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六十一章 七劍成員初亮相

  金榜題名時,洞房花燭夜,在這般讓人激動的時候。陡然瞧見紅蓋頭之下的那張臉,竟然是英華真人,這著實讓我整個人都驚住了。
  
  雖說英華真人駐顏有術,氣質俱佳,與尋常女人又有不同,多了幾分出塵之氣,但她終究還是我的長輩,也是小顏師妹的師父,我哪里膽敢多想,滿腔的欲火瞬間熄滅,趕忙放開了她的手。朝著后面退開,一臉震撼莫名的神色,而被我揭開蓋頭之后,卻見那身穿婚衣的英華真人豁然而起。手指輕挑,屋子的四處角落有一股青煙陡然升騰而起,與房中彌漫,接著仿佛有佛音禪唱,充斥在空間之中。
  
  我沒有感覺到這些布置有何危害,故而沒有妄動,而當英華真人做完此法。卻對著旁邊說道:“你出來吧!”
  
  她一聲話出,床邊的木柜那柜門一開,卻見到一身素衣的小顏師妹從里面走了出來。朝著英華真人深深一躬,我瞧著兩人的模樣,不由得愣住了額,出言說道:“師叔。小顏,你們這是在做什么,我有點看不明白了……”
  
  英華真人長身而起,對著我平靜地說道:“志程,當初我邀你出茅山,前來華東神學院,可曾答應過你什么?”
  
  我點頭說道:“您說會想辦法讓我和小顏師妹在一起……”
  
  她微笑著說道:“既如此,我不是已經實現承諾了么,何必多問?”
  
  我疑惑道:“可是……”
  
  我還待多言,小顏師妹卻哇的一下哭了起來,沖入了我的懷中抽泣道:“大師兄,我師父她是使用了那李代桃僵之術,偷天換日,將我與你成親所分擔的所有噩運,給一舉承擔了去,我本來不愿意的,結果她將我給制住了,困在了這里……”
  
  聽到小顏師妹的話語,我如遭雷轟,瞪著雙眼驚聲說道:“師叔,這怎么可以?若是如此,那么倒霉的,不就是你了?”
  
  英華真人瞧見我和小顏師妹一副如喪考妣的表情,卻是搖頭笑道:“偷天換日不假,不過我倒不是引厄上身,你要曉得,小顏福緣淺薄,必然受不住這般的轉變,最容易受到危害,反而是我,對于天道早有所悟,能趨利避害,預感福禍,反倒保險,此為其一;其二我雖說代小顏與你拜堂,但是卻與你并無夫妻之實,即便是劫數當頭,必然也是微不足道,與我并無太多危害——今日之后,我茹素百日,必可避禍,你們無須緊張……”
  
  我感覺嘴中發苦,難怪當初師父聽到這事兒,臉上是那么一副表情,難怪前幾日小顏師妹有些反常,原來所有的一切,竟然是這般模樣。
  
  我整個人僵住了,不知道說什么好,半天過后,這才推金山倒玉柱,直接跪倒在地,鄭重其事地磕頭說道:“志程多謝真人成全,我今生今世,一定會用盡自己所有的力量,護得小顏周全,也會永遠對她如此此刻一般,珍而重之,不離不棄!”
  
  我這話兒一字一句,說得情真意切,說著說著,卻感覺淚水都流了下來。
  
  男兒膝下有黃金,這是當年李道子教會我的,讓我不要輕易下跪,然而此時此刻,我卻覺得面對著這樣一位偉大的女性,實在是難以表達我心中的敬意,而小顏師妹也跪倒在地上,與我一同叩首,算是將先前那拜高堂的禮儀給補上了,泣不成聲地說道:“師父,多謝師父成全……”
  
  被我們兩人這么一拜,反倒是英華真人有些尷尬了,她將我們兩人給扶了起來,然后說道:“你們兩個別這樣,搞得我好像就要故去了一般,這事兒就是個調虎離山之計,走一個行事而已,騙了老天,成全了你們——此事機密,即便已成事實,但是最好還是不要告知別人的好!”
  
  我和小顏師妹手拉著手,堅定地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英華真人看著床頭的兩個紅蠟燭,笑道:“良辰吉日,我便不耽擱你們的好事了,這屋子的四角點著的,是洞庭湖龍線香,此物能瞞天機,助子嗣——別的我就不多說了,你們都是過來人,能夠明白的……”
  
  她說話,身子一扭,整個人卻化作了一條細線,從那窗縫之中倏然而走,而就在此刻,卻聽到她輕斥道:“你這小丫頭片子,蹲在窗腳聽什么,回去睡覺!”
  
  這話兒說得我和小顏師妹面面相覷,英華真人剛才施展的奇門遁甲術并不稀奇,只是到底是誰,沒事跑到窗腳去呢?
  
  白合,還是小白狐兒?
  
  又或者小顏的那幾個小師妹?
  
