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三十七章 志程手段

  上了車,離開金刀盧家之后,杜隊長便一直小心翼翼地打量著我。生怕“年少氣盛”的我會因為面子被駁而大發雷霆,破壞當地團結,沒想到我卻不動聲色,一點兒反應都沒有,便吩咐大家離開,這使得他有些刮目相看,不過終究還是有些擔憂,小心地對我說道:“陳副司長,金刀盧家因為某些原因,跟官面上的人物并不來往,他們既然不配合,我們不如舍了,去找岱廟的人了解一下?”
  
  我沒有回答他。一直等到車隊出了村子兩里地。我才叫住了司機,吩咐道:“車停一下吧,大家趕了一天的路,也是累了,稍微瞇一下覺。”
  
  我說完,便閉上了眼睛,也不解釋。
  
  那司機是杜隊長的手下,詫異地看了一下自己的頭兒,并不知道在這村子外面的路上歇息到底算怎么回事,一時之間也做不得主。倒是杜隊長不敢質疑我的命令,當下也是使了眼色,讓那司機靠邊停車,然后通過對講機,吩咐后面的幾輛車也一律停住。
  
  我閉上眼睛,立刻就陷入了半入定的狀態。將傍晚攝入的酒精給徐徐散出,整個人半夢半醒,進入了空靈之境。
  
  如此過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鐘,我睜開了眼睛來,瞧見旁邊的杜隊長在黑暗中看著我,一臉驚疑,不由得奇怪地問道:“杜隊長。你不睡么?”
  
  杜隊長正打量著我呢,結果瞧見我突然睜開眼睛來,嚇了一大跳,慌忙解釋道:“呃,我,我不困……”
  
  我笑著說道:“既然不困,就下車走走吧。”
  
  我也不理他,推開車門往下走,杜隊長渾渾噩噩地跟著我一路走到了路面的草叢,突然瞧見草叢之中浮現出一個黑影來,嚇了一踉蹌,正想喊叫,卻見我與那黑影交流起來,心中慌張,仔細一看,竟然瞧不清楚那人的臉,正面變幻莫測,光怪陸離,著實有些超乎了他的想象。
  
  所幸那人并不與陳副司長交談多久,輕聲低語幾句,便又隱入了黑暗里面去,而我這時則扭頭過來,對著杜隊長笑道:“老杜你既然睡不著,那便隨我走一遭吧!”
  
  我往回處行走,從車隊的前頭走到車尾,通過羽麒麟的功效,七劍已經肅然而立,在那兒平靜地等待著了。
  
  我望著七劍和趙中華、阿伊紫洛,然后說道:“剛剛得到消息,竹子圓的金刀盧家與此案有染,盧世超此人正在某處煉制尸陣,時間緊急,來不及等待太多,讓我們直接進去,將證據找到,并且揪出那個家伙來吧。”
  
  “是!”七劍整齊劃一的回答,接著扭頭朝著夜幕下的村子潛去。
  
  七劍不會質疑我的決定,但是杜隊長到底沒有跟我有過合作,心中慌得沒有底,沖到我的面前來,一臉緊張地問我道:“陳副司長,怎么回事啊,不是說不與金刀盧家為難么,現在怎么又要過去了?”
  
  我微微一笑,拍著他的肩膀說道:“如果平日,我自然不會與他們為難,不過若是犯了事,那就另當別論了,行了,我們走!”
  
  我不理睬他,而是與一組眾人一同潛入村子中。
  
  夜色已然深重,我們再次趕回村子的時候,四處都處于一片靜謐之中,金刀盧家是村子里最大的一副,幾進幾出的大院子格外醒目,不過此刻我們過來,便不再講究規矩,從院子的東側而來,直接翻過了院墻,徑直來到了主院之中。
  
  我立在院墻之上,控制好場面,不讓有人得以逃脫,而七劍之中的小字輩,林齊鳴、董仲明、白合和朱雪婷則積極地來到房間門口,側耳傾聽一番,緊接著一腳踹開,沖入其中去。
  
  他們的手段干練,行動訓練有素,里面傳來一陣拳腳之聲,很快哀鳴聲生出,然后特勤一組從幾個大院子里押出了十七八口人來。
  
  這些人哭哭啼啼,也有的人狂躁不已,大聲叫喚,顯得十分不配合,我站在墻頭,指著被集中在院子里的那一堆人,對旁邊的杜隊長說道:“老杜,這里面應該沒有金刀盧家的家主盧世超吧?”
  
