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三十二章 元神離體

  陡然間聽到這個聲音,全身戒備的我頓時就是一陣心跳加速。
  
  那話兒在耳邊轉了一圈,我這才想了起來。這聲音,分明就是當年的那個天兵天將,也就是邪靈教的天王左使王新鑒。
  
  我曾經猜想過很多人,但是萬萬沒想到,此刻前來阻礙李師叔祖延命的,居然是他!
  
  事實上,我對于這個邪靈教靈魂人物的感情十分復雜,既知道他是統領天下邪道的總魁首,必然是大惡之人,但是心中又有些為他的風度和個人魅力所折服,當年他在神仙洞府之中遇見我,并沒有傷我分毫,即便是曉得我與李道子有所牽連。甚至還看過我懷中珍貴異常的符袋。卻是一點兒也不動心,之后更是殺上茅山,與我師父爭奪收我為徒的權力。
  
  盡管我最終為了小顏師妹投入茅山,但是從內心里面,我對于這一位邪道豪雄終究還是充滿敬意的,這也是我后來放過了他兄弟王新球的原因。
  
  盡管立場不同,但是卻惺惺相惜,所謂英雄,不過如是。
  
  然而此時此刻,在江湖之上從來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天王左使。居然就出現了,這讓我無比的詫異,緩緩地將飲血寒光劍拔了出來,對著空中低聲喝道:“王左使,今日我師叔祖在此作法,你若是有任何恩怨。日后再說,萬不可在此耽誤,不然休怪小子不客氣了!”
  
  一聲低沉沙啞的嗓聲出現:“咦,原來是你啊,沒想到他居然會找到你來護法;可笑啊,堂堂魔尊之軀,此刻居然成為了道門走狗……”
  
  我耳朵聳動。尋找著王新鑒有可能出現的方位,深呼吸,盡量讓情緒變得平緩些,然后說道:“王前輩,你是江湖上的頂尖高手,邪門的扛把子,天下間自有無數讓你關心的事情,你何必來騷擾我師叔祖呢?離開吧,若是你能夠走,小子以后見到前輩,定然退避三舍,禮敬有加!”
  
  我這話幾乎都有些卑躬屈膝的感覺了,但是為了李道子,我連性命都可以豁得出去,些許臉面,那有算得了什么呢?
  
  然而像王新鑒這般的人,他的心志堅定如鐵,又怎么可能因為我的話語而改變決定,長長的一聲嘆息過后,他對我說道:“唉,小陳,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啊。你真以為我來對付你師叔祖,是與他有什么私人仇怨?李道子、洛十八和屈陽攪動天下風云的時代,我也曾經歷過,對于這樣的天才,我心中只是敬佩二字,然而大家終究還是立場不同,為了邪靈教的未來,為了沈老總的意志,我不得不殺了屈陽、謀害了洛十八,而如今,我也不得不將自己化作屠夫,來對付李道子……”
  
  他的話語里面充滿了無奈和對人生的感慨,然而從他的話語里面,我卻聽出了濃濃的殺意來,心中一跳,冷然說道:“王左使是鐵了心,要拿下我師叔祖的性命咯?”
  
  “我也不想,但是……”
  
  虛空之中的那聲音在一陣長長的嘆息之中,陡然變得堅定了起來,對我說道:“正如你所說,我是來取李道子性命的。”
  
  我閉上了眼睛,陡然將飲血寒光劍插入了巖石之上,惡狠狠地說道:“那好,小子不才,領教閣下手段。”
  
  那王新鑒惋惜地說道:“你不是我的對手,退下吧,免得傷了自己性命。”
  
  睜開眼睛,我瞧見的是布滿法器和蠟燭的洞穴和躺在火焰之中的李道子,然而閉上眼睛之后,沒有了視覺,感知中的這個世界便是一個不斷變化的炁場,我陡然間便能夠觀想出此刻的情形,那就是一個附在水面的氣泡之上,有一股銳利如箭的氣息,不斷地在四周盤旋著,試圖戳破這個氣泡,將里面的一切都給摧毀掉。
  
  我曉得這就是王新鑒的手段,盡管我不知道他此刻藏在何處,但是卻曉得一旦這股氣息破壞掉了李道子兩天前所繪制的那個符文法陣,那么此刻正在偷天改命的李道子氣息立刻泄露,這手段立刻就會破滅,再也完不成了。
  
  不能讓這股氣息壞了事,然而,我要怎么辦呢?
  
