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十九章 平地驚雷

  這座位于太行山深處的礦場其實并不大,為了隱秘和掩人耳目的目的,它顯得十分狹小。除了幾個堆煤場和礦洞之外,整體的建筑就只有一個三層磚樓、一間大倉庫和十幾座管理人員住宿的小院落,我們為了管理的需要,將這兩百多人的可憐礦工全部都集中在了三層磚樓之中,由那十余個意志尚存的同伴負責安撫,至于那些受傷和被擒住的監工和供奉,則都押在三樓的小房間里。
  
  我曉得武穆王若是真的來臨,只怕是暴風驟雨的攻勢,所以也沒有留下多少講究,直接將這些人的腿都給打斷,接著挨個打昏,確保一旦混亂起來。這些人也不會給我們造成多大的麻煩。
  
  接著就是王木匠的工作,他將在這滅魂奴御陣的基礎上,利用參與的材料重新布置,嘗試著弄出一個可以勉強防御這三層磚樓的陣法來。
  
  雖說并沒有太多的用處,不過此時此刻,卻多少也能夠給人予心理安慰。
  
  緊接著我們輪流放哨,而沒有輪到的人則盤腿休息,養精蓄銳,安安穩穩地等待著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或許是武穆王的狂怒,或許是楊劫帶來的援兵。
  
  有著這兩百多好苦難礦工。我們沒有別的選擇。
  
  我們既然救了他們,給予了希望,就盡量不要讓這泡沫破滅,成為一種絕望的恐懼。
  
  于是我們終于等到了武穆王。
  
  如我所料,作為太行武家的家主,此人并不是一個習慣于單打獨斗的家伙,而且據從林間回來報信的小白狐兒所說,他除了帶了二十多個高手隊之外,還帶了十五人的槍手,這些槍手一律帶著微型沖鋒槍,看那款式。感覺應該是從滇南對面走私過來的。
  
  據聞武穆王掌管著附近整個區域的白粉市場,跟那些刀槍不離身的毒販關系十分親密,有這么多的槍支,也算是正常。
  
  只是修行者之間的戰斗,若用上槍,那就真的太不講究了。
  
  不過若是說到槍,受過專業軍事培訓的我們哪里會懼怕,當下我們也是拿出了先前從礦場武器庫里面收集而來的槍支和子彈,接著張勵耘則潛入黑暗之中去。
  
  這一夜,他是唯一既沒有休息、也不曾放哨的人,整晚的時間里一直都在鼓搗一個東西,此刻就是看成效的時候了。
  
  從人數上來看,我們這一方占了決定性的劣勢,因為拋開那些手無縛雞之力的智障礦工,這兒滿打滿算。我們只有八個人,而對方,則有超過四十人。
  
  所以數量不占優勢,那么我們就只能從別的地方找補了。
  
  武穆王從林中走到了礦場前面的馬路上時,我也正好出現在了礦場的門口,孤孤單單的一個人,面對著一大群氣勢洶洶的家伙,說實話。著實有些孤膽英雄的感覺。
  
  我站住了,武穆王也平靜地站在了我面前的二十米處,而他身后的一幫人如眾星捧月地將他給圍攏,整齊劃一,就像一支部隊。
  
  兩人對望,目光在半空中交織在一起。
  
  沉默,死一樣的沉默。
  
  過了了好一會兒,武穆王才嘆了一聲道:“陳志程,你真的實在是一個讓人討厭的家伙,一點兒眼色也沒有,又不知道進退,我覺得若是再將你留在世間,這簡直就是對我的一種侮辱!”
  
  能夠使這個家伙頭疼,真的是一件讓人愉悅的事情,我嘴角翹起,微微一笑道:“所以你出了錢,叫亭下走馬過來刺殺我師叔,以及我?”
  
  武穆王眉頭一皺,寒聲說道:“陳志程,你別以為殺了一個所謂的天下第一殺手,就能夠跟我叫板,這事兒若是你師父親自過來,我倒也忍了,不過你——哼,真當我與亭下走馬那個一擊不中、遠遁千里的快槍手一般對付,是吧,現在我就出現在你面前了,說吧,你想怎么辦?”
  
  我平靜地說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要你死!”
  
  “要我死?哈哈,真是個笑話,這天下要我死的人無數,然而幾十年過去了,可曾有一個人如愿?”武穆王仿佛聽到一個大笑話一般,仰頭笑了幾聲,接著臉色陡然一寒,手一揮,厲聲說道:“想要我死,那你先下地獄吧!”
  
  他一聲令下,身后的槍手居然二話不說,直接將手中的沖鋒槍舉了起來,接著朝我這邊一陣掃射。
  
  突突突、突突突!
  
  修行者的戰爭,一般都是用刀劍、拳頭以及諸般手段來解決的,不過從來沒聽說過用槍——這是一種傳統,也是一種潛規則,任何違反的人,都將受到所有人的鄙視,然而當初金花公子的無恥,似乎正是從這一位手上學得,這驟然的舉動,著實讓人有些出乎預料之外。
  
  然而我既然膽敢如此,自然也是有著充足的準備,就在那些人手腕一動,眼神飄過來的時候,我已經躲在了圍墻之后去。
  
  我聽到外面一陣噼里啪啦的槍響,呼嘯之聲簌簌而過,讓人膽寒,揚聲喊道:“武穆王,你若是有本事,就過來與我一戰啊,用槍算是哪門子的手段?”
  
