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十四章 黑手兇名

  對于一個已婚男人來說,當這嬌媚火熱的呻吟聲一傳入耳中,我立刻知道了房間里面到底在發生著什么樣的事情。然而我并沒有立刻反應,而是絕對等待一下,讓這件事情發生之后,再進行動作。
  
  之所以如此,倒不是說我有窺視的癖好,而是因為我曉得一個道理,那就是精氣神發泄完畢的男人,無論是思維,還是修為,都是處于一種高度放松的狀態,面對這樣一個的家伙。總比他別的時候更加好對付一些,如果我想要問出一些東西,也最好就是那個時候。
  
  所幸我需要等待的時間并不算久,一陣暴風驟雨的喧鬧過后。驟雨初歇,快得讓我都沒有反應過來,里面便傳來一聲欲求不滿的慵懶女聲:“死鬼,每次都這么快,真自私,光顧自己爽了,一點都不考慮我的感受……”
  
  一個疲憊的男人說道:“榮寶。我已經很努力了,不過你也知道這個鬼地方,離外面遠得要死。而我那個藍色的藥丸也用完了,實在是力不從心,力不從心啊!”
  
  “力不從心你還猴急猴急地抓著老娘過來?沒本事別招惹我啊,真的是。”
  
  “嘿嘿。榮寶,這鬼地方一沒電視,二沒節目,什么娛樂活動都沒有,除了一幫古里古怪的客卿、監工之外,就是那一大幫傻子,實在是太無聊了,相比之下,這閨房之樂才是唯一讓人覺得不枉為人的事兒,你說要是連這個都沒有了,那我和洞里面的那幫傻子,還有什么區別?”
  
  “別一口一個傻子的,那些礦工之所以如此,還不都是你這狗東西搞的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做了多少喪盡天良的事情……”
  
  “天地良心啊,這滅魂奴御陣根本就是武家千年的傳承,跟我孫博嚴有啥子關系,我即便是法螺道場的長老,也不可能懂得這么古老而邪惡的陣法啊?”
  
  “還有臉說法螺道場呢,誰不知道你老東家都已經被人給澆滅了?聽說就是上回的那個黑手雙城,媽呀,五十多個高手,竟然被他一個人全部弄死,這得有多狠啊,才能辦出這樣的事情來?對了,你說咱老板惹上這個家伙,會不會太不明智了啊,你看上回,金花公子死了,黑虎也死了,咱們礦場被停了一年多,才暗地里重新張羅起來……”
  
  “你這騷娘們,是不是又在想武陸棋那夯貨?”
  
  女人嬌媚地抱怨道:“人家跟你說正經的呢,你別胡說八道啊!”
  
  自稱孫博嚴的男子則說道:“誰說不是,據我所知,那陳老魔最近剛剛做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你可曉得是啥?”
  
  “是什么?”
  
  “天下第一殺手,亭下走馬,你知不知道?就是那個手下無數高手亡魂的家伙,居然給陳老魔干掉了,光這一件事情,江湖上的風評已然將他列為當今天下年輕高手中的頭一份,只怕他現在的實力,未必不如老爺了——我聽說知道這件事情后,老爺把自己關在房間里面,三天都沒有出來,而且下令所有地方都提高戒備,就是怕那家伙過來報復呢!”
  
  “怎么可能,咱太行武家有著大老爺和二老爺,可曾怕過誰,那家伙若是趕來,還不是飛蛾撲火,有去無回?”
  
  女人得意地說著,我終于覺得不能再等待,推窗而入,宛如鬼魅一般地出現在房間里,然后平靜地說道:“那可未必,既然敢惹武穆王,那就得有一些本事才行,你說對吧?”
  
  “啊?你……是誰?”
  
  男人的音調由高轉低,就像一個被揪住脖子的野鴨,一臉漲紅地看著自己脖子上面的長劍,以及一臉冷漠冰寒的我,臉上充滿了恐懼,而他旁邊的女人則下意識地將自己的酮體裹在淡薄的被子中,以免暴露出太多的東西來。
  
  兩人都感受到了我手中這般冒著紅光的長劍,里面那一股恐怖而磅礴的力量,以及它出現時的詭異莫測,嚇得不敢多說半句話。
  
  我打量著這個房間,坦白來講,這兒挺大的,足有半個籃球場那般寬敞,內中的地下繪著各種各樣的朱砂符文,而外面看著一點昏黃,但其實里面卻宛如白晝,主要的原因則是這兒有超過千余蠟燭在燃燒,無數的光點匯聚,將這兒給照得燈火通明,我此刻正站在房間的正中心,這一對茍且的男女席地而臥,身下就鋪著一床薄毯,空氣中則有著一股洗衣服和苦栗子混合的濃烈氣味,讓人十分不舒服。
  
  面對著男人的疑問,我沒有當即回答,而是一把將那薄被搶過來,撕扯成若干布條,將他們給捆得結結實實之后,這才回答道:“說曹操,曹操到,你們剛才不是正在議論我嗎,怎么轉眼就裝作不認識了?”
  
