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九章 空手奪刃

  亭下走馬化身十六幻影,就在我使用臨仙遣策,將這些幻影給一一斬破的時候。他卻將自己的真身藏匿在了虛無之間,穿過一切障礙,出現在我的身邊,手中的飲血寒光劍朝著我的脖子處抹來。
  
  這天下第一殺手對自己的這一劍格外自信,以至于他在使出這陡然一記的殺招之時,卻是將自己雇主的話語帶到了我的耳邊。
  
  這是臨死贈言,讓我在黃泉之下,可以瞑目而走。
  
  果然是武穆王。
  
  我心中巨震,然而當聲音響起的那一刻,我已然感覺到了自己即將死去,根本就沒有閃避的時間。心中微微苦笑,沒想到我竟然是以這種屈辱的方式,永遠地離開這個我所深愛的世界……
  
  錚!
  
  就在我以為自己即將死去的那一刻,我的耳邊卻陡然響起了這么一記金屬撞擊聲。緊接著我感覺到有一個身子擠入了我的懷里,用手中的利刃,擋住了亭下走馬的必殺一擊。
  
  這人是誰?
  
  我和他朝著墻上猛然撞去,這一擊力量出奇恐怖,我被撞得眼冒金星,血氣翻滾,而懷里的這個人影卻陡然一番。橫刀而立。
  
  這人卻是楊劫,這個從亭下走馬出現開始,就一直躲在陰影角落里面的他。卻是在這最關鍵的時刻出現,并且將我的性命從那天下第一殺手的劍下救了出來。
  
  此刻的楊劫不斷地咳嗽著,顯然也是受了內傷,一口血吐了出來。不過那身子卻是紋絲不動,穩穩地守護在我的面前。
  
  他出現的時機和方式出奇的精準,連亭下走馬都沒有繼續追擊,而是意外地朝著楊劫問道:“好厲害的五行遁術,那么你又是誰?”
  
  這個戴著影子面具的毛孩子回答道:“護法楊劫!”
  
  亭下走馬眉頭聳動,不由得生出了幾許愛才之心,對他說道:“本來我出手,現場斷然不會有人生還的,不過我瞧你此刻的身法和悟性,頗有我當年的幾分風采,如果你愿意改換門庭,拜入我麾下,我可以收你為徒,傳承衣缽,饒過你一命,你看如何?”
  
  這家伙此刻呈現出君臨天下的態勢,一副根本不將任何人瞧在眼里的模樣,卻肯為楊劫破這個例子,可見他對我這小師弟的欣賞,已經達到了一定的高度,然而面對著這樣的誘惑,楊劫卻用一種堅定而果決的口氣回答道:“我一生的使命,就是守護在他的身邊,矢志不渝;至于你,你殺我師父,此仇不共戴天,我恨不得喝你血食你肉,怎么可能認賊為師呢?”
  
  亭下走馬郁悶地說道:“我這輩子殺過的人實在是太多了,你幫我回憶一下,你師父到底是誰?”
  
  楊劫說道:“英華真人,楊影。”
  
  亭下走馬詫異地說道:“那茅山女長老不是只收女弟子么,怎么還教出你這么一個異數?小子,倘若你師父不是我殺的,你是不是就愿意拜我為師了?”
  
  楊劫毫不客氣地回答道:“做夢!”
  
  就在兩人交談的時候,張勵耘等三人已然拿下了千面人徐墨的性命,圍到了我的面前來,問我傷勢如何,我深吸一口氣,感覺胸口發悶,不過卻也顧不得那么多,沉聲說道:“此人乃修行者之中的巨梟,實在厲害,你們三人結成三才陣,將他圍住,給我助陣,我好好地會一會他!”
  
  張勵耘、布魚和小白狐兒三人散開,正好將亭下走馬圍住,他與楊劫之后的對話也落入了尾聲,亭下走馬愛惜楊劫的身手,不過所謂人才,既然不能為己所用,那么還是死去最好,所以他再次將飲血寒光劍高高舉起,準備將這后生,給一劍斬殺。
  
  我手中小寶劍,實在是有些不趁手,好在張勵耘還有把龍紋軟劍,便將手中的北斗天樞劍交給了我,就在亭下走馬起手揮劍的時候,我將他這劍勢給攔了下來。
  
  兩劍相交,我不再與其硬碰,而是施展劍意,與其纏綿,以柔克剛,化其鋒芒。
  
  風眼,土盾,深淵三法的前兩者皆是纏戰之中的絕佳手段,這種詭異的魔功讓亭下走馬有些無所適從,即便是以他那種恐怖的劍法與身手,一時之間卻也難以看出我的破綻,而即便是他有著壓倒我的修為和境界,但是在三劍布陣和隨時都有可能奇兵突出的楊劫面前,卻總是有些束手束腳,難以形成瞬殺的效果。
  
  在沒有與亭下走馬交手之前,我難以想象到有人的劍法竟然能如他一般的詭異,比起一字劍的雄奇和剛勁來說,他的劍法更是超乎想象之能事,讓人有一種竟然可以這樣出劍的驚詫。
  
  不過即便如此,他終究還是不能占我分毫便宜,在放棄了與他硬拼之后,我憑借著臨仙遣策,卻是料敵于先,總能夠將他的殺招給提前化解。
  
  這樣別扭的搏殺是亭下走馬這個殺手之王許久以來最難受的一仗,而他瞧見地上咕嚕嚕轉動的徐墨頭顱,臉色更是黑得嚇人。
  
  為什么,會這般的難受,就好像在水中交手一般?
  
