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二十二章 修為再高,群毆撂倒

  將畢生修為集中在一個點,豁命斬出,這是一件絕對兇險的事情。不成功,則成仁,一旦斬空,自己便會墮入失敗的深淵之中。
  
  生死之間,命懸一線。
  
  所以必須要對自己的這一劍有著足夠的信心,以及對身邊的伙伴有著絕對的信任,方才會拋棄所有的掛念與塵緣,用自己的生命為力量,劃出這么一斬來。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武穆王這樣一個對手,實在是太恐怖了,如此三番兩次地交手下來。他給我的感覺,竟然能夠比天下十大、十二魔星之中的某些成員更加厲害。
  
  或者說倘若他要是躋身能入其中,必然也是中等偏上的一位,這樣的家伙已經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圍,當下也只能拼盡全力,將他給降服再說。
  
  天下英豪何其多也,層出不窮,讓人震撼。
  
  所幸的一點是,我最終還是賭對了,武穆王的右掌被我這傾盡畢生修為的一劍給斬得飛起。緊緊抓著金扇的手在空中翻滾兩圈,最終落在了滿是泥土的地上,滾落一圈,最終停止,而他右手的傷口截面,雖然沒有流出多少鮮血,不過一片模糊血肉,卻也十分恐怖。
  
  別看這場面并沒有多么凄慘,但是真正被飲血寒光劍斬過的人,方才能夠明白其中那種痛入骨髓的恐怖,劍上的陰寒和吸血功效會在一瞬間滲透到任何被它斬過的肉體。不僅吸取精血,而且還會對靈魂有著不可磨滅的損害,所以被我一劍斬斷右掌之后,武穆王便仿佛做了噩夢一般,抑制不住地驚聲尖叫起來。
  
  如此局面,來之不易,我沒有一點兒的放松,當下將飲血寒光劍陡然一轉,又朝著面前這位頂級高手的胸口轉去,三招兩式,又在他的上半身留下幾道血淋淋的傷痕。
  
  一點突破,氣勢如龍。
  
  我此刻的劍法沒有任何法規,事實上,自從在天山與那神池宮教諭大長老一戰之時,被我師叔祖李道子千里附身之后。我便已經差不多領悟到了劍道的個中真諦,那就是順應天地和心意而為,什么真武八卦劍、清池宮十三劍招,都不過是在自我養成的道路上,一種優秀的法門而已,劍法的最終真諦,不是諸多的繁復花樣,而是一種最根本的殺人技。
  
  所謂劍法。就是用手中長劍,取人性命的一種手段,不管如何,只要是能夠殺人的劍招,都是好的手段。
  
  心隨意動,匪夷所思,無所不用其極。
  
  武穆王右掌被斬,心神失守,整個人立刻陷入了一片混亂之中,他驚恐地在我的劍勢之中左右搖擺,盡管總是能夠避開我這必殺的一擊,但是比之先前的輕松愜意,此刻的他,顯得是那般的慌亂,再也沒有了之前的那一股名家傲氣了。
  
  然而可惜的事情是,所謂“一鼓作氣勢如虎,再而衰,三而竭”,我陡然的爆發是已經足夠,但是用后來的兇猛攻勢對付這一位頂尖高手,多少還是有些力弱,竟然讓武穆王將場面給鎮定了下來,他一個錯身,卻是與我拉開了距離,緊接著望著四周的七劍與我,咬牙切齒地說道:“陳志程,你不是道士,你居然在修煉魔功!”
  
  相斗許久,他終于也是看穿了我的底細,不過到了現在,說這么多已然沒有任何意義,我沒有繼續追擊,而是停下身子來回氣,然后應道:“是又如何?”
  
  武穆王用一種近乎于尖銳的語氣大聲譏諷道:“沒想到啊,沒想到,堂堂茅山宗,天下的頂級道門培養出來最為優秀的后輩,居然是個集魔功大成的家伙,這樣的你,與我又有什么區別,還好意思將自己化作正義的化身,前來與我糾纏——陳志程,你真的好意思么?”
  
  武穆王的譏諷辛辣有力,不過對于我來說,卻不過是隔靴捎癢,不但我沒有感覺,身邊的七劍也是一副無動于衷的模樣,顯然并沒有被他的挑撥離間給影響到。
  
  瞧見他陡然間一副名門正道老學究的模樣,我肅然說道:“武穆王,所謂功法,不過是人類通向彼岸的一種工具而已,而這工具到底是什么,與人的好壞是沒有關系的,重要的,是看他到底在做什么事!所以,千萬不要將如此骯臟污垢的你,與我相提并論,因為從行事的手段和做人的底線而言,你我終究還是有著天地之別——說句實話,你不配!”
  
  武穆王被我如此直白地說出來,臉色頓時就變得一陣黑,不過他卻想著辯解道:“我不配?呵呵,我倒是想知道,你這個殺人魔頭,到底哪里比我高尚了?”
  
