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六十章 偷天換日李代桃

  我來不及交代太多,匆忙趕回滬都,第一時間就是找到了小顏師妹。述說相思之情,然后詢問她結婚的諸多細節,譬如是否需要準備些彩禮,是否要返回句容蕭家,婚禮是想采用中式的,還是西式的,句容那邊有些什么講究沒,還有婚禮的日期是定在哪一天,我好提前回麻栗山去,將我父母和姐姐接過來……
  
  我一路上興奮無比,腦子里面想起了太多太多的問題。各種各樣的細節讓我從一個大男人立刻變得婆婆媽媽,不過即便如此,我的心中還是激動不已。
  
  我做夢,都想迎娶面前的這位佳人。如今即將夢想成真,那自然是一件讓人興奮得上天了的事情。
  
  然而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小顏師妹對于此事,卻顯得并不是那么熱衷,反而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冷淡,當然這種冷淡并不是表面上的,但是與她有過最親密接觸的我。卻還是能夠感受得出來,沒說兩句,小顏師妹告訴我。說此事都有她師父英華真人一手操持,具體的相關事宜,恐怕還得問她。
  
  我感受到了小顏師妹對于結婚一事,并不樂衷。不由得心中一跳,拉著她的雙手說道:“小顏,你不愿意嫁給我么?”
  
  聽到我的問話,小顏師妹臉上一陣嬌羞,低頭說道:“嫁給大師兄,是我自情竇初開起,便一直憧憬的事情,只是有很多事情,還沒有弄清楚,我只怕……”
  
  我緊張地問道:“你是怕你父母不同意?”
  
  小顏師妹搖了搖頭,而我又問道:“那么你是怕我身上的詛咒會應驗……”
  
  她不容我說出口,柔軟的小手一下就堵住了我的嘴巴,認真地說道:“大師兄,不許你說喪氣話——我說過,我蕭應顏自那日在桃花林下與你海誓山盟,心便已經永遠地屬于了你,此生只愿與你相伴,同生共死,這個你一定放心,只是我有些不放心師父……”
  
  我詫異地問道:“這關英華真人什么事?”
  
  小顏師妹欲言又止,不過最終還是搖了搖頭,對我說道:“我也不知道,心里面亂亂的,可能是要出嫁了吧,我師父找你呢,你去見她吧。”
  
  我認真地看著小顏師妹,低頭親了親她嬌嫩的嘴唇,她沒有拒絕,不過當我想要進一步的時候,她卻推開了我,朝著我的胸口擂了一拳,羞澀地說道:“你別使壞,天還亮著呢……”
  
  天還亮?
  
  那么,黑了,是不是就可以做一些羞羞的事情了?
  
  我腦海里一陣浮想聯翩,心情也舒暢了許多,趕去了院長辦公室,找到了英華真人,詢問辦婚事的相關事宜,問我是否有什么需要準備的東西。
  
  英華真人此刻正是忙得焦頭爛額,瞧見我一來就說起此事,不由得對我開玩笑道:“你整日忙忙碌碌,感情都在辦私事呢?”
  
  我撓著頭說道:“哪里,不過事有輕重緩急,目前而言,小顏師妹在我眼中,比天還大。”
  
  英華真人笑著說道:“這肉麻的情話你還是別在我面前說了,我正好有一件事情想要問你,你覺得我們華東神學院什么時候能夠在集訓營中嶄露頭角,拔得頭籌呢?”
  
  我信心滿滿地說道:“如果沒有意外,明年或者后年,最晚也就是后年,我絕對給你拿個第一回來!”
  
  英華真人盯著我說道:“你確定?”
  
  我認真地點頭稱是,接著將此次太行山夏令營時林齊鳴的奇遇給她和盤托出,當得知林齊鳴離奇獲得了清初全真龍門傅青主的傳承之時,她終于算是松了一口氣,對我說道:“如此,我也放心了,好,來談談你的婚事。”
  
  我拱手說道:“愿聞其詳。”
  
  英華真人說道:“志程,你也知道自己的事情,十八劫,遠遠未完,故而凡事皆需隱秘,瞞過上天,所以這婚事,不能大操大辦,不擺酒不登記,甚至不能通知父母和親人,僅僅只用身邊少數命格較硬的朋友作為見證即可,至于日期,本月二十七,就是農歷七月十五,鬼門大開,上天蒙蔽,你們就在那一天結為夫妻——你說如何?”
  
  聽到她的話語,我的心中一緊,遺憾地說道:“只怕委屈了小顏……”
  
  英華真人搖頭說道:“有情飲水飽,小顏她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哪里會計較這個,而哪一天,所有的事情都由我安排,不可除了差錯,否則會延禍于她,這你可記得?”
  
