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二十章 恐怖如斯

  大爆炸過后的礦場門前,余煙裊裊,遍地都是哀嚎。武穆王曉得此刻倘若不能將這兒的局面給穩住,只怕以后都要被人瞧不起了,甚至還有可能動搖他太行武家家主的根基,心中殺意濃烈,從懷中緩緩地摸出了一把金光燦燦的扇子來。
  
  扇子依舊是當年那把金扇,不過與當日略有些不同的,是上面的猛虎圖文已然不再,一片空白,顯示出了太多的遺憾來。
  
  這玩意與刀劍不同,屬于奇門兵器,一寸短、一寸險,又有許多詭異之處。我之前并沒有怎么領教,心中多少也有些發虛,不過此刻既然已經過來了,就要認真面對,于是劍出之后,一個滑步而上,與武穆王轟然撞了起來。
  
  叮!
  
  長劍與這金扇陡然相撞,就兵器而言,按理說是長劍最占便宜,然而給我的感覺并不一樣。我的飲血寒光劍仿佛斬在了一根棍子,或者一根狼牙棒這般的鈍器一般,有著巨大的反震力,而就在我準備一轉劍尖,準備改斬為削的時候,卻發現這金扇尖端之處正好將我的長劍卡住,左右不得。
  
  區區一把扇子,之所以能夠給我這般的感覺,那是因為武穆王的力量絕對強悍,方才會如此,而他的厲害之處并不僅僅只有力量之道。但見此人的金扇上下翻飛,點、戳、掃、斬,諸般妙法一一施展而來,卻有一種短刃的套路。
  
  我仗著長劍的優勢,不斷與他拉開距離,然后大開大闔地交手,但是武穆王卻與剛才他那堂弟一般,走的都是那貼身纏斗的路子。
  
  他們的身法一樣詭異,總是在扭轉之間,莫名其妙地就貼到了我的身邊,接著一招犀利的手段迭出,就足以致命。
  
  我先前雄心萬丈,然而真正與武穆王交上了手,心中不由變得沉重起來,一邊揮劍。一邊注意腳下的道路,將場面給不斷僵持住,拖延時間。
  
  而就在我與武穆王交手之時,在另外一邊,以張勵耘為首的七劍已然找上了隨著武穆王而來的高手團。
  
  這些高手團都是武家歷年來籠絡的供奉,他們有的是太行附近有名的修行高手,有的則是犯了案子的亡命徒,更有甚至。還有血債累累、臭名昭著的通緝犯,但是武穆王“不拘一格降人才”,將這些人全部納于帳下,好吃好喝地供奉著,就是指望他們能夠幫自己維持偌大的灰色產業,而這些人投桃報李,倒也是十分的拼命,干事向來妥當。
  
  不過再兇悍的亡命之徒,能夠像武穆王這般平靜面對死亡擦肩而過的,終究還是太少,這些人剛剛經歷過這偌大的變故,那一聲驚雷平地起,將大部分人都嚇得膽寒,此刻就這幾個,卻也不能和蓄勢以待的七劍正面抗衡。
  
  不過即便如此,他們也是有著足夠厲害的手段,一時半會,倒也和七劍斗得有聲有色,不相伯仲。
  
  當然,這不過是表象而已,七劍的犀利別人不曉得,與他們日夜相處快三年的我,自然是知道的,所以才決定拖住武穆王,讓七劍將場面收拾干凈了,這才是我絕地反擊的最好時機。
  
  我曉得這個道理,而人老成精的武穆王卻也是知道的,故而瞧見我這般若即若離,就是不與他硬拼,不由得冷笑起來:“想拖延時間,你實在是太天真了!”
  
  這話兒說完,武穆王舉起了手中的金扇,微微一震。
  
  隨著他這一震,我突然感覺到一股血腥的炁場在扇面之上游動起來,緊接著他一轉手腕,猛然朝著我這邊一扇,那氣息便宛如實質一般,化作利箭,朝著我這邊飛射而來。
  
  我心中一跳,將飲血寒光劍猛然一抖,擋住這利箭,結果感覺魔劍雖然將這股銳利擋住,那氣息卻化作兩半,朝著我撲面而來。
  
  即便是沒有了沖擊力,但是這股氣息陰寒如霜,將我渾身給凍得一陣僵直,這讓我下意識地往后一退,失聲喊道:“這是什么鬼東西?”
  
  武穆王冷聲哼道:“你以為能夠與我拉開距離,卻不曉得我這迷毒罡氣可長可短,化作扇風,逐步累積,卻可以讓你露出足夠的破綻,繼而魂飛魄散——年輕人,你終究還是想得太簡單了,你真的以為我平日里就是個每天打理產業的老財主么?你可知道靈界,可知道奈何橋,可知道冥河三千丈?什么都不懂,還好意思找我麻煩,換陶晉鴻過來吧!”
  
  他說得張狂,手中的金扇再次起舞,果然陰風陣陣,將這空間給渲染得鬼氣森森,宛如死地。
  
  我一邊往后退,躲開這陰風襲體,一邊詫異地說道:“迷毒罡氣?”
  
