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十一章 疑云重重

  一個橫行江湖多年的殺手之王,一個崛起江湖的茅山大弟子,兩人的拼斗到了最終。竟然變成了街頭小混混的打架互毆,這情況也真有些匪夷所思,而就在剛才,我和亭下走馬都感覺相互被一萬頭牛從身上踏過,彼此都有些歇斯底里,瘋狂到了極點的時候,楊劫卻突然出現了,將手中的利刃,刺進了亭下走馬的身體里。
  
  他是如此的用力,這一刀又精確無比,所以我很快就瞧見亭下走馬的胸口處。露出了一點鋒芒,緊接著鮮血朝著外面流淌出來。
  
  沒有人知道楊劫是怎么出現在這里的,要曉得被冥河水污染的異獸八卦陣一片混亂,連王木匠都控制不住暴跳的異獸。三劍遙望而不得進,他卻能夠在最適當的時間里面出現,捅出了這么一刀。
  
  亭下走馬的心臟是如此的強勁,以至于被刀尖捅穿,竟然還能帶動著這利刃微微顫動,這樣的生命力,果真是讓人恐懼。
  
  這家伙。必然不是一般的人。
  
  然而他終究還是人,心臟刺穿,也活不了了。冥冥之中,他瞪眼看向了殺掉自己的兇手,當瞧見是楊劫的時候,他那兇悍畢露的目光之中。竟然流露出了一絲莫名的溫柔來,口吐血沫,呢喃著說道:“好小子,有我當年紅衛兵時候的影子,只可惜……”
  
  后面的話語再也說不出來,這一代兇人,就此隕落。
  
  然而就在他閉上雙眼,心跳停止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危險從他的身體里面蔓延看來,當下也是一把抓著楊劫,朝著周圍大聲地吼道:“快跑,危險!”
  
  這一句話說完,我都已經快沖到了餐廳的邊緣,結果感覺到身后傳來一聲巨大的雷鳴之聲。
  
  轟隆隆!
  
  我感覺自己好像一頭巨獸撲在了后背上一般,整個人再也控制不住平衡,被這股恐怖的沖擊波給一把推向了門外,我和楊劫兩人重重地砸向了餐廳的玻璃門,哐啷一聲,兩人都落在了玻璃渣子上面,緊接著一股巨大的旋風由內而外,朝著外面吹了出來,我們兩人又是一陣滾,一直到了走廊外面的花壇旁邊,方才停止下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感覺不對,卻見幾個身影從餐廳的門口箭步分出,朝著外面飛躍而去,結果又聽到一聲轟隆巨響,身后的兩層小樓直接就塌了下來。
  
  看著這簌簌掉落的磚瓦,以及面前的一片廢墟,我的渾身發涼,發瘋地沖著旁邊喊道:“小七、尾巴妞,布魚……”
  
  這樣的二層小樓坍塌下來,即便是身上有些修為,未必不可能被壓死啊?
  
  好在我很快就瞧見花壇前面的草地上躺著兩人,卻正是張勵耘和小白狐兒,至于布魚,他則一頭扎到了不遠處的公廁里面去,砸落一大堆磚石,不過瞧見他哼哼的模樣,倒不像是有多大的事情。
  
  我先是確認了一下楊劫,發現他只是一些皮外傷,而這些傷害又因為體表茂盛的毛發,被減輕到了最低,于是趕緊跑到張勵耘和小白狐兒面前查看。
  
  我仔細詢問了一番,方才曉得他們三人卻是被亭下走馬的影子給纏住了,不過還在千鈞一發之際,總算是逃了出來。
  
  我頗有些后怕地回望過去,卻見這兩層小樓已然完全坍塌,原因則是那亭下走馬臨死之前的陰雷自爆。
  
  我雖然并不了解亭下走馬將自己分出無數幻影的手段到底是什么法門,不過卻也大概能夠預料得到,這些殘影如此真切,其實并不是某種道術,而是他有一種收集神魂的法器,或者手段,在作戰的時候,將煉制過的亡魂驅趕出來,模擬出自己的模樣,故而能夠制造出如此飄逸鬼魅的表象來,而他一旦死去,那東西就不再受人控制,陡然逼將出來,便宛若陰雷一般。
  
  我之前與武穆王那傻兒子金花公子交手時,曾經就中過這么一記陰雷,故而對其有很強的戒備之心,也就是因為這個,所以我才能夠在臨爆之前,及時地躲開了這能夠讓人同歸于盡的致命手段。
  
  我們所在的地方,是贛西九江有關部門的單位餐廳,這邊一出事,前面辦公樓的人和大院子附近的人員都紛紛跑出來了,有一個主任認識我,焦急地跑過來問道:“陳領導,你咋了,怎么鼻青臉腫、滿身都是血?這樓怎么回事,剛才是不是發生爆炸了?”
  
  我如此狼狽,倒不僅僅是因為剛才與亭下走馬生死纏斗,還有剛才撞破玻璃門,結果弄得一身玻璃渣子的緣故,此刻一番抖落之后,這才心有余悸地說道:“知道天下第一殺手是誰不?”
  
