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六十二章 時間匆匆如流水

  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倘若是天空晴朗,我們抬頭仰望星空的時候。便能容易發現那北斗七星的存在,它就像一個漏勺一般,天樞、天璇、天璣、天權四星為魁,組成北斗七星的“斗”,而柄狀三星分別是——玉衡、開陽、搖光,最終組成了我們最為之熟悉的星子。
  
  所謂“認星先從北斗來,由北往西再展開”,講到就這這個道理,而自古以來,對北斗七星以及整個星辰的崇拜信仰由來已久,遠在道教形成之前。就已經出現過了,“北斗主死,南斗主生”,這陣法倘若是依照北斗七星三百六十周天的諸天星辰變化來排演。自然是一件格外繁復和精彩的手段。
  
  這樣的手段,古人曾經嘗試過無數,而根據各自的領悟不同,則又各有變化,張勵耘所教習的這北斗七星劍陣,卻是由北疆王傳承而來。
  
  至于北疆王是從天山神池宮中拿的,又或者是這些年來游歷天下的收獲。這個秘密已經隨著北疆王的離奇失蹤,而變成了一個不解之謎,不過值得肯定的是。通過我們與宗教局內部文檔的對比和變化,這一套北斗七星劍陣,比目前市面上所能夠瞧見的所有劍陣,都要犀利和神奇。它甚至能夠將七個人的意志聯合起來,從而產生一加一大于二的作用,讓尋常人也能夠與最頂尖的高手較量。
  
  這才是我所希望看到的,在經歷過了與天山神池宮大長老以及太行武家的武穆王的交手之后,我方才曉得,這人一旦入了化境,整個人卻是能夠超脫肉體這個容器的束縛,繼而通過自己的意志和神識,從空間之中涉及力量,并且為之所用。
  
  道法自然,故而自然無窮大,能夠將自己融在空間之中,這便已然有了與尋常修行者所截然不同的品質,也是讓人絕望的地方。
  
  此刻的我,雖說已然處于即將能夠突破瓶頸的狀態,但是終究還是差上一線,故而在與武穆王的交手中方才會落敗,而即便能夠戰勝功力大損的神池宮大長老,那也不過是師叔祖李道子借用了一下我的身體而已。
  
  車開得快不快,固然跟車本身的質量問題有關系,但是最重要的,則是司機有所不同。
  
  七劍的建立讓許多人都感到興奮,而身為其中的成員,則顯得格外的用心,當得到了我給出的羽麒麟,這種從天山神池宮中帶出來的秘寶玉佩讓七人在一段距離之內,心意相通,先前還感覺到有些生澀的地方,一下子就變得格外的融洽起來,而且彼此都能夠感受得到對方的想法,以及周遭每一個人下一步的趨勢,這樣的感覺讓七個人都有些發狂了。
  
  天底下怎么會有這般犀利的陣法秘器,而它們又怎么會落在我的手上呢?
  
  七個人心中滿是疑惑,可能只有小白狐兒才了解實情。
  
  羽麒麟一共八件,除了七件小的,還有一件母佩,由我掌握,必要的時候,我可以配合著北斗七星劍陣行事,共同誅殺敵人,而這樣的配合甚至都不需要言語,簡答的幾句話,或者一個眼神,便能夠代替一切。
  
  天底下哪里會有這般的默契,仿佛這羽麒麟就是為了這北斗七星劍陣而量身打造的一般。
  
  接下來的幾天,七人開始在附近的農場林地里面,開始了對于此劍陣勤奮練習,而這里面還有一些變故,比如陳子豪的表妹朱雪婷,她此刻可是在白云觀中與凌云子學習,還未出師,故而還不能隨意出外,不過這事兒在她打電話給師父咨詢之后,卻得到了一個肯定的答復,白云觀告訴朱雪婷,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凡事最終還是要看她自己的心意。
  
  朱雪婷能有什么心意,一邊是一個古怪呆板的老道士,一邊是一群志同道合的“同齡人”,還有許多哥哥姐姐,年少活潑的她自然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后者。
  
  白云觀尊重了她的選擇,并且告訴她,學成之后,再繼續返回白云觀中,完成自己的修行。
  
  朱雪婷由此留在了華東神學院,而與她一般處境的,還有布魚道人余佳源。
  
  這個白白凈凈的光頭年輕人自從認祖歸宗之后,便一直留在了嶗山修行,此番過來,只為送禮,結果不曾離開,倒是讓我有些擔憂,不過他卻告訴我,嶗山諸多功法和手段,無缺真人也差不多教授于他,至于許多只傳掌門和長老的絕密手段,他一個外來人也沒有機會插手,故而索性趁著這個差使,便辭行下山來了。
  
  跟朱雪婷不同,布魚他本就是一出來,就沒有打算回去的。
  
  這讓我十分高興,因為相對于師門情誼而言,布魚讓我感覺他似乎更加喜愛與我們在一起的歲月,不管怎么說,都是一件讓人愉悅的事情。
  
  仔細回想起來,那個似乎,可以說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一段時間,我就像是春天里播下種子的農民伯伯,每日澆水除草,辛勤勞作,而地里面的莊稼也頗為爭氣,一天天地茁長成長了起來,看著這碧綠的葉子和結實的植株,怎么叫人不高興呢?
  
