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五十八章 酒醉初議建七劍

  “啊?”
  
  黃養神萬萬沒有想到我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語來,他與我共事多年,自然曉得我對飲血寒光劍的感情。也曉得它的來歷——這劍是我與劉老三、一字劍和已故的于墨晗大師彼此之間的交情見證,也陪著而我闖蕩了這么多的江湖歲月,更是使得我如虎添翼的神兵利器,相比之下,那根本不知道用途的碳晶,方才是顯得微不足道。
  
  這本是互惠互利、雙方共贏的好事,然而我卻斷然給拒絕了,這事兒讓他有些難以接受,詫異地問我道:“為何?”
  
  我摸了摸鼻子,沉聲對黃養神說道:“養神,你與這武穆王家是世交?”
  
  黃養神明白了我的意思。搖頭說道:“說是也是,不過你也知道,很多事情都不過是表面功夫,我黃家這家大業大。總得小心收斂,四處結緣,不敢隨意得罪人,混個面熟而已,各種緣由,你也能懂。不過這太行武家的確是有些底蘊,據說從那武則天時代留下來的兩策仙書。一直封存著,歷代皆有豪強而出,與我黃家也有較勁的意思。這么講,你能明白?”
  
  我點頭說道:“如此,我倒也安心了,養神。你能夠親自帶隊過來救我,我心中自然感激,不過如果你跟武家搭上關系,這個就有點傷感情了。”
  
  黃養神有些不明白地問道:“老陳,我有點不明白了,整件事情,說起來損失最重的是武穆王一家,他不但兒子死了,聽說最心愛的寵物也給你宰了,門下走狗被你誅殺無數,至于你,除了丟一把劍,倒也沒有什么損失,為何不依不饒呢?”
  
  我沉默了一下,然后對他說道:“也許你會說我虛偽,不過我想告訴你,這仇怨,并不是為我自己結的,而是那些至今下落未卜的智障,整整幾百個啊,養神,你能想象么?我知道,這世間的確有人對所謂的生死和人性毫無敬意,但是我就想用行動告訴他們,總有一些人,會為了心中的公義,挺身而出,對他們這種行為說‘不’的,而我就是其中一個……”
  
  聽到了我的理由,黃養神沉默了許久,突然笑了起來:“即使不在總局,你還是沒有變——這話兒倘若是趙承風那老油條說出來的,我倒也不會多講,而你,我終究還是相信你的人品的。放心,這事兒沒完,我回去之后,會繼續調查的,相信一定會給他們一個交待的。”
  
  黃養神雖說是世家子弟,不過為人倒也踏實,跟趙承風并不是一丘之貉,我伸出手,鄭重其事地說道:“拜托了!”
  
  兩人握過手,黃養神便沒有再提交換之事,而是提醒我,說武穆王有錢有人,自然不會善罷甘休,今后務必多加小心,不要給他得了手。
  
  我點頭答應,兩人又寒暄兩句,臨走前,黃養神猶豫好一會兒,這才期期艾艾地問我道:“你與蕭家小姐,可有情分?”
  
  我還是點頭,坦然說道:“自入茅山,便一直兩情相悅,早已私定終身,只可惜因為種種原因,一直沒有成親。”
  
  黃養神眼神黯淡地低下頭去,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說道:“她是個好女孩,你要好好待她!”
  
  我頷首,平靜地說道:“自當如此!”
  
  黃養神離開了,出門的時候,還回過頭來,叮囑了我一句話:“如果有朝一日拜堂成親,記得請我喝喜酒,切記!”
  
  這話兒說完,他倉惶離開,就像一敗涂地的潰軍,瞧見他那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我心中不由得生出幾許同情來,不過我曉得一個道理,愛情這件事情,本來就是你死我活的戰爭,倘若是我心存仁慈,只怕此刻倉惶逃離的那個人,便是我了。
  
  如此想想,覺得還是黃養神離開,算是圓滿。
  
  黃養神離開之后,我坐在房間里思忖了許久,這才抬頭,對著黑暗說道:“出來吧!”
  
  這話兒說完,頭頂的黑暗處便落下來一個黑影,蹲在地上,而當他站起來的時候,卻是帶著影子面具的楊劫,他對我說道:“大師兄,是簫師姐擔心那武家報復,所以讓我給你擔當守衛的,你們的談話,我聽了,不過不會說出去的。”
  
  楊劫這孩子性格比較沉默,罕有說話,他我還是比較信任,聽到了他的解釋,我點了點頭,曉得這是小顏師妹的一片好心,倒也沒有多講,揮揮手,讓他退下。
  
  楊劫既然愿意給我擔當守衛,我自然也不會推辭,當下也是推門而出,發現此刻已是星光璀璨,夜幕時分,張勵耘正在不遠處等著我。
  
  他瞧見我出來,迎了上來,對我說道:“老大,我見到黃組長進了你的房間,沒事吧?”
  
