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二十七章 招兵買馬

  關于如何重建特勤一組,我心中其實還是有一些想法的,除了我與七劍之外。還是需要再找一些人回來進組,而比較讓我中意的,也覺得一定需要找到的,便是特勤一組原來的組員,也就是破爛掌柜趙中華和林豪,至于徐淡定,我基本上是沒有太多的想法了,畢竟他此刻在外交部做得還算不錯,而且即使是駐法武官,跟宗教局這邊的工作也是有一些聯系的。
  
  徐淡定做得不錯,并且聽說還有向上晉升的機會,我可不想因為我的一句話。他就拋下現在的工作過來投奔我,若是如此,羅瀾以及他的岳父岳母肯定會視我為眼中釘、肉中刺的,這可就不劃算了。
  
  除此之外,我還想將一人招入特勤一組,那就是華東神學院的年輕教授阿伊紫洛。
  
  這個身材并不算高的長辮子彝族姑娘,她擁有比許多老教授更加敏銳的學識和對于蠱毒、巫術等手段深刻的領悟力,盡管上一次魯東蝗災案的合作并不是一件美好的回憶,但是我卻相信她的專業一定能夠讓未來的特勤一組,更加廣泛和專業。以及擁有更多的保障。
  
  我這幾年與阿伊紫洛保持著比較正常的交往,好算是比較熟悉,而她對于神學院這樣一個環境似乎也有一些厭倦了,所以我覺得倘若自己伸出橄欖枝,她應該不會拒絕。
  
  人就這么多,特勤一組是一個準軍事化的戰斗隊伍,不需要太多的骨干成員,人多了反而容易導致資源分散,不好操作。
  
  聽到了我的想法,王朋拍了拍我的肩膀,感慨地說道:“我先前還為你擔心。覺得你若是人手不夠,可以從我四組里面調,不過回頭一想,以你現在的江湖人脈,倒也用不著我來操心。如此就好,很期待你以后的表現,志程,雖然努爾已經不在了,但是我們,依舊是一輩子的好兄弟!”
  
  王朋與我緊緊握手,我瞧見他已經有些滄桑了的臉孔,很認真地點頭。
  
  人生得二三知己,真乃至幸之事。
  
  我本來已經對特勤一組人員的構成基本上確定了,沒想到在報到之后的第二天,宋司長卻給我派來了一個人。說是幫我管理特勤一組的計劃和內務,這事兒我本來想要拒絕的,結果當瞧見來人的時候,我卻根本就沒法拒絕了。
  
  因為老宋派來的,卻是一個我絕對沒有想到的熟人。
  
  歐陽涵雪。
  
  我與歐陽涵雪認識,還是在二十多年前我進入金陵宗教局的時候,她那個時候是分局人事科的干部,負責分配糧票和宿舍。一個青春靚麗的女孩兒,這讓當年懵懂的我十分有好感,不過我不斷變遷,后來回金陵來跟申重他們見面的時候,才曉得歐陽涵雪已經調離金陵,去了浙河,從此再無音訊。
  
  我本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有見面的機會,卻沒想到她居然出現在了總局。
  
  二十多年過去了,當年的小姑娘此刻已經變成了成熟干練的美婦,不是所有人能能夠如同小顏師妹一般駐顏有術,所以歲月多多少少還是在她的臉上留下了一些痕跡,不過相比以前,她的身上卻多出了幾分知性和成熟的韻味,讓人忘記了她當年青澀的模樣。
  
  宋司長瞧著我一臉驚訝的模樣,問我這個人要不要接收,不要的話,他在幫我換一個。
  
  我望著笑盈盈的歐陽涵雪,哪里會拒絕,她前來特勤一組,負責的是內勤方面的事情,也就是幫著聯絡各部門,以及幫一組成員管理考勤、計劃、工資、福利以及諸如一切雜物的大總管,并不會參與太多的戰斗任務,所以這樣的人我不需要一個多厲害的高手,而是細心而又信任得過的人,無論從哪一點來看,歐陽涵雪都足以勝任這個職位。
  
  離開了宋司長的辦公室,我忙不迭地問起了歐陽涵雪這些年的工作經歷來。
  
  她告訴我,說離開了金陵之后,她在浙河余杭工作了兩年,接著就跟現在的先生認識了,兩人戀愛三年,然后結婚生子,后來她先生調到國家科學院,她也跟著調過來了,在京都宗教局里面一直做些庶務,倒也沒有什么驚心動魄的事情,就是相夫教子,而調到總局是我走之后的事情,一直有聽過我的消息,不過卻沒想到上面居然會調她過來,加入特勤一組。
  
  歐陽涵雪的經歷簡簡單單,我又與她聊了幾句,方才曉得她的女兒都已經十五歲了,都已經快成年了,突然覺得時間過得真的是太快了,當年比花還嬌嫩的小姑娘,現在都成了孩子她娘了。
  