  正在我苦思冥想之時,那氣息卻顯得更加的暴戾了,顯然是王新鑒在察覺到我已然注意到了他的行動,試圖加快步伐,在我真正出手阻止他之前,將所有的一切都給攪成亂麻。
  
  我感受著氣泡的搖搖欲墜,觀想仿佛在一瞬間到達了極致,整個人陡然一震,便感覺一股氣息從天靈蓋之上生出,朝著那氣泡的上方沖了出去。
  
  這種行為好像是突破了瓶頸之后,自然而然的事情,而我的意識一沖出了氣泡,便立刻跟那股利箭絞在了一起,根本顧不得對方的強大和磅礴,便奮不顧身地絞殺,有一種同歸于盡的悍勇和慘烈。
  
  似乎有感于我這種奮不顧身的二愣子勁兒,那股氣息陡然拔高,與我保持了一段的距離,接著詫異地說道:“哎?你怎么可能領悟到元神離體,難道你也度過雷劫,入了化境?不對,不對啊……”
  
  他對我的表現格外奇怪,反倒是沒有第一時間糾纏上來,使得我終于有了一點緩沖的時間,感覺此刻的狀態與本我的存在有著很大的區別,思維能力似乎變得無限延長,一秒鐘能夠想出無數的念頭來,也能夠感知到對方的存在,那是一種比我強大數倍的力量,我真的一旦與他攪成一團,最終粉身碎骨的,一定就是我。
  
  這是一種奇妙無比的狀態,然而還沒有等我仔細體會,那股意識便又纏了上來,王新鑒帶著冷靜到可怕的聲音說道:“小陳,你果然讓我刮目相看,小小年紀,竟然能夠感悟到元神離體的法門,這成就便是連我,或者三絕都無法做到的,天下間能夠與你相提并論的,或許只有沈老總了,不愧是魔尊轉世,不過狼雖說是狼,但一旦吃了屎,終究還是少了許多狼性,你既然想要死,我就送你一程——殺!”
  
  他的話緩緩而淌,就如同潺潺小溪,然而到了最后一句的時候,轟的一聲,宛若驚雷炸響,整個空間立刻驚濤駭浪,萬千洶涌集于一點,朝著我猛然撞來。
  
  我剛剛凝固而出的意志,又或者說是王新鑒口中的元神,在這樣的一次撞擊之下,陡然間整個世界一空,魂飛魄散,幾乎處于了毀滅的邊緣。
  
  要……死了么?
  
  在那一瞬間,我感覺自己仿佛變成了粉碎的光點,然而就在此刻,藏在我心中的那股怒意陡然而出,它開始在我的腦海里面咆哮,瘋狂怒吼著,而在這樣的憤怒之中,我的意識卻又重新組合到了一起來,伴隨著這種憤怒,我幾乎本能一般地沖到了那股意識跟前來,狂怒地大聲吼道:“想要我死?我艸你咧,來啊,我讓你干,讓你干,你他媽的倒是來啊,我菊花都洗干凈了!”
  
  瘋子撒潑,這就是我整個的狀態,雖說我此刻的意志弱小得如同一點風中蠟燭,然而卻有著一股拼死也不服氣的氣勢,而這氣勢的支撐點,則是我心中的那頭魔頭意識。
  
  在這個陌生的世界里,我只是一顆小幼苗,然而那魔頭的意識,則是比我、比王新鑒恐怖得多的多。
  
  王新鑒雖說能夠完勝于我,但是在這樣瘋狂的較量中,竟然也是屢屢受挫,一邊往后退,一邊大聲喊道:“不對,你怎么將那東西給放出來了,它不是被李道子用精血封鎖了么,你別來,別……”
  
  這天王左使的話語讓我莫名地興奮起來,更加兇猛地撲了過去,兩人形勢斗轉,我反守為攻,變作了主動的一方,瘋狗一般地沖上前去。
  
  這是意志的較量,誰害怕了,誰就是失敗者。
  
  我的心中是這般想著的,所以一時之間,竟然沒有攔住心中的那個魔頭,讓它放縱地沖擊著,就想著拼盡了自己的性命,也要攔住這個家伙,沒想到王新鑒并不與我刀鋒相對,而是與我不停地盤旋游繞,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突然間聽到了另外一個尖銳的聲音,沖著我大聲喊道:“你這個傻波伊,別鬧了,睜開眼睛來,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
  
  一開始我還處于瘋狂狀態,并不在意,而后突然將心臟一抽,陡然間就從那種狀態中抽離出來,睜開眼睛一看,整個人頓時就傻住了。
  
  洞中,圍繞在李道子身邊的十二根蠟燭,全數熄滅,沒有一根存留。
  
  洞中一片黑暗,而我整個人的身子都是一陣僵直,轟然間,我感覺自己的整個世界都轟然一下垮塌下來,而這個時候,遙遠的空間里傳來了王新鑒得意的聲音:“孩子,你到底還是太年輕了,事實上,李道子的這法陣,我其實是破不開的,所以真正索去他性命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歸來吧,剛才的你才是真正的你,而此刻的你,不過是一頭吃了屎的狼而已……”
  
  那聲音漸漸地遠了去,我感覺到自己腦中似乎一下子就要炸開了,對于自己充滿了絕望般的憎恨,“啊”的一聲,一口鮮血吐出,將腦袋往著巖地上惡狠狠地撞了上去。
  
  轟!

3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三十二章 元神離體”

  1. 回復 2015/02/21

    劉正楓

    不可小覷邪靈左使,當真破不了么?

  2. 回復 2015/02/28

    九尾狐

    劉正楓,未卜先知嗎?

  3. 回復 2015/05/19

    洛十八

    媽蛋,原來我是年月害死的!蚩麗妹還說我死在洞庭湖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