的絲綢給捆束住,放置在某處平臺上,我疑惑地抬頭,黃養神說道:“武家主聽說這劍是你的成名之物,你若愿意,可用它來換取碳晶。”
  
  我盯著黃養神,平靜地說道:“你也知道武家背地里做的那一堆爛事情,為何不指出來,讓他們得到應有的懲罰呢?”
  
  黃養神沒想到我會問這么一個孩子氣的問題,不由得苦笑著說道:“陳兄,你在局里做了這么久,也應該曉得,這個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哪有那么多正義需要匡扶,而你們當事人都已妥協了,我又能如何翻起風浪?這些事兒不多說,我此刻過來,只不過是私底下的身份而已,就問你一句話,是否愿意交換?”
  
  我認真地盯了照片上的那把長劍許久,不過卻最終還是搖了搖頭,咬牙說道:“不換!”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