  我無從得知,不過英華真人既然將這些人都給趕走了,又得了英華真人的保證,我整個人的情緒就變得輕松了下來,將小顏師妹臉上的淚水抹干凈,就這那兩根嬰兒手臂粗的紅蠟燭燈光,仔細打量面前的這一位仙女一般的美人兒,那叫做一個“燈下看美人,越看越喜歡”,說不出的愛意綿延,不由出聲說道:“小顏,剛才你師父臨走的時候,說的那話,你可知道什么意思?”
  
  小顏師妹整張臉一片酡紅,仿佛喝醉了一般,低頭不敢看我,細聲說道:“我怎么知道啊,你那么聰明,你說什么就是什么咯……”
  
  我收斂了情緒,此刻抱著嬌妻,心思又開始活泛起來,輕輕啄了一下她的紅唇,然后在她耳邊說道:“你師父是想告訴我們,這線香有助受孕,我們兩個努力一番,來年說不定就能夠生一個大胖小子了呢!”
  
  小顏師妹的耳朵最是敏感,被我口中的氣息噴得難過不已,身子扭來扭去,呢喃著說道:“大師兄你這個壞蛋,要萬一是個女兒怎么辦?”
  
  “若是個女兒,可不能像你這般美,最好長成個包子臉,免得總是被別家的壞小子整日惦記著,哼……”
  
  “那怎么行?我才不要呢,我——啊,大師兄,你手往哪里摸,不要……”
  
  洞房花燭明,燕余雙舞輕,此中閨房妙事,不足外人道也,次日清晨,我擁著嬌妻醒來,心中豪情萬丈,感覺多年奮斗,到了今天,總算是過上了我想要的生活,本想再行一番云雨,結果被小顏師妹一腳踹下了床,告訴我一件事情,那就是即便是我們兩人已然成親,但是為了她師父的安全,我們在外人的面前,還是得自欺欺人,不得承認此事。
  
  我滿口答應,還想一親芳澤,然而卻被告知不勝體力,腫脹難受,讓我改日再說。
  
  我剛剛得享魚水之歡,自然很多東西都不懂,小顏師妹一蹙眉,我便心疼不已,便也不敢圖一時之快,輕舉妄動,當下也是好生安慰一番,接著便出來招待眾位前來祝賀的親朋好友們。
  
  我屋子里沒有人,出外面逛了一圈,結果發現張勵耘帶著小白狐兒、白合、布魚、林齊鳴、董仲明和朱雪婷,從小樹林中出來。
  
  七人都到我面前,我正想招呼,卻聽到那張勵耘朝著我拱手說道:“天樞星張勵耘,代號貪狼,主禍福、欲望。北斗七星的主星!”
  
  “天璇星尹悅,代號巨門,五行屬陰土,化暗,主是非。北斗第二星!”
  
  “天璣星白合,代號祿存,五行屬己土,主福祿。北斗第三星!”
  
  “天權星余佳源,代號文曲,五行屬癸陰水,天權伐星,主文采。北斗第四星!”
  
  “玉衡星林齊鳴,代號廉貞,五行屬木、火,主復雜、平衡。北斗第五星!”
  
  “開陽星董仲明,代號武曲,五行屬陰金,主財運。北斗第六星。”
  
  “搖光星朱雪婷,代號破軍,五行屬水,司夫妻、子女。北斗第七星!”
  
  七人各報名號,接著異口同聲地沖我拱手說道:“北斗天罡七劍,拜見主星閣下!”
  
  聽到這話兒,我當時就愣在了當場,過了好半天,我方才醒轉過來,一臉詫異地朝著張勵耘問道:“小七,這事兒是怎么搞的,怎么一夜之間,你就將這七劍的架子給搭起來了?不過這人選,可不是我們當初定的啊?”
  
  小白狐兒沖著我笑道:“哥哥,你昨夜春風一度,好不痛快,不過我們這些家伙倒也沒有閑著,無聊之下喝酒,完了之后就隨便聊了聊,結果沒想到大家對小七哥的這計劃十分感興趣,而他在了解了我們大家的情況之后,越發地覺得了我們這里的每一個人,都實在是太合適不過了,于是就將位置給定了,怎么,你有意見?”
  
  相比小白狐兒的嬌慣,張勵耘倒是客氣,對我說道:“老大,我昨天跟大家聊了一下,覺得實在是太契合了,就臨時決定了,本來想找你商量的,不過感覺你洞房花燭夜,不可能有時間理會我,就先帶他們練了一下,結果發現實在是天作之合,真的,我覺得真的是太巧合了……”
  
  幾人紛紛表示如此,我倒也不再多說什么,而是從懷中掏出了七塊羽麒麟,交到每一個人的手上,然后對他們眾人說道:“好吧,既如此,就從今日開始,主掌北斗天罡七劍,就此成立!”

2條評論 to“第十卷 第六十一章 七劍成員初亮相”

  1. 回復 2015/02/05

    劉正楓

    原來包鳳鳳實為陳鳳鳳

  2. 回復 2015/04/12

    游客

    小包子就要出場了,但想不出是哪年生的呢?小顏回去守孝期間?還是以后?趕緊要往下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