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三十八章 真假莫辨

  “不如同去?”
  
  我平靜地看著那個叫做盧子文的少年,他低下頭,不敢與我對視。臉憋得通紅,有一種想要鉆到地縫里面去的感覺。
  
  他到底還是年少,臉皮并沒有修煉到一定的程度,自然對被我當面揭穿的這件事情難以應付,然而那老頭兒盧可風卻是見慣世事的老江湖,哪里會被我鎮住,黑著臉說道:“也不知道你從哪兒弄來的這玩意,明顯就是栽贓嫁禍,想要誣陷我們?沒門!我告訴你,我金刀盧家……”
  
  他的話并沒有說完,便在我一個眼色之下,被旁邊的布魚給揪了起來,接著惡狠狠地往地上摜去。
  
  這勁兒之大。將鋪在院子里面的青磚石都弄得碎成了好幾瓣。
  
  布魚秉性老實。不過畢竟在特勤一組跟了我這么多年,知道對什么善,對什么人惡,趁著這老頭還沒有背過氣來,一腳碾在他的胸口,將盧可風給死死踩住,使得他說不出后面的話兒來。
  
  布魚一動手,盧家一堆人立刻蠢蠢欲動,想要反抗,結果特勤一組的諸位可不是吃素的。三兩下,將所有膽敢反抗的家伙給直接撂翻,揍得鼻青臉腫。
  
  這下馬威一出,場面頓時一清,我踱步走到了這老頭面前來,踩著他的腦袋道:“自報一下家門。某人姓陳,陳志程,江湖人抬愛,送了一個匪號,叫做黑手雙城,只要是遇見壞人,辦案便從來不講規矩。你若是想要盧家被斬草除根,寸草不留,那么就給我保持好硬氣,老子偶爾還會緬懷一下你,給你上一柱香;不然就給我好好交待,你那大侄子跑哪兒去了!”
  
  盧可風被我這般死死踩住腦袋,整個人屈辱無比,當下也是發了狠,咬牙說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有種就弄死我!”
  
  我搖頭嘆氣,對旁邊瞠目結舌的杜隊長笑道:“這些家伙,怎么都是這么一副德性,都以為我的話是假的一樣。杜隊長,我懷疑盧家參與了罪大惡極的殺人案,特別是那個叫做盧子文的小子,而且他還妄圖反抗,我是不是可以直接當場擊斃,格殺勿論啊?”
  
  杜隊長聽到我的話,整個人都不適應了,被我這般炯炯有神地瞪著,當下也是遲疑地說道:“這個,可以吧……”
  
  我一揮手,吩咐旁邊道:“那誰,把這熊孩子給我殺了,免得他們以為我陳志程的名頭是假的!”
  
  盧子文聽到我這平靜無比的話語,莫名就顫抖了一下,色厲內荏地喊道:“你們敢!你們辦案子不是講究證據的么,怎么可以隨意殺人,你們……”
  
  他話依舊沒有說完,便被張勵耘一把掐住了脖子,一路拉到了我的面前來,毫不猶豫地拔出劍,準備就捅下去,那盧子文瞧見我們不是在開玩笑,而像是真的,頓時就緊張了起來,朝著被我踩在地上的盧可風喊道:“小爺爺救我,救我啊……”
  
  盧可風被我踩著腦袋,哪里動彈得了,不過他倒也心硬,依舊不肯張口,然而這時旁邊有一個人說話了:“小七哥,別啊,這兒都是孩子,你殺了他,豈不是會嚇壞小孩兒?”
  
  這話兒說得盧家人莫不松了一口氣,齊刷刷望去,瞧見說話的卻是一個面容嬌美的少女,心中頓時想著真的是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呢。
  
  然而還沒等他們高興多久,那少女卻走過來,揪住盧子文的脖子道:“我去隔壁院殺吧,別讓小孩兒的心里面留下童年陰影!”
  
  說話的是小白狐兒,她一邊說著,一邊將盧子文拉到了隔壁去,那少年這時才發現我們是動真格的,頓時就大聲呼救起來,然而小白狐兒帶著他到了隔壁院,便聽到那叫聲驟然停止,接著一個腦袋拋到了上空,又落到了地上去,咕嚕嚕地轉,而小白狐兒則提著一把血淋淋的長劍折轉回來,平靜地復命道:“可以了,小孩兒還拼命掙扎,弄得捅了兩劍才結果……”
  
  她說得若無其事,而那盧可風瞧見那不斷滴血的長劍,頓時就崩潰了,瘋狂地罵道:“你們這些狗日的鷹犬,沒人性的家伙……”
  
  他這話兒說得有些絕望了,而我則俯身,猛然將他給揪了起來,惡狠狠地罵道:“心痛了?啊,那我想問你一句話,你可曾想過那些被你侄子害死的人家,是不是和你一般心痛?你可考慮到那些人的感受——尾巴妞,還有一個,那個叫做盧佳一的小子,也參與了,勞煩你一同處決!”
  
