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三章 雷厲風行

  張文伯快要崩潰了。
  
  也由不得他不崩潰,要曉得他為人師表一輩子,眼看就要六十歲退休了。結果臨到頭卻出了事,而且還被一個三十來歲的家伙點評“到底年輕,太天真”的話語,這怎么能夠讓他釋懷,只見他一雙怨毒的眼珠子恨不得蹦出來,呼吸越發地急促了幾分,接著一聲大吼道:“姓陳的,你敢對我刑訊逼供,老子就死給你看,你等著背黑鍋吧,啊……”
  
  他說完這話。就準備張嘴,咬舌自盡,然而就在牙床準備合攏的一瞬間,我倏然出手。輕輕地一拉一推,便將他的下巴給松開了去。
  
  下巴被松,張文伯嘴中便再也沒有什么咬合力,更不用談什么咬舌自盡了,那臉頓時就變成了豬肝色,與剛才的浮腫相配,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瞧見張文伯此刻一副羞憤欲死的表情。我則顯得更加慢條斯理了,若無其事地彈著手指甲,然后說道:“說你太天真。你還不信,你以為你死了就一了百了?笑話,你又不知道茅山曾經是以什么聞名的,曉得茅山養鬼術么。你倘若真的死了,我便將你的殘魂給凝聚起來,接著折磨你的神魂——對你的人進行刑訊逼供,多少也會留下首尾,而對于你的神魂,相信就不會有什么人管了,所以你若是想要個痛快,實話告訴你,沒門兒!”
  
  我說得越是寧靜,那張文伯卻越是能夠聽到心里去,他的臉色數變,似乎有些懊惱,又或者別的,我瞧見他依舊沒有開口,不慌不忙,開始叫人拔起了他的手指甲來。
  
  張勵耘瞧見我的這個狀態,跟之前辦案是有些不一樣的,多少也有些擔心,朝著我使眼色,而我則當做看不見,讓人直接動手。
  
  張峰并沒有拒絕我這個不理性的命令,他曉得面前的這個人辦事,總有著比別人所不一樣的把握。
  
  審訊室里面開始傳來凄厲的叫聲,一個年近六十的禿頂老頭,滿門桃李的大教授,此刻就像一個孩子般無助地哭嚎慘叫著——他到底還是低估了自己的忍耐能力,以為這從容面對刑罰的烈士有多么容易,結果在第一根指甲掉落的時候,他就有些受不了了,聲聲哀鳴,凄厲無比。
  
  我表現得無比的淡定,看著這個家伙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模樣,失落不見,也毫不理會倘若是抓錯人之后,隨之而來的代價。
  
  我確信張文伯參與此事,那么就算是把他玩死,也不會讓他心中竊笑著離開此處。
  
  所有參與謀害英華真人的兇手,都將受到最嚴酷的對待,別以為自己是修行者就能夠豁免一切,還能夠到白城子里面去“安養天年”,那是做夢,在我的字典里面,他們的下場,只有一個字,那就是“死”!
  
  在拔到第七根手指甲的時候,張文伯找了。
  
  在招之前,他痛哭流涕,不知道是在懊惱自己拙劣的表現,還是為了在自己精神上的那瞬間解脫,不過在我看來,所有的一切,不過都只是垂死掙扎的無奈表現而已。
  
  事情很出乎我的意料,那烈牯春雖然張文伯給帶過去的,但是他并沒有跟亭下走馬接觸過。
  
  讓他做這件事情的是前副院長馬如龍,那個已經被趕回贛西上饒去的家伙。
  
  張文伯也是個糊涂蛋,他甚至沒清楚馬如龍交給他的這些藥粉到底是什么,就直接將這些粉末灑在了英華真人的座椅上面,而那種無聲無色的毒素便通過衣物接觸,滲透到了英華真人的體內,而后迅速揮發,讓人覺得這東西無比的神奇,一點兒痕跡都沒有留下。
  
  不過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這個世界上沒有天衣無縫的事情,所以張文伯才會如此迅速地歸案,這個在象牙塔里面待了大半輩子的家伙從未想到,一切會來得那么迅速。
  
  他甚至都沒有想到過自己竟然會遭到這般的待遇,只以為調查組找他,不過是例行問話而已。
  
  張文伯交待了,當他說出了事情所有的經過,以及馬如龍的行蹤之時,他痛哭流涕地詢問我,說上面會如何辦他?
  
  是死刑么?又或者是別的什么?
  
  張文伯有些迷惘,而我則一把揪住他的脖子,淡然說道:“即便是招了,即便是有人出面為你求情,即便是你的關系大如天,我也想告訴你,你他媽的死定了!”
  
