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十八章 血債累累

  倘若沒有這邋遢老頭王新球,我倒還是可以留下武穆城一命,然而此刻我卻不能心慈手軟。只有以雷霆手段殺掉這兒的主心骨,將場面給鎮住,方才能夠處理接下來的一大堆爛事,也不會受到這個邋遢老頭的變數,生出許多事端來。
  
  所幸我這些年來勤練不輟的修行,使得我已然能夠將上一次渡劫之后的境界給穩固住,不但那經脈比之前寬闊了許多,就連陡然之間的爆發,也出乎意料的順利。
  
  撲通一聲,武穆城人頭落地,所幸是被飲血寒光劍給斬落,劍身將脖子的傷口封堵。沒有出現漫天鮮血噴灑的血腥場面。
  
  不過即便如此,這變故也讓場中所有的敵人給震驚到了。
  
  在此之前,他們都是曉得武穆城此人手段的,自謂不如且不說,而且還差得甚遠,原本以為平日里兇猛得如同一頭惡虎的武穆城能夠將這些麻煩給解決了,結果還沒有交手許久,就給人斬下了頭顱,這樣的情形讓眾人膽寒,所以除了躺倒在地下的。其余人都忍不住豁出性命,鋒利朝著外面突圍而出。
  
  七劍連忙收緊法陣,正要防御,卻聽到那邋遢老頭一聲厲喝道:“長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老子只是路過,莫名丟了性命,實在不劃算,所以就不跟你們這些少年英豪拼命了,走也!”
  
  他與七劍酣戰到了此刻,卻也大概摸出了一些虛實,當下身子一扭。朝著董仲明胸口一抓。
  
  董仲明舉劍來擋,結果王新球與他差之毫厘而過,騰身跳上了墻頭,接著一路飛奔,卻是頭也不回地沖出了礦場,不見蹤影。
  
  瞧見這人最終還是逃離了此處,張勵耘臉色一黑,沖著我大聲喊道:“老大,我去追!”
  
  我揮手攔住了他,往著暮色漸深的遠方,嘆了一口氣道:“算了!”
  
  人是從董仲明的缺口逃走的,他漲紅著臉走到我跟前來,對我說道:“陳老師,對不起,我……”
  
  我搖頭笑道:“與你無關。王新球的大哥是世間聞名的天王左使,他雖說沒有自己大哥一半的厲害,但也不是我們能夠輕易對付的,倒也怪不著你;而且走了也就走了,一來那天王左使雖說是邪靈教左使,有名的大魔頭,但是當年他對我曾經有恩,我多少也得還點人情。二來王新球這人其實倒也不壞,具體事情具體分析,倒也不能將他一概而論……”
  
  張勵耘還是有些不甘心地說道:“可是,他若是逃走了,讓武穆王得知了怎么辦,我們此刻……”
  
  我嘴角一挑,沖著周遭的七人笑道:“我們過來的目的,不就是找武穆王呢,他不來,我們有個什么意思呢,要的就是敲山震虎——我們先前的想法是伏擊武穆王,直接私下里解決問題,然而計劃不如變化,現如今有了這個黑礦場,和里面幾百名被他奴馭的礦工,形勢陡轉,著急的便不是我們,而是他了,準確來講,我們已經抓住了他的痛腳,隨便一捏,他就不得不隨著我們的節奏而來!”
  
  小白狐兒一臉迷惑地問道:“哥哥,你這是什么意思?”
  
  我指著小院里一堆東倒西歪的供奉和監工,以及遠處的礦洞說道:“我們要殺武穆王,并不僅僅只是因為他與我之間的仇怨,而是為了那幾百名可憐的礦工,以及不讓他再次害人,那么那些人我們不得不管,不過這幾百號人一時半會我們是轉移不出去的,所以我們只有留守此處,以逸待勞,而另外一邊,則通知宗教局的人過來駐場接手,將此事了結。”
  
  小白狐兒搖頭說道:“可是武穆王絕對不會束手就擒的,他一定會垂死掙扎,甚至親自過來,將一切證據給消滅!”
  
  我笑道:“這不正是我們所期待的么,之前不知道武穆王躲在那個烏龜殼里面,而現如今他自己送上門來,還有什么事情,比這個更加美妙?”
  
  眾人懂了,不過張勵耘卻告訴我,山里面,移動電話沒信號,他找個人去問一下,看看有沒有座機,我讓眾人散開,有的去負責安撫那些可憐的礦工,有的則將這些助紂為虐的監工和供奉給看管起來,大家各自散開,而我則找到了楊劫,問他為什么突然出現在這里。
  
  楊劫低著頭,看著自己的鞋尖,然后說道:“大師兄,師父之前對我說過,讓我一直留在你身邊,保護你,就如同一個影子一般;現在師父死了,我不知道自己的去處,所以就遵循她的遺命,一直追隨而來。”
  
  我笑著說道:“我這么大的人了,哪里還需要你的保護?”
  
  我毫不猶豫地拒絕了楊劫的好意,然而他卻表現得十分堅定,這孩子平日里雖說話兒不多,但是卻極為倔強,也很有主意,認準了的事情,從來都不會改,講了兩句,我瞧見他堅定而清亮的眼神,嘆了一口氣,然后說道:“做別人的影子,很辛苦的,你真的愿意為了別人而活著?”
  
