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二十一章 七劍聚首,天下名揚

  張勵耘一聲呼吼,其余六人立刻齊聲附和,各自報上姓名。
  
  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搖光。七星匯聚,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充滿了肅穆而又狂熱的表情,這些帶著青春氣息的面孔讓武穆王的臉色變得也格外嚴肅起來,每一個人都認真地打量了一番,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氣,對我說道:“陳志程,你是從哪兒,找來的這么多年輕英豪,說實話,我這么多年了,也沒有見到幾人,能夠有他們這般的潛質!”
  
  武穆王這人雖說是個奸雄。不過眼光卻是極好的,要不然也不可能領導威名赫赫的武家如此之久,而被他這般問起,我則滿心驕傲地說道:“我倒也沒有找,在這世間,小成靠勤、中成靠智、大成靠德,你或許能夠占上前兩樣,但是最后一項,卻從來都是缺乏的,所以你并不能理解。為何天下英才,皆入我甕。”
  
  我這話兒是在將武穆王缺德,他聰慧非凡,自然能夠聽得懂,凝目打量了周遭七人一番過后,也不與我多作言語交鋒,而是將手中的金扇微微一晃,平靜地說道:“有的東西,講得天花亂墜,也都做不得數,是騾子是馬。還是拉出來遛一遛再說!”
  
  這話兒說完,他卻是一展手中金扇,朝著天樞位的張勵耘那兒沖將過去。
  
  擒賊先擒王,武穆王這人的眼光十分不錯,自然曉得這七劍之中,卻是以張勵耘為首,若是想要破解此劍陣,必然就是要將領頭者給擊殺,方才能夠從容不怕地解局,而即便是不能殺人,也能夠通過強大的壓力,讓領頭者手忙腳亂,使得劍陣出現破綻,而失去了應有的威脅力度。
  
  這是最基本的破陣思路,然而武穆王終究漏算了一樣東西。
  
  那就是我從天山神池宮中帶來的羽麒麟。
  
  此玉能夠讓佩戴者之間心意相通。而在劍陣之中一經激發,那么便幾乎不用言語,便能夠將劍陣之中每一個成員的心思交流無礙,這使得即便是張勵耘壓力陡增,其余人也能夠從容不迫地布陣,或者一同承擔,或者在旁騷擾,或者合縱連橫。總之就是讓身處劍陣之中的人,能夠感受到那陣法繁復的變化之中,所體現出來的巨大壓力。
  
  所以就在武穆王拼力想要擊殺張勵耘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好像一腳踩進了沼澤地,越是用力,越能夠感受到周圍無處不在的壓力。
  
  這種壓力或者來源于一把劍,一記鋒刃,或者旁枝斜出的一記截腿,總之這樣的攻擊都能夠給他帶來頗大的壓力,讓他曉得自己倘若不能躲開的話,隨后而來的攻擊便如同暴風驟雨,一刻也不停歇。
  
  漸漸的,武穆王很快發現本來自己認為很有把握擊殺的這七劍天樞星,卻將他一步一步地帶到了泥潭之中,他越是急躁,那陣法就收攏得越發緊湊,原本松散的七劍此刻竟然凝結成了一把劍、一個人,這讓他感覺到無比的難受,終于明白過來那就是自己一開始便選錯了突破口,竟然直接對上了這劍陣之上,最銳利的劍尖,而原本在他眼中并不算什么對手的那家伙,身處于這七劍之中,卻是如此的難纏。
  
  這個天樞星劍法剛烈灑脫,已然去除了原本的匠氣,濃烈之中,透露出一股西北刀客的悍勇,而他的舉手投足之間,卻是牽連著整個劍陣的走向,與他硬拼,實在是陷入漁網之中的鱷魚,只會將自己的實力不斷耗盡。
  
  武穆王在想明白了這一點之后,開始轉移了目標,盯上了天璇星位上那個身穿白衣的嬌媚女孩兒來。
  
  這女孩天生媚骨,看著并不像是一名精氣充沛的修行者,而有點兒戲子的柔弱,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厲害高手,雖說長得比花嬌嫩,不過對于年紀一大把的武穆王來說,倒也不會生出太多憐香惜玉的心思,一記虛招,將旁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了張勵耘身上之后,翻手一拍,用一股最猛烈的掌勢,想要從這女孩兒的身上找到突破。
  
  這一掌,雖說沒有剛才擊殺我的血魔掌兇悍,但是就憑著武穆王的手段,基本上已經能夠讓這女孩子手忙腳亂,甚至可以擊斃當場了。
  
  武穆王自信滿滿,一掌拍出,就等著那女孩兒朝后飛跌開去。
  
  然而很快他的一雙眼珠子就瞪得滾圓了,因為他本來自以為天衣無縫的攻勢卻被那女孩兒給硬生生地接下來了。
  
  對,在沒有其他人的幫助下,這女孩子就憑著一雙瑩白柔嫩的小手兒,接下了他那恐怖無比的巨掌。
  
  就在那一瞬間,武穆王仿佛聽到了自己心碎的聲音,有一種世界觀崩潰的感覺——怎么可能,別人也就不說了,這個女孩子怎么可能硬生生地接住這天崩地裂的一掌?
  
