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二十五章 不得自由

  再次與總局王紅旗見面,是在第二天的中午,還是在當初見面的那個小樓辦公室里。同樣的布置,同樣毫不起眼的光頭老人。
  
  一切仿佛時空錯亂,重新倒流了一般。
  
  我單獨一人來到辦公室里,被這位被我師父譽為極有可能是天下第一的高手面前坐下,頗有些忐忑,而他溫和的笑容則化解了我大部分的緊張,請我在會客區的沙發前稍微聊了兩句,他拍著沙發扶手說道:“小陳,你這兩年的表現讓我很意外,特別是最近,無論是亭下走馬的死訊,還是武穆王的覆滅。說實話,你都讓我刮目相看啊!”
  
  他說的這兩件,是我今日來所做的最為驕傲的事情,不過我在別人面前還可以假模假式地說道一番,但是在王總跟前,卻實在沒有什么可以吹噓的,真心誠意地表示不過湊巧偶然,并非是我真正能夠壓倒對手。
  
  談話及此,他便饒有興趣地問清事情的經過和細節,這方面倒是和我師父一般無二。
  
  老大質詢。我哪里敢有半點隱瞞,當下也是將整件事情的來源與他一一道來,一直講到了我與七劍將武穆王斬落于太行山深處的礦脈之中時,那王紅旗突然對我說道:“小陳,別的事兒我倒也沒有什么可以說的,但是有一件事情你很可能錯了,就是那亭下走馬或者是被雇來殺你的,但是你師叔英華真人,卻未必是他殺的,也不會是武穆王雇兇而為的。”
  
  我點了點頭,痛苦地說道:“對。我事后對整件事情做過梳理,其實也有這種想法,不過兇手到底是誰,我到現在也沒有個什么眉目。”
  
  這話兒,我說得其實是有所保留。
  
  事實上我心中已經多少有些想法,那就是英華真人之死,或許跟茅山宗的某些人有聯系,甚至很可能是英華真人所熟悉的人所為,不過這個會牽涉到我茅山宗本門的內部斗爭,在沒有事實依據之前,我是不會冒然擺在臺面上來的。
  
  對于這個話題,王紅旗似乎有一些見解,不過也出于某些原因,不想與我繼續深聊,寥寥幾句。便就此打住。
  
  兩人繼續聊天,我發現面前的這一位老人其實有著一顆明悟世事的心,以及洞察一切的目光,心血來潮,對他問了一個問題,那就是既然知道像武穆王這樣的豪門世家會存在著很多問題,為什么不提前發動,將他們給一鍋端了。而是要等著事情爆發出來了,再推波助瀾,順勢而為呢?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來,這話兒似乎有了一些指責的意味,用這樣的態度來對他這樣一個身份和地位的上級來說,著實有些冒犯了。
  
  不過我說完,倒也沒有什么懊悔,因為這也正是我一直想要知曉的。
  
  明明很多事情總局其實都可以插手、可以預防的,但是卻一直沒有作為,這樣的事情甚至可以追溯到魯東蝗災的那一次失利上去。
  
  它是我所為之介懷的,所以我才會期待這位前輩,給我一個答案。
  
  王紅旗看著我認真的眼神,嘆了一口氣,一臉疲憊地說道:“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銳之,不可長保。金玉滿堂,莫之能守;富貴而驕,自遺其咎。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這話你可知道其中的道理?”
  
  我點頭,然后說道:“這是《道德經》第九章的話語,講的是凡事不能做得太過于圓滿了,不然會適得其反,平生事端。”
  
  王紅旗點頭贊賞,接著又說道:“這只是其中的一個意思,我們中國人的祖先,在數千年前就發現了太極陰陽魚這樣奇妙的東西,也指出了一個道理,那就是萬物皆有黑有白,白中有黑,黑中也有白,這就是平衡——孤陰不生,獨陽不長,唯有平衡,方才是構建萬物的基礎,倘若是你真正到了我的這個位置,也許會更加明白這個道理,會曉得在這個世界上,永遠沒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簡單,會有無數的牽扯,讓你無法遂愿。”
  
  他的話語里面透露出了疲憊之態,讓我聯想到一個事情,那就是傳說中朝堂之上的頂級高手,他們的修行其實是與龍脈有關,而這所謂的龍脈,則是當朝正氣所向,其中具體事宜,我這個境界是無從知曉的,只知道一個事情,那就是即便是到了王紅旗這個層次,也是有著無數阻撓在身,難以自由。
  
  這樣的人生著實是沒滋沒味,不過我卻能夠明白他的苦楚,倘若是想要實現自己的理想和報負,就不得不在這樣的規則體系下面行事,放蕩江湖之上或許會更加自由,但是“達則兼濟天下”的抱負,那便永遠都實現不了。
  