  我不想跟他說起這些事情,搖了搖頭,說沒事,張勵耘點頭,指著旁邊的兩個少校軍官說道:“這是我以前在部隊的戰友,聽我說起你便是擒住風魔蘇秉義的人,便先過來與你認識一下,喝頓酒,不知道你……”
  
  我看了一下旁邊的兩位,一個國字臉,一個一字眉,都是那種英姿勃勃的青年軍官,伸手與他們相握道:“拿下風魔,并非我一人之功,勵耘他夸大了。”
  
  “裴思涵!”
  
  “黃玉衡!”
  
  兩人自報姓名,然后那國字臉裴思涵笑著對我說道:“老張與我們是過命的兄弟,他這個人我最清楚了,能夠讓他如此崇拜的人不多,除了他那個遠房親戚之外,也就只有您了,之前我也不覺得您能夠生擒風魔,不過結合我這幾天聽到的、看到的,可由不得我們不信,陳主任您若是不嫌棄,咱去喝幾杯。”
  
  我揮揮手,說道:“別這么客氣,什么主任,教導主任也是官兒?我現在就是個老師而已,叫我老陳就好,走,喝酒去。”
  
  他們早有準備,在食堂包間里弄了點下酒菜,然后就是附近農家的自釀米酒,一開始大家還都有些拘束,而酒過三巡之后,那人就熟絡起來,稱兄道弟,倒也熱鬧。
  
  一聊天,我方才知道三人原來是一個部隊的,不過后來裴思涵和黃玉衡去軍校進修了,正好逃過一劫,雖然處于保密原則,不能直接談及當年的慘案,不過對于風魔那家伙,每個人倒都是同仇敵愾的恨。
  
  這聊天也是天馬行空,聊完了遠的,又說到近聞,黃玉衡告訴我,他們曾經有一個戰友,后來轉業了,到了民顧委,我今日所見到的奪命十八鷹里面,其中一個,便是他。
  
  黃玉衡還告訴我,說所幸沒有打起來,不然您雖說修為驚人,但是那奪命十八鷹卻是費盡心血打造,不但有著諸多陣法,而且還有各種法器對應,一經施展開來,絕對是非常恐怖的家伙,在他們的手底下,可折過不少威名赫赫的家伙,甚至不乏頂尖高手,譬如之前川中唐門叛變的大長老,實力據說堪比青城三老,卻也敗在此陣當中,實在是了不得。
  
  我聽了,不由得一陣后怕,而后大家又談及了陣法一事,張勵耘突然對我說道:“老大,我先前回家,就是在準備北斗七星罡陣的事宜,你此刻既然蟄伏,不如找齊七人,也練出一個來,說不得能夠成為助力?”
  
  他的話說得我砰然心動,當年在青城山下,我瞧見青城山的七把劍,心中就有這樣的想法,不過一直沒有時間和機會得以實施。
  
  不過要想做此事,還是有許多困難存在,最重要的,那就是人選。
  
  對于這個問題,張勵耘倒有自己的打算,對我說道:“老大,所謂七劍,需陰陽協調,男女都有,又要心意相通,不生嫌隙,我覺得我可以算一個,加上尹悅、小破爛,這就有三個了,再從學生里面選出表現比較優異的幾個,比如林齊鳴、白合、董仲明以及你的小師弟楊劫,這就差不多齊了,你覺得如何?”
  
  我搖頭說道:“尹悅和小破爛,兩人雖然不在,但應該沒有問題,而楊劫,恐怕不行——他的性子比較孤獨,不適合這種劍陣,倒是在嶗山修行的布魚可以考慮一下。”
  
  兩人開始談論起了人選,而我則將懷中的羽麒麟拿出,并且將我托南南做那七把劍的事情也和盤托出,更是將先前那優曇婆羅七仙子本靈被我拿住,可以將其灌入木劍之中,當做劍靈之事講起,這事兒說的張勵耘渾身激動不已,恨不得立刻就開始訓練起來。
  
  不過此時還是有許多困難,我們也不得不重視,此刻也只是將框架定好,等待后面條件成熟,一并成立。
  
  酒逢知己千杯少,四人一直喝到深夜,其余三人都喝得有些發飄,各自回去歇下,而我因為身體素質還可以,身子倒也只有些發熱,往回走的時候,黑暗中有人叫我,我過去一瞧,卻是林齊鳴,他白天受了傷,此刻本應躺在床上,我問他什么事,他抿著嘴唇,對我說道:“陳老師,我想告訴你一件事。”
  
  我點頭,問怎么了?
  
  林齊鳴說道:“昨日在那刻滿符文的井眼底下,我發現了一個東西……”

1條評論 to“第十卷 第五十八章 酒醉初議建七劍”

  1. 回復 2015/02/08

    七劍

    噢噢,偶們總算有了個雛形~

    趙中華:好像沒哥什么事誒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