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五章 仰光街頭遇故人

  仰光是是緬甸聯邦原來的首都和最大的城市,地處緬甸最富饒的伊洛瓦底江三角洲,是一座具有熱帶風光的美麗的海濱城市,城區三面環水,地理位置十分優越,素有“和平城”的美稱。飛機于明加拉當機場降落,到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李家湖在緬甸的分公司包了一輛大巴,將我們接往市區的酒店。

  機場離市區足足有二十公里的路程,上了車,才發現緬甸的首都跟國內的二線城市一般,路上有許多老爺車在行駛,看著就象是從廢品收購站里面拉出來的一樣,讓人覺得有種穿越感,仿佛回到了幾十年前的感覺。聽人介紹,這些車子都是日本、韓國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的古董車,有的年頭更久,可以上溯到二戰時期去。我聽著汗顏,真難為它們還能夠在路上跑的起來。

  與國內的二線城市比,作為緬甸第一大城市,仰光并不算繁華,建筑陳舊低矮,一路行來,反而更像是一個大公園,到處是植物,花草和佛塔。這是一個現代文明和歷史文化結合的城市,也是一個悠閑美麗的城市,不斷看到有裸露左肩、穿著紅色袈裟的僧人赤腳在街上走著,年輕的女人臉上抹著“特納卡”、裹著筒裙在追趕著孩子,光著膀子的男人露出一身瘦肉,在歡樂的笑著。

  天空上發出一陣咕咕的響聲,有鴿子在飛蕩。

  從車窗往外面望,看到最多的就是無數或鍍金或白石的佛塔,點綴在建筑或者叢林之間。

  顧老板告訴我們,緬甸人篤信小乘佛教,無論是誰,建造佛塔就是完成一個最大的善果。人們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修建一座獻給佛的塔。所以在最多的時候,這整個蒲甘平原上,曾經屹立著一萬三千座佛塔。歲月流逝,時至如今,所有的古塔、古廟和遺跡,加起來也有五千多座。

  緬甸被評為最不發達的國家之一,但是這里的人們有了信仰,便不覺得貧窮有多么的可怕。

  然而就我們這外人的角度來說,卻不由得對自己背后的祖國生起了強烈的自豪感。而這種自豪感,是身處于國內所沒有的。

  我們一行有二十多個人,除了我、雜毛小道、小叔、顧老板、秦立、李家湖、雪瑞、許鳴之外,還有一些香港的珠寶商以及保鏢、私人秘書等隨行人員。到了市區的酒店,倒是差別不大,只是能夠感覺到強烈的民族風情。從機場過來的大巴,氣味并不是很好,我頭都有一些暈,更別談其他養尊處優的富商了。只不過由于西方的封鎖,緬甸很難進口汽車,所以很多時候,都是有錢沒處花。

  到了酒店,我和雜毛小道一個房間,而小叔一個房間。

  我們洗了一下澡,稍事休息,秦立便來敲門,叫我們下樓去吃飯。晚飯是在附近的一家高級餐廳吃的,參加的都是我們這些認識的人,其他同來的商人卻是自有活動。李家湖的家族企業在仰光有一個小型的貿易公司,其實也就是個辦事處,主要是收集玉石的行情和相關的交易,所以在這邊都有一個叫做郭佳賓的經理,在打理行程。

  說是高級餐廳,但是裝潢還不如我的那個餐廳,這里主要經營的是緬甸風味,上來的菜卻比較偏油,吃起來有些咸鮮,但是米飯卻十分香,咖喱烹制的魚味道也很不錯,涼拌菜很爽口,而且緬甸人似乎很鐘情油炸食品,這一桌子上便有炸玉米、炸洋蔥、炸香蕉、炸葫蘆、炸蝦四道油炸食品,不過這些都是裹著面粉和香料炸的,香氣四溢,聞起來十分不錯。顧老板指著我們面前的飯,笑著說緬甸人超喜歡吃飯,所以做的菜都是又咸又酸又辣,跟咱們內地做咸菜一樣,好下飯,所以你們要多吃一點飯,入鄉隨俗。

  我們點頭,說看來緬甸人民的生活,真不幸福,全靠吃咸菜過日子。

  不過,當天晚上我連吃了四碗飯,真香。

  一圈人圍在飯桌前,談及明天即將舉行的交易會,徐家云跟我們解釋,說08年的公盤已經舉行過了,但是就目前公布的數據來看,情況并不容樂觀,因為交易會后面的軍政府政策多變,而且對上等玉石的出口限制越來越嚴了,這些引起了內地和香港大批的商人很不滿,雖然緬甸玉在市場上逐年走俏,但是自06年起,來參加交易會的商家和資本都呈減小的趨勢。

  說實話,現在的交易會,一定程度上已經淪為了某些勢力的洗錢工具。

  這一次交易會呢,舉辦的規模并不算大,得到消息和邀請的商家并不算多,不過都算是有實力的,汕頭和福建那邊也會來一批人,還有日本、歐洲都有人來,不過最多也就一兩百人。這一次組織方應該會出一些精品,以挽回逐年跌落的交易量。要知道,現在的玉石行業,差不多算是緬甸的國民支柱性產業了。