  當然,我自然不是農民伯伯,而孩子們也不是種子,不過他們的進步,真的是可以用肉眼來瞧見的,七劍自不必說,他們這么久以來,都顯得特別的刻苦,除了平日里自己的修行要顧及,而且還得在張勵耘的交代下,參習那北斗七星劍陣的一萬零八百般的變化,而這些變化,則都是根據創陣之人用天上星辰的移動和強弱程度來斷定的。
  
  這樣的練習幾乎能夠將人給逼瘋,不過這些性子不一的成員們,居然能夠強忍住了心中的厭煩和抗拒,一遍一遍地完成。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一遍比一遍更加有靈性。
  
  時間悄然無聲地過去了,九七年一晃而過,九八年又匆匆而走,那一年的集訓營并沒有辦成,因為一場罕見的洪災突如其來的降臨,將所有的一切計劃都給打斷了,那是一場二十世紀全流域型的特大洪災之一,贛西、湘南、鄂北和浙河四省受災最重,全國有二十九個省市地區遭受不同程度的洪澇災害,受災人口兩億多,直接經濟損失達到一千六百多億。
  
  在這樣的一場全國性的大災害中,作為有關部門的后備學院,華東神學院也第一時間組織起來,有各位老師帶領著,奔赴不同的災區搶險救災,甚至還出現過一位學生犧牲在洪災現場的英雄事跡。
  
  這一場恐怖的洪澇災害并非單獨的、偶然的,普遍的觀點在于天災加人禍,天災自不必言,至于人禍,主流的觀點無外乎一江一河的前段流域大量的水土流失,無休止的伐木和生態破壞,讓河道沒有蓄水能力,另外還有一部人黑心的官員對水利款上下其手,撈得空空之后弄出來的豆腐工程,根本經不住任何沖擊,一碰就垮了,甚至惹得國務院那個老人迸發出了殺意。
  
  吏治難清,國之悲哀。
  
  不過除此之外,據說還有一些別的原因,不過我因為已然不在中央,故而得到的消息并不多,雖然能夠從王朋等人的只言片語中得知他們非常的忙,但我卻也沒有什么插手的機會,只有帶著學生們在洪澇里面泡著,盡己所能地搶險救災,能救一人是一人。
  
  倘若是九七年的時候是打基礎,而九八年這一場突如其來的洪災,卻磨練了這些學生的意志。
  
  在這樣的天災面前,人的本身是如此的脆弱,也越發刺激了學生們,變得更強。
  
  九八年在大喜大悲之中落下了帷幕,而九九年的時候,則上面又下達了對某種組織的嚴查任務。
  
  因為那個組織的極大危害,使得這成為了一場極為廣泛的任務,以至于我們這些在學校里面的人都受到波及,學生們被借調,而我則接到盧擁軍的通知,讓我帶領華東神學院的教師隊伍,加入這一場浩浩蕩蕩的行動中來,而這里面因為某些原因,故而不加詳述,總之在這一次任務之中,華東神學院因為表現出色,使得我們有三個人獲得了參加夏季集訓營的資格。
  
  這三個人分別是白合、董仲明和林齊鳴。
  
  他們三人,將承載著這一代華東神學院所有人的夢想,也讓英華真人緊張不已,因為如果這里面的任何一個人能夠脫穎而出,那么她就能夠提前兌換自己的諾言了。
  
  對于這三人,作為他們的老師,我自然是充滿了信任,額英華真人則顯得有一些懷疑,她總感覺三個孩子還太小了,只怕會吃虧。
  
  我信心滿滿地告訴她,一定要放心,我的學生,一定能夠抱著那份榮譽返回華東神學院的。
  
  英華真人說但愿如此。
  
  我真的很想讓她親眼看到學生們載譽歸來,然而天算不如人算,就在學生們還未有前往京都報道的時候,英華真人被害的消息,便傳了出來。

1條評論 to“第十卷 第六十二章 時間匆匆如流水”

  1. 回復 2015/02/05

    我第一

    好書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