  我拱手說道:“此事皆有師叔操持,志程不敢多言。”
  
  與英華真人談過此事之后,我便也做了撒手掌柜,因為她的吩咐,所以我也不敢聲張,僅僅將此事告訴了身邊幾個最為親近之人,也沒有去民政局結婚登記,就等著一個星期之后,時辰一到,與小顏師妹洞房花燭,再續前緣,一夜魚龍舞。
  
  這時雖說學生們都已經放假了,不過我依舊繁忙,一邊要與教務處的老師籌備新一學期的教學計劃,一邊還得與張勵耘籌備七劍事宜,不知不覺過了兩天,那天我正與張勵耘在激烈討論著呢,結果眼前突然出現了個一臉狐媚清瘦的女孩子,我愣了好一會兒,這才反應過來,失聲喊道:“尾巴妞?”
  
  佳人俏然而立,卻正是小白狐兒,我與這小妮子自天山分別,已有大半年的時間沒有見面了,她這段時間里一直都在山林之中頓悟潛修,我倒也沒有時間理會,沒想到卻出現在了我面前,當下也是高興地招呼她,說了幾句話之后,我看著她臉頰清瘦許多,但是一雙眼睛卻晶瑩剔透,不知不覺,竟然成熟了許多,不由得激動地說道:“你突破了?”
  
  尹悅點頭,問及來意,她難得地用一種溫柔的語氣對我說道:“我聽小七哥說了,你要結婚,我怎么可能不在?”
  
  小白狐兒的話說得讓我頗多感慨,遙想當初,我、胖妞與她在五姑娘山的神仙洞府之中,相依為命,而如今三人紛飛,胖妞投敵,就只有我和小白狐兒并肩一起,而現在我居然也準備娶媳婦,成家立業了,如此想想,當真是時間匆匆而逝,沒有半點停留啊。
  
  兩人追憶往事,不由許多惆悵,小白狐兒談及胖妞,眼淚不知不覺就涌了出來,淚流滿面,我感覺許久不見,她的情緒有些異常,如此失態,卻有點不像是我認識的那個沒心沒肺的小姑娘,不由得一陣心疼。
  
  張勵耘在旁邊看著我們幾多感慨,陪著沉默一會兒,這才問起小白狐兒,她不是和小破爛在一塊兒嗎,怎么沒有一起過來。
  
  說到破爛掌柜趙中華,小白狐兒噗嗤一笑,告訴我們,說本來是打算一起過來的,結果那小子急性闌尾炎,直接住進了醫院,現在正躺在病床上痛苦不已呢,不過沒事,結婚禮物他倒是托著帶了過來。
  
  想起此事,我們也不由得一陣好笑,接著我親自帶著小白狐兒去我的房子住下,而離開張勵耘之后,這個看著似乎有些成熟了的小姑娘則一臉可憐巴巴地看著我說道:“哥哥,你會不會有了應顏嫂子,就不要我了吧?”
  
  我不由得笑了,摸著她的小腦袋道:“笨蛋,這世上哪里有娶了媳婦,就丟掉妹妹的道理?走,我給你介紹一下你嫂子,她人很好的……”
  
  似乎是趕了趟一般,小白狐兒當天到,布魚第二天就從魯東嶗山趕了過來,他也是得了張勵耘的通知,方才過來的,到的時候給我送了一份禮,是一顆冰雪宮珠,說是能夠護靈的,也算是代表他師父無缺真人以及嶗山的一點兒心思,而后那白云觀不知道從哪兒也知道了消息,卻是派出了陳子豪的表妹朱雪婷過來,也做祝賀。
  
  徐淡定也收到了消息,不過他此刻正在法國,卻是回不過來,想要叫自己的老婆羅瀾過來,被我拒絕了,說明原因之后,他表示了理解,不過告訴我,回國之后,一定會找我補齊這一份酒的。
  
  隨后的幾天里,陸續有一些朋友打電話過來問,不過都被我推掉了。
  
  此事正如英華真人所說,不能宣揚,所以那些人甚至都不知道我結婚的對象,也就是新娘子,到底是何人。
  
  很快就到了農歷七月十五,也沒有什么準備,連窗花剪紙,這些都是貼在了內窗之中,就在學院分給我的小別墅里,一群最為親近的朋友在一塊兒熱鬧,小顏由自己的兩個師妹從英華真人的家中接出,鳳冠霞帔,頭戴金絲蓋頭,與我一拜天地,二則遙拜高堂,第三則是夫妻對拜,完畢之后,將她送入準備好的洞房之中,而我則招待前來祝賀的這些個親朋好友在此簡單用過些酒席。
  
  如此熱鬧許久,到了良辰吉日,我便讓小白狐兒和程莉她們幫著我招待一番,而我則洗凈臉手,來到洞房之中。
  
  瞧見新娘端坐在床上,我心中突然一陣欲念橫起,沖上去摸住她的雙手,正想妄為,突然感覺有些不對勁,連忙挑起蓋頭,整個人不由得呆住了:“怎么是您?”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