  吃晚飯,顧老板和李家湖等人要回去商量明天交易會的事情,問我們要不要在仰光到處看看,若是,可以叫分公司派一輛車和司機、翻譯給我們用。我們拒絕了,說自己出去走走看看,體驗一下仰光的風俗民情。吃晚飯之后我們分別,沿著商業街到處逛,同行的還有許鳴和雪瑞,以及李家湖派的一個翻譯。

  雪瑞之前跟她父親李家湖來過緬甸,并且在那一次中了玻璃降。

  不過也正因為有了那一次經歷,使得雪瑞在緬甸倒還算是一個稱職的導游。其實依李家湖這種老狐貍的精明,自然知道自家女兒的變化,所以很多時候,他對女兒的管束反而沒有之前那么嚴格,即使是重返緬甸這危險之地,他都居然答應了女兒的要求。

  因為他已然明白,自家的女兒,終究是長大了,已經有了自己的主意和想法,也便隨她去。

  李家湖是一個聰明的父親。

  綠樹成蔭,滿目都是綠色的喬木和五顏六色的小花,身處于這異國的街頭,夏夜的風從我們的身邊游走,這風粘粘的,讓人并不舒服。雪瑞走在我的旁邊,給我們介紹著緬甸的風俗民情、經濟和政治情況,不時還指著某些稀奇的東西,讓我們去注意,完全不像是一個雙目接近失明的女孩子。

  看著身邊這些穿著色彩或鮮艷或暗淡的民族服飾的本地人,我心中總是感覺有一些不真實的感覺——這就是國外?這就是緬甸?這就是緬甸第一大城市仰光?好吧,我真心覺得還不如中國內地的二線城市繁華。

  許鳴跟著我們走著,插話,但是雪瑞并不怎么樂意搭理這個堂叔。

  過了一會兒,許鳴跟雜毛小道便落到了后面去,嘀嘀咕咕的。雪瑞在街上買了好多手工藝品,當地具有民族風情的衣服、草帽和飾品,然后我便幫著她提著。五個老爺們(翻譯也是男的)跟這么一個小姑娘逛街,其實并不是一件享受的事情,而我們還想著去交易會的現場看一看地形呢,更加沒有心思繼續走。

  我們畢竟不是過來旅游的,而且在軍政府的統治下,緬甸的旅游業遠遠不如鄰居泰國。

  我們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那塊據說藏得有麒麟胎的原石。

  見我們有些意興闌珊,雪瑞問是不是不喜歡這里,要不然我們明天去大金塔看看吧?那塔有一百一十多米高,表面涂了七十多噸黃金,據說里面供奉著八根佛祖釋迦摩尼的頭發呢。怎么樣,要不要去看一看?咦,陸左哥,你干嘛停下來了?雪瑞拍拍我的胳膊,奇怪地問著我。

  我的眼睛被前方人群之中的一個男人側身,給死死地粘住了。

  這是一個長得很俊俏的少年,頭發有些略微曲卷,側臉就像文藝復興時期大師雕刻地一般立體果毅。他穿著夏日西裝,一身黑,有著少女漫畫男主角那特有的憂郁,在這還算熱鬧的街頭里,顯得格外的孤獨和不合群。然后,他扭過了臉來,靜靜地盯著我,微笑。

  這種笑容不是久別重逢的老朋友之間的笑容,而是帶著居高臨下的俯視。

  他的眼神就像冰鎮過的礦泉水,涼得透人。

  雜毛小道從后面跟了上來,看到這討人厭的小子,拳頭捏得咔咔作響,說靠,怎么是這個小子?

  是的,這個家伙確實是我們的老熟人,在江城植物園中盜草的日本小子加藤原二。這個有著“明媚憂傷”的家伙,表面上看著除了有些耍酷之外,人畜無害,然而我卻見識過他當時在植物園中兇狠的表現,殺起人來,眼睛都不帶眨的,而且事后的表現也實在囂張,一副特等公民的樣子。之后我們在某個私人會所里打了一架,當時我在搏斗的方面并不是很厲害,全憑蠻力,吃了暗虧,被這家伙用柔道死死壓制住,羞辱了一番,而后雜毛小道立即給我找回了場子,把這個臭屁的家伙狠揍了一頓。

  我們之間,是有仇怨的,而這仇怨,并不可協調。

  當然,也是從那個時候起,我和老蕭兩個人,開始了一段真正的、毫無保留的友誼。

  我們對望,然后加藤原二一步一步走到了我的面前,頭輕點,說陸君,好久不見,沒想到會在仰光街頭,我們又碰面了。

3條評論 to“第十四卷 第五章 仰光街頭遇故人”

  1. 回復 2014/02/13

    撲街

    贊一個

  2. 回復 2014/08/12

    果果

    “炸玉米、炸洋蔥、炸香蕉、炸葫蘆、炸蝦”這是五道油炸食品!!!

  3. 回復 2014/12/10

    用舌頭舔了舔舌尖

    哈哈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