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三十六章 拜地頭蛇

  到了泉城,瞧見滿街都是大紅燈籠和喜氣洋洋的紅色布景,我這才意識到年關將近。沒幾天就要過年了,難怪宋司長對我的主動請纓推三阻四,原來是想讓特勤一組安安穩穩地過一個年。
  
  特勤一組里面,除了小白狐兒、布魚、董仲明這三個無依無靠的孤兒之外,其他人也都是有家有口的,在外面忙活一年,其實也還是有回家陪老人的想法,我先前是被憋悶得難受,本身又沒有什么概念,所以沒有太多的考慮,而此刻冷靜下來,這才汗顏,對眾人說道:“離過年也沒有幾天了。這一回任務爭取趕緊解決。然后給大伙兒放假,回家過年,可好?”
  
  那些有家可回的人一陣歡呼,而小白狐兒三人的臉上也是露出了洋洋喜氣。
  
  大家閑置了大半年,士氣保持得還算不錯,畢竟是干翻了太行武家的七劍,現在的心氣和眼光都十分高,并不會將此刻的任務放在眼里,覺得這不過是手到擒來的事兒。
  
  當然,戰略上藐視敵人。戰術上還是得重視對方,我不斷地給手下的組員施加壓力,讓他們一定不要驕傲。
  
  世事瞬息萬變,任何一點小的變化,都有可能導致局勢陡轉。
  
  下了火車,泉城的工作人員過來接我們。為首的還是省局的孫主任。
  
  對于我們的到來,他表示了十二分的歡迎,畢竟曾經一同經歷過黃河蝗災案,他對于我們的手段和效率還是見識過的,盡管物是人非,特勤一組已經不再是當初的那一伙人,不過領頭的畢竟沒有變。而且經過數年沉淀,我在江湖上的名聲也算是有了一定程度的鞏固,所以熱情之極。
  
  他一路伺候周到,將我們帶到了省局來,省局的一把手梁翰生也露了面,表現出一副親近的模樣來。
  
  因為答應組員們要趕緊完結此案,所以我倒也沒有太過于閑適,不過經歷了這么多事情,我也學會了圓滑,對于梁翰生接風宴的邀請,也沒有給予拒絕。
  
  通往成功的道路很多,手段也不少,不過人脈起到了不可取代的作用,太過于孤傲和不合群,無疑會給我以后的工作生涯增添污點。
  
  我做不到趙承風的長袖善舞,但是卻也能夠隨和親切,不讓人詬病。
  
  到了魯東局,稍微應付寒暄一下之后,我們便來到會議室探討業務,聊起了發生在泰山腳下大津口鄉的這起事件,具體的原因是最近鄉野屢屢有離奇碩大的蝙蝠出沒,一開始鄉人還覺得蝙蝠代表“福”,特別是這新年的時辰,覺得吉利,有人還擺起香壇供奉,然而在一天晚上,一群超過二十頭的蝙蝠襲擊了一個叫做蔣家溝的山村,有四名村人被咬中,一哄而散之后,倒也沒有覺得有什么,只是弄了點消炎和止血藥,裹在傷口上。
  
  結果沒想到第二天,這四人都紛紛病倒在床,他們的家人將其送到了鄉衛生院,診斷的結果是病毒性感冒,并有高燒,醫生打了退燒針之后,溫度消了下去,連留院觀察都不用,便直接回了家。
  
  結果第二天又是反復,而到了第三天,整個人變成了一具沒有溫度、沒有呼吸的冰冷尸體,但是卻還有意識,能夠說話。
  
  這些人被送到鄉衛生院里后,里面的醫生束手無策,收留過后,準備送往縣里面的大醫院,結果一夜過后,人影無蹤。
  
  除此之外,在附近的新莊、沙嶺村和破莊子幾個山村同樣出現了這樣的情況,或多或少,也都消失無蹤了,案件被上報到了泰安市,接著又到了魯東局,宗教局接手之后,對于泰山東麓的附近一片地帶進行了初步排查,結果并沒有發現什么異常的東西,先前不斷徘徊的巨型蝙蝠也不見了,不過這事兒已經開始發酵了,鬧得附近人心惶惶,魯東局這邊人手不夠,便嘗試著跟總局這邊聯絡求助,被我煩得不行的宋司長也就順水推舟,將我和特勤一組發配了過來。
  
  情況大概是了解過了,會議室里,魯東局負責此案的杜錦瑟杜隊長給我們介紹了這段時間來他們的工作成效,就我的角度來,基本上還算是專業,不過此事過于詭異,終究還是沒有找到什么線索。
  