  不過這些都是私事,歐陽涵雪在京都以及總局宗教局工作多年,對于一應關系的處理自然是十分熟練,有了她的加入,我也算是放下心來,相信特勤一組終于不用想以前一般,將所有的事情都交由努爾去處理了。
  
  再也沒有努爾和徐淡定這么兩個貼心和能干的助手了,不過若是有這么一個大總管,倒也是件貼心的事情。
  
  我是個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家伙,既然有了歐陽涵雪過來,我便也不用對注入辦公室選址、訓練基地、成員檔案、工資福利、職稱待遇等一系列事情去操心了,將她介紹給張勵耘、小白狐兒、布魚等人認識,讓她帶著新成員們,跟后勤處的那一幫人打交道,而我則帶著小白狐兒前往冀北滄州,開始找齊一組的成員。
  
  我找到趙中華的時候,他正在院子里面行氣,這小子比起三年前來說,變得更加成熟了,好一個英姿勃勃的青年,站立如槍,上下翻飛之間,宛如蛟龍出海,十分厲害。
  
  趙中華這幾年在家鄉蟄伏,一直都在勤修苦練,究其原因,還是覺得自己實在是太過于弱小了,不但是國術,修為依舊如此,而經過這些年的打磨,終于也算是有了一些模樣,我一找過來,他便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并且告訴我,說我現在在冀北的名氣如日中天,若是對別人說是跟隨了我,相信道上的朋友定然會驚掉大牙。
  
  當日我在太行山與那些聞訊而來的江湖高手交鋒,雖說來自各地的人都有,不過最主要的還是冀北一帶,故而才叫做燕趙群雄,那一次為了逃命,我出手并不手軟,所以這所謂的名聲,定然是兇名,我也并不覺得有多光榮,老臉一紅,也不接腔。
  
  趙中華是一組老人,熟門熟路,我中午到達,他晚上便已經將家里面的事情交代清楚,背著個包裹準備跟我離開了。
  
  我還得去滬都,所以讓趙中華直接進京報到,三人分離之后,在前往滬都的火車上,小白狐兒對我提出一個問題,那就是小破爛這幾年一直都在等到我的征召,不過七劍的名單最終定下來,卻沒有他的名字,這事兒他雖然一直沒有提及,也沒有表現出任何不滿,不過恐怕是有點讓他傷心了。
  
  我嘆息了一下,事實上七劍本來是有趙中華的名額,他畢竟是跟隨著我打天下的老伙計,不過七劍成立的時候,他卻因為急性闌尾炎臨時缺席,而我洞房花燭夜的時候,張勵耘他們都已經將名單確定下來,劍陣都練了好幾回了。
  
  這事兒實在是有些造化弄人,此刻七劍已然成型,再塞一個也不是回事兒,我也是沒有什么辦法,也只有在以后的時間里,盡力補償他了。
  
  趙中華是一心一意跟著我混的老兄弟,而阿伊紫洛卻是根本沒想到我會找她加入特勤一組。
  
  我重返華東神學院,即便是刻意低調,不過原來的一班同事都還是紛紛過來招呼,連學院的新院長也跑過來與我問好,著實有些衣錦還鄉的意思。那新院長曉得自己之所以能夠調到華東神學院這個冉冉升起的一流院校來,少不了我的點頭和支持,于是表現得格外熱情,而對于我想要借調學院教授前往總局去這種挖墻腳的行為,也給予了無條件的支持,讓我多少也有些不好意思。
  
  不過學院那邊沒有任何問題,但是阿伊紫洛卻糾結起來,她歸根結底,還是一個研究人員,對于加入一個一線準戰斗的團體里,還是有些不適應的。

  但是最終她還是被我說服了,畢竟在總局里,她一定會擁有比現在更好的實驗室。
  
  就這么一個條件,便讓阿伊紫洛點頭同意了。
  
  找齊了趙中華和阿伊紫洛,我基本上就將特勤一組的大架構給搭起來了,然而唯一讓我有些遺憾的事情是,林豪回不來了。
  
  政治處的人告訴我,他已經打入了敵人內部,一時半會,是沒辦法回來的。
  
  我明白臥底的危險之處,又是找人、又是托關系,結果到最后都一直沒有能夠如愿,只好作罷,接下來的時間就一直在整合特勤一組,給予磨合,倒也沒有怎么出任務,時間一直不溫不火地推進到了兩千年的時候,我突然接到了二師弟符鈞的一個電話。
  
  符鈞告訴我,說李師叔祖可能不行了。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二十七章 招兵買馬”

  1. 回復 2015/02/21

    劉正楓

    原來叫阿伊紫洛,你瞧咱家這記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