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一章 驚天之變

  當時聽到了這個消息,我整個人如遭雷轟,直接就愣在了當場。
  
  事實上我和小顏師妹已然成親兩年有余。一開始的時候我還頗有些擔憂當日的偷天換日之術,會牽連到英華真人的性命,然而這幾年來她一直全心全意地將心血撲在了神學院這一邊,勵精圖治,因為忙碌于事業,反而更加多出了許多的精力來,精神煥發,也使得華東神學院有了一個脫胎換骨的變化,從一個二三流的后備學院,變成了現如今大熱門的高等院校。
  
  這兩年茅山一直向華東神學院輸送人才,除此之外。英華真人還銳意改革,大刀闊斧,通過績效考察制度,將一些徒有虛名之輩給直接弄走。而將如阿伊紫洛這般真正有實力、有理想的年輕一代給提拔起來,這使得學院里面氣象煥然一新,除了我主管負責的重點班之外,其余的學科、學系也得到了很大的進步和拔高。
  
  做領導的,所難也難,說容易也容易,也就是看對事。用對人,勵精圖治,便能夠真正做出好成績來。
  
  今時今日的華東神學院。基本上已經實現了當年英華真人上任之時所做出的承諾,即便是在集訓營中獲得優異成績的硬性標準,也只是因為各種不可抗力的變故,方才沒有拿到。眼看著白合、董仲明和林齊鳴三人即將把這遺憾給填滿的時候,她卻一點反應時間都沒有給我們,就這么突然地離開了,讓所有人都感到詫異。
  
  我第一時間趕到了現場,瞧見院長辦公室里,英華真人躺在她的座椅上,一臉驚恐的表情,而在她的胸口處,則有一個恐怖的血手印。
  
  就是這個血手印,將她的性命給奪去了。
  
  兇殺現場已經控制了,院保衛室派人封鎖了現場,我趕到的時候,院里面的幾個領導都趕到了,也都是一臉驚訝的表情,我在神學院這兩年,跟他們之間的合作也相當愉快,并且也能夠了解到,他們對于英華真人那是真正的敬佩,應該不會有所嫌疑。
  
  事實上,作為茅山的十大長老之一,這世間能夠這般悄無聲息地殺害英華真人的家伙,實在是屈指可數,絕對不可能是學院自己的人。
  
  那么到底是誰呢?
  
  我的心仿佛被蟲子吞噬一般,又痛,又充滿了怒火,在聽到消息的第一時間里,我便想到了這可能是因為我的緣故,而此刻,我看著英華真人的遺容,便在心中默默地起誓,一定要將那個家伙給揪出來,讓他后悔自己曾經來到這個世界過。
  
  我趕到不久,小顏和她的幾個師妹也匆匆趕到了,一起來的還有十來個茅山一系的師兄弟,瞧見英華真人的遺容,不由得都大驚失色,女孩子們更是哭哭啼啼,感覺天都要崩塌下來一般。
  
  一個徐淡定的師弟朝著我拱手說道:“大師兄,這如何是好?”
  
  我曉得自己不能過度沉浸于傷悲之中,畢竟英華真人故去,還有許多事情需要去做,而那個人便只有是我,來撐起這個場面了,當下也是對他說道:“兩件事情,第一,立刻將此事上報到華東宗教局,讓他們立刻派精銳骨干過來,協同偵破此事;第二,將英華真人故去的消息傳回茅山宗,看宗門如何處理。”
  
  那師弟拱手退下,按照我的吩咐前去行事。
  
  吩咐完這話兒,我又找到了張勵耘,讓他立刻抽調人手,組成專門的調查小組,先將整個事件相關的人員都給控制起來,然后等待華東局的專業人員過來檢查現場,一點一點地盤查,看看是否能夠發現什么線索。
  
  做完這些,我又找到了幾個副院長,告訴他們此事要嚴格控制影響,讓他們盡量統一教師和學生的言論,以及控制情緒,千萬不要造成恐慌,并且指定了常務副院長,讓他此刻負責學院的基本工作,并且配合調查小組的一切工作。
  
  我在經過最初的震驚之后,將情緒里所有的憤怒和悲傷都給埋藏在了心里,而開始井井有條地指揮起一些行動來。
  
  沒有人質疑我的話語,即便是那幾個名義上是我領導的副院長們,也沒有覺得我這個教務處主任來出這個頭有什么不妥,他們一絲不茍地執行著,因為經過這兩年的相處,學院的每一個人都還知道,教務處的這位主任,在宗教總局掛的是副巡視員的職務,除此之外,江湖之上,他的名頭甚至比某些道門宿老還要高許多。
  
