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二章 分離之痛

  瞧見這副陣仗,我便差不多明白了茅山的立場。
  
  茅山倘若是要將此事交給宗教局來管,來的恐怕就是執禮長老雒洋了。而此刻出現的是刑堂長老劉學道,以及他堂下的十八名精銳弟子,那么就代表著茅山準備將這件事情,一管到底。
  
  茅山刑堂是個什么機構呢?
  
  拿個比較現代的比喻,它基本上就屬于軍隊里面的憲兵,對內是清理門戶、管教弟子,而對外,則是追究任何危害茅山子弟安危的團隊,這個堂口相當于一只軍隊,向來都是從各峰抽調最精銳的弟子構成,任何對茅山有危害的事情。只要茅山將刑堂派出,就代表了對于此事,已經有了誓不罷休的決心,更何況是掌管刑堂的長老劉學道。親自出馬呢?
  
  不過也是,茅山十大長老之一的英華真人隕落遇害,倘若茅山不表現出這樣的決心來,只怕別人不知道怎么看待我們呢。
  
  刑堂長老劉學道是個極為嚴肅刻板的人,他此番前來,全程都不說話,就露過一次面。后面就再也不出來了,而與我聯系的則是他的大弟子馮乾坤,這位兄弟與我倒也還算熟悉。兩人交流之后,他對我說起,講茅山在江湖上還是有一些眼線的,他們會自己搜查亭下走馬的消息。刑堂不參與聯合調查小組的具體事務,不過如果有什么發現,可以聯絡他。
  
  我表示沒有問題,而隨后華東局那邊卻有了擔心,怕茅山刑堂這邊會亂來,特意派了人過來交涉,說如果刑堂這邊如果有什么行動的話,最好還是要通知一下他們,不然到時候鬧出什么誤會,那可就不妙了。
  
  有了這些人追查,我倒也沒有第一時間盯著追兇的事情,而是張羅起了英華真人的喪事。
  
  根據茅山的意見,英華真人自然還是得運回茅山宗門之內安葬的,不過在臨走之前,神學院這邊也得辦一個追悼會,所謂“生前身后名”,便是如此。
  
  此時已是六月夏日,天氣濕熱,尸身不易久留,雖然有茅山帶來的冰珠封存,但是越早越好,所以經過一番討論,決定在英華真人遇害的第三日舉辦追悼會,此事由院方籌辦,而小顏師妹則具體負責此事。
  
  追悼會當天,雖說人員的參與是自愿原則,但是神學院的全體教師都無一缺席,連被限制參加的學生們都自覺戴上了小白花,前來給敬愛的楊院長送行,追悼詞由盧擁軍局長發言,場面十分隆重。
  
  英華真人在華東神學院的這幾年任期里,的確是有做過不少實事,也實實在在地將這個二三流的學院給一舉推上了頂級學府,她縱覽全局的工作以及兢兢業業的態度,影響了無數人,也獲得了所有教職工的尊敬。
  
  當大家捧著鮮花,經過她的靈柩前瞻仰儀容之時,都忍不住流下了悲傷的眼淚。
  
  哀樂聲反復播放,我作為死者家屬,與小顏師妹在會場答禮,而英華真人的幾個徒弟情緒十分激動,甚至有幾個哭得昏死過去,場面一時有些混亂,好在小顏師妹還算堅強,一直堅持到了追悼會結束,方才整個人松懈下來,腳下一軟,差一點跌倒在地。
  
  追悼會散場的時候,小顏師妹告訴我,說她準備辭去學院的所有職務,扶靈返回茅山,然后為英華真人守孝三年,以洗刷自己心中的愧疚。
  
  這決定是她第一次對我說出,而且是以一種通知的方式,這讓我有些心痛。
  
  不過我卻不能隨她一同回去,因為英華真人的血仇未報,總得需要一些人來做這種事情,而除此之外,我還有一些對英華真人的承諾沒有履行,所以我得留在這里。
  
  兩人即將分道揚鑣了,然而我的心中卻并沒有太多的惋惜,彼此理解。
  
  像我這樣的人,本來就不該有什么家庭和婚姻,這兩年多幸福的日子,是英華真人用性命給我帶來的,而我則必須做出一些事情來,回報于她。
  
  至于我和小顏師妹的未來,一時之間,我也迷茫了。
  
  越是如此,我越是痛恨那個殺害英華真人的兇手亭下走馬,更痛恨出錢買兇的那個幕后黑手,望著伏在靈柩上默默流淚的小顏師妹,我的心在那一刻無比堅決。
  
  追悼會結束之后,白合、董仲明和林齊鳴找到了我。
  
  他們本該在今日就前往京都報道的,不過卻堅持留下來參加了英華真人的追悼會,在這些孩子們的心中,英華真人不但是學院的院長,而且還是一個宛如母親一般慈祥的長輩,她的諄諄教誨,至今都還在他們每一個人的耳畔響起,卻沒有想到,突然之間,就消失無蹤了去。
  
