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五章 真兇疑云

  我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發現地上有兩個戰士一條狼犬,都倒在了血泊之中。我剛要上去檢查傷勢,結果有一個戰士伸手抓住了我的胳膊,對我說道:“那家伙朝著湖邊跑去了,快追!”
  
  他臉色蒼白,不過好像并沒有傷到要害,我瞧見旁邊有戰士也趕了過來,當即霍然而起,朝著來人吩咐,讓他們救助地上的傷員,而我則倒提著手中的小寶劍,朝著前方的湖邊奮力沖去。
  
  如此追了百米。我瞧見前面有一個黑影正在奮力飛奔,當下也是沖著那人大聲喊道:“馬如龍,你別跑,不然只有死路一條!”
  
  那黑影渾身一震。回過頭來,我借著那星光一瞧,卻正是馬如龍那個家伙,不過他在確定追來的人就是我之后,更是沒有再多猶豫,一路飛奔,那矯健的速度簡直讓人嘆為觀止。我距離得比較遠,瞧見小白狐兒從林中倏然而出,也朝著他掩殺而去。心中頓時就輕松許多,朝著旁邊大聲吩咐道:“將他圍起來,不要讓他下湖了!”
  
  我一路追趕,前方的小白狐兒終于將他給攔在了湖邊。手中一把鐵木劍,將這家伙給死死纏住,不讓他離開,等我趕到的時候,張勵耘、楊劫配合著局里面的其他同志,已然將他給團團圍住。
  
  這馬如龍能夠做到華東神學院的副院長,自然也是有幾把刷子的,小白狐兒與他較量一番,感覺他此刻有一種以命博命的架勢,卻也不與他多加糾纏,而是抽空閃身退了出來。
  
  我適時趕到現場,瞧見馬如龍站立在人群之中,手上握著兩把尖刀,不丁不八地站著,不斷地喘著粗氣,顯然累得不行。
  
  經過幾天的亡命生涯,我面前的這一位前副院長此刻再也沒有往日的翩翩風度,全身上下灰撲撲的,臉上手上盡是骯臟的泥土,頭發散亂,一雙眼珠子干涸無神,就好像是喪家之犬,無比的狼狽,瞧見他這副模樣,我一臉冷漠地說道:“馬如龍,在你下決定蠱惑張文伯對楊院長下藥的時候,可曾想過自己會有今天?”
  
  馬如龍臉色平淡地說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么,楊影之死,管我屁事?”
  
  我瞇著眼睛,瞧被圍在眾人之中的馬如龍,磨著牙齒寒聲說道:“你不知道?果然是狗嘴硬的啊,不過張文伯卻已經將你給賣得一干二凈了,你還膽敢狡辯,真的當我們都是傻瓜對吧?你自己說,這毒藥是不是亭下走馬交給你的,而背后雇傭殺手行兇的,難道不是你這個狗日的?”
  
  馬如龍將腦袋抬了起來,揚聲說道:“大丈夫行得正坐得直,從來不會遮掩,我說過我不知道此事,你何必相逼?”
  
  我捏了捏手,骨節噼里啪啦一陣響,而那陰測測的聲音則從嗓子眼里鉆了出來:“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了對吧,實話告訴你,在你逃亡的這幾日里,你上饒馬家,現在一大家子都在局子里面蹲著呢,據我所知,你馬家稀土礦、貿易、酒店和物流等產業,全部都被查封了,你應該了解我們辦案的手段,不查得你渾身透明,是不會罷手的,你還有必要在這里死死硬撐著么?”
  
  聽到了我這話語,馬如龍一雙眼睛立刻瞪了起來,沖著我厲聲大吼道:“陳志程,你他媽的太欺負人了!”
  
  我毫不猶豫地沖他喊道:“你現在知道后果了吧,當初又何必做出那事兒呢,告訴我,你到底為什么要殺楊院長,擠走你的事情,是我做的,你真有本事,干嘛不來殺我呢?”
  
  我這一通怒吼將馬如龍吼懵了,他胸口一陣劇烈起伏,過了好一會兒方才平緩下來,咬牙說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陳志程,你可敢與我一戰?”
  
  聽到他的邀約,我不由得笑出了聲來,這家伙事到臨頭,居然還想著逃脫生天呢。
  
  要曉得,他這般被人團團圍住,已然是甕中之鱉,卻還妄圖通過與我的單獨較量,來獲得逃脫的機會,不過他這般的說,我倒也沒有什么拒絕的理由,于是冷聲哼道:“馬如龍,你當真以為自己的那丁點本事,能夠拿得出手么?實話告訴你,對你這樣的家伙,我甚至都不用武器,空手便能夠將你拿下。”
  
  馬如龍一步踏前,大聲喊道:“那好,上饒馬如龍,領教你這茅山大師兄的手段!”
  