  亭下走馬的劍法越到后面,開始越慢了下來,我感覺到他整個人就像是那彈簧一般,不斷地給自己的劍勢蓄積力量,就等待著陡然爆發的那一刻。
  
  何時能夠爆發?
  
  我不知道,然而時間拖得越長,我的心中就越發的沒底,因為我曉得一個道理,彈簧壓得越用力,爆發的那一刻,越是恐怖。
  
  我既期待,又恐懼,一直等待著。
  
  幾分鐘之后,亭下走馬終于爆發了,在一劍回轉的時候,他陡然騰空而起,手中的飲血寒光劍化作了萬般光芒,就好像是灼熱的太陽一般,刺傷了我們每一個人的眼膜,而就在這樣的劍意之下,三劍謹守的三才陣瞬間被破,被他一招給戳破,而張勵耘、小白狐兒和布魚三人,則各自中劍,跌飛而去。
  
  這是頂尖高手的較量,一個意識、一個想法甚至一個眼神,都能夠決定戰斗的勝負,而就在那萬般光芒凝聚成一道光,朝著我的胸口扎來的時候,我也出了一劍。
  
  任你千萬劍,我只擊向一個點。
  
  這一個點,是亭下走馬這詭異劍法最強的一處,也是最弱的一處,如此天堂地獄,唯一的差別就在于兩個字——角度。
  
  斜四十五度角不僅能夠仰望天空,也可以破解這般殺人的凌厲劍法。
  
  殺手之王終于在這一劍給我點出了破綻,他一個凌空倒翻,落在了我前方兩丈遠的地方,臉色變成了豬肝色,飲血寒光劍前指,對著我厲聲喊道:“你怎么可能看穿我劍法的奧義?”
  
  我冷冷一笑,平靜地說道:“據說手下無數豪雄性命的殺手之王,手段也不過如此,當年邪靈教黑魔當真死于你手?我真的有些懷疑呢!”
  
  聽到我這侮辱的話語,亭下走馬身子猛然一震,對著雙目通紅的我寒聲說道:“你敢質疑我?”
  
  血勁在消退,臨仙遣策的力量正在迅速衰弱,然而我卻不得不勉力維持著,甚至不惜咬破舌尖,將這種狀態一直保持著,此刻的我,已然達到了自己一生修為的頂峰時刻,整個人如同繃得最緊的弓弦,不過臉上卻露出了平淡如水的微笑,繼續挑釁道:“來啊,你這個蠢豬,真的以為我膽敢花錢請你,就是想要憑借別人的保護?錯了,在我眼里,你們這些老東西,不過土雞瓦狗,隨時供我揚名而已……”
  
  “殺!”
  
  亭下走馬一聲暴吼,身子微微一抖,竟然化作了三十六條黑影,這些黑影在瞬間產生,接著朝我這邊一齊殺來,給人的感覺,好像陡然之間化身為千軍萬馬,誓要將我給斬殺于劍下。
  
  這一招,依舊是亭下走馬一身手段的最強一式,不過與剛才相比,這一招顯得更加恢弘,更加詭異,也更加恐怖。
  
  就在亭下走馬發動的那一瞬間,我也一咬舌尖,一口血箭朝前噴去,接著一劍朝著眼中的那一個黑點刺去。
  
  叮!
  
  這一劍擊到了實物,不過就在對面傳來恐怖到極點的力量時,我卻是猛然一轉劍尖,接著錯身而過,與對手貼身在了一起,口中厲聲吼道:“飲血寒光劍,你這魔兵,還不歸主?”
  
  嗡!
  
  一聲輕鳴,電光火石之間,那亭下走馬瞧見我出現在了他的劍鋒之下,正想反手取我性命,卻發現自己手中的劍突然變得不再那么聽話,原本魔氣凜然的長劍依舊如故,只不過那氣息卻是朝著他自己的身體里面侵蝕而來,感覺到了這種阻力,他便不能再專心對付于我,而就是這么稍微的一點遲鈍,手中的長劍卻是嗡然作響,緊接著脫離了他的掌控,出現在了我的手上,順便一帶,在他胸口開出一道血痕來。
  
  空手奪白刃!
  
  極限反殺!
  
  亭下走馬一瞬間就呆住了,他甚至都沒有鬧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不過瞧見自己手中的長劍被奪,臉色一變,一個箭步朝著邊緣跑開,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卻從懷中掏出了八面令旗,朝著周遭的地上擲去,口中大聲呼喊道:“王木匠,幫我留住此人!”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九章 空手奪刃”

  1. 回復 2015/02/10

    劉正楓

    王木匠也快變神獸了,沒事就召喚一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