  外面傳來了武穆王不屑的話語:“都什么年代了,還固守著那些爛規矩,活該被弄死!”
  
  他說這話來的時候,我感覺頭頂上有東西拋了過來,瞇著眼睛一看,頓時就是一個戰栗,接著箭步往著旁邊飛快跑開,躲入了一處煤堆之后,結果還沒有等我藏好,便有一道巨大的雷鳴之聲響起,我剛才站著說話的地方卻是出現了一個大坑,而靠著外面的半邊圍墻則是轟然倒塌,一片狼藉。
  
  對方一上來就沒有按照規矩行事,我卻并沒有任何驚慌,而是嘴角往上輕挑,露出了會心的微笑,接著朝旁邊喊道:“武穆王說不要按照江湖規矩,那么我們就按照他的規矩來辦吧!”
  
  話音一落,六把槍出現在礦場的幾個制高點,開始對礦場前面進行壓制性射擊。
  
  雖說礦場這里的武器并不先進,一半雙筒獵槍,一半青海造的仿五四手槍,這樣的火力,倒也是將對方囂張的氣焰給壓了下去。
  
  不過這些槍到底沒有十幾把微型沖鋒槍的火力猛,在一陣爆發之后,立刻被壓制了回去。
  
  這些槍出現的目的,并不是為了傷人,而是將敵人給盡量地驅趕到我們預定的地點去,就在對手的沖鋒槍以狂風暴雨的姿態傾瀉子彈的時候,我沖著埋伏在遠處的張勵耘吹了一個口哨——這口哨的意思是,敵人入甕,可以開搞了。
  
  于是在哨聲未落的那一刻,我聽到了一聲震耳欲聾的滔天炸響,這爆炸聲如此恐怖,以至于在整個深山之中來回震蕩,余音綿長。
  
  這頓爆炸用去了礦場庫存炸藥的一半存量,由前秘密部隊成員的張勵耘分點布控,接著引爆。
  
  大地在顫抖,仿佛有萬人在奔走,接著塵埃喧天,刺鼻的炸藥味混合著翻滾的氣浪,朝著四面八方吹了過來,讓人的眼睛都忍不住瞇了一下。
  
  當我再次冒出頭來的時候,那礦場前面的馬路牙子上面簡直就是一片修羅地獄,以幾處爆炸點為中點,陡然間出現了好幾個巨大的泥坑,到處都是殘肢斷腿,以及燒焦的尸塊,有人并沒有當即死去,渾身焦黑地在地上翻滾,也有人一身火焰,凄厲地叫著,更多人倒地呻吟,痛苦地難以自持,那血將地上滲透得濕漉漉的,讓人看著一陣膽寒。
  
  我甩了甩不斷轟鳴的耳朵,將勁氣逼出,方才能夠聽到聲音,接著我瞧見一個血色的圓圈出現在巨大的泥坑中間,過了一會兒,我瞧見那圓圈的中心,正是太行武家的家主武穆王。
  
  在剛才的爆炸中,他并沒有受到太多的傷害,可能被爆炸的沖擊波給影響到,所以臉色有些發青。
  
  不過當他瞧見周圍的慘狀之時,那青色的臉卻變成了黑色。
  
  一場爆炸之后,武穆王身邊只剩下九個還算是能夠站立著的人,至于其余的家伙,要么變成尸塊,要么重傷倒地,已無再戰之力了。
  
  我重新回到了原來站立的地方,然后沖著一臉冰寒的武穆王說道:“我剛才其實有一句話沒有說完,那就是,若論別的手段,我們未必不如你,只不過不想而已,而你既然逼著我們突破了底線,那么吃虧的人,終究還是你!”
  
  砰、砰、砰!
  
  就在我說話的時候,槍聲再次響起,不過這槍卻是七劍放的,可惜的事情是沒有一槍打到人。
  
  面對武穆王這樣的頂級高手,用槍,其實是一種累贅。
  
  我一揮手,槍聲驟停,七劍丟下了手中的槍支,而是將北斗七星劍給拿了出來,接著陸續出現在了我的身后,而對面的武穆王則是咬牙切齒地說道:“我已經有很久沒有生氣了,也很久沒有這么想要殺掉一個家伙了,而現在,我想說,你死定了!”
  
  我拔出飲血寒光劍,平靜地說道:“這句話,也是我想對你說的,共勉吧!”
  
  劍出!

4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十九章 平地驚雷”

  1. 回復 2015/02/21

    劉正楓

    咋現在的練家子都沒職業道德呢

    • 回復 2015/05/19

      小佛爺

      媽蛋,就數你最羅嗦!十二魔星何在!給我拿下!

      • 回復 2016/02/21

        王紅旗

        那個叫我第一的家伙更啰嗦,還滿嘴臟話,說的東西也顛三倒四,亂七八糟,不過好久沒見了,是不是被人封號了?

        • 回復 2016/09/11

          驚雷

          半斤八兩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