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二十三章 塵埃落定

  武穆王在死去的那一刻,無論是我,還是七劍之中的任何一個人。都陷入了死一樣的沉寂之中。
  
  在此之前,盡管我們大家都表現出強大而無畏的滿滿信心,但其實從他出現,并且將我給擊飛的那一刻起,所有人都知道,此刻的武穆王,遠遠還不是我們所能夠力敵的對手,無論是此刻尚且還很年輕的我,還是同樣年輕的七劍,都不足以挑戰這個籠罩太行山幾十年于黑影之后的男人。
  
  所以他的死去,使得我們都有些難以置信,沒想到如此艱難的事情。居然被我們給辦成了。
  
  原來特勤一組的成員倒也還好說,畢竟曾經跟著我征戰多年,面對過無數強大的敵人,特別是新加入其中的成員,譬如白合、朱雪婷、林齊鳴或者董仲明,都有些如在夢中。
  
  事實上,雙方的實力懸殊還是非常巨大的,特別是他們這些小家伙,盡管能夠在宗教局的集訓營中獲得如此優異的成績,但是單獨一個拎出來。甚至都擋不了武穆王全力的一掌,若不是有張勵耘、小白狐兒和布魚這三個經驗老道的前輩與我在前面扛著,只怕那北斗七星劍陣再精妙,也頂不住武穆王的“一力降十會”。
  
  然而成王敗寇,再多的虛構都掙脫不了此刻的事實,一個實力足以媲美天下十大的頂尖高手,此刻就落敗于一個茅山弟子以及一幫亂七八糟湊到一塊兒的雜牌軍手上,也難怪武穆王臨死之前是那般的無奈,因為這樣的結果,實在是讓他九泉之下,也難以瞑目。
  
  一直過了許久。檢查完武穆王魂飛魄散的林齊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像瘋子一樣笑了起來:“小床單,你捏一下我的臉,讓我知道自己不是在做夢!”
  
  董仲明惡狠狠地擰了一下林齊鳴還有些微胖的臉蛋兒,然后沖著我興奮地喊道:“陳老師,這是真的么,我們居然將武穆王給宰了?”
  
  我看著這幫年輕的隊伍,心中充滿驕傲,大聲說道:“對,我們將武穆王給宰了,七劍的第一次亮相,便能夠震驚世界!”
  
  這一句肯定讓七劍里的所有人都熱淚盈眶,覺得這幾年來的所有辛苦,都在一瞬間變成了蜜一般的甜,尤其是林齊鳴。他甚至放聲大哭了起來。
  
  兩年前,還在他年少懵懂的時候,曾經喜歡過一個女生,結果陡然間就離奇死去了,這樣的打擊深深地刺激到了他的內心深處,讓他對于所謂的正義以及公義,都有了一個更加深刻的認識,而此刻瞧見這個禍害了無數人的武穆王死在面前。一種強烈的榮譽感,在心中油然而生出。
  
  陳雨愛,你看到了么,我現在已經能夠保護像你一樣的弱者了。
  
  從此以后,我將走上一個完全不同于以前的道路,成為這個社會秩序中默默無名的守護者了呢,你會為我驕傲么?
  
  武穆王既死,所有人都處于一種前所未有的放松狀態,大家又笑又跳,仿佛過年一般,而我則從巨大的暢意之中回過神來的時候,卻將斷成兩截的小寶劍給從地上撿了起來,凝視良久。
  
  這把來自于李道子的小寶劍陪伴了我無數歲月,從神仙洞府里面的切菜刀,到后面的殺人利器,它一直都陪在我的身邊,我曾經以為它會一直陪著我走下去,卻沒想到此時此刻居然折在了這里,武穆王的確強大,他的那血魔掌也足以能夠泯滅一切,不過這并不是小寶劍突然折斷的理由,我心中隱隱有一種強烈的不安感,盡管此刻我還不知道它來源于哪里,但是卻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心悸,一直在心頭游繞。
  
  如此沉思許久,直到七劍開始收拾起現場來,我方才從這樣的情緒中解脫出來,開始指揮著大家處理后事。
  
  武穆王剛才被圍毆至死,倒也不能說我們人多欺負人少,事實上一開始處于人數優勢的一方反而是他,只不過那些人被我們各個擊破了,方才最終形成如此局面,而他帶來的這三十幾號人里面,也并非人人都死于爆炸以及之后的拼殺,打掃戰場之后,我們發現了十一個傷者,以及無數爛肉,除此之外,還有見機不對,轉身逃走的家伙。
  