  小白狐兒抱劍領命道:“好的。”
  
  說罷,她朝著伏在地上的那個盧佳一走去。
  
  瞧見她殺氣騰騰的模樣,所有人都曉得我們這個可不是鬧著玩的,杜隊長下意識地想要攔一下,而那叫做盧佳一的少年則突然瘋狂地朝著我這邊磕頭,大聲喊道:“領導,不要殺我,我愿意幫你帶路,我知道我爸在哪里,不要殺我……”
  
  大哥的遭遇將這少年嚇得肝膽欲裂,他到底還小,哪里能有什么氣節,唯求活命而已,而被我踩著的盧可風卻也沒有反對,而是長長地嘆了一口氣,表示默認。
  
  他嘆了一口氣,我也一同嘆息,案件能有進展,自然是好事,不過這些家伙欺善怕惡的表現,卻著實讓我有些惡心。
  
  既然有人肯帶路,我自然沒有再耗費時間,讓杜隊長聯絡局里面派人過來,將盧家的這些人給押住,而我則隨著盧可風、盧佳一一同前往盧世超藏身之處。
  
  杜隊長被我的手段給驚住了,當下也是唯唯諾諾,帶著他手下的人將場面給看住,不過在我臨走之時,找到了我,一臉緊張地對我說道:“陳副司長,有句話不知道該不該講?”
  
  我詫異地問道:“什么事?”
  
  杜隊長舔了舔嘴唇,望了不遠處的小白狐兒一眼,然后回頭,斟酌了好一會兒語氣之后,這才對我說道:“陳副司長,那個啥,我們辦案子呢,也是有一定程序的,如果太過于激進,不敢規章制度來辦事的話,政治部那邊恐怕有很大的麻煩——這次我可以幫你掩蓋下去,不過如果事情鬧得比較大,只怕……”
  
  他的言辭閃爍,不過基本上已經將自己的意思表達清楚了,那就是我這般胡作非為,即便是功效卓著,但是也實在是太違反法規了。
  
  這種事情說得好聽點叫做行事果決,說不好聽點,那就是草菅人命了。
  
  聽到他的話語,我不由得笑了起來,沖著小白狐兒笑道:“尾巴妞,杜隊長質疑你的行事手段呢,你要不然過來,給他解釋一下?”
  
  小白狐兒走過來,左右看了一眼,然后低聲說道:“杜隊長,你一會兒收拾場面的時候,去隔壁院子看一下,那小家伙不過是被我打昏了而已,并沒有死去,至于剛才的效果,大部分魔術,小部分幻象,具體的訣竅就不跟你說了——如何應付政治部,俺們比你清楚得多,這個就不用你來擔心了……”
  
  被告知了真相過后,那杜隊長臉色數變,到了最后,他后退一步,朝著我和小白狐兒長鞠到地,誠懇地說道:“原來并沒有覺得您有多厲害,此時此刻,我杜錦瑟算是領教了,不愧是傳說中的黑手雙城和特勤一組!”
  
  得知了真相的杜隊長顯得特別積極,將后續的處理全部攬在了手上,而我們則押著被蒙在鼓里的盧家祖孫一同前往盧世超的藏身之處。
  
  那家伙藏身在離村子不遠的一處桃樹林之中,我留了趙中華和阿伊紫洛在盧家,協助杜隊長處理后事,與七劍一路飛奔,馬不停蹄。
  
  那少年盧佳一出于對死亡的恐懼,跌跌撞撞,并不停歇,而在路上,盧可風也交待了自己侄子犯案的緣由。
  
  一個月以前,泰山發生了一起小范圍的地震,而盧世超則發現了一具藏身在地縫中腐尸,一開始他還想將這腐尸除去,不過發現自己并不能力敵,接著才知道這腐尸居然是明末一著名修士,被鎮壓在泰山之下,如今復出,修為驚天,覺得既然不能力敵,不如降了,跟著喝口湯,于是也才有了接下來的事情。
  
  這話語說得我們面面相覷,沒想到這里面的事情居然這般曲折,竟然還關系到一具前明腐尸,這事兒就有點意思了。
  
  說話間,我們已經來到了這一片桃樹林中,隱隱能夠感覺到前方有死氣彌漫,我讓眾人小心些,接著朝林中摸去,一路來到了盧世超藏身的林中小屋前,瞧見那一排三間的守林屋,著實有些古怪,當下也是將盧家祖孫控制住,接著一揮手,帶著七劍小心翼翼地摸了過去。
  
  我踮著腳步,緩慢地靠近了小屋的正門處,瞧見外面布置著許多香料,顯然是想要掩蓋住此處的異常,長劍前指,頂在了木門上,微微用了一點力氣,里面被關死了。
  
  我揮手,讓七劍將這兒給圍住,接著一腳飛踹,將那木門給直接踢破了去,往里面一看,卻瞧見一股濃黑如墨的死氣,朝著外面陡然沖了出來。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三十八章 真假莫辨”

  1. 回復 2015/02/21

    劉正楓

    尾巴妞除了揉胸還會障眼法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