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二十六章 歡迎回家

  特勤一組,聽著感覺是好遙遠的事情,它在當年組建不久的時候。迅速成為了總局旗下的一張王牌,任何荒誕懸疑的案件,只要交到它的手上,便能夠迅速獲得進展,外交失蹤案、白云觀國寶失竊案、三峽孩童被擄案、南方省閔教覆滅案、魯東蝗災案……一個個重磅案件,代表著它曾經無比輝煌的過去,然而這么多年過去了,更新換代頻繁的總局里,已經有很多年輕人都不知道這個輝煌的名字了。
  
  很多人甚至無比奇怪,為何行動處下面,有特勤二組、三組和四組,卻沒有一組呢。這到底是怎么一個說法?
  
  時過境遷,人走茶涼,已經沒有多少人記得那個讓人無比敬仰的特勤一組了,當年的一組成員里面,我和張勵耘去華東神學院做了教書匠,徐淡定平調到外交部成了駐法武官,努爾、張大明白失蹤不見,三張犧牲于戰場,小白狐兒隱遁,布魚入了嶗山。林豪整容臥底,趙中華歸鄉,一時間各處飄零,難以再聚。
  
  而今時今日,它終于又如同浴火鳳凰,再一次出現在總局的編制之中,這里面有的人回來了,有的人則永遠都不可能再回來。
  
  留下的人,只有繼承著前輩的遺志,方才能夠一步一步地走下去。
  
  當我說出這一句話來的時候,張勵耘、小白狐兒和布魚激動得熱淚盈眶。沒有誰會比他們這些親身經歷過特勤一組輝煌年代的人,更加期待著重現榮光,而其余的四人在這樣的氣氛感染下,也不由變得格外肅穆起來。
  
  離開了王紅旗的小樓辦公室,我找到了當年的頂頭上司老宋。
  
  這些年過去了,他也是媳婦熬成婆,從主管行動處的業務副司長晉升成了正職,這家伙見到我之后異常高興,沖過來緊緊與我相擁,熱情得好像與我是失散多年的情侶,我好不容易將他給推開,這宋司長笑嘻嘻地說道:“黑手雙城,你最近兩年,在江湖上的名聲可比咱們局的王總還要響亮,別人甚至將你列為當今天下年輕一輩中的第一高手。怎么,是嫌棄俺老宋不如你,都不跟我聯系了對吧?”
  
  我苦笑著說道:“宋頭兒,我的老領導,你這是在罵我呢——這兩三年里,我在華東神學院規規矩矩地當著教書匠,哪里能跟你這官運亨通的總局大佬相比?”
  
  宋司長夸張地擺手說道:“還不夠厲害?九七年太行山一仗,你一戰成名。殺了金花公子,打了武穆王的臉,一人單挑燕趙百名群雄,殺得那些家伙雞飛狗跳,一時間北方綠林噤若寒蟬,提到你陳志程的名字都莫名一陣膽寒,冷汗直流;而后你蟄伏數年,一出手便將那囂張跋扈的天下第一殺手亭下走馬給弄死了,你知道有多少人嚇得半夜驚醒么,沒想到你還要折騰,轉手又將武穆王滅了,將太行武家直接連根拔起——你知道現在別人都叫你什么嗎?”
  
  我一臉冷汗,說道:“都叫我啥咧?”
  
  “破門絕戶,黑手雙城陳老魔!”
  
  宋司長夸張地叫了起來,一臉興奮地說道:“不是我夸張,現在你在江湖上面的名聲,絕對要比王總要厲害得多,別人都叫你陳老魔,把你當成了身高三丈、面青目赤的索命惡鬼了,要是那些人知道你回歸總局,重建特勤一組,只怕那些有心思做壞事的家伙,難免會三思而后行……”
  
  我聳了聳肩膀,一臉無奈地對他說道:“宋頭兒,具體到底怎么回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別在這里損我了——好了,別的不多說,陳志程前來歸隊,請接收!”
  
  我沖他敬了一個禮,而宋司長則鄭重其事地回了我一下,一臉肅穆地說道:“之所以說這么多,主要是想要表達一句話,那就是——歡迎回家!”
  
  我此番回來,除了重組特勤一組之外,還會兼任另外一個職務,就是二司的副司長。
  
  這個職務并非宋司長以前的業務范疇,而是一種職務待遇,表明總局對于我這一次回歸的重視,雖說這樣的提拔并不是循序漸進,不過正如宋司長所說,我這幾年來雖然并不在總局,也沒有立太多的功勞,但是有著特勤一組之前的功勞簿,以及我此刻表現出來的赫赫戰績,倒也沒有什么人會說三道四,唯一心中可能有些不服的,可能就只有其余的幾個特勤小組領導。
  
  特勤二組黃養神、特勤三組趙承風、特勤四組王朋,這三人這幾年來表現得異常活躍,特別是在年初的那一場大事件中,都有著特別優異的表現,也贏得了局中老人的看重,這些人要實力有實力,要功勞有功勞,而我一來就站在了這么一個位置,成為了他們名義上的領導,這事兒可能會有些難辦。
  