  武穆王死死地盯著那女孩兒,這才發現她的身后竟然有五條游動的白尾。
  
  這白尾雖說是炁場擬化,但是對于此刻境界的武穆王來說,卻實在是難以瞞過的事情,電光火石之間,他終于想清楚了這一切,失聲喊道:“我日你大爺,這女孩子根本就不是人——什么妖怪?”
  
  武穆王對上的不是別人,正是小白狐兒尹悅,在三年前的一場自我修行中,她直接凝結出了五尾,這使得她成為了七劍之中修為最強的一把劍。
  
  我甚至認為,在陡然的爆發拼斗中,小白狐兒甚至有著不弱于我的戰斗力。
  
  武穆王原本是個極有眼力的頂級高手,然而此刻的七劍卻將他的認知給一再刷新,先是自信滿滿,覺得自己能夠破陣而出,便想著先將領頭的宰掉,結果速戰的想法終究被無情的現實泯滅,接著轉換對手,卻沒行到竟然遇到一個更加難纏的對手,而這也并不是他的眼力不過,而是根本就沒想到面前的這個女孩兒,居然還是洪荒異種,大妖化身。
  
  等等,不對勁啊,若是大妖,怎么可能一點兒氣息都沒有感知到呢,難道不是?
  
  如此一想,武穆王整個人就有些懵了,緊接著旁邊伸出一劍來,凝重如水,武穆王不假思索地橫扇拍去,結果發現這一劍宛如流水,一波三折,竟然將他恐怖的力量給直接抵消了,而且還有諸多殺招隨之而來,這讓他又是一陣應對,待到那攻勢稍微一收,他才抬頭望去,仔細打量剛才對自己一陣暴風驟雨襲擊的光頭青年,更是詫異:“我靠,你他媽的也不是人,什么個情況?”
  
  原本溫文爾雅、堪稱儒家的武穆王居然連續失態,罵出這般粗俗的話語,也體現出了他內心之中的恐慌,不過相比較于被李道子符箓隱藏氣息的小白狐兒,布魚倒是好認一些,所以武穆王一下子就認了出來,不過接著他的臉又黑了,呢喃著說道:“這、這劍招怎么感覺有嶗山派的架勢,無塵、無缺那兩個老頑固,怎么可能有這樣的徒子徒孫?”
  
  布魚爆發,只是因為武穆王剛才口中說的那一句話,他雖說是食狗鯰化身,但本人最是敏感不過,聽到這話語,便立刻炸毛了,而這時白合、林齊鳴、董仲明、朱雪婷相繼出手,這讓武穆王剛才驚訝的狀態終于不再那么突兀。
  
  因為他終于麻木了。
  
  青城、白云觀、雜家、古學,諸多手段紛呈而出,這讓武穆王有些應接不暇,而這七劍的手段各異,但劍法卻總能夠彼此牽連在一起,使得他的修為一點一點地被壓制,這樣的情形讓他難受不已,終于忍耐不住了,將手中的金扇猛然一揮,朝著最為薄弱的董仲明那兒奮力戳去。
  
  迷毒罡氣!
  
  扇風似箭,利刃而出,然而這般犀利的手段在劍陣之中,卻顯得是那般的軟弱,但見七劍陡然生光,立刻有一股龍氣騰身而起,將這扇風抵消,武穆王氣得腦仁發疼,因為他瞧得清楚,這七劍之上的龍氣,分明就是偷了他的龍須木墨晶,方才生成的。
  
  武穆王一招未見成效,又來一招,卻是名滿江湖的血魔掌。
  
  這一下,他用盡了自己九成九的功力。
  
  一掌,打出了整個人生真諦。
  
  轟!
  
  七劍終究還是太過于年幼,在這般恐怖的招式面前,七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傷害,東倒西歪地朝著四處散開,而就在武穆王臉上剛剛浮現出一抹微笑的時候,又有一個人影陡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而一把血紅色的長劍,已經遞到了他的胸口。
  
  休養許久的我,終于在這最關鍵的時刻,回歸了。
  
  北斗七星,一點劍主。
  
  先前的七劍倘若是一道穩固長城的話,有了我的加入,方才是一枚犀利無比的利器,而陡然間回歸的我一上來便將所有的狀態都攀升到了極致,無論是臨仙遣策,還是魔體淬煉,又或者是對于天道的感悟,和自我的認識,在瞬間都一齊爆發了出來。
  
  一個字,兇!
  
  如此瘋狂,劍光滔天,武穆王感覺到自己的右手一痛,低頭一看,握著金扇的那只右手,居然就這般脫離手腕,朝著前面飛去。
  
  啊!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二十一章 七劍聚首,天下名揚”

  1. 回復 2015/02/21

    劉正楓

    終究如天罡北斗陣對黃藥師,那武家老兒還是托大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