  有感于飲血寒光劍之上的兇煞之氣,我動手的時候,兩人皆膽寒莫名,不敢反抗,而此刻那男人方才驚恐地說道:“你、你就是陳老魔……哦,陳先生?”
  
  男人自知失言,忙不迭地換上稱謂,而女人則眼睛一黯一亮,饒有興致地朝著我看了過來。
  
  這時我也才仔細打量這兩人,瞧見男人是個五短身材,腆肚、禿頂、酒糟鼻,唯有眼睛閃亮,顯然是個精明能干的角色,至于女人,雖說有些姿色,但是風塵之氣頗多,丹鳳眼鵝蛋臉,讓人覺得行為不端,是個不守婦道的漂亮女人。
  
  我并不介意暴露身份,當下也是應了,然后詢問兩人的身份,攝于我的威名,兩人倒也還算坦白,男人自言叫做孫博嚴,法螺道場出身,不過很早就投靠武家,做一個法陣客卿,目前受命掌控維護這滅魂奴御陣,而女人則叫做林榮寶,是個江湖出身的女性高手,犯了血案,此刻寄居于此,算是尋個安身立命的地方。
  
  對于兩人的坦誠,我倒也是有些意外,忍不住詢問原因,那孫博嚴諂媚地笑道:“陳先生您此刻的名氣鼎盛,江湖人誰不敬你三分,哪里敢有半句假話?”
  
  我心中明了,兩人之所以如此乖,倒也不是敬我,而是懼怕于我,如此說來,我這兇名倒也是有許多好處,至少省些好多麻煩。
  
  我盤問完兩人的來歷,這時七劍諸人陸續摸了過來,只有林齊鳴和董仲明不見,我問人在哪兒,張勵耘告訴我,說他們一人盯著礦洞,一人盯著礦工宿舍,防止看守的人狗急跳墻,拿那些手無縛雞之力的礦工發泄,我點頭,然后對王木匠詢問這陣法是否研究透徹,它搖頭,說還有些細節方面的東西,需要詢問。
  
  我將孫博嚴和林榮寶分開來,讓王木匠盤問孫博嚴這滅魂奴御陣的情況,而我則領人問起了林榮寶礦場的情況。
  
  兩人都是云雨初歇,還來不及穿上衣物,那姓孫的就給了一條褲衩,而我面前這女人則實在是有礙觀瞻,讓小白狐兒和白合幫她稍微遮上豐滿的酮體,接著一頓盤問,結果那女人在此刻卻顯出了猶豫來,言語含糊,眼神閃爍,一副畏首畏尾的模樣,讓人郁悶。
  
  我往著她這副模樣,平靜地抬起了手中的長劍來。
  
  飲血寒光劍經過三載光陰,方才重新落入我手,這些天我已然將它身上的封印給陸續解除,并且重新凝練了它內中混亂不堪的兇煞之氣,此刻終于恢復了當年光彩,而經我激發,上面紅光四溢,血勁翻涌,顯得格外恐怖,這讓她臉色一白,驚恐地牙齒打架,止不住地咯咯直響,而我則寒聲說道:“你真的覺得我不會殺人?”
  
  那女人抬頭望來,瞧見我滿目兇光,頓時就嚇到了,慌張地搖頭說道:“沒有,沒有,我……”
  
  我用一種近乎于冷漠的口氣平靜地說道:“這礦場里面,除了你們兩個,還有誰在?”
  
  林榮寶天人交戰良久,此刻終于被我的兇名給鎮得一點兒脾氣都沒有了,結結巴巴地說道:“有一個總管,叫武穆城,是太行武家的分支,大老板的表弟,金花公子和孫供奉死后,由他負責這里的一切,除了他之外,還有二十三個供奉團,以及十八個監工、六個技術人員……你、你別殺我,我什么都說了……”
  
  她給嚇得慌張不已,而我則繼續問道:“告訴我,武穆王一般什么時候會來到這里?”
  
  林榮寶回答:“當挖到龍須木墨晶的時候,他就有可能會過來親自交接,不過具體的接待都是武總管在做,我們這些下面的人,都不曉得,所以具體的事情,你得問武總管才行……”
  
  我瞇著眼睛,一字一句地問道:“武穆城此人,修為怎么樣?”
  
  林榮寶回答:“他,雖然不如兩位老爺,不過也是武家少數幾個頂尖高手之一,厲害得很……”
  
  她正說著,突然外面傳來了敲門聲,一個語調尖銳的男人在門外喊道:“老孫,你這龜兒子是不是又在玩女人呢,別搞了,武總管讓我過來叫你,有要事找你呢,你趕緊收拾一下,不然惹怒了他,有你的好果子吃!”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十四章 黑手兇名”

  1. 回復 2015/02/10

    劉正楓

    王生城,武家到底多少好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