  宋司長跟我交談了幾句,聽著他話語里面的意思,就是上面并不打算幫我解決,具體的情況,還是讓我自己來處理。
  
  組織并不是保姆,不會給你包辦到底,管任何事情,它只是給你一個平臺,而你倘若連這點事情都處理不好,那么就實在沒有必要在這個位置上再待下去。
  
  因為你沒有這個能力。
  
  我與宋司長在辦公室交談良久,將特勤一組今后的組建工作大概聊了一些,具體的細節就等到后面的工作中再繼續溝通。
  
  我離開宋司長辦公室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然而剛剛走出辦公樓,便瞧見黃養神、趙承風和王朋都在外面等我。
  
  趙承風熱情地迎了上來,對我說道:“陳副司長,從下班起,我們幾個組長可一直都在這兒等著呢,就等著給你這位未來的上級接風洗塵,你可千萬不要拒絕啊!”
  
  他熱情地與我握手,而我則跟黃養神、王朋一一握過,這才一臉無奈地說道:“大家都是老相識,也是兄弟伙,說這么多見外的話兒干嘛,難道老趙你對我有意見,要是如此,我可要給你好好地溝通一下才好!”
  
  趙承風倒是個妙人,聽到我的話兒,聳了聳肩膀說道:“得,原本還想好好地碰一下領導的臭腳,結果你這么不矜持,那我就不裝了,哈哈!”
  
  四人相互握手,黃養神一臉慚愧地對我說道:“老陳,對不起。”
  
  他這話兒自然是為了他那位長輩的行為在道歉,我辛辛苦苦地扳倒武穆王,結果卻給黃天望占了便宜,這讓面子有些薄的黃養神掛不住,不過我倒是沒有太多的介意,寬厚地一笑,拍拍他的肩膀,一切盡在不言中。
  
  我對趙承風是假客氣,但對于王朋則透出了幾分親切,畢竟我與這位青城山夢回子高徒自小認識,當年他、努爾與我親也是近得幾如兄弟,握過手后,我與他緊緊相擁,彼此對望,情分盡在不言中。
  
  大家寒暄過后,自然也不停歇,準備在附近找一個地方喝酒。
  
  我臨行前找到張勵耘,讓他找到局里后勤處的負責人員,幫著其他人安排一下,而我則就不跟他們一起了。
  
  四個人并沒有前往多么高級的場所,就在附近的一個貓耳胡同里面,找了一家正宗的老京都餐館,熱騰騰的火鍋,清湯白水涮羊肉,芝麻醬裹著,二鍋頭喝著,幾杯過后,那情緒便上來了,話語頗多,講起這些年的往事,以及當今的局勢和秘聞,五花八門,不亦樂乎。
  
  席間氣氛最活躍的當然是趙承風,這個出身于龍虎山的家伙外號叫做“袖手雙城”,自然是一個善于調節氣氛的家伙,總是能夠將場面掌控在自己手中,一語針砭時弊,也能夠照顧到所有的人,而黃養神是世家出身,言談舉止卻也不茬,也沒有被趙承風的風頭掩蓋,唯獨王朋與我,兩人話語并不是很多,反倒變成了陪客。
  
  如此一頓飯,從傍晚吃到深夜,大家都喝得有點兒高了,不過彼此之間卻親近不少,被餐館給轟出來之后,搖搖晃晃地出了門,各自離去,我往著原來分配的住處走去,沒走兩步,后面有人叫我,我回頭,卻見王朋站在黑暗處,一雙眸子晶亮,正沖著我笑。
  
  他這么一笑,我也不由得樂了,走過去,狠狠地拍了一下他的胸口,而王朋則伸了一個懶腰,對我說道:“一整晚聽趙承風那龜兒子唧唧咕咕,煩了吧?”
  
  我吐出口中濁氣,郁悶地說道:“可不是,除了他自己,有誰耐煩?”
  
  王朋問我要不要再去喝一杯,我搖頭,說喝多了頭疼,咱哥倆也不在乎那一頓酒,不如走一走,消點酒氣。
  
  他點頭,于是兩人并肩往回走,王朋笑著說道:“你別看趙承風今天晚上這么捧你,不過你回到總局來,最不爽的人,恐怕就是他,這你恐怕不曉得吧?”
  
  我聳肩說道:“哪里可能不曉得,我與他共事也有幾年了,他屁股一撅,拉得什么屎,稀的還是干的,我一目了然。”
  
  王朋搖頭,正色問我道:“不說那家伙,對了,你重建特勤一組,有什么打算么?”
  
  我想了想,然后說道:“我得招人,除了我帶來的這幾個外,還有幾個人選,我想要將他們給招到門下來。”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二十六章 歡迎回家”

  1. 回復 2015/02/21

    劉正楓

    可是要招那名字是四個字的妹子和徐淡定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