  黑手雙城,太行山我與燕趙群雄一戰,已然將整個江湖給攪得軒然大波,此前僅僅只是在宗教局內部頗有盛名,而此刻,但凡能夠了解一些這個行當里面的人,都曉得茅山大師兄的厲害。
  
  甚至于很多人之所以報考華東神學院,慕名而來,都是想著能夠獲得一些我的教導。
  
  這是我當初所沒有想到的。
  
  安排完一切之后,我找到了哭成淚人的小顏師妹,抱著她的胳膊,認真地說道:“小顏,楊師叔既然已經走了,那你就要正面這件事情,當務之急,是要讓她離開的安心,一應喪事,這些可能都需要你這個大弟子來操心,另外我們不能讓那個殺害楊師叔的人逍遙法外,必然要將他給找出來,借以慰籍楊師叔的在天之靈!”
  
  英華真人之于小顏師妹而言,既是良師,又是慈母,而此刻她的離去,對她的打擊實在是有些太大了,這讓平日里頗為理性的小顏師妹一下子就崩潰了,摟著我說道:“大師兄,師父是為了我而死的啊……”
  
  我眉頭一皺,問她道:“此話怎講,你知道兇手是誰么?”
  
  小顏師妹搖頭說道:“兇手我不知道,不過當初倘若不是師父用那偷天換日之術,替我拜堂成親,今日死的便可能是我,而不是她了……”
  
  她這話兒說得我心口一疼,臉色一瞬間就變得雪白,小顏師妹與我夫妻連心,立刻就察覺到了我心中的劇震,抬頭解釋道:“大師兄,我不是怪你,我只是、只是……”
  
  我深吸一口氣,扶著小顏師妹的肩膀說道:“小顏,不管因為什么,木已成舟,我們現在要做的不是悲傷過去,而是堅強起來,你知道么?”
  
  小顏師妹張了張嘴,還準備解釋些什么,不過看到了我堅定的眼神,終于收斂了情緒,點了點頭,然后開始吩咐旁邊的師妹們,在找來英華真人平日里最莊重的道袍來,等待著法醫檢查過后,將她的尸體入殮,恢復安詳的模樣。
  
  英華真人的遇害讓所有人都震驚了,華東局得知過后,局長盧擁軍親自帶隊過來,讓手下精干人員調查現場,而與我簡單地交流了一下,我對他表示,此事不管涉及到任何人、任何事,如果不調查一個水落石出,不管是我,還是茅山宗,都是絕對不罷休的,我們一定要讓那個膽敢謀害英華真人的那個家伙,受到法律應有的懲罰。
  
  對于我的激動,盧擁軍也表示了寬慰,并且告訴我,這件事情將定為本年度華東局的第一件要案,他盧擁軍一定竭盡全力,將這案子給破了。
  
  有了這樣的承諾,檢查結果很快就出來了,英華真人是先受到毒藥暗算,接著被人一掌印在胸口而亡。
  
  那毒藥叫做烈牯春,是一種從牛腎之中提取淬煉出來的邪藥,它能夠在不知不覺中壓制住修行者的修為,在短暫時間之內喪失大部分的勁力,而那一掌也有名頭,叫做血魔摧心掌,是民國時期一個著名門派血煉宗的鎮派法門,而同時擁有這兩樣東西的,則是江湖上一最有名的家伙,被譽為天下第一殺手的亭下走馬。
  
  亭下走馬,很古怪的名字,有點兒像是個日本人,不過他卻是這三十多年來,江湖上的第一殺手,他的“戰績”赫赫,有許多道門高手都死在他的手上,而他的目標也不乏邪派高人,甚至聽說邪靈教十二魔星之中的黑魔,也是死在他的手下。
  
  這個家伙是在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的那一場動亂中脫穎而出的家伙,紅小兵出身,參加過武斗,殺人無數,后來因為謀殺罪而逃竄,至今一直逍遙法外。
  
  亭下走馬這個人從來不會為了仇怨或者別的原因殺人,你就算是當面吐他一口痰,他也只會毫不介意地抹去,而他殺人的目的,只是為了錢。
  
  所以他才會被叫做天下第一殺手,因為只要給錢,他連自己的父母都能夠殺掉。
  
  他就是這么一個變態的家伙。
  
  確定了兇手之后,張勵耘抽調人員組成的調查小組開始和華東局派來的人聯合調查此案,而華東局也開始積極地聯絡各處,發動一切力量來搜尋那個家伙的蹤跡,而在英華真人遇害的第二天下午,茅山也來人了。
  
  來的是茅山的刑堂長老劉學道,而除了他之外,還有十八名茅山刑堂最精銳的弟子。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一章 驚天之變”

  1. 回復 2015/02/07

    劉正楓

    怪不得一直沒聽到黑魔的消息,原來被亭下走馬給斃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