  三人找到我,是想要參加張勵耘領導的院方調查小組,揪出兇手,幫楊院長報仇。
  
  對于他們的要求,我給予了拒絕,并且嚴肅地對他們表明,他們目前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參加集訓營,然后拿得最好的名次,用這樣的榮譽,來慰藉英華真人的在天之靈。
  
  只有他們的奪魁,才是英華真人所愿意看到的事情,至于抓出兇手這事兒,還是交由我們這些人來做吧。
  
  對于我的話語,三人都沉默了許久。
  
  在他們的心目中,那一個所謂的榮譽,遠遠不如找出殺害英華真人的真兇,要來的重要得多,然而他們同時也知道,他們不得不去,因為這就是他們的責任,是別人對他們寄予的厚望。
  
  所以在糾結了好一會兒之后,三人對我鄭重其事地點頭,并且告訴我,一定拿下那榮譽,然后帶到英華真人的墳前告祭。
  
  三人離開了,而隨后小顏師妹也與幾個茅山弟子一起,護送著英華真人的靈柩返回茅山,望著那貨車在視線中消失于公路盡頭,我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我知道平靜的日子已然遠離,而我所要面對的,則將是一場又一場的風波驟起。
  
  不過我知道這就是我的命運,該來它終究還是會來。
  
  亭下走馬即便是號稱所謂的“天下第一殺手”,但是沒有內應的幫助,也不可能毫無聲息地殺害茅山十大長老之一的英華真人,聯合調查組的工作進展很快,迅速地鎖定了一個目標,那就是基督班的教授張文伯,在英華真人遇害的前兩個小時,他曾經去過院長辦公室匯報工作,而事后他的反應也有些反常,這無疑加深了他的嫌疑。
  
  在追悼會的第二天早上,我在審訊室見到了這位禿頂教授,英華真人手段有輕有重,作為當初與馬如龍、陳戰南沆瀣一氣的家伙,他因為本身還算是有些底子,倒也沒有被趕出學院,若是一直留了下來,不過這一年多的時間里,倒也算是踏踏實實,沒有再多講什么怪話。
  
  不過狗能夠改得了吃屎么?
  
  我一直懷疑。
  
  我到審訊室的時候,華東局的張峰和我們這邊的張勵耘已經對他連著審訊了一整晚的時間,不過這禿頂老頭兒倒也是個硬茬子,就是不承認任何事情,反倒是跟我們的人員擺道理,講了一大堆的東西,總之就是沒有突破口,以至于張勵耘沒有了辦法,最終找到了我。
  
  那天正好是小顏師妹走的頭一天,一夜孤枕難眠的我火氣很大,一走進審訊室,便走到張文伯的面前,盯著他好久,然后說道:“張教授,你說你是冤枉的?”
  
  張文伯一臉冤屈地沖我說道:“小陳,你跟他們說一說啊,我真的是冤枉的,我對楊院長一直都是敬佩有加,怎么會加害于他呢?”
  
  他噼里啪啦說了一大堆,跟我剛才翻閱過的審訊記錄差不多,當真是個難以對付的角色。
  
  我沒有讓他說完,而是揮手打斷了他的話語,認真地對他說道:“張教授,你在學校里面待了太久,可能還是不太了解我們辦事的手段。既然將你請到這里來了,就肯定有了確鑿的證據,你不說,我理解你,畢竟這事兒一旦承認,你終身的名譽就會一朝瓦解,這自然不是你想要看到的,不過既然如此,那你當日為何還要去做呢?”
  
  張文伯下意識地說道:“我只是……”
  
  他說到一半,才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接著說道:“我真是不知道你在說什么啊?”
  
  啪!
  
  我直接呼出了一巴掌,直接扇在了張文伯的左臉上,這一記耳光響亮,他的半邊臉瞬間就變得紫黑腫脹,而一陣咳嗽,竟然吐出了四五顆牙來。
  
  張文伯有點瘋了,吐出口中那混含著牙齒的血水,他憤怒地沖我吼道:“小子,你敢打我?”
  
  啪!
  
  我毫不猶豫地朝著右邊又扇了一巴掌,終于將這臉給弄得平衡了,看著被扇成了豬頭、眼冒金星的張文伯,我若無其事地揉著手說道:“張教授,江湖上的人,有的叫我黑手雙城,有的叫我陳老魔,你可知道這是為什么嗎?”
  
  張文伯怨毒地看著我,一肚子的憤怒,而我則慢條斯理地說道:“不知道吧,因為我手黑啊,你覺得能夠在我的手下,僥幸逃脫么?到底還是年輕啊,太天真了!”

2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二章 分離之痛”

  1. 回復 2015/02/07

    劉正楓

    咱家記得那句話是怎么說來著?如果有人打你左臉,你應該把右臉也湊上去?

  2. 回復 2015/02/07

    劉正楓

    咱家記得那句話是怎么說來著?
    如果有人打你左臉,你應該把右臉也湊上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