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三十五章 極盡哀榮

  我整個人有許多不能啟齒的小秘密,平日里是不會跟別人說盡真話的,不過對于我師父。卻從來都是意外,因為這世界上最值得我信任的人,除了小顏師妹,便是我師父陶晉鴻了。
  
  這兩個人,我甚至愿意為了他們去死。
  
  小顏師妹有的時候,還因為能力的問題,我不會將自己所有的事情與她說出,但是我師父卻是我人生道路上的明燈,絕對沒有什么隱瞞的需求,我當下也是將這兩天經歷的事情與他一一說來,完畢之后,我一臉狐疑地對他說道:“師父,師叔祖在離世之前。讓我轉告你。我們茅山之上,有人并不想讓他活著,于是將消息傳到了王新鑒耳中,這人你覺得到底是誰?”
  
  師父望著逐漸遠去的送葬隊伍,往后退了三步,每一步都踏在了斗罡之位,三步之后,將周圍空間隔絕,然后說道:“你覺得呢?”
  
  我沉吟一番,這才說道:“所謂內應。有兩種,第一類是受了控制,自小潛入茅山學藝的臥底,他是帶著目的性來到茅山的,自然有什么消息都會傳出去;而另外一種,則比較恐怖了。那就是他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和企圖,之所以將這消息傳到邪靈教耳中,是想要借刀殺人,從而達到自己最終的想法,這樣的人,遠遠比前面的更加恐怖,因為無論是從能力、地位還是破壞性。都更高于前者。”
  
  我師父點頭說道:“你在宗教局辦事多年,倒是懂得很多事情。”
  
  得到師父的肯定,我當下也是深吸一口氣,然后對他說道:“師父,你若是同意,我立刻對茅山內部這上千號的人進行調查,看看到底是誰出賣了師叔祖!”
  
  師父嘆了一口氣,然后對我說道:“你在朝中多年,應該看過了許多世事變遷,也曉得任何一個團體和組織,都不可能同心同德,齊心協力,因為每一個人的述求都是不一樣的,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主張和立場,這里面平衡才是最重要的,茅山也是如此;所以你剛才的分析我很贊同,但是此刻并不是大張旗鼓,找出兇手的時機,因為如果我們真的動手做了,茅山人心惶惶,不知道會出多少變故。”
  
  我頓時就急了,梗著脖子說道:“師父,師叔祖尸骨未寒,難道你真的不愿意為他報仇雪恨么?”
  
  師父認真地看著我,好一會兒,這才平靜地說道:“這也是李師叔的意思,現在的關鍵不是找出那個內奸到底是誰,而是將茅山的影響力擴展出去,所以我們需要一個團結向上的團體,至于那人到底是誰,這事兒會交給刑堂來處理,你就不用插手了。”
  
  我著急地說道:“那么要是這事兒就是刑堂做的呢?”
  
  師父眉頭一挑,對我說道:“你確定?”
  
  我自知失言,搖頭苦笑道:“弟子失言了,刑堂長老劉學道乃茅山最得力的長老之一,剛正不阿,應該不可能是那個謀害師叔祖的兇手。”
  
  師父平靜地說道:“兇手到底是誰,如何找出來,我心中有數,不過時機不對,所以你我暫時將這仇怨埋藏在心底里。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那人一定是會受到處罰的,不過并不是現在,而是在局勢穩定之后,這個也是你李師叔祖臨走時告訴我的,你沒在我們的位置,不知道朝中和道門中人對于茅山的壓力,此時此刻,萬萬是不能有任何異動的……”
  
  我心中一跳,失聲喊道:“師父,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師父搖頭說道:“這些事兒,就不讓你參與你,你且記住,此事交由我來做,至于什么時候做,我會通知你的,而你回到朝堂,努力表現就是。至于你師叔祖的死,茅山將會統一口徑,說他于茅山后院羽化登仙,此事你且記住,不可與任何人談論你在麻栗山的事情,切記、切記!”
  
  師父沒有說原因,然而我卻能夠從他的口中聽出了此番的兇險來,當下也是應下,然后隨著師父一同前往清池宮,給李道子唱誦三天三天的道場。
  
  李道子在茅山的威望,比掌教真人和任何一位十大長老都要高得多,他的法會幾乎所有的茅山子弟都參加了,不管是在外游歷的、任職的、離山的,還是在內閉關的,林林總總,整個法會居然有一千八百多人參加,我從來沒有想過茅山宗門下,居然會有這么多的人,而且其中的高手多如繁星,當真覺得這茅山不愧是天下間頂級的道門魁首。
  
