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二十八章 峰回路轉

  茅山宗不能通信號,所以符鈞是特地走到了山下的一個小村子里給我打過來的,電話那頭。他告訴了我兩件事情,第一就是宗門之內有人傳言,說李師叔祖命不久矣,而第二件則是閉關多年的師父昨日出關,讓他通知我,即刻返回茅山來,有要事相商。
  
  聽到那個一臉嚴肅的青衣老道有可能在不久之后死去的消息,我當下不由得一陣心慌,整個人都僵在了原地。
  
  事實上,李道子不但是讓我走上這條道理的領路人,若是屢次三番地救過我,若是沒有他,我只怕都不能夠降生于這個世界之上。這樣的恩情。是任何人都不能夠替代得了的。而且在我的心中,我這李師叔祖完全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世間幾乎沒有他做不了的事情,如此一個屹立在世界之巔的人物,突然說走就要走了,讓我一點兒心理準備都沒有。
  
  我在接到符鈞的通知之后,立刻放下了手頭的所有事情,馬不停蹄地往著茅山趕回,一路上心中都處于極度的忐忑之中,歸心似箭。生怕我稍微晚到一點,就有可能見不到他的最后一面。
  
  因為我一直在想一點,那就是當日我與武穆王生死決斗的時候,那家伙一掌拍斷了跟隨我多年的小寶劍,這事兒讓我耿耿于懷,后來仔細回想起來的時候。感覺除了除了武穆王的血魔掌太過于犀利,恐怕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加持在小寶劍之上的符文可能變化了,而最根本的原因,則來自于繪制符文的李道子,他很有可能出了事。
  
  如此一想,我便感覺到了一種巨大的危機降臨到了他的身上。心情無比失落,如此一路奔忙,終于在次日清晨,重回到茅山宗。
  
  此次與我一同回山的,還有楊劫,這孩子自從英華真人故去之后,就變得越來越沉默了,整天都躲在黑暗之中,不會給別人多少存在感,不過我卻又有另外一種感覺,那就是他在英華真人遇害一事之后,變得更加成熟和犀利起來,別的不說,影子面具下面的那一雙眼睛,就有一種宛如刀子般尖銳的感覺。
  
  重回茅山宗,前來迎接我們的并不是符鈞,而是小顏師妹。
  
  分別大半年的時間,再一次見到小顏師妹,我感覺她的氣質突然發生了濃重的變化,仙氣盎然,卻是跟英華真人有些相似了。我聽說本來英華真人仙逝過后,長老會挑選了一位英華真人的師妹來執掌秀女峰,本來是打算讓小顏師妹這秀女峰首徒來協助的,不過她并沒有擔下這個差事,而是在英華真人的墓地附近結廬而居,然后修習從木靈尊者俞千八那兒奪來的兩本書籍,栽花修行,倒也清閑。
  
  正因為有了這樣的歷練,反而使得她在修行一道上,有了更多的體悟,方才有了我所見的這般風姿。
  
  小顏師妹與我成親一事,僅限于極少數的人知曉,茅山宗內部曉得的人也不多,故而她此刻前來,倒也沒有與我有多親近,簡簡單單地說了兩句,然后從旁邊叫來一人過來。
  
  在小顏師妹旁邊一直等候的,是一個長相平凡,唯獨兩道劍眉英氣勃勃的少年郎,卻是我師父的關門弟子蕭克明,他走上前來與我拱手,咧嘴說著說道:“大師兄,符師兄他現在是清池宮的執事,師父閉關不方便的時候,他負責眾位師弟的功課,一時半會抽不出時間,我就趕過來給你帶路了——你不會嫌我分量太低了吧?”
  
  這家伙性子還沒有定下來,十分灑脫,也有些輕浮的感覺,不過話語之間,倒是與我十分親近。
  
  我擺手笑道:“你的分量還輕么?別人都說你蕭克明是茅山新一代中的佼佼者,還有人將我、你符鈞師兄和你并列為茅山三杰——要曉得,我在你這個年歲的時候,都還沒有拜師學藝,入得門中,而你現在卻已經名聲在外,聲動四海了,怎么如此自謙呢?”
  
  蕭克明擺手說道:“哪里哪里,大師兄你在江湖上的名聲顯赫,符師兄則已經快要統管清池宮了,我哪里能和你們相比?都是別人瞎傳的,作不得準的!”
  