  且不管后者如何,這些傷者雖說助紂為虐,但是我們終究還是不能隨意抹殺他們生存的權力,當下也是將他們給集中帶回礦場,盡力救治。
  
  當我們將這些傷員剛剛安頓下來之后,天色已經大亮,一頂暖暖的太陽從東面的山頭躍起,照亮了整個林區。
  
  礦場里面依舊硝煙裊裊,到處都是死尸,但是我們卻也沒有更多的精力來收斂,攻占礦場一役以及與武穆王的援軍一戰,消耗了我和七劍巨大的精力,所以稍微停歇之后,除了七劍里面體質最為特殊的小白狐兒和布魚在維持秩序之外,其余的人都開始盤腿而坐,進入了回氣修行的入定狀態。
  
  我們不知道接下來迎接的,到底是楊劫帶來的援軍,還是另外一撥武家的幫手,所以不得不抓緊寶貴的時間休息,并且嚴陣以待。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當我行完整個周天之數的時候,聽到耳邊有人叫我,睜開耳朵,卻見到楊劫已經趕了回來。
  
  陪著他一同過來的是晉西煤都的副局長,姓古,據已經成為司長的老宋介紹,是值得總局信任的同志,能夠得到這樣評價的人,自然是與太行武家沒有太多牽連的官員,而與此同時,古副局長除了帶來十人的手下之外,還從附近軍區帶來了整整一個排的戰士。
  
  有了這些人,場面勉強能夠穩住了,我在楊劫的帶領下,跟古副局長見了面。
  
  盡管我沒有與這位四十多歲的古副局長見過面,但是我本人在宗教局系統已經算是比較出名的大人物了,所以他自然也是有聽說過我的,甚至還算是比較敬重,所以雙方的交流到了沒有太多的問題,只不過他的人,以及隨之而來的戰士們對于礦場門口的血腥場面頗為不適應,也震撼于武穆王全軍覆滅的消息,屢次對我投來畏懼的目光,讓我感覺十分不習慣。
  
  古副局長這邊有宋司長那兒的交代,不過因為事情匆忙,他也沒有來得及多了解什么,到達礦場之后,也只有維持秩序,甚至為了置身事外,他都沒有對我,以及昨夜發生的事情進行太多的了解,也沒有跟我有過多的交流,保持著一種敬而遠之的態度。
  
  我能夠理解他此刻表現出來的態度,畢竟現在的事情并沒有定論,他表現得太過于熱切,要萬一風向變了,只怕到時候想脫身,都有些來不及。
  
  畢竟武穆王雖說此刻已經死去,但是太行武家卻并沒有倒,另外一個重要人物還在朝堂之上,到底鹿死誰手,這還是未知之事。
  
  古副局長表現如此,我也不愿意表現出太多的熱情,稍微交流一番之后,我讓張勵耘與他應付,接著繼續修行,一直到了下午時分,黃養神帶領的中央調查組進駐礦場,我才再次露面。
  
  簡單的寒暄過后,眾人散開,我與黃養神站在礦場的最高點,望著夕陽下面的礦場和樹林,他方才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充滿懷疑地對我說道:“武穆王真的死了?”
  
  我平靜地說道:“尸體雖說運出了山,不過想來你應該也是見過了的,有什么疑問么?”
  
  黃養神嘆了一口氣,然后說道:“你可能對太行武家接觸不多,所以對于武穆城以及整個太行武家,沒有太多的概念,不過我從小就與之接觸,所以更加知道武穆王的強大,據說他這些年來罕有里面,卻是一直都在靈界修行,他之前被你宰掉的那頭翼虎,便是從冥河便收養而來,這樣強大到能夠自由出入傳說中冥河靈界的人,居然被你給殺了,說句實話,實在是有些超出了我的想象。”
  
  我點了點頭,對他說道:“的確,武穆王有超乎我想象之中的厲害,過程其實很困難……”
  
  黃養神打斷了我,說道:“不過他最終還是死了。”
  
  我點頭:“對,他死了,毫無疑問。”
  
  黃養神用一種不認識的眼神看著我,好一會兒之后,這才用一種凝重的語氣說道:“老陳,你的變化,真的有一點讓我不敢認識了,不過我還是想問一句,你為什么一定要讓武穆王死?”
  
  我看著他,從他眼中瞧出了許多懷疑來,沉默了幾秒鐘,我徐徐地吐出了一口氣,然后說道:“要他命的,不是我,而是他自己——亭下走馬的事情,你聽說過了吧,是他最先動手的,從謀害我師叔英華真人,到對我下手,武穆王步步緊逼,我不得不應招而已;除此之外,你一會兒去看一看被拘禁于此的那些礦工,就知道我為什么一定要對他動手了。”
  
  黃養神聽到這話兒,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過了好久,他低頭說道:“對不起!”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二十三章 塵埃落定”

  1. 回復 2015/02/21

    劉正楓

    黃養神確實是個正直的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