  院子里一大堆婦孺,正當年的壯年男子只有四個,另外還有兩個十六七歲的少年,和先前開門的那個老頭。
  
  從體態上面來看,這些家伙都是修行者,而且修為也還不錯,難怪杜隊長不愿意得罪他們,不過此刻的這些人都吃了些苦頭,要么腿瘸了,要么臉腫了,更有幾人被五花大綁,捆得結實,如同粽子一般,嘴里面還堵著襪子,發表不得意見,至于其他婦孺,有的哭天搶地,撒潑打諢,結果被飽以老拳,便終于老實了些。
  
  杜隊長是本地宗教局人員,自然了解金刀盧家的情況,一邊在感慨特勤一組的戰斗力,這么短的時間就將場面給控制住,一邊對我指點道:“那個老頭是盧世超的小叔,叫做盧可風,在魯東道上也是一號人物,而旁邊幾個壯漢是盧世超的本家兄弟,那兩個少年,是盧世超的兩兒子——陳副司長,你抓人可得有證據啊,要不然以盧世超的影響力,到時候他去上面一鬧,事情可真的有些麻煩呢……”
  
  他終究還是有些膽小,臨了不忘叮囑我一句,我卻灑然一笑,從墻頭一躍而下,一直走到了那老頭的面前來,盯著他好一會兒,這才說道:“老伯,我們又見面了!”
  
  老頭性子暴烈,結果最是遭到的束縛最多,不但全身給綁得結實,而且嘴也給堵住了,十分痛苦。
  
  面對著滿臉笑容的我,他的臉和脖子都憋得通紅,一雙眼睛瞪得滾圓,忿怒不已,這時張勵耘將他嘴里面的臭襪子給拔出,那老頭便是一口痰吐到了我的臉上來,大聲嚷嚷道:“你這狗賊,朝廷的鷹犬,你還正當自己是幾百年前的錦衣衛么,你們這么明目張膽地沖上門來,不分良賤地一通亂抓,別以為沒人管,我認識好幾個老伙計,一樣制得住你,我……”
  
  他滿腹的牢騷要爆發,然而瞧見自己的那一口痰沖到了我的臉上,結果被一股炁場屏蔽,如柳絮一般地滑落而下,臉色頓時就變了,后面的話語,再也說不出來。
  
  他是金刀盧世超的小叔,老江湖了,自然見過許多高手,但是能夠勁氣外放到此刻模樣的,卻是一個沒有,由不得他撒野。
  
  我微微露了一手,瞧見這老頭稍微地消停了一點,這才滿意地說道:“老伯,這個世界上呢,尊重都是相互的,你若是安安穩穩地配合,我自然禮遇有加,但是你若將我當做傻子,我就不介意將你綁成粽子,一飲一啄,便是天定,你覺得如何?”
  
  老頭雖然被我的手段給鎮住,不顧卻依舊不服氣,目光游離一陣,瞧見了我旁邊的杜隊長,頓時就來了勁,冷然說道:“杜錦瑟,你個狗日的引狼入室,虧我跟你父親還是世交,媽了個巴子……”
  
  我笑著瞧了一眼旁邊的杜隊長,故作詫異地說道:“哦,老盧你還跟盧老伯有故?”
  
  盧隊長尷尬地說道:“呃,咳咳,都是魯東道上的,自然并不陌生——陳副司長,我的意思是,金刀盧家一直都是本本分分的人家,如果沒有證據的話,手段最好還是不要這么激烈的好,您說呢?”
  
  我望著一院子憤憤不平的臉孔,并不搭話,而是走到那兩個少年的跟前來,然后問道:“你們兩個,哪位是子文,哪位是佳一?”
  
  地上的少年一個體格雄壯,一個稍微顯得文弱一些,不過兩人都是桀驁不馴之輩,那個體格雄壯的少年瞪著一雙牛眼睛,沖著我怒吼道:“小爺就是盧子文,你這朝廷的狗官,有本事便殺了我,小爺若是眨一下眼睛,就是你孫子!”
  
  他一臉的戾氣,顯示出了心中強烈的不滿,而我卻不慌不忙地從懷中取出了一個小巧的錄音筆,高聲喊道:“我給大家聽一段錄音,大家安靜!”
  
  空氣陡然寧靜下來,我打開了錄音的播放鍵,緊接著從里面傳來了音質并不算好,但是還算清晰的聲音:“小爺,外面的那幫鷹犬走了?”
  
  “嗯,走了,開出村子了,咱金刀盧家的名頭到底還是響,上面又有人,他們哪里敢亂嘚瑟!”
  
  “小爺,這事兒要不要通知一下我爹?”
  
  “子文,對,這事兒得趕緊通知你爹,若是讓那些人曉得蔣家溝、新莊、沙嶺村和破莊子的事情跟你爹有關,他又沒有防備,只怕會被突然襲擊到呢……”
  
  “那我現在就收拾東西,趕緊過去?”
  
  “不用,先等半個時辰,看下周圍情況,如果沒有人監視,你和佳一就趁著夜色過去……”
  
  ……
  
  對話很簡單,而且音質也算不上好,不過卻能夠清晰地聽得清楚對話的兩人,正是這個叫做盧子文的少年,和那老頭盧可風,院子里一幫喊冤的家伙聽到這對話,面無人色,而剛才還倔強無比的少年臉上,更是慘白如雪。
  
  而這個時候,我揪著那少年的脖子,用一貫平靜的聲音說道:“子文,你不是要去找你爹么,正好,我找他也有事,不如同去?”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三十七章 志程手段”

  1. 回復 2015/02/21

    劉正楓

    老盧你還跟盧老伯有故。。。。。。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