  這小子一邊擺手謙虛,一邊卻忍不住眉開眼笑,嘴角止不住地上揚起來,顯然對自己被列入茅山三杰的行列之中,顯得格外的興奮。
  
  兩人寒暄幾句之后,開始往里走,我臉色變得嚴肅起來,問起了李道子的消息來。
  
  蕭克明因為明空目的關系,天賦異稟,對于符箓之道十分擅長,故而自入山來,十天倒有三天跟著我李師叔祖學藝,是整個茅山之中,與李道子關系最為親切的幾個人之一,連小顏師妹幫我求來的護身符,都是通過他的關系得來的,所以不管宗門之中對于李道子的謠傳如何,最為真實的,恐怕就是從他口中說出來的,算得了準。
  
  聽到我的問話,蕭克明左右一看,這才低聲對我說道:“那些都是謠言,你別信,李師叔祖乃天人轉世,哪里這么容易故去,但他這幾年來,精力一日不如一日倒是真的,不過這一次算是到了節點,要想安然度過,可能需要做些布置——具體的事情,我知道得也不多,這個得見到師父了,你問他,才能曉得。”
  
  我點頭,心中稍微安歇一點,然后也不再多言,匆匆而走,在路口的時候辭別小顏師妹和楊劫,然后直上清池宮。
  
  到了清池宮,我才發現師父正在大殿之上檢查門下弟子的功課情況,符鈞在在旁邊招呼著,顯得十分忙碌,不過我們一入其中,師父便發現了我,他遙遙地朝我揮了揮手,表示知道了我的到來,接著沖蕭克明做了一個手勢,然后繼續忙著他的事情去。
  
  蕭克明按照師父的吩咐,將我帶到了旁邊的偏殿來,找了兩個蒲團落座之后,開始陪我聊天。
  
  說是聊天,其實大部分時間都在詢問我外面的情況,這個從小就進了山門的少年郎對于外界的一切都充滿了好奇和探知欲,跟上次一樣,問了我無數的問題,從上外人的日常生活,到世面上的新聞,以及宗教局和學院里面的各種事情,簡直就是個好奇寶寶,而當我問起在宗門之中發生的事情時,他則顯得十分沮喪,對我反復表示:“無趣極了。”
  
  對于蕭克明的這種狀態,我有些擔憂,他就好像是一個關在牢籠里太久的小雀兒,因為罕有在山外生活的經驗,對外界充滿了向往,然而倘若他真正出去之后,或許會被花花世界迷亂了雙眼,走上歧途;又或者被殘酷的事實給驚嚇到,飽受挫折……
  
  當然,這些不過都是我此刻的想法而已,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我終究還是不能左右別人的人生。
  
  比起蕭克明來說,我更擔心的是李道子的生命安危,所幸的是師父并沒有讓我久等,很快他便完成了考較門下子弟修為的事兒,在符鈞的陪伴下來到了偏殿,瞧見了我,微微一笑道:“志程,你最近辛苦了。”
  
  我看著師父那如春風拂面的微笑,眼中一酸,從蒲團上站了起來,恭謹地喊道:“師父,我……”
  
  師父的意思,是我在英華真人遇害之后的善后事宜中,出力甚多,而我之所以難過,是因為我覺得英華真人之死,跟我脫不得干系。師徒之間心有靈犀,他瞧見我一副難過的表情,擺了擺手,然后勸慰我道:“楊影之死,關系頗多,不過與你卻沒有多少關系,我心中自有計較,你無需太過自責,不過今天讓符鈞叫你回來,你可知道因為何事?”
  
  我躬身回答道:“可是為了李師叔祖?”
  
  他點了點頭,揮了揮手,讓符鈞和蕭克明退下,待兩人離開偏殿之后,他才長嘆了一口氣,對我說道:“李師叔入道多年,修為已入化境,按理說還能夠活得更久,不過這些年來,他一直飽受病痛折磨,而今時今日,卻已然撐不了多久了……”
  
  我聽到師父親口說出這話兒,眼淚頓時就落了下來,難過地說道:“李師叔祖之所以如此,全部都是因為我——我,罪該萬死啊……”
  
  我曉得李師叔祖他這些年來的病痛,主要都是因為幫我渡劫的緣故,于是那內疚就如同毒蛇一般吧,噬咬著我的內心,讓我痛苦不已,然而師父卻平靜地笑了笑,對我說道:“很多事情,都不是以人的意志為轉移,所以你若是一直自責,恐怕就辜負了你李師叔祖的一番心血,而至于為什么讓你趕回來,一是他想見你一面,二來則是他準備作法延命,而我覺得最好的護法,便是你了,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
  
  我本來還沉浸在痛失尊長的悲慟之中,聽到這一句話,陡然間一陣激動,伸手抓住了我師父的胳膊,興奮地大聲喊道:“師父,李師叔祖還可以延命?”
  
  師父回答:“自然!”

2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二十八章 峰回路轉”

  1. 回復 2015/02/21

    劉正楓

    可是孔明的禳星之術么?

  2. 回復 2015/02/28

    九尾狐

    劉正楓,你未卜先知?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