  他擺出了一個標準的比武姿勢,一把尖刀朝上,一把尖刀朝下,左右錯開,與我敬禮,而我則將小寶劍緩緩收回了懷中,捏了捏拳頭,寒聲說道:“我曾在楊院長的靈前起過誓言,一定要將殺害她的真兇給繩之以法,現如今,就是我兌現諾言的時候了。”
  
  “呔!”
  
  馬如龍一步上前,雙手舞動如飛花,卻是想要一鼓作氣,殺我一個措手不及,瞧見他這刀法犀利,雙刀靠走,掃、劈、撥、削、掠、奈、斬、突,頗有些章法,刀鋒之處,有勁氣充裕,便曉得此人到底還是有些真材實料的,于是放下輕視之心,認真地錯身而上,一雙手作虎形,隨時都準備捉拿他的手腕,將他那雙刀給奪下一把來。
  
  我年紀不大,但是修為卻穩,一招一式,皆是天馬行空,隨手拈來,即便是手上沒有武器,卻也能夠將場面給牢牢控制住,在加上旁邊這些人的虎視眈眈,給了馬如龍莫大的壓力,這讓他處處受制,不敢過分的激進,唯有不斷地施展手段,卻是將那一套精妙的雙刀技法,從頭使到了尾。
  
  我一開始不與馬如龍正面交鋒,而是不斷地迂回,等到差不多了解了他這雙刀的套路之后,這才將血勁往著右眼一涌,人朝著刀光劍影之中猛然沖了進去,接著在千鈞一發之際,右手往前一抓,卻是將一把尖刀的刀背拿在了手上,而左手則是一擊掌心雷,重重地轟在了馬如龍胸口。
  
  這掌心雷雖說對陰邪之物最為克制,但并不是說對人就沒有什么傷害性,這雷意凜然之間,卻也使得馬如龍渾身一震,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而我則緊緊抓住了他的雙手,厲聲喝問道:“怎么樣,你還覺得自己挺能,對吧?”
  
  被我緊緊控制住的馬如龍臉上突然浮現出了一絲詭異的微笑,從我說道:“我自然知道不是你的對手,不過你真的以為我的手段,就緊緊只有如此么?”
  
  他這話兒說完,我突然感覺到面前的這個人是那么的不真實,凝目一看,卻見倏然之間,被我制住的馬如龍變成了一個木頭傀儡,而在另外一邊,有一個黑影朝著湖水中一個猛子扎了進去,空中還有那家伙得意之極的張狂之聲:“陳志程,你害得我家破人亡,不過你別得意,我一定會回來的,而到了那個時候,一定會讓你不得好死的……”
  
  我將手中的傀儡往地上一扔,心中想著果然不能小覷天下英雄,這馬如龍別看著不怎么樣,但是這傀儡術居然能夠騙過我眼中的臨仙遣策。
  
  別的不說,光這一個手段,都有讓我刮目相看的實力。
  
  不過,他朝著湖水里面逃去,這選擇似乎太過于搞笑了,我聳了聳肩膀,對著旁邊的尹悅和張勵耘笑道:“他說他一定會再回來的,不過卻沒有想到,會回來得這么的快……”
  
  我的話語還沒有說完,湖畔的水立刻變得一陣渾濁,接著波濤洶涌,剛才還潛入其中的馬如龍像一條死狗一般,被直接拋上了岸邊來。
  
  翻滾的湖水中,露出了布魚光溜溜的腦袋來,沖我比了一個勝利的手勢。
  
  馬如龍果然是好算計,通過與我的比斗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而自己則悄悄地潛入了水里面去,他自以為得計,覺得這里沒有人的水性會比他好,但是卻沒有想到,水性再好的人類,在食狗鯰化身而成的布魚面前,終究不過是浮云一團。
  
  馬如龍在空中一陣騰云駕霧,摔落在岸邊的時候,五臟六腑都離了位置,一口老血又噴了出來,眼看著沒有什么反抗能力了,不過為了保險起見,防止他再行那傀儡之術,我還是叫人上前去,將他給死死捆住。
  
  然而就在張勵耘他們擒住馬如龍的時候,這個家伙突然沖著我詭異一笑,厲聲吼道:“陳志程,你真的以為自己找到殺害楊影的兇手了么?”
  
  我淡然地指著他說道:“不就是你么?”
  
  馬如龍含糊地說道:“自然不是我,我知道到底是誰想要殺她,不過到底是誰,你可能永遠都不會知道了吧,哈哈……”
  
  我感覺有些異常,沖著他旁邊的張勵耘喊道:“掰開他的嘴!”
  
  我喊的時候,已經有些晚了,張勵耘伸手撬開他的嘴巴,結果發現馬如龍將自己的舌頭嚼成了一團肉塊,而后他吐出了幾口黏稠的鮮血,卻是自斷經脈而亡。
  
  馬如龍死了,然而他就是真正的幕后兇手么?
  
  我一時之間,陷入了沉思之中。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五章 真兇疑云”

  1. 回復 2015/02/07

    劉正楓

    張勵耘出手太慢啊,不及小陳。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