  我想起來了,這玩意當年他在被諸天二郎陣中的無數二郎真君圍困之時,曾經使出來過,光憑這玩意,他便能夠在恐怖到極點的法陣之中脫身而出,并且還用其污染了數尊靈體,以至于后面整個法陣都陷入了崩潰,沒想到他此刻又用出來了,而且只有親自感受之后,方才曉得果真是一種邪門到極點的功法。
  
  武穆王瞧見了我臉上的詫異,陡然間一陣得意,緊接著朝著我周遭扇出幾道罡風,將我的退路斷去,緊接著一個扭身,倏然靠近了我的身邊,金扇展開,扇柄如刀銳利,朝著我的心口戳來,而我進退不得,也只有橫劍去擋,結果就在此時,那武穆王雙足發力,那地下陡然一沉,接著他的左手在一瞬間變得通紅。
  
  這手,就仿佛烙鐵一般紅得詭異,上面的熱力冉冉,竟然有一股血光透體而出的感覺。
  
  血魔掌!
  
  我想起了武穆王的成名手段,這東西最為歹毒不過,一旦中招的話,全身立刻血液逆轉,壞死當場,緊接著那血液會集中在頭顱之上,在達到一定的極限之后,陡然炸開。
  
  那畫面,就好像是一個被戳破的氣球一般。
  
  然而就在他使出這一招的時候,我卻不慌反喜,左手同樣也從懷里掏了出來,上面卻是握著一把小寶劍,正好朝著他拍來的掌心戳去。
  
  用削鐵如泥的小寶劍,對上那滾燙發紅的肉掌,這就是我在千鈞一發之際所想出來的對策。
  
  而且還是蓄謀已久的手段。
  
  然而當小寶劍刺到那血魔掌之上的時候,我并沒有感覺到一下刺穿的爽利,反而是有一種撞到了墻上的阻力,接著我聽到一聲“咔”的脆響。
  
  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一股巨大的掌風平地刮起,我再也穩不住身子,整個人朝著后面跌飛而去。
  
  呼!
  
  從空中摔落下來,我連忙舉起左手一看,卻見陪伴了我快二十年的小寶劍,居然在剛才與武穆王血魔掌的對撞之中,斷成了兩截。
  
  望著這小寶劍的斷口,我的腦子轟得一下,頓時就懵住了。
  
  武穆王騰空而起,從上空如鷹一般地撲落而來,桀桀笑道:“你這法劍,之所以堅固銳利,全憑上面的符文加固,卻不知道我這血魔掌,可是用那最污穢的冥河水浸泡煉制而成,對此物最為克制,你剛才的舉動,不過是以卵擊石,怎么可能獲勝?”
  
  聽到他的解釋,我心中巨震,巨大的懊惱浮現在心頭,而就在此時,武穆王已然騰然沖了下來,我慌忙橫劍而擋,結果卻感覺自己被一頭奔跑中的大象撞到了一般,又是一個騰身,朝著后面跌落而去。
  
  兩次跌落,將我的平衡完全打破,而瞧見我如此模樣,那武穆王臉上流露出了難以抑制的狂喜,大聲吼道:“志程小兒,今時今日,卻是我給我兒和我那可憐的小虎報仇的時候了,去死!”
  
  他先是破去跟隨我多年的小寶劍,接著又通過言語,使得我心神不寧,懊惱不已,緊接著一記傾盡全力的血魔掌,就要取我性命。
  
  武穆王勝券在握,覺得自己這一掌,一定能夠將這個怨恨已久的仇敵給擊斃,接著風卷殘云,將其余嘍啰斬盡殺絕,然后收拾一番,便能夠繼續逍遙法外。
  
  然而就在此刻,他的面前卻是出現了七道劍光,而這些劍光最終凝聚成了一股蓬勃狂野的龍氣,狠狠地與他這血魔掌轟然撞到了一起。
  
  這血魔掌污穢不已,能夠腐蝕天下間大部分的法物,然而這龍氣則是最為堂皇,兩者擊在一起,整個空間都是一陣晃蕩。
  
  武穆王一個翻身,落在了地上,而在一瞬間,他瞧見有七個人,七把劍,布作北斗七星陣,將他給遙遙地籠罩當場,他皺著眉頭,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威脅,將手中金扇合攏又張開,張開又合攏,如此三次,方才一字一句地咬牙問道:“你們七個這玩意,到底是什么?”
  
  我瞧見七劍已然將場面清理干凈,及時來援,心中暫且將小寶劍斷裂的強烈失落感給壓下去,從地上爬了起來,對著張勵耘說道:“你告訴他吧!”
  
  張勵耘點了點頭,一臉狂熱地吼道:“北斗七劍,前來拜訪!”
  
  此刻,才是七劍真正意義上的江湖初戰,而讓他們揚名立萬的,卻是一個將太行山籠罩在陰影下面幾十年、能夠堪比天下十大的男人——我們,真的能夠成功么?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二十章 恐怖如斯”

  1. 回復 2015/02/21

    劉正楓

    還好沒有噬心雷,不然就交代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