  我隨后又是一拳,打在了他的正臉上,將他嘴里剩余的牙齒給全部敲掉了。
  
  如此,他的一口好牙,全部脫落,沒有一顆存留。
  
  這散落一地的牙齒,便是我的態度。
  
  在張文伯絕望的哭聲之中,我走出了審問室,然后詢問旁邊的張峰和張勵耘道:“知道后面要怎么做么?”
  
  張峰點頭說道:“明白,立刻聯系交通部門,搜查滬都到贛西的各種交通方式,查看馬如龍的行蹤,另外聯系贛西分局的同志,在上饒馬家布防,一定不會讓他逃離的!”
  
  我摸著下巴說道:“如果是出于報復,馬如龍為什么兩年前沒有發動,反而是現在才跳出來呢?”
  
  張勵耘問我:“老大,你覺得馬如龍不是主謀?”
  
  我反問道:“馬如龍雖說貪腐,但畢竟沒那條件,也只是小打小鬧,哪里有那個錢來請天下第一殺手,而既然請了人,又何必自己動手?”
  
  張峰說道:“上饒馬家,聽說有參與稀土礦的盜采,若是如此,錢財并不是問題。”
  
  我有點兒捉摸不透,于是沒有多加發言,而是任由張峰發號施令,當一切吩咐下去之后,張峰過來找我,問我張文伯這廝怎么處理?
  
  張文伯的毒是英華真人死亡的重要因素,沒有這烈牯春,真人不會死得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而倘若是她能夠反抗,甚至有逃出的機會,那么學院之中這么多的高手,自然不會讓她遇害,而且還能夠捉出兇手,所以張文伯是主要兇手之一,雖說他有資格進入白城子,但是我還是不希望有這么一個人,能夠在這個世界上一直生存下去。
  
  當我將自己的意思表達清楚,張峰點頭,表示明白,在案情審定之后,他該死還是得死的。
  
  不死,怎么慰藉英華真人的在天之靈呢?
  
  我將案情的進展通報給了茅山刑堂的馮乾坤,而他則告訴我,刑堂已經鎖定了亭下走馬的方位,正準備收網,問我有沒有興趣過來一起。
  
  我當然有興趣。
  
  于是當晚我出現在了離滬都不遠的嘉禾海鹽縣的鷹窠頂山,馮乾坤告訴我,說江湖傳聞,亭下走馬在這山頂的云岫庵中有一個代理人,誰若是想要殺人,便直接來這里,開出價錢,倘若是對方覺得合適,便先收一半定金,事情辦完之后,就再付另外一半。
  
  至于亭下走馬,雖說我們手上還有一張他年輕時候的照片,但是他已經有二十多年沒有露過面,沒有人曉得他到底長著什么模樣。
  
  茅山刑堂行走江湖,自然有著一些隱秘的消息來源,我并不擔心此處有假,只不過想著對方未必會上當。
  
  我趕到的時候,劉學道依舊沒有露面,我甚至都沒有瞧見其余的十七位刑堂之地,與我碰面的,只有馮乾坤一人,他迎上前來,對我說道:“你有錢么?”
  
  我不問緣由,直接問需要多少,馮乾坤告訴我,亭下走馬殺人,起步價百萬,視對手的具體情況和難度,再繼續累加。
  
  我表示明白,不過現在天色已晚,銀行里都已經關門了,我如何取出來?
  
  馮乾坤笑了:“這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刑堂顯然有些著急了,畢竟是十大長老遇害,倘若遲遲沒有結論出來,他們的壓力實在很大,我能夠明白馮乾坤的態度,當下也是通過宗教局那邊的關系,直接找到附近的一家信用社,將錢給取出了來。
  
  這錢是我與慈元閣做生意而來的,來歷絕對正經,我從天生神池宮中帶出來的首飾已經成為了慈元閣的主打商品,受到許多闊佬,以及他們女眷的追捧,故而對于錢財來說,我倒也沒有太多的壓力。
  
  錢取出,用一個大皮箱裝著,然后我與馮乾坤來到了云岫庵。
  
  云岫庵依山而筑,橫向布局,中為殿堂區,左為游覽區,右為生活區,門前一棵明代銀杏,高達二十米,鼎爐旺盛,進入其中,依次是天王殿、觀音殿和藏經閣,而我們要找的人,正在那觀音殿中,馮乾坤帶著我一路穿行,來到那觀音菩薩三十二化身像面前跪下,然后朗聲說道:“一者、上合十方諸佛,本妙覺心,與佛如來同一慈力。二者、下合十方一切六道眾生,與諸眾生同一悲仰!”
  
  “阿彌陀佛!”
  
  如此說了三遍,燭火明滅,卻有一個三十來歲的尼姑出現在在我們兩人旁邊,雙手合十,誦了一聲佛號,接著凝聲問道:“兩位施主如此善緣,不知道是哪位居士介紹而來?”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三章 雷厲風行”

  1. 回復 2015/02/07

    劉正楓

    到底是政府辦事,取錢真方便。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