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卷尾語

  二十五年前有這么一首歌,叫做《白衣飄飄的年代》,它的詞很美,如下:————————————————————
  
  當秋風停在了你的發梢紅紅的夕陽肩上你注視著樹葉清晰的脈搏她翩翩的應聲而落你沉默傾聽著那一聲駝鈴象一封古早的信你轉過了身深鎖上了門再無人相問那夜夜不停有嬰兒啼哭為未知的前生模樣那早謝的花開在泥土下面等瀟瀟的雨灑滿天每一次你仰起慌張的臉看云起云落變遷冬等不到春春等不到秋等不到白首還是走吧甩一甩頭在這夜涼如水的路口那唱歌的少年已不在風里面你還在懷念那一片白衣飄飄的年代那白衣飄飄的年代那白衣飄飄的年代那白衣飄飄的年代——————————————————
  
  以上所有內容,拿來作為本卷的卷尾備注,我覺得是合適的,所有的一切,都在歌曲里面。
  
  而下一卷《風云年代》,則講述了一個老師,當他帶領著自己的門下七劍,重返這個世間大舞臺的那一刻,天下風云,將為之攪動,在這一卷里,有波瀾壯闊的風云攪動,有新人與豪門山頭的較量,有蟄伏已久的邪派力量出聲,而在這一卷里,一個叫做洛小北的孩子,也終于在自己十歲生日的那一天,開口說話了。
  
  卷尾語就這么多,一切都在內容中。
  
  ——————————————————
  
  上面是故事,下面是小佛的一點嘮叨,講的是一些解釋,譬如有的朋友指責小佛太懶了,怎么不能一天五更十更,也有人指著小佛不用心,武穆王怎么知道茅山三杰之類的事情,當然也有人會說小佛這個家伙寫得太水了,不認真、不仔細,我去看盜版了。
  
  對于這些指責,我心中其實還是蠻痛的,但是一般是不愿意說出來的,我個人一直這么覺得,就是與其多說話,不如多做事,說得太多,即使辯論贏了,又有什么用,贏了公理,輸了人心,實在是不劃算。
  
  講到這里,小佛還是得感謝一下所有支持我的朋友,無論您是訂閱、捧場、投票、點擊,還是跟被人夸過我一句的,我都心里面感激不已,茫茫人海里,您能夠抽出點時間來,關注一下苗疆,關注一下小佛,這都是不容易的事情,這個冷漠的世界里,大家習慣于沉默,然而您的一點兒支持,卻是讓我感覺到了繼續走下去的勇氣。
  
  說句實話,小佛現在到了一個特殊的時期,至于是什么,我還真的得等過一段時間再告訴大家,不過真的有點兒忙,有的時候更新上面不給力,比如今天沒加更,也請您理解,比起苗疆蠱事的一天兩更,一個星期加一兩次,道事的加更,說句實話,真的很多了,一個星期我就敢只有一兩天不加更,而且每一次都得小心翼翼,這個就代表了我對大家的重視。
  
  我一直都沒有變,一直,還是那個真誠的小佛,不矯情,不負能量,堅定,堅持,我還是我。
  
  而文章,我想說一句話,人非圣賢,孰能無過,如果我有錯別字,您指出來,我一定修改,每天幾千一萬字,難免眼睛漏了,大家法眼,而故事,這個很多東西,我都是想表達的,伏筆的穿插和創新,我也在做,蠱事四百幾十萬字,對應在道事上面,我不敢說百分之百沒有錯誤,但是至少百分之九十,還是能夠通順的。
  
  這個故事,一直在我心里,我對于它,一直都有掌控能力,這個大家放心。
  
  至于是否支持,這個我真的只能看情面了,讀者朋友們若是喜歡,不過一點早餐錢,若是覺得不值這個,您看免費的,喝個彩,咱也沒有什么說的,但是不要批評作者呼吁訂閱這事兒,是件錯事,您上班也要老板發工資,小佛已經三十了,父母一聲勞累,皆有疾病,自己也是成家立業,為了結婚又供著房子,還著貸款,現在辭職了做點小生意,寫文糊口,這個終歸是沒錯的,對吧?
  
  所以說,還是那句話,就如同出來賣藝的,有錢的捧個錢場,沒錢的捧個人場,大家就圖個熱鬧,歡歡喜喜,樂樂呵呵就好,傷了和氣,就真的是沒有必要,如此負責的小佛,您若是傷了,銷聲匿跡,也未必是一件好事,您說了。
  
  再次給支持小佛的朋友鞠躬道謝,大家都是苗疆的衣食父母,也是看著苗疆一步一步走過來的,沒有你們,就沒有苗疆,沒有陸左蕭克明,沒有陳志程,沒有虎皮貓大人,也沒有這里面所有的一切,所以,榮譽與你們同在,而我,只不過是一個黑暗之中的執筆者。
  
  這種嘮叨話兒不想再講,敬意,給大家。

4條評論 to“第十卷 卷尾語”

  1. 回復 2015/02/07

    劉正楓

    正如金庸在《雪山飛狐》后記里提到的,其實它和《飛狐外傳》是兩部獨立的小說,內容并不強求一致。胡斐見到苗若蘭時,不必想起袁紫衣和程靈素。所以呢,接著看下一卷吧。

  2. 回復 2016/02/27

    看客

    好,棒極了,支持,大力支持

  3. 回復 2016/06/06

    匿名

    支持

  4. 回復 2016/06/13

    匿名

    寫得好,支持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