  我并非蠢人,王紅旗說道此處,卻也是知曉了許多內情。
  
  任何階級都有利益沖突,沒有人能夠逃脫得了這種如蛛網一般的關系,而想要做事,也只有努力,將方向給把握到我們期待的地方去。
  
  因為無論是王紅旗,還是我,又或者像林齊鳴這樣的小孩兒,我們的夢想,都是想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加美好一點。
  
  談到這兒,兩人基本上算是心意相屬了,這時王紅旗才對我說道:“小陳,我知道三年前的那件事情,對你打擊很大,所以之前也沒有對你挽留,甚至覺得給你幾年時間沉淀,對你也是有很大的幫助,這段時間我覺得其實可以再久一點,你或許能夠成長到我期待的位置,替代我,成為執掌宗教局這方重器之人,不過我今天再次見到你,感覺差不多了,你較之以前,已經有了脫胎換骨的變化……”
  
  面對著王紅旗這般的盛譽,我著實有些受之不起,趕忙謙虛地說道:“王總你過獎了,我……”
  
  王紅旗揮了揮手,然后說道:“事實上,我之所以找你,還是因為手下快無人可用了,你也知道今年年初的那一件事情,很多老同志都犧牲在了這一場轟轟烈烈的戰斗之中,許多關鍵部門都被打散,我們不得不選用一些經驗不足的新人,但是你應該也知道,相對于潛匿不出的邪靈教來說,年初的這個,不過只是開胃小菜而已,所以我希望你能夠回來,重建特勤一組,甚至重組總局行動處,發揮更加重要的作用!”
  
  我有些猶豫地說道:“王總,我恐怕不能勝任……”
  
  王紅旗身子前傾,雙手扶在茶幾上面,一雙晦暗無神的雙眼中陡然間爆發出璀璨奪目的光芒來,沖著我笑道:“怎么,你是害怕挑戰么?”
  
  面對這樣的激將法,我終于笑了,伸出手與王紅旗相握道:“謝謝王總的信任,志程愿意鞠躬盡瘁,報效理想!”
  
  王紅旗大笑道:“好一個‘報效理想’,這樣的話語,比任何言語都要更加動人,小陳,我真的是看好你,也越來越期待你以后的表現了,特勤一組的具體事情,你去找小宋談,任何需求,只要總局能夠滿足你的,都不會有問題。”
  
  我小心翼翼地說道:“王總,關于特勤一組的人選,我這幾年倒是有了一些想法……”
  
  王紅旗笑著說道:“七劍嘛,我看過你與武穆王戰斗的報告了,剛才也聽你講過,很難想象,這樣一幫年輕人,竟然能夠迸發出這么巨大的力量來。誅殺武穆王,這樣的功績已經能夠讓他們名揚天下了,你就算是不開口,我也要讓你將這幫小朋友弄進來呢,可不能給別人搶走了——宗教局是我們的,也是你們的,但終歸到底,未來還是他們的!”
  
  我與王紅旗相談甚歡,離開這棟小樓之后,我了出來,在附近的走廊上看到了七劍,張勵耘、小白狐兒和布魚三位老人倒也還好,其余的四位新人第一次來到這個神秘的總部,著實有些興奮,我瞧見林齊鳴激動得鼻尖冒汗,笑著說道:“怎么,很緊張么?”
  
  林齊鳴高興地對我說道:“陳老師,你知道么,剛才我見到了與你齊名的袖手雙城了,他好親切,對我說我現在已經名揚天下了呢,總局好多人都聽說過我,還邀我們一會兒去飲茶……”
  
  我有些意外地看向張勵耘道:“啊,趙承風來過了?”
  
  張勵耘平靜地點頭說道:“嗯,剛才過來招呼了一下,很熱情,說是要等你跟王總局談過話之后,請你吃飯,好好招待一下老同事,還有我們。”
  
  我微微一笑,事實上我在二司行動處這么久,跟龍虎山出身的趙承風一直有些齟齬,無論是做事的理念還是競爭的手段,都是有些不同的,不過這些東西林齊鳴他們幾個新人是不曉得的,所以能夠被這位傳說中的領導如此相待,其實也是一件值得興奮的事情。
  
  我并不將這話兒點破,而是沖著面前的各位鄭重其事地說道:“各位,我宣布一件事情。”
  
  眾人肅聲,齊刷刷地看向了我。
  
  我看著這一張張或者熟悉、或者嶄新的面孔,腦海里卻與另外的一群人重疊了,淚水不知不覺地就要涌出,接著我用一種凝重的口音,緩慢宣布道:“今時今日,總局二司行動處,特勤一組,再次成立了!”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二十五章 不得自由”

  1. 回復 2015/02/21

    劉正楓

    小道消息說第三部是苗疆國事啊,講王紅旗的,不知可信否?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