  這么多人,將清池宮擠得滿滿當當,念誦經文的聲音在峰頂上空匯聚成了音海,洶涌而起,形成了一種磅礴的炁場來。
  
  因為宗門隱秘的關系,茅山不接受任何道門和政府的登門悼念,便是國家的追悼,也都只是送禮到了山門之前,便被封堵住了,不過當今之世卻也都曉得了李道子隕落的消失,為他縱橫天下的那個時代結束而紛紛悼念,幾乎所有會畫符的修行者都會在這幾天上一柱香,給逝去的符王送行。
  
  盡管拒絕了許多道門同仁的追悼,但是終究還是有一些人是無法拒絕的,龍虎山與茅山一直不對付,不過此時的龍虎山第一人,善揚真人卻還是攜禮而來,與他同樣重量級的,還有嶗山的無塵、無缺兩位道長,以及青城三老——此刻的夢回子、重瞳子和酒陵大師,已然紛紛突破了原本的境界,兵解成仙,化作了鬼仙之身,而盡管如此,他們依舊穿越千里,前來與那位逝去的傳奇送行。
  
  李道子的喪禮之隆重,幾乎成了兩千年最重要的盛事之一,看著這般的熱鬧情形,我卻反而顯得比較冷淡,除了偶爾的應付之外,大部分的時間里,都在旁邊冷眼旁觀著。
  
  我知道師父也是身不由己,不過就我的想法,不管是他,還是李道子,更加愿意的,不過是安靜的離去。
  
  此刻的極盡哀榮,不過是對他的一種折磨而已。
  
  三天之后,李道子終于在茅山歷代先祖的墓園下葬,一切結束之后,蕭克明突然找上了我,對我認真地說道:“大師兄,師叔祖到底是誰害死的?”
  
  聽到他的問題,我有些詫異,問他到底聽到了什么,他搖頭,沖著我說道:“告訴我,我要為他報仇!”
  
  虎皮貓大人曾經說過,李道子一聲高傲,眼高過頂,從未有收過徒弟,不過能夠入得他法眼的,只有兩個,一個是我,另外一個,則是蕭克明。
  
  我面前的這個小子,傾注了李道子晚年的大部分心血,是他符箓之道傳承的第一人選,不過此刻的蕭克明終究還是一個孩子,性子輕浮沖動,我當然不敢將其中的原因告知于他,于是認真地對他說道:“小師弟,你還小,有的事情,有我和師父就夠了,而你最主要的責任,就是好好修行,只有當你掌握了足夠的力量,你才能夠去實現自己的抱負,懂么?”
  
  這小子的思維似乎陷入了死胡同里,盯了我好一會兒,然后咬著牙說道:“大師兄,你怎么跟師父一樣,我不會罷休的,我一定會找出那個兇手,并且將其手刃!”
  
  他重重地發下誓言,然后轉身離開,當時的我并沒有太多細想,因為我覺得這事兒終究不是他能夠辦成的,然而我卻沒想到一個被稱作天才的少年,終究與普通人不一樣,也不會想到這個家伙,雖然付出了不少坎坷的代價,但是竟然真的就實現了自己的諾言——當然,這是后話,容后再續。
  
  李道子的喪禮辦完過后,我帶著一身疲憊離開了茅山,心中盡是創傷,極需要一些事情來撫平我的傷口,于是我一回到總局,就找到上面請求任務,宋司長曉得我的情況,怕我出手太重,推三阻四,而終于過了十幾天,他卻找上了門來,告訴我有一件事兒,非得我出馬了。
  
  我問是什么事情,宋司長告訴我,說最近在泰山出現過幾次吸血蝙蝠咬人的事件,被咬中的人在三天左右的時間里不斷發燒,然后變成一具活尸,緊接著消失不見了。
  
  這事兒是華東局上報過來的,說他們已經組織力量去偵查了,不過人手少,希望上面派人過去,給予幫助。
  
  宋司長覺得這事兒比較棘手,而且感覺這事兒似乎還跟境外勢力有所牽連,不過問題應該不多,也是對新成立的特勤一組一種檢驗。
  
  再說了,我在魯東辦過幾次案子,與華東局的工作人員都熟悉,相互之間的配合也是得心應手,不存在多少磨合的時間,所以跟上面請示了一下,決定讓我帶隊過去,問我的意見如何。
  
  我心情比較煩躁,特別想要找點事情來充實一下自己,當下也是毫不猶豫地答應了,讓人過去接收了資料,接著在次日帶隊從京都出發,直接前往魯東泉城。

3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三十五章 極盡哀榮”

  1. 回復 2015/02/21

    劉正楓

    可和梅浪有瓜葛?

  2. 回復 2015/03/26

    風鈴中的刀聲

    明明就是羊知羞嘛

  3. 回復 2015/05/08

    劇透

    楊知修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