  我平靜地說道:“殺人魔頭?呵呵,笑話,沒有霹靂手段,怎懷菩薩心腸,你我的區別在于,死在我手下的,都是惡貫滿盈的有罪之人,都是有理由不存在于世間的家伙,比如你,以及你手下的那幫惡棍;而你,則雖然有著厲害到極點的手段,但是對于生死、對天地、對自然,卻從來沒有什么畏懼之心,蔑視人性,從來都是將自己的成就,建立在無辜者的痛苦和尸體之上,這樣的你,怎么能容于世間呢?”
  
  我說起這話的時候,腦海里浮現出剛才那些苦難礦工一張張麻木不仁的臉,和死魚一般的眼球,心中怒火越發地旺盛起來。
  
  而聽了我說的這些,武穆王卻是不以為然地說道:“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不過就是些賤民,豬狗不如的東西,何必憐惜?”
  
  我深吸了一口氣,然后冷聲笑道:“道德經竟然能夠被你曲解成這樣的意思,足以能夠體現出你身上的戾氣;像你這樣的人,最好還是早日魂歸幽府,如此才能讓這世間的人少些苦難。”
  
  武穆王卻也冷笑道:“陳志程,你若是還想在體制中混,就千萬不要得罪我,你根本不知道我太行武家,到底有著什么樣的能量……”
  
  刷!
  
  我沒有等他說完,便再次揚起了手中的劍,對著周圍調息已好的七劍朗聲說道:“諸位,可愿與我一起并肩,誅殺此獠,還世間一個太平?”
  
  “諾!”
  
  眾人齊聲應道,接著拔劍齊出,與我一同收縮劍陣,朝著武穆王緊緊收攏而去。
  
  七劍齊出,而再加上一個與他們日夜為伍的我,這才使得那北斗七星劍陣擁有了絕對犀利的殺傷力,絕對的默契以及羽麒麟的存在,使得劍陣之中雖然多出了一個我,但是一點也不會突兀,武穆王不但要面對應接不暇的七劍,而且還得時刻擔憂陡然殺出的我,一時間修為都不能發揮全部,處處受制,幾個回合之后,身上又添了好幾道傷痕來。
  
  七劍合璧,而在這樣的劍陣之中,我居然有一種被無限拔高的感覺,這樣對于力量的掌控感讓我信心滿滿,不由得想起了當年劉老三給我算過的命。
  
  他說過“北斗主死,南斗主生,而你若想戰勝命運,則需要主宰死亡”,而想要主宰死亡,則需要有北斗七星護翼左右,輔弼兩星命中貴人。
  
  現如今,七星聚集,我已然成勢,便有了與天下高手放手一戰的勇氣。
  
  北斗七星劍陣,一開始并非危機重重,然而到了后面,便開始體現出了無處不兇險的綿連殺意來,武穆王在受了幾劍之后,終于曉得了自己或許真的有可能就要命喪于此,于是便也不再與我等硬拼搏命,而是開始有了如何脫身的想法。
  
  失去了右掌,他依舊還有著恐怖的戰斗力,一拳一腿,皆可殺人。
  
  在一陣躲閃之中,那家伙將雙腳猛然跺在地上,一陣巨喝,口中念著某種法決,那整個人居然陡然間變成了一個三米多高的金甲巨漢,黑影重重,無數從天地之間卷涌上來,將其纏繞,他一雙眼睛變得如牛一般滾圓,桀桀地怪笑從口中發出,一種與他迥異不同的聲音說道:“我武家有兩卷仙冊,延綿千年,哪有那般好欺負的,小子,看我的……”
  
  化作金甲巨漢的武穆王一出現,便有吞天換日的氣勢,然而就在此刻,小白狐兒卻陡然出現,身子低伏,顯現出了五尾法身,朝著此人轟然撞去。
  
  砰!
  
  小白狐兒三尾之時,便能夠撞斷黃河石林中的巨柱,而此刻功力精深,這一撞之力,簡直就有傾天之威。
  
  張狂不已的武穆王被這么一撞,整個人就飛了起來。
  
  武穆王的力量是從大地之中涉及,雙足離地,便停止了繼續增長的態勢,而在半空之中,卻是布魚和白合,兩人手中的劍,正好點到了武穆王的雙腳涌泉穴之上,一驚刺破,這巨漢便如同破漏的氣球,緊接著便是林齊鳴,他臉色肅穆,朝著武穆王的額頭拍出一掌。
  
  全真龍門,清末傳承。
  
  武穆王在半空之中,陡然一震,那巨漢形態還沒有發揮半點功效,便癟了回去,心中正是驚詫,卻感覺胸口一痛。
  
  一把血光游弋的長劍,刺穿了他的胸膛。
  
  緊接著有人朝著他的腦袋拍來。
  
  這是在收魂。
  
  一整套!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二十二章 修為再高,群毆撂倒”

  1. 回復 2015/02/21

    劉正楓

    no zuo no die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