  楊劫笑了,發自內心地說道:“大師兄,從我懂事之日起,我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曉得自己的責任是什么,所以你不要再勸我了。”
  
  我點頭,拍了拍他的肩膀,認真地說道:“從此以后,承蒙關照,拜托了。”
  
  解決完楊劫的事情之后,我沒有繼續停留,而是找到了被控制起來的孫博嚴,對著這個膽敢在我面前耍花樣的家伙說道:“雖說那藥丸不是真的,但是拳頭卻從來不假,你還有什么好說的?”
  
  孫博嚴視死如歸地說道:“要殺便殺、要剮便剮,何必說那么多羞辱我的話,你動手吧,老子要是眨一下眼睛,就不是法螺道場出來的!”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冷然笑道:“你這態度讓我還以為回到了戰爭年代呢,別慌,看你腿都抖了,何必裝成這副模樣,我現在自然不會殺你,自有法律來審問你,至于到時候你是被發配到白城子,還是一顆子彈結束你罪惡的生命,這些都與我無關。當然,你也可以期待一下,你們的大老板,也就是武穆王會過來救你們,不過到時候你就會絕望地發現,他一定不會是你們的救星……”
  
  孫博嚴閉目不語,而這時林齊鳴找了過來,對我說道:“座機找到了,不過發現被人剪斷了,剛才找了一下,一時半會也排不了線,只有找人出外面去聯絡。”
  
  我點了點頭,沉思了一下,將楊劫叫了過來:“有將事情得讓你去辦——這里有兩個電話號碼,一個姓宋,一個姓黃,你得離開這里,前往最近的村子,找到電話,將這里的消息告訴他們,并且請求他們速度前來支援,不然情況就會很糟糕。這事兒關系到我們所有人的生死,你可曉得?”
  
  楊劫點頭,問了幾處細節,轉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他離開之后,我則開始忙碌起來,巡視了一下礦場,然后來到了聚集在一起的礦工前,張勵耘告訴我,這里總共有二百一十六個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我聽了并沒有什么感覺,然而真正瞧見這些人的時候,卻給震撼到了——眼前這些雙眼無神、一臉茫然的男男女女渾身臟兮兮的,形如槁木,行尸走肉一般,靠近了便能夠聞到一股發餿的臭氣,因為長期在礦下工作,大部分人都佝僂著身子,讓人瞧見了,特別的震撼。
  
  我走到這些人的跟前來時,心中一陣酸楚,而白合則帶了十幾個哭成淚人的礦工找到了我,說他們幾個是剛剛被抓到這里不久的,暫時還有些意識,沒有跟其他的同伴一般,完全失去自我,而法陣被破掉之后,差不多能夠與人交流。
  
  我詢問了這十幾個人,最大的五十來歲,而最小的才十四歲,他們有的是被拐賣過來的,有的則直接是被武家擄掠過來的,在這里過著生不如死、畜牲一般的日子,更加讓人發指的事情是,那些供奉對于這些女性的礦工隨意凌辱,而一旦有人稍微反抗,輕則拳打腳踢,重則取人性命,至于尸首,則和那些礦難或者勞累致死的人一起,丟到礦場后面的一個天坑里面去。
  
  我被人帶著來到了那個天坑,方才發現被設成了一個煉制惡靈的法陣,鬼氣森森,讓人不寒而栗。
  
  而后經過盤問,我才曉得是一個煉鬼的客卿做的,至于那個家伙,則在剛才的混戰之中,被楊劫一刀割斷了脖子,連得意手段都沒有施展出來,便直接也做了一頭屈死鬼。
  
  我越是深入地了解,越是能夠感受到這武穆城和太行武家犯下的累累血債,以及丑惡到極點的嘴臉,也越發地下了決心,一定要除掉此人。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我們積極地處理著一切問題,并且一直在等待著楊劫的消息。
  
  終于到了凌晨,天灰蒙蒙的時候,礦場的前方來了一個人。
  
  然而來的這人,并不是我們所期待的楊劫,而是礦場的主人——武穆王!

7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十八章 血債累累”

  1. 回復 2015/02/11

    劉正楓

    這老兒倒是有黃藥師對天罡北斗陣時的宗師派,可惜逃跑功夫和韋小寶一般。咱家之前怎么說來著?果然是名如其人。

  2. 回復 2015/02/14

    希特勒

    還不更啊,還能不能一起玩耍了

  3. 回復 2015/02/15

    利蒼

    現在播放一個通知:小佛情人節情人節因為在東莞某地消費被請去喝咖啡,預計將修年終假15天,包食宿,不會寂寞(據內部消息,他關在女監。。。。。)以下章節將由我婆娘辛追捉刀代筆,敬請捧場。。。

  4. 回復 2015/02/17

    i乖乖

    過春節小佛忙不更新了
    嗎?天天在盼更哪

  5. 回復 2015/02/17

    新年

    除夕了,沒加更了

  6. 回復 2015/02/18

    Kk

    好書一本

  7. 回復 2015/02/20

    匿名

    過年不更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