  那人以為我考察他業務能力呢,認認真真地回答道:“亭下走馬啊,局里面特級通緝犯里面,他能排前五,怎么了?”
  
  這時布魚從公廁那邊的廢墟爬過來了,身上一股尿騷味,一臉平淡地說道:“沒咋,你口中的那個家伙,剛才在餐廳那兒變成了一顆大炮仗,砰的一聲,炸了……”
  
  這位主任一開始還不行,不過他跟過我們昨天一起出過任務的,知道那個在上千人的包圍下來去自如的馬如龍是被我給擒住的,他曉得我們的本事,再看我們現在如此狼狽的模樣,不由得也信了幾分,這是旁邊的同事過來詢問,他用一種顫抖的語氣激動地說道:“趕緊、趕緊通報給上面,這里面有大人物——什么大人物,亭下走馬,知道誰是亭下走馬么,我靠,你們的業務能力到底有多差,天下第一殺手都不知道?”
  
  他的臉脹得通紅,而我們卻感覺一顆石頭落了地,任由當地部門的人員去挖掘廢墟下面的尸體,我們幾個則搖搖晃晃地坐到了一起來。
  
  張勵耘遞給了我一根中南海,我接過來,叼上,布魚適時將打火機遞了過來,我深深地吸了一口香煙,讓這煙霧在肺里面走了一圈,徐徐地吐了出來,感覺到雖然渾身疼痛欲死,但是精神上卻有說不出來的放松。
  
  張勵耘依次給布魚、楊劫散煙,楊劫不要,他便給自己也點上,吸了一口,將煙霧徐徐吐出,然后對我說道:“陳老大,怎么樣,宰了這天下第一殺手的感覺如何?”
  
  我指著旁邊的楊劫說道:“殺死亭下走馬的,可不是我,而是這一位小將!”
  
  楊劫帶著影子面具,看不出他的臉色來,不過給我們的感覺他好像很窘迫的樣子,結結巴巴地解釋道:“哪、哪有?要不是大師兄將他所有的意志和注意力都牽扯了過去,我哪里能夠得手,我沒別的意思,就是覺得他殺了我師父,我就要殺了他,給我師父報仇而已,我、我……”
  
  楊劫并不是很擅長言語,說話吞吞吐吐、結結巴巴,一點也沒有剛立大功的表現,我曉得他的意思,伸手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勵道:“沒事,你已經幫你師父報仇了,她若是有在天之靈,一定會很欣慰的!”
  
  楊劫是從襁褓之中就被抱上了茅山,這些年來一直待在秀女峰,幾乎是師姐們輪流撫養長大的,而英華真人對于他來說,完全就是宛如母親一般的角色,而她的死也讓楊劫這些天一直顯得很沉默,整個人陰陰沉沉的,著實讓人擔心,而此刻大仇得報,也算是了結了一樁心事。
  
  我們幾人坐在草地上吸煙,那位何主任找了好多人過來整理現場,吩咐完命令之后,又跑過來找我,問我們需不需要叫救護車?
  
  我浸泡過棺底黑液,外傷的恢復能力很強,而內傷醫院也治不了,唯有自己調息,所以暫時不用,不過其余人到底還是得去醫院處理一下傷口的,于是點頭,這時廢墟那兒已經清理出了一部分,我走過去,找到了我的異獸八卦旗,這玩意倒也沒有受到傷害,只不過我聯絡里面的王木匠,方才曉得里面的異獸被傷害了,得自我修復,估計幾個月都不能喚出了。
  
  我表示明白,又讓它好生休養,不要留下什么毛病出來。
  
  除了異獸八卦旗,廢墟下面又陸陸續續地挖出了一具砸得面目全非的尸體,以及東一坨、西一塊的爛肉來,前者自然是千面人徐墨,后面的那一堆,應該就是亭下走馬,至于餐廳的別人,早在我們打斗開始的時候,跑的跑、逃的逃,卻也逃過了一劫。
  
  我堅持著留在這里處理首尾,事情差不多完結之后,方才讓車將我送到了醫院清理傷口,而一直到了傍晚時分,馮乾坤等茅山刑堂的人才出現,至于劉學道長老,據說是去看現場了。
  
  馮乾坤與我核實了細節之后,對我表示那人應該就是亭下走馬,若是如此,事情差不多就算是完結了。
  
  我問茅山會不會出面繼續追究有可能是幕后主謀的武穆王時,馮乾坤猶豫了一下,最終告訴我,可能不會,我們其實并沒有抓到那家伙的把柄,光憑一些莫須有的罪名去尋仇,輿論上面未必會占優勢。
  
  馮乾坤告訴我,說最近長老會更迭,以楊知修為首的幾個長老,比較傾向于穩定的方針。
  
  難,很難!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十一章 疑云重重”

  1. 回復 2015/02/10

    劉正楓

    小陳,來根中南海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