  負責聯絡的孫主任問我有沒有一些具體的想法,我搖了搖頭,說這個東西,得趕到現場,才會有所發現,現在我也沒有什么好的建議。
  
  因為到達魯東的時候,時間已經很晚,剛剛開完會,梁局長便派人過來接我們去酒店接風洗塵。
  
  酒桌之上,大家你來我往,不住地敬酒,顯得十分熱鬧。
  
  梁局長對我不斷地夸獎,那態度跟先前我來魯東的時候可真的不一樣,不過仔細想起來,恐怕也是因為此刻的我職位比他還要高一級的關系。
  
  在國內這種官本位的環境中,即便是在宗教局這樣特殊的機關,你修為比我再厲害,也不過如此,但是級別高上一點,那就是萬萬不同。
  
  即便如此,我也是小心應付著,一點兒架子都沒有。
  
  與我同行的七劍和趙中華、阿伊紫洛年紀都不算大,在這幫官場老油子的包圍下,不斷地應付著勸酒和恭維,著實有些勉力,不過聽到魯東局前來接風的這些陪客那源源不斷地恭維,倒也不是一件難過的事情,不一會兒,好多人的臉上都是紅彤彤的,酒意十足。
  
  接風宴在一片歡樂祥和的氛圍中結束,當梁局長和魯東局的一眾負責人離開之后,孫主任問我是不是先回招待所休息一晚,明天再到泰安去。
  
  我搖頭拒絕了,回頭問專門從泰安趕過來的杜隊長,問他狀態如何,若是可以,我們現在就趕過去。
  
  杜隊長是魯東局對于此案的負責人,他手下的兄弟此刻還在泰山東麓的老林子里面吃風呢,我們想要過年,他自然也是想著趕緊將這事兒弄得水落石出,當下也是連忙點頭,不過瞧見我剛才一副酒氣熏熏、搖搖欲墜的模樣,多少也還是有些擔心,問我能不能撐得住。
  
  我氣行全身,酒氣陡然一散,眼珠子卻莫名清明起來,笑著對他說道:“現在呢?”
  
  杜隊長拱手嘆服道:“陳副司長修為名動江湖,倒是我小看您了。”
  
  我瞧見孫主任已經叫了車隊過來,將杜隊長叫上了我的那一輛車,出發之后,我問杜隊長在泰山東麓那一帶,可有什么出名的修行者,也就是地頭蛇,我去拜訪一下。
  
  杜隊長下意識地愣了一下,想了半天才回答道:“說到泰山那兒,地頭蛇自然就是岱廟,不過除了那種大豪門之外,還有寥寥幾個散修,離東麓最近的,應該是竹子圓的金刀盧家,不過那盧家特立獨行,并不與宗教局親近,恐怕對我們的拜訪,并不是很歡迎啊……”
  
  我微微一笑道:“我不需要他們的歡迎,辦案子又不是請客吃飯,哪里需要那么多客氣?”
  
  其實早在先前的案情討論會上,我基本上已經想好了破局的思路了,泰山這邊的修行者頗多,而這些人對自己一畝三分地的情況其實最為了解,若是想要知道事情具體的情況,與其一眼抓瞎,還不如找他們了解一下。杜隊長也不是蠢人,瞧見我一本正經的模樣,腦筋一轉,立刻把握住了我的思路,定下也是吩咐司機,讓他直奔竹子圓。
  
  泉城離泰安并不算遠,車子一路行駛,到了夜里,終于來到了目的地的村子,杜隊長讓司機不用停,一路開到了金刀盧家的宅子前面來。
  
  路上的時候杜隊長已經跟我介紹過了,這金刀盧家是孔府外系的一個分支,當家人叫做盧世超,是個不錯的高手,一把金刀斬破鬼邪,在魯東這一片還算是比較有名氣,車停穩了之后,我下了車,緩步來到了村子里這最大的宅子門前,讓杜隊長去敲門。
  
  此刻已是夜里十一點,宅子的大門前兩掛燈籠,將門前照得一陣飄忽,杜隊長連續叫了七八聲,里面才有動靜,吱呀一聲,探出一個老頭滄桑的臉來,一只眼黑、一只眼白,打量了我們一番,然后用公鴨子一般的嗓音問道:“你們是什么人?”
  
  杜隊長上前拱手說道:“這里可是金刀盧家,我們是華東宗教局的工作人員,這位是總局來的陳副司長,想要找你們家主盧世超了解一下情況。”
  
  那老頭翻了一下白眼,毫不猶豫地拒絕道:“不在!”
  
  這話兒說完,他反手一下,將大門給轟然關上了,留下一臉尷尬的杜隊長,和若有所思的我在門口吹冷風。
  
  杜隊長瞧見這情況,著急地叫了幾聲,還是沒有回應,回頭尷尬地對我說道:“陳副司長,這事兒……咳咳,金刀盧家對官面上的人物,并不是很感冒,所以……”
  
  我望著緊緊關閉的大門,若有所思地笑了一下,然后一揮手,說道:“既然主人不歡迎,那我們出村吧!”
  
  說著,我毫無芥蒂地上了車,而就在此刻,一道黑影從車隊中陡然離開,躍上了盧家的高墻之上去。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三十六章 拜地頭蛇”

  1. 回復 2015/02/21

    劉正楓

    想起的當初尼姑庵的事,聽聽他們說什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